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十六章 考个清华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下个月我生日。”

    这是第二天一早,云朝朝来找潮长长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

    潮长长参加过不计其数的生日会,自己的、同学的、朋友的。

    他非常知道生日会要干什么。

    然而,以他现在的这个状况,他好像并不能为即将过生日的前同学做点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是生日邀请?还是什么?

    看了眼仓库的地板,又看了眼云朝朝,潮长长开始在心里思考:

    【祝你下个月生日快乐?】

    【知道了,我会准时到的?】

    【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祝福说不出口,问题也问不出口。

    这个女孩,长了一张好看又有气质的脸。

    写书法的时候像神仙姐姐。

    穿校服的时候是高冷校花。

    穿潮牌的时候似高岭之花。

    为什么一开口,就成了话题终结者?

    别人家的姐姐和校花,说话都是让人情不知所起。

    云·高岭之花·朝朝说话,绝对是让人逻辑不知所起。

    搜肠刮肚、冥思苦想,想破了脑袋,也就只有一句话的关系。

    半生不熟的两个人,就算是生日会,也不在相互邀请的行列。

    潮长长那个招致全网热议的成人礼,就没有邀请云朝朝。

    首负继承人完全不知道云朝朝想要干什么?

    是欣赏策划成人礼的能力,想要一个类似的?

    可那都是上辈子他还是首富继承人的时候的事情了。

    前任学生会主席真的已经算是比较健谈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学校一呼百应,更不能带领学生辩论队,打赢一场又一场的师生辩论赛。

    潮长长用茫然到聚不了焦的眼神,看着穿了一身MK FairWill的云朝朝。

    这个字写得很好看的女孩,对均价三百的国潮品牌,大概是真爱。

    先后三次看到私服装扮,云朝朝穿的都是MK FairWill。

    来到省会两个月,潮长长都在工业区待着,还没有进过市区。

    每个月1700的工资,给自己留200,因为一分钱都没有花过,所以他现在也算有了点积蓄。

    400块钱,按照首富继承人的标准,肯定是不够去理个发的。

    但要是不充卡,不干点那些七七八八的染的烫的护理,应该还是够的。

    所以,如果云朝朝的这句话是生日邀请,他是不是应该拿着这400块钱,去市区买件MK FairWill回来当生日礼物?

    首负继承人倒是没想到,第一次让自己觉得捉襟见肘的,竟然是给他介绍了一份库管工作的那个女孩要过生日。

    罢了,反正早就没有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的资本了,就长发飘飘+自由散漫+颓里颓气地拿着一件衣服去参加生日会好了。

    实在不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某个超市的出口,潮长长还看见过一个叫【十块钱快剪】的小店。

    一系列复杂的心理斗争之后,潮长长终于下定了决心。

    云朝朝没有因为潮长长不接话,就停止了自己昨天说要找潮长长商量的节奏。

    潮长长还没有来得及问,生日会是下个月几号,云朝朝就又发话了:“我生日会的时候,要开一个发布会。”

    一个,要开,发布会,的,生日会?

    某潮姓男子有点信息接收不良。

    遥想当年,他还是首富潮一流唯一的继承人的那些岁月,他过个生日,做多也就娱乐或者社会媒体一类的事后报道一下。

    不等潮长长消化,云朝朝又不带停顿地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一大段话:

    “MK FairWill这个品牌现在定位有点问题,我想要做一个彻底的改变。”

    “下个月,MK FairWill的生产线和仓库都会搬到这边来,要进行大规模的改造,从围墙开始一直到内部。”

    “围墙我打算弄成涂鸦的,远远看第一眼,就能知道这是个潮牌。”

    “到时候,发布会就直接在这边开。”

    云朝朝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有什么要说就一股脑儿全倒出来的人

    倾倒速度之快,根本就不管听的人有没有理解和接受。

    云朝朝学校的时候,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找她讲题,。

    是那种她就算给你讲了,你可能还是听不懂。

    听不懂完了还要遭受智商被碾压的打击。

    幸运的是,潮长长并不是因为智商欠费退的学,他很快就跟上了云朝朝的节奏并且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你要接手MK FairWill?”

    “你不是第一个知道我的成人礼是MK FairWill的吗?”云朝朝反问。

    云朝朝带点诧异的语气,弄得原本只是随口帮忙找借口的潮长长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干脆直接把话题往前推进,“所以,这边所有的仓库都要按照六号仓库的形式改造是吗?”

    某位做了两个月库管的男同学,忽然觉察到了自己未来工作的方向。

    “MK FairWill的总部会直接搬过来。一、二号仓库会改造成工作室的形式,会找一批大学刚毕业的独立设计师,以头脑风暴的方式聚在一起。三号和四号仓库,会改造成剪裁和生产车间。五号做仓库,六号备用。要是全都做成仓库,得要多少东西堆积在这里,这样做潮牌基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目前是希望可以朝限量和精品的方向发展,后续看情况再进行调整。”

    又一次,有话一锅倒。

    这个下个月才成年的女生,讲起一个品牌规划的时候,竟然会这么游刃有余。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某潮对自己曾经的自恋程度,又有了全新的认知。

    同样都是吃着大米长大的,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不待潮长长结束零丁洋里叹零丁,云朝朝就把话题推进得比潮长长还迅速:“如果把围墙涂鸦的工作交给你,你能搞定吗?”

    “街头涂鸦是有玩过,但是,就是玩乐性质的,要到可以用来开发布会背景的程度,就不一定行。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先尝试在纸上画一个底稿。就是涂鸦工具什么的,我手边现在是连个喷头都没有。”潮·库管·长长莫名被带的说话都有些正式了。

    “工具我都带了,喷瓶还有几种不同规格的喷头,然后还有油性笔、漆笔、手套、防毒面具什么的,我能想到的,都带齐了。再有缺的可以买。你先画一个草图看看,合适的话就找你,不然我再去找专门涂鸦的。”

    “好,我回头量一下围墙,尽快画一个底稿给你。”潮长长答应得很愉快,如果是这么个情况的话,这个库管的工作,好像也变得比想象中的更有意思了一点。

    “仓库的围墙画好,你的工作也就差不多了。我到时候看看涂鸦的工作量,我结现金给你。”

    这句话不长,但是信息量有点大。

    “你是不需要我继续在这做库管了是吗?”潮长长听出了言外之意。

    “你到仓库两个月,难不成还爱上了仓库的生活?”云朝朝用一个反问,代替了正面回答。

    “我是准备要干一行爱一行。”潮长长扯了扯嘴角,“目前还没有做到。”

    “我倒是蛮意外你没有直接走掉的。有没有想过,离开之后要做什么工作?”

    云朝朝问的这个问题,潮长长是真的有认真想过的。

    就是没学历+没经验,一时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做什么。

    就连快递员那一类的工作,他都不一定能够通过背景审查。

    一个老赖,万一哪天遇到几个保了价的包裹,监守自盗的可能性,怎么都比平民老百姓要大。

    脑子里面出现过的这些想法,潮长长完全没办法和云朝朝说。

    非亲非故就给了一个库管的工作,按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作为管理者,不想留一个只拿工资不干活的库管,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都两个月了,还没有想清楚,以后要干什么吗?”云朝朝在潮长长的沉默中继续一次性倾倒她自己想说的话,“你要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大概要和你说声抱歉了。这里以前是云姚织带,对库管是没有学历要求的。换成MK FairWill 就没办法这样了。即便是智能仓库的库管,也需要会机器人编程的本科生。就你现在连个学历都没有的情况,可能不太符合MK FairWill的要求,你有没有规划过你未来的生活?”

    又来了!

    见一次面就要打击一次学历。

    这份库管的工作,说到底,也不是他求来的,有必要说话夹枪带棒的吗?

    刚刚还想着要怎么好好和人说谢谢的潮长长,被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并非没有脾气的人,这样放以前……

    呵呵,以前。

    哪有什么以前,他现在的这个状态,哪有和“金主”生气的资本。

    潮长长收起差点脱口而出的激烈语言,平静而又温和地表达自己的疑惑:“我以前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如果是的话,我向你道歉。我之前一直都活得比较张扬,有的时候,可能不经意间就会说一些伤人的话。谢谢你这两个月的照顾,我可以先离开这里,再慢慢规划未来的路。”

    潮长长是真的没想过要留下来给人添堵。

    就算没规划好未来的生活,也不影响他离开去找别的工作。

    再怎么样,他英语好,形象也不差,对所有的西餐礼仪,都信手拈来。

    总有包吃包住的西餐厅一类的地方,会需要他这样的服务员,手可能笨一点,但嘴肯定好用。

    没理由非要高攀MK FairWill的库管。

    寄人篱下,就该有寄人篱下的认知和好脾气。

    “离开在慢慢规划,那你是要去别的仓库做库管?还是要去哪个餐厅做服务员?”云朝朝用最直白的眼神看着潮长长。

    一眼就看穿潮长长没有说出口的想法,并且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推荐下,【 换源神器】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我似乎并没有义务回答你这个问题。”潮长长把人生前十八年养成的涵养都用在了这一刻,才将将忍住了骂人的冲动。

    他确实有在心里鄙视自己。

    鄙视那个离开了潮一流就什么都不是的自己。

    他当然可以随便鄙视自己,云朝朝又凭什么字字扎心?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这里看仓库吗?你以前的人生,和你现在的人生,差的最多的,并不是你是究竟首富还是首负的继承人,而是你对自己的看法。你以前展望过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现在能想到的未来又是什么样子的?”

    不急不缓的语气,却让听的人完全没有回答的欲望。

    潮长长不知道自己和云朝朝之间的关系,怎么就到了需要被说教的程度,“你还有什么没有出完的气,我建议你今天一次出完,不管去别的仓库,还是去做哪里的服务员,我大概都不需要你【还人情】。”

    云朝朝把潮长长从山村骗出来的时候,说的就是自己要还潮长长一个人情。

    “九月,我会上清华。”

    又来!打击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

    这样的人情还法,潮长长实在是无福消受。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和以前有多大的差别吗?

    他是没有心还是瞎?

    “恭喜。”这声恭喜说完,潮长长直接转身回去收拾东西。

    他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一秒钟都不想多留。

    “如果你有在过去两个月展望过未来,并且看到了你不想看到的样子,那我就想问问你,”原本句句带刺的云朝朝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变得柔和而坚定,“愿不愿意,为,等了你,这么多年的,我,去考个清华?”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