大国小商 第五十五章 过往曾经(求首订)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和板美社相隔不到一公里的海边,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番景象。

    游艇。

    沙滩。

    聚集了这座城市最网红的夜店、最高端的住宅。

    拆迁过后的板美社,也会融入这番景象。

    但现在,还是格格不入的两幅光景。

    像极了男孩和女孩的处境差异。

    潮长长一直都很介意现实中这难以跨越的距离。

    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

    或许火烧云和触手可及般的反云隙光。

    或许是斯念带来的消息。

    又或许,就是那个中了邪的自己。

    女孩开始了她的故事:

    “我讨厌你。”

    “从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前开始。”

    “从我记忆的初始。”

    “从我们根本就不认识的时候。”

    “从我们还没有交集的年纪。”

    “我讨厌你的这个故事,要从我-1岁,你0岁的时候开始。”

    “那一年,省里组织制造业的青年企业家到外地交流考察。”

    “在这些青年企业家里面,有两个特别年轻的。”

    “一个姓潮,一个姓云。”

    “考察团在交流之余,去了一趟当地有名的江心寺。”

    “潮姓青年企业家在江心寺看到了一副楹联,激动异常。”

    “他的太太怀孕三个月,他找遍了所有的典籍,也没能找到让他太太满意的名字。”

    “直到楹联里的潮长长这三个字,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面。”

    “潮姓青年企业家,激动得不能自已。”

    “他很高兴,又觉得自己满到溢出来的喜悦无人分享。”

    “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前一天交换过名片的云姓青年企业家。”

    “潮姓青年企业家说【你是姓云对吧?我生个儿子叫潮长长,你生个女儿叫云朝朝,我们以后定个娃娃亲】。”

    “那个时候,云姓青年企业家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一直都没有孩子。”

    “云姓企业家听了这话,觉得潮姓企业家,脑子大概有什么问题。”

    “参加考察团的每一个人,都叫青年企业家,但没几个是真正能够达到【企业家】标准的。”

    “云姓青年企业家是这一群人里面制造业做的最好的。”

    “套近乎的人有点多。”

    “但一上来就说结儿女亲家,还是在云姓青年企业家的太太根本就没有怀孕前提下,绝对是所有套近乎里面最失败、并且最惊悚的。”

    “好在这样的惊悚,并没有什么后续。”

    “云姓青年企业家觉得这样的交流活动并没有什么意义,那是他第一次参加,也是最后一次。”

    “这个故事,本来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云姓和潮姓两位青年企业家谁也没有再联系谁。”

    “不在一个城市,没有生意往来。”

    “意外的是,云姓青年企业家的太太,在这之后没多久就怀孕了。”

    “他和太太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等孩子出生了,知道性别了,再根据性别取名。”

    “云姓企业家对这个即将的到来的小孩充满了期待,把曾经商量过的十几个名字一一写下来,等到孩子出生了再让太太选。”

    “又是一个意外,云姓企业家的太太没能等到给孩子取名的那一天。”

    “云姓企业家的太太,在怀孕38周的时候,遭遇了一场事故。”

    “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小孩,他的太太在最后的时刻,转了一个身。”

    “巨大的冲击力,撞飞了他的太太,肚子里面还没有出生的小孩,直接从身体里面飞了出来。”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那是一个献血淋漓的画面,云姓青年企业家的太太当场死亡,血肉模糊。”

    “还没有来得及分娩就从肚子里面飞了出去的小孩,竟然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

    “这样的事故,这种没有人听过的出生方式,让好多新闻媒体,都追着报道。”

    “报道把那个小孩称作奇迹宝宝。”

    “纷至沓来的关怀,各种各样的采访,让这位已然崩溃的云姓企业家肝肠寸断。”

    “他不想用这样的一种方式,用家庭的一个惨剧,引起外界的关注。”

    “从那以后,云姓青年企业家,就低调地像是消失了一样。”

    “别人家,迎接新生命的到来,都是喜悦的。”

    “于他而言,却是永生难忘的哀痛。”

    女孩暂停了这个故事,右手伸向天空,想要抓住即将消逝的反云隙光。

    “我们不讲故事了吧。”男孩想要听女孩的故事,但没有想要在女孩的伤口上撒盐。

    “这又没什么。”女孩扯着嘴角笑了笑,展露一个很好看又很温暖的一个笑容:

    “被妈妈用生命保护下来的奇迹宝宝,从来也不觉得自己生命的.asxs.是痛苦的”

    “所有的哀痛都只属于那个云姓青年企业家。”

    “在奇迹宝宝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之后,护士过来问出生证要写什么名字。”

    “那时候的奇迹宝宝,是没有记忆的。”

    “那时候的云姓青年企业家却陷在痛苦的回忆里,连那张写满了小孩名字的纸,都不敢再打开看一眼。”

    “那里面的每一个名字,他都和太太商量了不止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没有经过大脑,云姓青年企业家就填上了云朝朝。”

    “一个他第一次听就觉得奇怪,一个从来也不在他和太太商量的范围之内的名字。”

    “他不想通过名字回忆和太太一个一个商量到底哪个名字最好时候的那种期待。”

    “这个故事到了这儿,又一次到了可以完结的时候。”

    “云姓青年企业家的奇迹宝宝虽然取了云朝朝这个名字,却和潮姓青年企业家没有任何的联系。”

    “这个年代没有娃娃亲,就算有,也不会是和这种只有过一面之缘并且算不得有什么好印象的人。”

    “这一点,整整五年的时间,都没有过任何改变。”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五年。”

    “女孩和男孩的故事,从这个时候开始。”

    “五岁的那一年,女孩参加了全国少儿英语大奖赛。”

    “省里分了一南一北两个赛区。”

    “女孩是北区的幼儿组第一。”

    “男孩是南区的幼儿组第一。”

    “按照正常的程序,两个赛区的第一要做最后一场省内决赛,才能决定谁去参加最后的全国电视总决赛。”

    “这个按照正常程序的省内决赛却迟迟没有到来,直到不了了之,直接派了男孩去总决赛。”

    “给出理由更是残酷。”

    “女孩五岁的时候,还胖得像个球,省赛的组织者认为,男孩的形象,更能代表本省幼儿的风采。”

    “女孩很伤心,那是她人生的第一个失败,第一次输掉的比赛。”

    “再后来,女孩在电视里,看到了那个男孩。”

    “她并不觉得那个男孩讲的比自己好,然后她就更伤心了。”

    “男孩最后赢得了那个比赛,这让女孩很不服气。”

    “后来,女孩的爸爸安慰她,说这个男孩的名字和你是一对的,他赢了你就当是自己赢了。”

    “那是女孩第一次听到潮长长,这个让她牙痒的名字。”

    “女孩讨厌这个名字,她再也不想听到。”

    “男孩在赢了总决赛之后,一次又一次地上电视。”

    “有时候,是出现在各种比赛的报道里面,有时候是和他爸爸一起。”

    “男孩的爸爸很高调,五年的时间,已经成了省内非常知名的企业家。”

    “女孩的爸爸向来低调,女孩也很听话,没有因为不公平而闹腾。”

    “但她憋了一股劲儿,一定要打败这个男孩。”

    “就这样,时间又双过去了五年。”

    “十岁的女孩,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全国青少年演讲大赛。”

    “女孩和男孩都进了小学组的决赛。”

    “女孩想着要一雪前耻。”

    “她也确实做到了,拿了小学组第一,形象也很完美,再也不是球形的姑娘。”

    “可她还是不高兴,因为男孩根本就没有出现。”

    “听说是生病了,直接选择退赛。”

    “女孩就这样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这比输了还让她沮丧。”

    “积怨就这么一步一步加深。”

    “连见都没有见过,就让女孩极度讨厌的人,从来就只有那个男孩。”

    “就这样,时间又双叒过去了四年。”

    “女孩十四岁,初中。”

    “女孩的成绩一直都很好,为了未来的自主招生和保送,初中就开始参加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

    “女孩和男孩又一次狭路相逢。”

    “终于要和一个不曾见面,却足足讨厌了十年的人分出胜负,女孩很是期待。”

    “复试还没开始,男孩又一次退赛了。”

    “这一次给出的理由是要去参加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

    “箭在弦上,靶却不见了,女孩没办法不生气。”

    “男孩和他的父亲在多年过后,愈发高调,经常会在各种各样的新闻里面看到。”

    “云姓已经不再是青年的企业家偶尔还会说,名字从同一副对联里面出来的男孩和女孩,都一样的优秀。”

    “女孩对此嗤之以鼻,她觉得男孩的品行有问题。”

    “既然要报名,就不要退赛,动不动就退赛,还报什么名?”

    “从那以后,只要出现有男孩的画面,女孩就会直接选择手动黑屏。”

    “不算见过面,没有聊过天,女孩对男孩的积怨却越来越深。”

    “男孩是女孩竞赛生涯的失败,唯一的。”

    “念念不忘,没有回响。”

    “就这样,时间又双叒叕过去了一年。”

    “女孩十五岁。”

    “初三的暑假。”

    “女孩和男孩见面了。”

    男孩女孩故事讲到这里,云朝朝抬眼看向潮长长,毫不意外地在潮长长的眼神里面,捕捉到了一丝难以置信:“我们初中就见过?”

    “云姓中年企业家为了奖励女孩拿了中考状元,带着女孩去马尔代夫度假。”

    “女孩坐着水飞来到了马尔代夫的白马庄园。”

    “飞机慢慢靠近水飞码头,女孩在码头栈桥尽头的沙滩上,看到了一个黑点。”

    “等到飞机在清澈见底的透明海面上降落,女孩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男生。”

    “男生的面前,有一块写生画板。”

    “到马尔代夫这样的度假胜地写生的人比较罕见。”

    “大多数人,都是来浮潜、晒太阳,消磨时间的。”

    “尤其是像白马庄园这种带私人泳池的别墅,基本就不太可能看到有人在公共沙滩写生。”

    “从水飞上下来,女孩虽然好奇,也没有靠近。”

    “她还没有办理入住,也没有想过要拖着行李在沙滩上走。”

    “一天之后。”

    “出海看了海豚回来的女孩和云姓中年企业家在白马庄园的网球场打球。”

    “一个不小心,把球打飞了,飞出去好远。”

    “女孩朝着网球飞出去的方向,跑过一片热带小树,找到了网球落地的位置。”

    “女孩弯腰捡球,在抬头的那一刻,女孩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在沙滩上写生的亚洲男生。”

    “这一次,女孩慢慢靠近,终于看清了男生的样子。”

    “竟然就是那个她讨厌了快十年的男孩。”

    “男孩画得很投入,并没有察觉到女孩的靠近。”

    “女孩站在离男孩不到两米的地方,看了看男孩,又看了看男孩笔下的那幅画。”

    “那幅画分了上下两个部分。”

    “上面的那个部分很写实,有湛蓝的天空,有洁白的沙滩,有清澈见底的海水,有白马庄园酒店定制的那架的水上飞机,灰黄相间,带着斑马纹的螺旋桨。”

    “下面的那个部分很写意,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色彩很重,像一幅颠倒了现实色彩的油画。”

    “女孩被那幅画吸引了,站在后面看了很久。”

    “女孩不止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过男孩。”

    “她觉得男孩像这幅画的下半部分,急功、浮夸,没有一点吸引人的地方。”

    “然而,那一刻,真真实实地出现在女孩眼前的男孩,却像极了那幅画的上半部分,平静、安逸,不带一丝杂质。”

    “女孩疑惑了。”

    “就这么一直一直地看着。”

    “直到云姓中年企业家开始找她。”

    “女孩怕惊扰了画画的男孩,转身跑回了网球场。”

    “等她打完网球洗完澡换好衣服再回到沙滩,男孩已经离开。”

    “女孩在岛上住了五天,没有在白马庄园再遇到男孩。”

    “女孩想,男孩大概是画完画,就离开了。”

    “十五岁的故事到这里结束,也从这里开始。”

    “接下来一整年的时间,女孩都忘不了男孩的那幅画,还有男孩在白马酒店沙滩上写生的画面。”

    “那幅印刻在女孩脑海中的画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清晰。”

    “就这样,时间的指针又跑过了一年。”

    “女孩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这个男孩。”

    “女孩找人打听了一下这个男孩。”

    “以男孩的风云程度,打听到和男孩有关的消息,并没有什么难度。”

    “男孩在YC国际。是学生会主席。成绩年级第一。有很多女生喜欢男孩。但男孩从来也没有和谁谈过恋爱。”

    “女孩越打听,就越觉得这是自己想要的那一个人。”

    “女孩的眼光很高,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男生,入了她的眼,进了她的心。”

    “于是,女孩决定要出现在这个男孩的面前。”

    “她考了YC国际的绩优生,离开了自己出生的城市。”

    “女孩去了男孩的城市,到了男孩的学校。”

    “两个月后,女孩来到YC国际,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进了学生会。”

    “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最靠近男孩的地方。”

    “女孩是在绩优生考试之前,打听的男孩,所以消息有点滞后。”

    “女孩以为自己向男孩靠近的速度,已经足够快。”

    “哪知道学生会第一次开会,就知道男孩已经有了女朋友。”

    “什么二长七水,什么潮水潮水天生一对。”

    “女孩被刺激到了。”

    “她直接退出了学生会。”

    “早知道男孩有女朋友,女孩绝对不可能去考绩优生,。”

    “这是女孩人生中的第二个败绩。”

    “和第一次一样,拜同一个男孩所赐。”

    “事已至此,女孩也没有纠缠的意愿,就想着赶快高考,赶快离开。”

    “从那以后女孩选择和男孩保持距离,既不和男孩说话,也没有在男孩的面前晃荡。”

    “奈何男孩在学校里太过风云,每天都有消息传到女孩的耳朵里。”

    “女孩讨厌男孩,也讨厌他那个明显带有目的性的女朋友。”

    “更讨厌那个为了男孩,离开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城市,离开守护她长大云姓中年企业家,不管不顾追到男孩学校去的自己。”

    “女孩很矛盾,她不知道自己对男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是讨厌,还是喜欢。”

    “是非常讨厌,还是非常喜欢。”

    “直到男孩的家里出了事情,女孩决定去山里找他。”

    “后面的故事,想来男孩都已经知道了。”

    云朝朝意味深长地看向潮长长,在故事的最后,把男孩和女孩,换成了【你】和【我】:“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了吗?”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