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杠精 第252章 后为前师敢叫黄袍加身

作者:水鱼要吃素 类别:玄幻小说
    自虞夏立国,中原数千年来兴衰交替,改朝换代的事数都数不清。

    老祖宗们可是耿直的很,你这个君王当的不好,那我就干了你,换个人当。

    纵观史书记载,但凡是这种直脾气的,口碑反而都还不错。如商汤、姬发、嬴政、刘邦、刘秀等等。

    就连一把火烧了秦宫,毁了始皇帝花大心血收集的六国典籍的项羽,骂的人都不多。不少人反而还竖起大拇指来,言说这哥们儿是条汉子……嗯,老婆也不错。

    而那些把活干细了,非要给自己找个正当理由的,反倒评价一般,甚至于被鄙视。诸如王莽、曹丕、司马氏那一家子。甚至史官都不屑说他们那叫开国,而是用“篡”字给定了性。

    可惜人家史书都写的这么明白了,许多人还是转不过那个弯来。

    像老李“废昏立明,匡复隋室”,把自己给“匡”成了大唐皇帝。赵匡胤奉旨北伐,却把自己伐成了宋太祖。无论后世史书再怎么美化,字里行间那份鄙视也总能透过纸面叫人瞧出来。

    于是大伙就把“古今得国最正者”的称号,给了开局一个碗的造反派老朱。

    说白了,华夏人自古以来,嘴上说着仁义礼智信,但骨子里藏的还是那份快意恩仇的热血。令狐冲杀师证道,叫好的比骂街的多,便是这个道理。

    李大德自然不想自己都参与进来了,他老子还是这般做法。这不光是他觉得窝囊,更是给他三姐、大哥、二哥的开拓之功抹上了虚伪的污点。

    但事情一开局就走了样,却也是他没想到的。

    还是那句话,玩人者,人恒玩之。

    最开始的一系列安排,其实就是想让他老子以及那帮圣贤书都读入魔了的谋士麾下们瞧瞧,人心不是你们几个关起门来一拍脑袋想出来的那样。

    这就像是老师给学生批改作业,你们这份作业大家不满意,所以丢回去重写。

    至于正确答案是什么,说实话,他也没想好。

    杠精要是知道为啥抬杠,就没人说他们是杠精了,而是叫专家。李大德只管批评,是不负责指正的。

    可他没想到的事,却被那些被他拉来顶锅的官员们想到了。

    谁都知道这把可是作大了,要不想将来史书上写他们妖言惑众,就得往更大了作,直接改朝换代算求。

    很多事情,历史书上都有答案。

    似他们这般鼓动民意以达成某种目的的,分为两类人。

    一种是商鞅,把全国老百姓都鼓动起来,却只为了让旧贵族同意变法,最后成了秦王的替罪羊。而另一种则是张角、张宝那般,既然搞了,就往大了搞。成功了,他们就是刘邦。

    像岑之象、刘承康、李伟节这等在朝混了十几年的老油条,虽说没混成三公九卿,但也不是一般脑子能糊弄住的。读过的史书,肯定比某杠精看过的百科要多。

    大家一看这货准备的演讲稿,就只为杠而杠,那可不行。这节奏,还特么不如商鞅呢!

    得改啊。

    李大德给李伟节准备的演讲稿里,提到一嘴春秋时期各国贵族的革命态度,本义是想讽刺他老子学刘备“匡扶汉室”那套的虚伪把戏,却不想被后者给瞧出一条生路来。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 \\ 。

    老李可是杨广的亲戚啊,他起兵伐隋,可不就是贵族革命么。

    所以哥们儿今天是掀起民意来给李老三的媳妇讨公道的么?不!

    哥们儿今天是来给老李加油助威来了!

    结果,等李渊带着裴寂等人爬上朱雀门的城头,见到的就是外面这出极其不严肃的场景。

    前日还进宫抱着杨侑哭的殿中侍御史李伟节高喊“灭隋立唐”,昨天要辞职告老的虞部员外郎大呼“唯有德者据神器”,而据说前天骑马摔断了腿的典牧署丞王安正叫嚣“非唐公而王者天下共击之”。

    这特么哪是逼宫来了?根本就是劝进来了!

    躲墙根儿后面偷看的李渊已经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好了,惊讶中透着羞恼,羞恼里又带着丝窃喜,窃喜中还有些不好意思。

    反正他就觉着吧,大兴城的百姓也很久都这么这么热闹了,就此打断好像还挺可惜的。

    毕竟数万人集体吹他的彩虹屁,不说后无来者,也算前无古人了。

    想到这里,老李忽然恍然大悟。

    侯巧文的事才刚刚发生,他家老三哪能这么快就收到消息?

    瞧这种聚集规模,没有十天半月的动员不可能这么整齐。再结合某杠精此前在牢里那么不忿,急欲表达的蠢样,老李有理由相信,他这宝贝儿子就是不爽给他爸爸的“惊喜”没能送出,非要补上而已。

    “这小子!真是和他娘一个性子,急脾气!”

    李渊心下热乎乎的,只觉得这儿子真没白生。同时也决定了,回头就把李纲发配到潼关捡马粪去,好给他两个……也可能是三个儿媳妇出气。

    此时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惊喜。

    李大德在对面看着这场开始走歪的大型脱口秀现场,灵光一闪,忽然就把后半场的内容给想出来了。

    这帮求生欲爆棚的前隋故臣史书读的确实多,但某杠精敢打赌,他们一定没读过《宋史》。

    巧了,他读过。

    眼下都搞成这样的节奏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也与他之前的想法不冲突。

    “去传令!军队进城,去和那几个混球说,等下这般这般……”

    抓过张小虎等几个亲保镖,李大德贴耳交代一番,随后不顾几人瞪大的眼睛,一脚一个都给踹了出去。然后施施然的转身,整了整衣领,却是奔向西面,回天牢去了。

    半个时辰后,密集的脚步声在皇城周围响起。

    “怎么回事,这是何人调兵!”

    老李一激动,顿时忘了自己的姿势,自城垛后面站了起来。随即就被外面突如其来的巨大欢呼声给震聋了耳朵,差点一跟头栽下去。

    “唐公!是唐公啊!”

    “唐公万年!”

    “大唐万年!”

    “呃,呵呵呵……”

    老李不自然的扯了扯耳根子,抬起手来冲城外挥舞,换来更大的欢呼声。这边却冲裴寂等人使眼色,让他们赶紧去瞧瞧那边的军队是怎么回事。

    已然不用瞧了。

    几人猫着腰才转到城梯下面,就被不知哪冒出来的一队禁军又给架了回来。

    就见暂任的景风门守将段雄、延禧门守将秦琼、顺义门守将刘弘基等或是被强迫,或是主动带头的将领们,在士兵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而在朱雀门外,自东西两处街道的人群被分开一个通道,大群手按横刀、甲胄鲜明的校尉兵头,在李成等人的带领下列队来到城下,随着一声口令,无论远近,尽皆跪倒。

    “臣等,恭请唐公顺天应民,登基为帝!”

    他们这种天天没事儿就被李大德丢去军训的家伙,喊这种四字口号还是极其顺嘴的。喊到第二遍就能掌握节奏,异口同声了。

    城下被这一出变故弄得愣住的岑之象等人,在反应了数息之后,便也立刻跪倒,跟着喊了起来。

    再然后,整个朱雀门外的所有吃瓜群众,全跪下了。

    这里面有没有托不知道,但随大流是人的本能。毕竟就按现阶段的“民风”,谁都知道跟着跪下肯定比站着更安全。“恭请唐公,顺天应民,登基为帝!”

    “恭请唐公……”

    震耳欲聋的喊声一遍遍的回响,让城头包括李渊在内的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他们前脚还在开会,说要遥尊杨广为太上皇,得给杨侑这小子想个年号。谁知到后脚就来这么一出。

    这个时候,城头上的段雄等人包括还在看热闹的禁军士兵也都跪了下去,劝老李登基。随后便是裴寂、刘文静、李孝常、李神通等心腹宗亲。

    他们根本也没得选。这个时候要是跳出来反对,那才叫可悲呢。甚至于就连那几个来帮忙的突厥人都跟着跪下了,看的老李一阵脸黑。

    “不行,此陷某于不义也!某乃隋臣,岂可做这攥夺之举!”

    李渊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还在嘴硬。

    他其实还是很想就此答应的,奈何心里的牌坊还没找地方立起来。又或是不太自信,就是不肯迈那一步出来。

    便在这时,就听城外东南面一片呼喝吵闹,过不多时,却是京兆府法曹孙伏伽带狱吏押着一干“犯人”过来,李大、李二、李四乃至传言中越狱的李三和在家奶孩子的三娘子都在。

    而孙伏伽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当众给哥儿几个松了绑,然后跪了下去。

    “臣京兆府法曹孙伏伽,恭请唐公,顺天应民,登基为帝!”

    李渊:……

    看着城下得意的还了自己一个同款“媚眼”,并拉着哥哥姐姐跪下去的老三,李渊还没来得及学刘备哭出声来,便觉身后一沉,已然被两个铁甲大汉用不知从哪翻出来的天子冕服给“裹”了起来。

    “臣徐大壮(崔老才),参见陛下!陛下万年!”

    “嘶!”

    老李被惊得一哆嗦,后退一步,死死攥着身上的冕服,瞪着眼前这两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家伙嘬起了牙花子。

    你们这是逼良为……我呸呀!

    这个时候,城下已经开始欢呼了。
欢迎您阅读水鱼要吃素所写的小说大唐第一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