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四十九章 笑了半天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如果不去想明天,明年,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

    生活其实还是值得歌唱的。

    就算想了。

    生活还是需要积极向上。

    才挂了电话不到十分钟,潮长长的手机就又响了。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现在是个无人问津的老赖,他都要怀疑自己的电话是不是被写到了某个交友的电线杆上。

    又是一个越洋电话。

    “潮小弟啊,你快救救你大哥吧。”斯念没等潮长长出声,就劈头盖脸的一通求救。

    “怎么了,斯念大哥。”潮长长顺着斯念的话,就上去了。

    “你快管管你家云朝朝吧。”斯念一声叹息,可怜巴巴的语气,承载着满到溢出来的委屈。

    “朝朝姑娘是云家的,她爸爸现在应该还和你在一起,你好像搞错求救对象了。”

    “啊嘿,小潮潮,你可拉倒吧,跟你斯念哥哥在这儿推什么皮球篮球排球羽毛球?”

    “你说的球,我可是一个都没有。”潮长长四下看了看自己的周遭环境。

    “你这是逼我……哎算了算了,本大哥不和小弟计较。”斯念叹了一口气:“小弟啊,哥哥心里是真的苦啊。”

    “那我拿个桶来,你倒倒。”潮长长决定让斯念把苦水给倒了,不管他愿不愿意接,斯念都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你说我来欧洲干嘛的?”斯·苦水·念率先出一个提问。

    稍事回忆,潮长长给出了答案:“重走家族打赢国内第一起欧盟反倾销诉讼的辉煌路?”

    “可不就是吗!”斯念的语气瞬间就激动起来了。

    “那然后呢?”潮长长知道斯念肯定还有话要说。

    “然后,我们当时是怎么赢的,这种算回请,我爷爷和我爸爸肯定都和我讲了很多了,对吧?”

    “对。”

    “那我肯定想知道对方是怎么输的,是吧?”

    “没错。”

    “那好不容易,有一个长相绝美、身材出众、金发碧眼……”

    “你说重点。”潮长长出生打断了斯念过于泛滥的形容词。

    “好不容易有个漂亮的小姐姐愿意和我说说原告的思路,那我是不是应该和人好好聊聊?”

    “是。”

    “人小姐姐一开始是和云朝朝聊的,还聊到了YC国际,云姑娘忽然就不理人了,那我肯定自告奋勇啊,我说我也是YC国际的,你猜怎么着?”

    “猜不到。”潮长长高度配合。

    “你们家云朝朝真的太可怕了。我什么都还没有说,最多和小姐姐聊了两句话,她竟然就威胁我。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换源神器】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斯念像鹦鹉学舌似的,学云朝朝说话:“云朝朝警告我,【你要是敢说你认识潮长长,敢说你有他的电话,我就敢让我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已经知道怎么回事的潮长长笑而不语。

    斯念连语气,都学的惟妙惟肖。

    很容易想想云朝朝说话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斯念郁闷得不行:“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儿啊,也太暴力了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

    “还行吧,我要是她,我肯定不会当着长相绝美、身材出众、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姐姐的面威胁你。”潮长长站到了兄弟的这一边。

    “还是潮小弟明白事理,那我就把你的电话……”斯念试探性地发问。

    “随便啊,反正清华和北语那么近,我要是云朝朝,我就去北语找师姐告状,长相绝美、身材出众、金发碧眼……”

    “啊嘿,小潮潮!”斯念反应过来,在同样的地方打断了潮长长。

    “反正她都已经知道你在北语的哪个专业了,辅导员那还不是一找一个准?完全没难度的事情。你说对吧?”

    “啊嘿,潮长长,我可算是看清楚你的塑料兄弟情了!”斯念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塑料?”潮长长满是意外:“那也太坚韧了一点吧?我们明明是卫生纸造就的兄弟情。”

    “啊嘿,我不就是刚到YC的第一天,忘了带卫生纸吗?这个梗你是要记多久啊?”斯念最烦和潮长长一起追忆往昔。

    “蛮久的。”潮长长笑了笑,和以前经常挂在他脸上的笑有点像,因为头发太短,没有了以前那种痞帅的架势。

    “啊嘿,算我眼瞎,我找你求救。”斯念放弃了挣扎。

    “你该怎么撩小姐姐,你就去撩,记得多探听点情报回来。”潮长长换了不开玩笑的语气:“没人有空去告你的状,关键人师姐也不屑听吧?”

    “你这戳心了啊。”

    “你不是号称上了大学再慢慢追吗,祝你早日追上师姐的脚步,站在师姐的身旁。”

    “啊嘿,这话我爱听。那小姐姐这边……?”斯念有点拿不准潮长长的想法。

    “你就说和我做过室友但已经没有联络了,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联系方式,我现在这状况,是个人我都不想联系。”潮长长给了一个非常直接的回答。

    “啊嘿,你这话说的!”斯念被气到语塞,“你斯念哥哥不是人?”

    “斯念哥哥是我的男神,我才想着要和斯念哥哥联系。”潮长长总是能把自己的话圆回来:“人间的凡俗物种,压根就不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啊嘿,这话哥哥爱听。那哥哥就勉为其难,帮你保个密。”

    “嗯,小弟谢过斯念大哥。”

    “小事,小事,小事。”

    隔着电话,潮长长都能想象出斯念嘚瑟的样子。

    …………………………

    “房子小,就是好,这三下两下就收拾好了。”潮一流从陡峭且不太稳固的楼梯上下来。

    潮长长赶紧跑到楼梯口,伸手接了一下。

    “干什么呢,你这是,你爸又不是残疾人。”潮一流把自己的手往上抬了抬。

    “你之前身上一身的伤,肯定没这么快好利索,还是要小心一点。”潮长长没理会潮一流的意愿,还是伸手扶了最后的几级台阶,这毕竟也不是普通坡度的楼梯。

    “都这么久了,哪还可能不利索?你爸我现在扛着你上楼都没有问题。”潮一流欣慰之中带着嫌弃。

    “那您还是留着力气,扛我妈吧。”潮长长笑着回了一句,给足了潮一流面子。

    “你妈本来说要做饭的,这刚出院,收拾一下就累睡着了。”潮一流说明了一下,自己这会儿下来的原因。

    “今天我来。”潮长长大包大揽:“你和我妈好好休息。”

    “我儿子什么时候会做饭了?”潮一流一脸的不信:“你以前是连烧水都不会的吧?”

    “用电水壶烧水都不会,那应该是属于智障吧?”潮长长提出了异议。

    “哈,哈哈,也对,你要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潮一流一下就来了兴致。

    “泡面。”潮长长老老实实地给出了一个简短的答案。

    “那你还说自己不是智障?”潮一流借着失望打趣。

    “爸,你儿子现在穷得就只剩下一点智商了,你怎么还打击上了?”潮长长抱怨了回去。

    “哎,长长啊,爸爸对……”

    “打住啊老潮,你别又来,你不烦我都烦了,我跟你说,我这泡面,超级无敌不一般的,我专门找大师学的,保证你们吃了有惊喜。”潮长长迅速切换话题。

    “工厂还有专门泡面的大师?”潮一流有些不信。

    “嗯嗯,我们老板就是。”潮长长没把话说的太明显。

    “你们老板……还真的是好人啊,就你这么个老赖,也不怕惹麻烦上身。”

    “对!可好可好的人了。”潮长长拉了张椅子出来,用手按了按,确定不会一坐就散架,才让潮一流坐下:“老爸,你坐这儿等我一下,我先把书放好了,就开始煮面。”

    “真是想不到啊。”潮一流感慨地拍了拍潮长长的肩膀:“我老潮竟然还有吃到小潮亲手煮的面的这一天。”

    “这次流拍,对你妈打击比较大。之前第一次公告的时候,就说有很多家再问的,延期了这么久,连一个报名的都没有,更不要说是卖出去。”潮一流和潮长长交了一个底,“等你妈醒了,你别和她提这些。”

    “我和你也不讨论吧,我一个不上网的人。”

    “本来我们是想着,怎么样也要先把你的个人资信问题给解决了的,把自己的儿子都搭进去……”

    “我就安安心心复习,认认真真工作,我负责想怎么解决眼前的温饱问题,其他的,你就慢慢解决呗。”潮长长把两只手都搭在了潮一流的肩上:“你昨天不是还说最多两年吗?只要你们身体都没有问题,我肯定等得起。”

    “要是两年还解决不了,爸就没剩下什么可以给你的了。”只有两父子的时候,潮一流也就没有再说爸爸一定不会倒下那样的话。

    “你把你自己还有我妈剩给我就行了,其他的又有什么要紧?”

    “你不觉得是累赘就行。”潮一流也拍了拍潮长长的肩膀。

    “你们生我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是累赘啊。”

    “我们生你的时候,也没经过你同意啊。”

    “行吧。”潮长长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那我现在同意了。”

    “那你现在倒是不同意看看啊。”

    父子俩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笑了半天。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