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37章 当个杀手吧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李桑柔出了雅间,却没下楼,转弯直奔那间关了门就仿佛不存在的房间,刚才,叶安生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李桑柔刚站到刚才开门的地方,门就从里面拉开,白掌柜微微欠身,让进李桑柔,抬手挡住了黑马和金毛,“请两位到楼下喝杯茶吧。”

    黑马看向李桑柔,金毛紧盯着白掌柜。

    “到楼下等我。”

    听李桑柔吩咐了,黑马和金毛退后两步,转身下楼。

    白掌柜轻轻掩了门,看着背着手,仿佛视察一般打量着四周的李桑柔,片刻,才笑道:“李姑娘好身手。”

    “有个杀手,我想杀了他,怎么算价?”李桑柔看着白掌柜,微笑问道。

    “李姑娘这样的身手,何必多虑。”白掌柜干笑道。

    “天下没有万全之计,能防患于未然,何必冒险呢?”李桑柔直视着白掌柜。

    “做杀手的,多半是畸零之人,孤单伶仃,若是还要担心从这里捅出去的明刀暗箭,那就过于寒酷了。这样的事,天道不容。

    杀杀手的生意,从来没有过。”白掌柜干脆明了的答道。

    “这样啊。”李桑柔笑容露出,“那要怎么样,才能从你们这里接活,做上这个杀手?”

    白掌柜呆滞了一瞬,随即失笑出声,“李姑娘原来……李姑娘过虑了。”

    “我长这么大,只有考虑不周的时候,还从来没有过虑过。”李桑柔叹了口气,冲白掌柜拱了拱手,“怎么样才能做这个杀手,请白掌柜指点。”

    “第一,李姑娘还有三位兄弟,不是全无牵挂;第二,李姑娘和睿亲王世子交情只怕不差,这两件都是忌讳。

    还请李姑娘见谅。”

    白掌柜冲李桑柔欠身拱手,委婉拒绝。

    “听起来,白掌柜这里的生意,讲究还挺多?”李桑柔沉默片刻,笑道。

    “越是世情之外的行当,越不能肆无忌惮,讲究自然会多一些。”

    白掌柜明了的看着李桑柔,不用她再多问,接着道:

    “譬如,不伤七岁以下孩童,不接无缘无故之单,不虐杀,不毁尸,不可连累无辜,不可行动于众目睽睽之下,林林总总几十条,规矩繁多。”

    “不接无缘无故之单,怎么讲?”李桑柔凝神听着,问了句。

    “有仇有恨。”顿了顿,白掌柜接着道:“李姑娘这一单,内情也许曲折,可李姑娘确实曾是别家奴仆,伤主逃遁,这一件,是无误的。”

    “你看到身契了?”李桑柔眉梢微扬。

    “是。”

    “身契上是什么名字?湛泸?”李桑柔带着丝笑。

    “桑氏女。”

    “唉。”李桑柔叹了口气,“那是我妹妹,已经死在托付你的那位叶四爷手里。

    叶四爷偶然看到我,惊恐万状,找到了你这里。

    托叶四爷这份惊恐万状的福,我这才知道我妹妹是怎么死的。

    白掌柜这里,大约也没想到,不知者不该怪罪。”

    李桑柔微微欠身。

    白掌柜愕然。

    “实在是,过于少见,李姑娘和令妹又……”白掌柜指了指李桑柔藏着狭剑的胳膊,“实在是没想到,请李姑娘见谅。”

    顿了顿,白掌柜皱眉问道:“李姑娘也和令妹一样,曾经同在一家?”

    “不是,我和妹妹自小分别,只是,”李桑柔微笑,“白掌柜既然说少见,想必还是见过像我和妹妹这样的姐妹,或是兄弟。

    我和妹妹两人如一人,虽各自长大,却还是走到了同一条路上,只是,她被拘为奴仆,我没有。”

    “我确定见过一二。”白掌柜看起来十分感慨,冲李桑柔长揖到底,“虽说李姑娘和令妹这样的姐妹极其少见,也是小号疏忽了,李姑娘大人大量。

    李姑娘放心,往后,小号和李姑娘以友相待,关于李姑娘的单,无论如何,小号不会再接。”

    “多谢白掌柜。”李桑柔笑着拱手,和白掌柜告辞。

    ……………………

    傍晚,大常炖了一大锅萝卜白菜咸蹄膀,把大炭盘搬到院子里,架上铁盘,抹了油,将一只咸羊腿片成厚薄合适的大片,摊在铁盘上。

    铁盘上的咸羊肉刚刚油滋滋响起来,院门外传进来如意的声音:“李爷在家吗?”

    不等李桑柔吩咐,黑马一跃而起,直冲出去,再直冲进来。

    “老大老大!是世子爷!世子爷!”

    迎着李桑柔瞪过去的目光,黑马脖子一缩。

    “那个啥,说是,世子爷请您……好象是吃饭。”

    李桑柔看着刚刚挟起来的一片两面焦黄的羊肉,烦恼的放下筷子,站起来往外走。

    “老……”黑马在李桑柔身后,指着她身上那件男女不分的狗皮袄,一个老字都没敢吐全。

    刚才他太咋呼了,老大好像生气了。

    “坐下吃肉,就冲你这没出息的样儿,老大指定不能带你去,太丢人了!”

    金毛用脚踢了踢黑马,一边说一边笑。

    “放屁!老子大家出身,有的是出息!

    那是世子爷!能跟世子爷吃上一顿两顿饭,往后老子的墓志铭就有得写了,那可不一般!

    跟你说你也不懂!”

    黑马一**坐到金毛旁边,一筷子下去,挟起三四片肉,吹了吹,一口咬上去。

    “咱们来的时候,一个多月,天天跟世子爷一个锅里吃饭,还一个床上睡觉呢,够你写墓志铭的了。”金毛拍了拍黑马。

    “那时候世子爷虎落平阳,跟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不算。

    你大字不识几个,又没见识,跟你说你也不懂!”黑马化忿忿为食欲,一筷子下去,再挟起三四片羊肉。

    “不知道世子爷送不送老大回来。”正片着羊腿的大常闷声说了句。

    “老大不是说,暂时没事儿了?”金毛停下了筷子。

    “要不,咱们跟过去接一接?”黑马伸长脖子咽了嘴里的肉,急忙建议道。

    “不用接,我说的不是这事儿。”大常将片好的一堆肉放到铁盘上。

    “那是啥事儿?”金毛和黑马一起看着大常。

    “没事儿。”大常闷声答了句。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