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35章 尾巴的作用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顾晞很晚才回到睿亲王府,一进院子,小厮如意就禀报了两件事:

    一是宁和公主让人递了话过来,说是想看花灯,问世子有没有空陪她,要是世子没空,能不能请文先生陪她看灯;

    第二件,是李桑柔从哺时起,就坐进山子茶坊,到这会儿,还在山子茶坊喝茶。

    顾晞先叹了口气,又扬起了眉。

    “明天你走一趟,给阿玥回个话:我忙得很,守真比我更忙,都不得空儿,让她去找沈大娘子看灯吧。”

    “是。”如意垂手答应。

    “山子茶坊……”顾晞沉吟了下,“先看着吧。”

    ……………………

    第二天早上,山子茶坊刚卸下门板,李桑柔带着黑马和金毛,就进了茶坊,还是坐在昨天的位置,要了和昨天一样的茶和茶点,和昨天一样,悠闲自在的抿起了茶。

    这一坐,就是正正宗宗从早到晚一整天,直到茶坊里只剩她们三个人,茶博士们排着队等着关门了,李桑柔才带着黑马、金毛,从山子茶坊出来回去。

    一连坐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山子茶坊刚刚卸下门板,李桑柔准准的又到了。

    在后面暗间看了两天半的白掌柜一脸痛苦的按着太阳穴。

    这单生意,连折了两拨人时,他就有种不祥的感觉。

    可他还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这儿来了!

    他不怕她找上门,找上门的,也不一个两个了,又能怎么样?

    无凭无据!

    可她后头竟然有尾巴,这尾巴,盯下来,不但是官面上的,还是那家位高权重的外戚。

    他们这些人,不宜见官,不宜见光。

    而且,外戚之家靠着根裙带,暴然而起,多半蛮横傲慢不知深浅。

    她这么天天来,那些尾巴也天天坐在他这茶坊里,他那些正经生意,还怎么做?

    从她大前天下午进来起,到现在,他那些正经生意,可是一单没敢做过!

    不能做生意还是小事,万一那些尾巴盯出点儿什么,或是找个什么岔……

    不光那些尾巴,这位姑娘,不好惹是毫无疑问的,谁知道她坐着坐着……坐出什么事儿来!

    这事不能再拖了,得想办法让她走。

    白掌柜打定主意,从暗间里出来,绕了个圈子,从前门进了茶坊,不紧不慢的走到李桑柔旁边,含笑招呼道:“这位姑娘……”

    李桑柔抬头看向白掌柜。

    白掌柜笑了一声,指了指李桑柔旁边的空座,李桑柔笑着示意他坐。

    白掌柜坐下,指了指李桑柔面前的茶笑道:“今年这东苑秋茶,品质极佳。”

    “是吗,我喝不出来。掌柜贵姓。”李桑柔将茶杯往外推了推。

    “免贵姓白。”白掌柜脸上的笑容淡下来,看着李桑柔。

    李桑柔却没看他,也不说话了。

    “姑娘一连来了两天,我还以为,姑娘爱上了这东苑秋茶。”

    白掌柜等了半天,只好再挑起话头。

    李桑柔看着白掌柜,微微笑着,没接话。

    “像姑娘这样,从小号开门起就进来,一直坐到小号关门的,小号这茶楼开到现在,还是头一回遇到。”白掌柜只好再进一步。

    李桑柔看着白掌柜,还是没说话。

    “姑娘只怕是有什么事吧?”白掌柜气的咽了口口水。

    这位姑娘真不是省油的灯!

    李桑柔伸手到金毛面前,金毛急忙把那两粒茶饼,和那枚护身符放到李桑柔手上。李桑柔将茶饼和护身符放到白掌柜面前。

    “从我进来那会儿起,白掌柜就知道我有什么事儿。”

    “姑娘这单生意,我们东家已经赔了双倍银子,退回去了。”白掌柜声音落低。

    “是谁?”李桑柔看着白掌柜。

    “这不合规矩。”白掌柜迎着李桑柔的目光。

    “喔。”李桑柔似是而非的应了一声,错开目光,看向不知道哪里。

    “听说睿亲王世子在江都城遇险,是姑娘护卫世子回到建乐城。

    不知道姑娘做的是走镖行当,还的行船贩货,可不管哪一行,必定是行有行规。

    既入了行,就要守好规矩,规矩二字,不容有违,想来姑娘必能见谅一二。”

    白掌柜微微欠身。

    “嗯。”李桑柔斜瞥了白掌柜一眼,只嗯了一声。

    “姑娘?”白掌柜再次咽了口口水。

    这位姑娘嗯是嗯了,可还是坐的稳如泰山,一动没动啊!

    “怎么了?”李桑柔微笑问道。

    “姑娘这茶,可喝好了?”白掌柜点了点李桑柔面前的杯子。

    “在你这茶坊喝茶,也不合规矩吗?”李桑柔斜瞥着白掌柜问道。

    白掌柜气的再次咽了口口水。

    “姑娘,实在是……”

    “生死攸关,白掌柜见谅。”李桑柔冲白掌柜拱了拱手。

    白掌柜看着李桑柔,沉默良久,咬牙道:“约了明天未时,过来结帐。”

    李桑柔站起来,冲白掌柜拱了拱手,黑马和金毛紧跟在后面,一行三人出门走了。

    看着李桑柔三人出了门,白掌柜招手叫过阴影般跟在后面的一个中年人,咬牙切齿道:

    “传话下去,要是再有敢顺手牵羊,偷茶饼子揣杯子摸勺子顺筷子的,剁手!

    还有,什么护身符平安符,管个屁用!再有敢出门不清干净,带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也剁手!”

    “是。”中年人垂手答应。

    ……………………

    一连三四天,顾晞回府都是先问炒米巷有什么信儿没有,像如意这般的玲珑人儿,自然把炒米巷的信儿排到了最前头。

    虽说还是远远看着,不敢靠近,可消息却递送的快而勤,只要有动静,就立刻递信回去。

    如意得了李桑柔三人进了山子茶坊,没多大会儿就出来回去了的信儿,几乎没犹豫,立刻报给了顾晞。

    顾晞看着对面的文诚,“这是查到了?”

    “从她进了山子茶坊,安静了两三天了。至少是找对地方了。

    她到底是怎么找到的?”文诚又纳闷起来。

    从前天李桑柔进了山子茶坊起,他就纳闷她凭什么认定是山子茶坊?

    还是,她根本没有忘了从前,或者,没全忘?

    “我跟你说过,她心思灵巧,诡计多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了,再看看。”顾晞看起来很高兴。

    “也够疲赖。她要是一直在那间茶坊里这么守门坐着,山子茶坊还怎么做生意?”文诚笑道。

    “永平侯府被她用成这样,只怕还自以为聪明盖世呢。一家门蠢货!”顾晞想着永平侯府,一脸鄙夷。

    “这样不是正好。”文诚看着顾晞笑道。

    顾晞失笑,“也是。”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