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第四百零八章 至纯不同(二)

作者:无尘骨 类别:玄幻小说
    遗留之所不存在半点根基都不留下,在冒着生命危险下艰辛苦查的人们,有高居庙堂有寒酸入骨。为的是信念和意志品质,也是心底的善存的本质和美好的期盼。随着南邻海域结界被撕破,戴着弟子期盼离开的赤火,只能闭目怒愤离开数名弟子撕开的破口。

    万山之林,一座边陲小城遗址在玉虚刚打开废墟下暗室大门,皇浦文晖的召唤随即传来。玉虚无奈召出酒吃口便打开虚空之门,皇浦文晖才带着赤火来到玉虚前。

    玉虚见后含笑吃口酒坐下看着低头的赤火,深叹了口气抬头看天:天意招招,其是我草木之流火。地意招招,其是我草木之本樱。卧薪尝胆,死而后已,生无相,死无相,八荒之兮忠贞永存恒泰安图。

    赤火才上前趴在玉虚脚前,皇浦文晖上前坐下:有人发现了金印,虽然及时解了金印确还是因魂冲激起暗冲。赤火便收了御金城府府库,在虞离秋赶到前跑了出来。三百名弟子为了送卷宗出来,强行撕开结界遇难与御金。

    玉虚听后含笑吃口酒轻轻摸摸赤火脑门:他们是为了卷宗所能带来的福音而离,记住他们所离开的向往,才能走出向往的道路。以我名义公布他们事宜,牌位立于你门下吧!

    皇浦文晖听后才离开,玉虚这才起身纵身跳下竖井,便是地动山摇硬拳打开密室大门结界。

    晌午,随着御金虎的到来,看着空荡的底库闭目回身:待我送份信给老爷子,三日内他拿不会丢失的卷宗,我亲自去平了他老宅子。

    谁都不傻,御金城卷宗一丢那行同素德外围防线丢失,影响的是御金上城直至列王府下。虞离秋一知道此消息那可是一个气,怒火冲天一巴掌拍碎茶碗:云宗玉,算你狠。准备一下,屠了东凌州,一个不留。

    数名黑袍士听后召出虚空之门离开。

    昏沉湿润的加固地室,各类卷宗基本失色,在玉虚将其全部搬出凉晒。这才吃酒在石头上查看数文,赤火难受上前玉虚含笑:没事,换做是我,我也会那样做。把附近埋着的都挖出来,回头当给其家眷做积蓄使用。

    赤火点点头才纵身而出在山谷内乱挖一气,玉虚则无奈摇摇头看起卷宗。该标记的都进行标记,需要查证的也都画出路线。由于是无人四百年的存在,所以路线都是跟着不存在的猜测,大致画出范围地图。

    深夜,随着一名黑衣人撒下丹药离开祸乱顿时席卷东凌州各地,消息很快便传至到了林柏林处,林柏林立刻返回东凌州。在弟子抓到的数名罪人前来后,林柏林回身看着倒塌的塑像:回去给素德家主事带句话,素德府我云宗玉要拿来做柴房。

    皇浦文晖才上前:放了他们,发公告出去。

    消息一经传来顿时炸锅,御金城城府议事大殿内,待御金虎看过云宗玉公告后含笑:很狂妄吗!灭了一州本事不小呀!回去给老爷子带句话,我们备战御金便是,至于东凌州之事我一概不知。让死侍离我这远点。

    各地急信犹如进进出出的线条,在白鹤的传递下拥进废墟一片的流城城府。重咳在榻的林柏林不知疲倦查看流动的急件,安排弟子动用各州储备的物质前往。

    三日后晌午,万谷郡南部区,皇浦文晖和林柏林前来后,玉虚一嗅便知道是怎么回事。无奈看看熬的心力憔悴的林柏林,闭目深吸口气:蛊虫的解药。

    林柏林无奈:九郡全毁,毒丹刚刚才得以控制住。大夫人回话,四圣归一无法关闭大门,让你节哀顺变落实当然之困。

    玉虚听后咬牙脑门一炸一口鲜血喷出,便从石头上倒下,还好皇浦文晖反应快拦住。便赶忙为玉虚把脉后入魂修复玉虚心急攻心的负伤,待玉虚缓过来后推开皇浦文晖:立刻回去,竭尽所能留人。不要在流城露面,不要言语过激而行,要打等我出去就诛他九世族人。赤火也回去,快。

    皇浦文晖咬牙召出虚空之门离开,林柏林赶忙上前扶玉虚,玉虚便滚落倒地。林柏林赶忙扶玉虚坐好,玉虚才盘坐拿起一旁丹药服下后调息运魂。

    林柏林叹口气坐下安静等候,待玉虚修复急促的心脉损伤后拿起地图:如果打,咱们的胜算几乎为零。我们终敌不过他们的强大。

    林柏林看看地图后:只是一时而已,你可不能倒下呀!

    玉虚闭目片刻收了地上所有箱子给林柏林:我需要时间来查巫山宗,虞离秋这么做无非就是想逼出八旗子弟。赤火回来没有带回我的三把魂器,既然是火雨也就有石头在,别让他们出来闲逛。

    林柏林听后点点头,玉虚才打开虚空之门送林柏林回到青凌州。待林柏林离开后玉虚才纵身跳上小白,便是没日没夜的寻找所谓的巫山宗府。

    青凌州,祸乱十日后,结果出来各地城府宗嗣祠堂卷宗全部丢失,留下的是废墟一片的狼烟之地。在林柏林合上弟子们整理出来的报告后,林柏林无奈:传话出去,收尾。

    万千之林下,一片深蓝湖泊在玉虚落在山头后,成了玉虚数日查证的最后一处所标记的重点。百里大湖泊幽蓝风清成山脉一穴宝地,待玉虚坐下吃上几口肉,赤火打开虚空之门和林柏林回来。

    玉虚见后含笑:你吃东西了吗?

    林柏林叹口气坐下拿刀削下一块肉:这是那?

    玉虚含笑给林柏林倒酒:有的小城卷宗有提叫什么万谷郡东南奇楼石窟,从各地小城卷宗中有提到过此地,可我查了方圆什么窟都感应不到。

    赤火听后纵身便跳下,林柏林接过酒吃口:素德和皇庭很安静,各地府库被洗劫一空,估计都成了虞离秋犒赏使用。

    玉虚听后含笑:他们知道我会去报仇,所以也就不做口舌之争。只要我开打御金,他们就好以挑衅来治云宗死地。我没了血尸骨就无法通过血尸的强大复苏,所以他们现在是在等我在次露面,或者说他们以为我已经不存在。

    林柏林叹口气:还没有大掌柜的消息,我怕暴露他行踪,也就不敢让弟子们在皇域留下线。

    玉虚吃口酒:不用,大掌柜做事缜密,弄清素德温岭的目的也是我们战胜素德的关键节点。他们毕竟有人手和灵光的扶住,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咱们可是毛孩子斗宗府。

    林柏林吃口酒:文晖昨日见我,意思是想立一台子,用来惩戒不存在的存在。

    玉虚听后放下酒盏:说说你的看法。

    林柏林吃口酒:先是神邸后是半神在到饿鬼,咱们就是在能抗也抗不住这没完没了的存在,多少给予惩戒迫在眉睫。至于以后,我的意思是看山不问山高,爬上去慢慢品。

    玉虚抬头看看天后,拿出魂纳虚给林柏林:我知道去找谁了,回去后让弟子们帮忙查证,尽快先确定巫山宗府的情况。

    林柏林听后放下酒接过魂纳虚,小白便打开虚空之门,待林柏林离开后玉虚才召出无常划破手贴在山顶。以强大的毅力感知来寻查百里,在湖的中央找到了摧毁万谷半壁河山的天落火石。玉虚还在查看,湖底便传来赤火超强的真火灼烧,玉虚一感应到立刻睁开眼。

    由金钵大印和赤火的强大反噬,湖面如同地火口般顿时云烟升起。玉虚一见知道赤火发现了什么,便纵身跳上小白飞到南凹低洼。以大福禄和九级加速打开数条破口将湖水快速排出,好下湖底去一探究竟。

    傍晚,半日的真火之强,在赤火爆发的灼烧下百里湖底见底。玉虚才跳下干裂的烧焦湖底,来到湖北侧赤火奋力挖取前,一座丈高的半毁门石一下让玉虚便明白过来。玉虚含笑吃口酒:把石头全部挖出来,剩下的交给我。

    赤火听后便去扒散落的落石,玉虚则召出重刺注魂向北顺着非自然而成的石砖走。很显然,自己感知不到只能说明有解决隔开了自己感知,而且这种无法感知的屏障超过了赤火和自己的感知。为了小心也不得不使用重刺来探查,这一探便是两日在琥珀外侧万丈大山谷内,一道让玉虚久等的屏障金钵出现。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待赤火感应到纵身跳下山头后,玉虚含笑看看奇藤怪蔓的大峡谷:把石头收回来,咱们要进巫山宗的后山查看了。

    赤火听后便魂雾覆盖琥珀,将挖出的火石全部收回,玉虚才后退一步召出附魔刺纵身疾步九级加速冲破结界。山谷内随即一道炸魂散开,一切隐秘才进入玉虚感知,遗失四百年的巫山宗后院被打开篇幅。

    尚德府,随着乔装打扮的郑满仓到来,东皇素德家灭尚德家的原因也随即被解开。而素德确是怎么也没想到云宗玉会派进人,在郑满仓看看一片湖泊的残疾。郑满仓看上片刻后看看一旁跟着的棕狼蹲下,轻轻缕缕脑门:我记得没错,好似尚德府周围没有水路,看看咱们来到了不该来的地。前面太危险了,快走吧!

    棕狼听后摇摇尾巴才不舍离开,郑满仓含笑起身看看湖面,便进入了尚德家族地界。

    谷浴雨谷郡城区,长风裕丰和苏小诺见过面后,从范记草堂出来后上了马车出城。待马车踏出城后,马夫才开口道:长风东家,举说有人最近城区很安静,上面有笔大买卖不知道长风东家有没有胆量。

    长风裕丰听后皱眉,毕竟也是老江湖了阅历自然是有,便笑呵呵道:小哥不防事说说,这人吗!不都是要么图财,要么图位,圣人都有此心向往,又何况咱们这衣衫褴褛之人。

    马夫听后含笑:上面说一旦该消失的消失了,那势必会把棋盘重新整合。与其重新来过所但的风险也是很大,何不来个更加安稳的解决办法。

    长风裕丰听后皱眉:我们有言在先,你主子我想也不会说话不做事。

    马夫含笑:长风东家莫要激动,大公子的意思是你如果愿意,可以把孩子打进雨家。当然了,此事不做多解释,就是让我问问长风东家愿不愿意舍远求近。

    长风裕丰听后纳闷,思索片刻后:小兄弟,老夫年纪大了,有些事比较浑浊,还请小兄弟指点一二。

    马夫含笑拿出信给长风裕丰:吃下苏小诺,这是大公子亲笔信,拿下他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多问。灭雨家只不过是罪过,往长远看长风东家可比小生之年要精明的多呀!
欢迎您阅读无尘骨所写的小说梵修罗Ⅱ轮回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