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五十四章 漫长故事(11月1日零点上架)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会打人的?

    怎么会有人能把【打人】说得这么可爱?

    有那么一瞬间,潮长长打心里觉得,就这么被云朝朝打一下也挺好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自虐倾向?

    还有没有道理可讲了?

    好在,潮长长现在的脑子,是非常清醒的。

    没有随心而欲地说出【你快打我一下】这样不合时宜的话。

    “MK FairWill下一季不是要推出高考和潮牌结合的主题吗?”潮长长开始了自己的回答。

    “对啊,决定采用你的创意,不还特地让你给秘籍拍了张照片用来发公告吗?你别告诉我,你拍完就把秘籍阅后即焚。”云朝朝板着一张脸,端的是严肃得紧。

    云朝朝的这副表情,潮长长不能盯着看。

    一盯着,就控制不住想笑。

    云朝朝越是严肃,潮长长就觉得越可爱。

    忍着笑绕过书堆,走到唯一的一个看起来像是临时书架的地方,潮长长抱了一堆白色封皮的书出来:“秘籍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是秘籍?你连我给你的武功秘籍都忘了是什么样子了?”朝朝姑娘的逆鳞,有了显现的迹象。

    “怎么可能?我应该有说过没齿难忘吧?”潮长长白皮书翻开:“我想着如果要把这些笔记拿去影印什么的,就肯定要保存得毫无瑕疵,所以拍完照之后就都包了书皮。”

    “你还会包书皮?”斯念和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我不会,是我妈帮我包的。”潮长长驳回了并不存在的新大陆。

    “你居然让赢姐的纤纤玉手帮你包书皮?”斯念惊讶得眼睛能同时反射出太阳和月亮的光芒。

    斯念初一的时候,因为家不在本地,所以周末多半都是在潮长长家里过。

    原本就是自来熟的性格,再加上相处的时间长,斯念和赢曼而还有潮一流都算得上是很熟。

    潮长长对着斯念放光的双眼,有点不好意思:“我妈说她小时候上学,每本书都会包书皮,刚好现在有时间可以重温一下。”

    “那你帮我谢谢你妈。”云朝朝笑着伸手摸了摸秘籍的封面。

    暖洋洋的,没有再板着脸。

    这样的笑容,比严肃到让人想笑的表情还要更加犯规。

    潮长长应了一声“好”,就口干舌燥地别开了眼睛。

    他今天是中了什么邪?

    还是刚刚润色英文演讲稿的时候说了太多的话?

    怎么整个人的状态这么奇怪,心理活动还这么汹涌澎湃。

    潮长长需要通过找自己的兄弟聊天冷静一下:“你哪天报道?”

    “我明天就要报道了,朝朝姑娘也是一样吧?”斯念说自己就说自己,还非得捎带上云朝朝。

    “明天就报道了,你还跑这一趟?”潮长长的语气里面,有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小情绪。

    “啊嘿,你斯念大哥可不是为潮小弟跑的这一趟!”斯念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丝情绪,并且把这一小丝,理解成了嫌弃。

    “嗯嗯,你是送朝朝过来的。”潮长长顺着斯念的话说。

    “啊嘿,你也想得太多了吧,她一个有司机的品牌持有人,还需要我送?”斯念不接招。

    “那你既不是来看我的,又不是送朝朝过来的,那请问是什么神圣的原因,让你出现在这残垣断壁的板美社?”

    “我是替我舅舅跑的这一趟。”斯念义正言辞地说明了来意。

    “你舅舅?”潮长长疑惑了。

    “嗯,我等下要去第一高楼视察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去?”斯念毫无征兆地发出了一个奇怪的邀请。

    “第一高楼?”潮长长从疑惑变成了震惊:“潮流国际中心?我家那栋烂尾楼?”

    “是的。”斯念点头回应。

    “干嘛?你舅舅要买潮流国际中心?”潮长长并不相信自己能想到的唯一理由。

    “不行啊?”斯念回应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那栋楼风水不好,哪有坑自家人的道理?”潮长长当然希望潮流国际中心能卖出去,但莫名其妙地拖上斯念家,就不是那么回事。

    “潮流国际中心,不是风水的问题,是预售证的问题。上次流拍之后,承诺会给解决预售证的问题,这个问题要是解决了,再上拍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预售证办下来了?我怎么没有听说?”潮长长很是有些意外。

    “没有那么快,就最快也要个两三年吧,反正就已经有了一个流程。”斯念一直都有关注拍卖的进程。

    “过个两三年再拍还有什么意义?”潮长长已经倾向于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潮流国际中心,半年之后就会再上拍了,你爸应该有和你说吧?”

    “没听我爸说起,上次流拍对我妈打击挺大的,就没有再听他们提起过。”潮长长不禁诧异:“你之前不就说了,你舅他们公司不符合拍卖报名条件吗?”

    “房地产开发的一级资质是不太好拿,八个报名条件里面那么多可选的榜单,搞定一个又不是什么难事。”斯念并不以为意。

    “何苦来哉?”潮长长搞不明白斯念和他舅舅的脑回路。

    “这种烂尾楼,最担心的是质量有问题没办法验收,然后就是债务不清晰。潮流国际中心,在这方面,算是优质的。”斯念给出了一个逻辑。

    斯念的逻辑,解决不了潮长长的疑问:“你舅一直做地产?”

    “没有,我大舅做地产,现在说的是我二舅,他自己以前不怎么涉足地产。”

    “那就还是别涉足了,我们家,就是前车之鉴。”潮长长就差直接扒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供斯念参考。

    “我二舅就是想要稳稳定定退休了,才想着要把潮流国际中心,给拍下来的。”

    “你是在和我说反话吧?”潮长长第一次觉得和斯念有这么大的沟通障碍。

    “没有,我二舅的第一桶金,是在伊拉克卖小商品。后来折腾来折腾去,没几年就把第一桶金给败光了,然后就去了也门。我舅靠在也门卖煤气罐,赚了人生的第二桶金。”

    潮长长的脑门前划过了一大批的省略号:“专门去战乱的地方做生意?”

    “对啊,我二舅就是那样,专挑别人不做的生意做,大起大落的,他的人生,至少能出六十集电视连续剧。”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潮长长不免有些感慨。

    在一旁翻了好久复习资料的云朝朝,拿着本秘籍坐了下来:“哪句话?”

    “地球上,只有鸟飞不到的地方,没有温州商人到不了的地方。”潮长长才和云朝朝说了一句话,就又有了中邪的迹象。

    好在,斯念及时把注意力,又给拉了过去:“啊嘿,是有这么个说法。温州商人就是什么生意都做,什么苦都吃,永远冲在第一线,起来的很多,倒下的更多,前仆后继的。”

    “那你还是让你二舅做点稳妥的生意吧。”潮长长并不想让斯念落得和自己一样的下场。

    “买下潮流国际大厦,就是稳妥的生意啊。”斯念掰开手指开始算:“你想想啊,正常市面上能卖一千万的房子,能给评估个八百万就顶天了吧?52亿的评估价,是按照实际价格的八折来算,拍卖再来个七折,这两个折扣叠加一下,就是5.6折,谁家买房子能买到这样的折扣啊?这么划算还不稳妥啊?”

    “真这么划算,为什么拍卖公告都延迟过一次了,还一个报名的都没有?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潮长长希望自家兄弟能够清醒清醒。

    “就是因为流拍了,我舅才有了兴趣的。下次估计还能再来个折上折,感觉市场价的五折差不多就能拿下了。”

    斯念说得笃定,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弄得潮长长只能跟着给他算账:

    “你算折扣,算的是卖出去之后赚到的钱,你怎么不算算要压进去多少钱?按照你的计算逻辑,五十一亿九千九百五十五万算是八折,那原价就是六十四亿九千九百四十三万零七百五十块,这打个五折,也得要32.4971875亿。”

    云朝朝适时鼓了个掌:“心算速度还行。”

    为了防止自己再度口干舌燥,潮长长都没敢抬头看云朝朝一眼,佯装没听到这个来之不易的表扬。

    “就是这个数字,特别完美。”斯念跟着附和:“我二舅就打算在低风险行业,投33个亿,多了呢就没有,再下去呢,又怕报名的人多了,就有人抢,估计还要考察一阵子,等到下次拍卖最后一两天再入场。”

    “低风险行业?”潮长长看着斯念,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行啦,别开玩笑了。知道斯念大哥是想要给潮小弟一点希望,我没有那么脆弱,还没到觉得人生黑暗到活不下去的程度。”

    “谁和你开玩笑了?”斯念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八度。

    “房地产要是风险还低,那什么叫高风险?”

    “比特币啊!”

    “比特币?”潮长长倒是听说过,但一直都只是一个纸面上的概念。

    “对,我二舅几经起落,赚到第二桶金之后,就全投入了比特币。那叫一个惊心动魄。一开始势头可好了,中间跌成了滑铁卢,你应该有看过新闻吧?”

    “没有特别关注。”潮长长先前并没有十几二十岁就经商的打算。

    “反正第一批做比特币的有好些个跑路和跳楼的,那些人没能坚持到最后,要是能再坚持半年,比特币又坐火箭上来了。”

    斯念满脸的惋惜:“我二舅是还想继续持有比特币的,他觉得还有上升空间,但是我二舅妈受够了这种虚拟的资产,已经到了我二舅再不退出就要离婚的程度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二舅在比特币赚了33个亿,现在成功退出了,对吧?”

    “对头!”斯念和潮长长终于对上了频率。

    “这是极其成功的投资案例,财务自由,安全退出,这么多钱,就算放银行吃利息,都可以稳定一辈子了,多好啊?别学我爸,折腾什么第一高楼,活生生的前车之鉴。”

    “我二舅妈的意思,是买几栋楼收租就好了,几代人都衣食无忧。”

    “但我二舅就不想就这么安安逸逸。刚好从我大舅哪里听说潮流国际中心是我兄弟家里的,就一拍即合。”

    “知道你对我兄弟情深。”潮长长心领了斯念的好意,并不想自己的兄弟被戳脊梁骨:“但舅舅舅妈才是你要面对一辈子的人。”

    “你怎么听不明白呢?我二舅是看好那块地,和那栋楼的未来价值。你们家现在的问题,是资金积压在里面,流动不起来。换了我二舅,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我舅妈只想收租,不想卖房子。”

    斯念拍着潮长长的肩膀,一下比一下更用力地让潮长长跳出他的固有思维模式:

    “所以我二舅买下潮流国际中心之后,至少前面的五年,是做自有物业出租的。这边已经给保证了,不管预售证的问题要多久能解决,做自有物业出租,都肯定不给任何限制。我二舅还没回国,让我去学校报到前,先过来看看。”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换源神器】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潮长长了然:“那你也应该让你二舅买风水好的楼啊。”

    “要什么风水?最差的结果,不就是楼很长时间都不能卖,只能收租吗?这刚好就是我舅妈想要的结果。”

    斯念以一种怀疑智商的眼神,盯着潮长长道:“最差的结果都能接受,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潮流国际中心的那个位置、那样的风景和周边配套环境,会缺人租吗?”

    “不会。”云朝朝加入了谈话,“我在飞机上就和你说了,你二舅家要是真拿下来那栋楼,只要MK FairWill下一季的销量能够再上一个台阶,我就租下一整层做营销中心。我刚想了想,我可以自己设计和装修,你们手续一办好就签约,这样你还可以省一层给写字楼做基础装修的费用。”

    “啊嘿,朝朝姑娘就是给力!你要不要给培训中心也预定一层?我让我二舅把顶层风景最好的,留给你。”斯念连楼层都开始安排。

    “那个啊?做得起来再说吧。你的兄弟还要准备高考,另外那一个你觉得靠谱吗?”云朝朝对林多义的印象,不可谓不差,直接跳过了这个提议:“你是说你二舅至少自己持有五年是吧,那我第一批入驻直接签五年,所有装修都自己负责,租金是就一口价,还是每年都要涨啊?”

    云朝朝和斯念,很快就把话题,深入到了细节的层面。

    “你们对着一栋才刚刚流拍的房子谈租金要不要逐年上涨,会不会想的有点太远了?”潮·局外人·长长加入了对话。

    “就是流拍才好啊,上次要是没有流拍,我二舅最担心的还是资金不够。现在这样,就刚刚好够得着啊。”斯念回应了一下。

    “那你也可以等再流拍几次啊。”潮长长已经做好了流拍四五次的心理准备。

    “那栋楼还是不是你家的了?有你这么做人的吗?”

    斯念被潮长长给逗乐了,“再流拍几次肯定便宜了,但等到好多人都够得着了,时间久了,政策环境什么都变了,一抢起来,还能有五折的价格?我们温州人做生意,看准了就下手,从来不拖泥带水。”

    “斯念,你是认真的?”潮长长终于决定要认真思考自己听到的事情。

    “对,八九不离十。等到下次拍卖,如果没有人报名的话,我二舅就会在最后时刻出手。要是报名的人多就不来了。”

    “为什么?”潮长长想知道这里面的逻辑。

    “不是说了吗?竞争的人多,我们就够不着了。我舅妈不让我舅贷款,也不让他找人集资。她就想当个安安静静的收租人。”

    “斯念,你是认真的?”潮长长反复确认。

    “你怎么傻成复读机了?和你说话真没劲,赢姐在哪里打吊瓶?你给我地址,我找她去。”斯念要去看赢曼而肯定是真的。

    但他这么急着走,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想要给潮长长和云朝朝留出独处的时间。

    斯念一走,潮长长的心,一下就乱了。

    说不清是因为听到潮流国际中心的消息,还是因为狭小的空间里面,只剩下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安静。

    还是安静。

    静到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气氛很好。

    也很尴尬。

    男孩率先打破了夏日傍晚的宁静:“要不要去海边走走?”

    “远吗?”女孩问。

    “不远。”男孩答。

    “那走着去?”

    “你的鞋子方便吗?”男孩有些担心。

    “到了海边就提着走呗。”

    阳光透过挂在天上的火烧云,宣扬落日前最后的绚丽。

    这片火烧云,像极了女孩给男孩拿漆笔和电话线头绳的那一天。

    地点不一样了。

    不再是工业区仓库。

    女孩也没有穿潮牌,而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这又有点像是第一次在山村见面的那个样子。

    白衣女孩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走过一段不太平整的路。

    男孩跟在身后,随时准备去扶。

    但女孩一直走得很稳。

    安安、稳稳、静静地到了沙滩。

    晴朗的夏日,傍晚的海边。

    蔚蓝的天空,飘着一朵又一朵的云彩。

    太阳一步步地从云端爬落。

    天空逐渐有了更多的色彩。

    唯一的白色身影,在彩云之下,因飘逸而脱俗。

    阳光穿过云层的空隙,在天空中反射出一道湛蓝的反云隙光。

    那道湛蓝,直达天际,又仿佛伸手就能握紧。

    女孩修长的双脚,轻轻地踩在洁白的沙滩上,开口说了出门后的第一句话:“我明天就要去清华报到了。”

    这天空让人沉醉,这气氛让人着迷,这女孩让人心动。

    跟在女孩后面的那个男孩按捺不住藏在心里不知道多久的情绪。

    “你,是不是喜欢我?”男孩想要表达,中邪的状态,让他选择了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提问方式。

    “不,我不是。我讨厌你。”女孩说的笃定,怕男孩不信,又重复了一遍:“我讨厌你,讨厌了很长时间。”

    “那……我是不是可以喜欢你?”结束中邪了状态,男孩换了一个问法。

    “你随便。”女孩勾了勾嘴角,“喜欢本姑娘的人那么多,又不多你一个。”

    “那我先排个队可以吗?等我家的事情解决了。等我去了清华。等你不讨厌我了。我,再正式喜欢你。这样可以吗?”男孩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提议。

    “……”女孩无语。

    这都什么人啊?

    喜欢一个人还要排队等着?

    都什么年代了?

    火车票都能用手机买了,还排队!

    “潮长长。”女孩叫唤了一声。

    “嗯。”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女孩问。

    “能告诉我原因吗?”

    “这是一个,说起来有点漫长的故事。””男孩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女孩的前面,倒退着走路:“我喜欢听漫长的故事。

    ==========

    【在上架前,送上一个五千六百字的大章,所有的伏笔,都将在上架的第一天揭开。】

    《大国小商》首发.asxs.中文网,请支持正版,通过.asxs.APP订阅。

    因爱写书,为爱前行,感谢你们陪飘飘走过一个又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期待零点过后的.asxs.首订。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