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五十二章 一群神经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次,林多义很克制,没有再一开口,就说自己要做个上市的教育集团。

    策划很精简。

    主要意思,是把

    门面稍微弄一下,然后先小小装修一套房子当教室。

    等到以后发展好了,再慢慢一套一套地装修。

    林多义原本念的就是师范。

    男生念师范比较有优势。

    只不过,他在差不多的学校拿差不多的成绩。

    最后没能考到教师证,去不了正规的学校做有编制的老师。

    只能去去培训机构一类的,或者去专业不对口的地方上班。

    林多义不喜欢按部就班的人生,在培训机构待了几个月,就没几天是认真上班的。

    也正因着这份不务正业的吊儿郎当,让林多义对培训机构的架构和运营,反而格外的熟悉。

    策划案写起来,还有模有样,挺像那么回事的。

    向来看不惯儿子好高骛远的阿华,就这么被儿子难得可行了一回的策划书给打动了。

    儿子好吃懒做败家是一回事,人人真真想着要创业,又是另外一回事。

    打动归打动,阿华心里还是没有底。

    好在儿子这回也没说自己要单打独斗。

    阿华被打动之后,就非常正式地邀请潮长长过来大排档商议。

    最角落,最私密的一张桌子。

    潮长长是直到这个时候,这才翻开那份策划案的。

    内容倒是确实让他对林多义有了刮目相看的感觉。

    和大多数初次创业的人一样,林多义首先要求控股。

    但他要的非常克制,只要51%。

    他提供场地,他负责跑所有的手续。

    潮长长拿49%,不再去学生家里上课,改成让学生过来。

    这样一来,就能节省很多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可以多接很多学生。

    除了股东构成,林多义还写了一系列的推广计划。

    介于作为目前学生主要来源的YC国际是寄宿制的,不是周末的时间学生出不来。

    如果有学生能介绍非寄宿制的学生,周一到周四的晚上来,就可以得到一张讲稿的润色卡,可以自己用也可以送人。

    林多义甚至考虑到了潮长长家现在的状况,让潮长长找个信得过的人,代持他的股份。

    潮长长并没有同意这样的安排。

    林多义好像一早就想到了这样的情况:“虽然,给学生辅导的人是你,但所有的其他工作,包括办公场地,都是我提供的,我觉得我控股,也不算是坑你。”

    潮长长摇了摇头,第一次带点认真地看着林多义,他并不觉得一下被分去了大头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相反他觉得林多义要少了。

    “你别光摇头啊,这真的是我的底线了。”林多义也有属于他的底线。

    这么细节的事情,阿华也不太懂,起身说去后厨给两人做好吃的。

    把前厅留给了潮长长和林多义。

    “我对着分配完全没意见。”潮长长干脆就直接说了,“是我接下来的重点会放到艺考的集训上,算上原来的这些辅导,并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应该不怎么能达到你想要的规模。”

    “你除了竞赛还辅导艺考?”

    “不是我辅导,是我参加,我明年高考。”

    “你都没参加过高考,就这么多人找你补习?”林多余觉得自己对面的这个人更加诡异了。

    潮长长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没必要。

    而且,一句两句也说不清。

    “中戏?北电?”林多义首先想到的是和潮长长的长相比较相符的艺考院校。

    “我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天分。”

    “声乐?乐器?”林多义又想了想。

    “绘画。”

    “这样啊。那也没事啊,我原来上班的那个培训机构,就是做艺考的,我可以挖个老师来我们这边弄个画室什么的,这样你学习和教书,都在同一个地方。”

    林多义越说越觉得自己有言之有理:“这样更好了,反正我也不止一套房,美术的话,也没有噪音,不太可能被邻居投诉什么的。”

    “艺考教室的生源有保障吗?”潮长长最近都有在了解。

    好的艺考培训中心,是不缺生源的,但老师肯定也不好挖,更多的,都是老师们自己开的工作室。

    “没有。”林多义难得实在了一会:“我就是看着你有学生这么上赶着求你辅导,还是这么好的生源,就这么硬生生地放过了,实在是有点浪费。”

    教育做得好的话,其实是很赚钱的,算得上一本万利,但前提是,得要有生源。

    不然,一切都是免谈。

    潮长长在辅导国际竞赛方面,有着不可替代性是一方面。

    但更重要的,还是葛功明的极力推荐。

    葛功明在教育界,是已经封神的人物。

    今年云朝朝这么个状元一出来,葛功明在【封神榜】上的地位,又高了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潮长长的辅导位,一位难求。

    YC的学生,自己认可潮长长,学生家长又认可葛功明,算得上是一个双保险。

    但随随便便一个能够挖得动的老师过来做艺考集训班,生源就肯定是一个问题。

    “没名没气的,确实招不到学生。”难得认真了一回的林多义有些气馁。

    他就想好好创个业,怎么就这么难呢?

    “那倒是也不一定,说不定,画室只招到一个学生,偏偏还考上清华美院了。”一个女生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声音从潮长长的身后传来,离得最多也就一两米的距离。

    潮长长转过头,看清声音的主人,震惊得无以复加。

    他嗖地一下站起来,直接带倒了他原本坐着的椅子。

    慢半拍过后的眼疾手快,让潮长长在椅子倒地的那一秒,手脚并用地把椅子给扶了起来。

    随即,一个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绽放在了潮长长的脸上。

    这个声音,他最近每天都会想起。

    这张脸,他最近经常都会梦到。

    “你不是要去报道了吗?怎么还找到这里来了?”潮长长下意识地想过去直接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其实,分别并没有很久。

    可他就是有过了几个世纪的感觉。

    潮长长就是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感觉。

    都忘了,他从来没有和这个女孩有过拥抱一类的亲密举动。

    真的就只是在最后的0.01秒,才勉强而又恐慌地打消了直接把人拥入怀里的念头。

    他有点难过,还有点不知所措。

    没有真实的触感,不足以证明他现在面对的是真实的那个女孩。

    还好是在最后的时刻,残存的理智战胜了重逢的喜悦。

    再一个0.01秒过后,一个男生的声音,也从门口传了进来。

    “这都要报道了,兄弟还不能带着朝朝姑娘来看看你啊?”

    斯念也和云朝朝一起找来了。

    为了化解眼前和心里的双重尴尬,潮长长往前走了两步,带着斯念到大排档最外面的桌子【互诉衷肠】。

    潮长长原本是想直接把斯念和云朝朝请回家里的,想了想,还真是不太容易找到坐的地方。

    云朝朝没有跟着往么口的方向走,她拿了潮长长位置前面的策划案开始翻看。

    一目十行,没几分钟就看完了。

    留下朝朝姑娘惯有的傲娇中带点不屑的语气:“你的这份策划案,也太小打小闹了。”

    “怎么就小打小闹了?”林多义明显不服气。

    “你自己不也说,每名没气的,确实也招不到学生吗?”云朝朝进来大概已经有一会儿了。

    林多义想反驳,又不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可以入伙,我们可以把这件事情做大,我要占60%的股份。”

    “60%?你要怎么入伙,你是要给个几千万的天使投吗?”林多义往外看了看,他刚刚也没有听到什么豪车的轰鸣。

    认真确认了一遍,拆迁的路口,也就只有一辆半旧的,完全不会引人注意的商务车。

    就觉得云朝朝刚刚说话的语气更扎眼了一些,直接拿话激她。

    “不,我一分钱也不会出。”

    “小朋友,你是在搞笑呢,还是在逗我们玩呢?”林多义天天说着什么创业啊,天使啊,融资啊,其实也根本就是个没有实操过的。

    但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像云朝朝这么小白。

    他爸一直说他不靠谱,林多义真的想直接把他爸从后厨拉出来,看看什么才是真的不靠谱。

    “没有啊,我很认真,我出我自己的名声,我要占60%的股份。我不会给你们投一份钱,得靠你们自己努力,半年的时间,如果你们能把学费收入做到50万的规模就算勉强达标,我可以考虑做天使投资和你们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大。”

    “啊嘿!朝朝姑娘的名声啊!这么好的事情,记得算我一份啊,半年后我也要搞个大的。”斯念隔着好几张桌子来了一句。

    “一群神经。”难得正经了一次的林多义,有种被小朋友戏耍的感觉。

    林多义起身准备走人。

    斯念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好巧不巧,刚好挡住了林多义的去路。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