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29章 一天之内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黑马和金毛再次出门,李桑柔坐在廊下发呆。

    大常把一堆刀枪放到各处,又把自己那身牛皮护甲搬出来,仔细擦着油,时不时看一眼李桑柔。

    李桑柔抽出那把狭剑,举在面前。

    她醒过来时,身边就带着这把剑。

    她闭上眼睛,脑海空明的时候,这具身体知道怎么用剑,怎么杀人,仿佛是另一个人……确实是另一个人。

    她花了一个多月,才把自己带进了这具身体。

    米瞎子说她是个顶尖儿的杀手,世子说她走的是杀手路数……

    这具身体不可能没有过往,那些过往,很可能是一个杀手的过往。

    如果真有杀手这个行当,那这个过往,可就精彩了。

    ……………………

    文诚没在睿亲王府,金毛得了门房热情无比的指点,直奔皇城宣德门外。

    文诚正陪着顾晞,查看宣德门外的鳌山,今天天一黑,灯山就要上彩了,一年中最热闹喜庆的灯节就要正式开始了。

    小厮请出文诚。

    顾晞后退半步,微微伸头,从小厮和护卫的缝隙间,瞄着一脸笑和文诚说话的金毛,和一脸严肃的文诚。

    文诚过去回来的极快,迎着顾晞瞥过来的目光,忙笑道:“是李姑娘,说是有事儿要见我,在炒米巷口那家茶坊,还说越快越好。”

    “喔。”顾晞只寡淡无比的喔了一声。

    文诚等了片刻,见顾晞没了下文,只好硬着头皮陪笑道:“咱们这会儿正忙,要不,让致和去一趟?”

    “人家找的是你,致和去有什么用?

    你想去就赶紧去,我这儿有你没你一个样儿。”顾晞一边说,一边背着手往前走。

    文诚一脸尴尬,文顺之同情的拍了拍他,往外努了努嘴,“不去不好,赶紧去赶紧回,回来赶紧禀报。”

    “唉。”文诚烦恼无比的叹了口气,转身往外。

    文诚到茶坊时,李桑柔已经在等着他了,看到他进来,站起来,微笑致意。

    文诚坐到李桑柔对面,看着李桑柔面前只有一杯清茶,摆手示意茶博士他什么都不用。

    “李姑娘找我,说是急事?”文诚开门见山。

    “你听说过杀手这个行当吗?”

    李桑柔比文诚更加直截了当,迎着文诚愕然的目光,李桑柔笑着解释道:

    “今天早上,在西角楼大街前面一条巷子里,死了两个人,衙门里来人,直接让漏泽园拉走了。

    黑马正好撞见,就打听了几句,说是听衙门里的人说,那两个人身上挂着生死由命的牌子,是杀手。

    这建乐城,有杀手这个行当?”

    “李姑娘……”

    文诚刚说出李姑娘三个字,就顿住,咽下了后面她自己不就是个杀手的话。

    李姑娘也许是杀手出身这件事,只是基于世子爷对她的功夫是杀手一路的猜测,他要是把这份猜测说出来,那就太不谨慎了。

    “打听这个做什么?”文诚转话极快。

    “挺好的一个行当,文先生必定知道不少。”李桑柔笑道。

    “我知道的极少,只是听说有人拿钱买凶,有人拿钱杀人,李姑娘不知道吗?”文诚答的极其圆滑,又话里有话的反问道。

    “追杀你们世子的人中,有杀手吗?什么价?”李桑柔没答文诚的问话,只盯着文诚接着问道。

    “听说他们不接官身人委托,不杀官身衙吏。”

    “这样啊。”李桑柔愉快的敲了下桌子。

    “李姑娘打算做杀手生意?

    建乐城里可做的生意极多,李姑娘想做哪一行当都极容易,若论挣钱,比起杀手,都是只多不少。”

    文诚看着李桑柔一脸的愉快,忍不住委婉劝道。

    “多谢。”李桑柔冲文诚拱了拱手。

    “李姑娘客气了。”文诚站起来,和李桑柔拱手告别。

    一路紧赶回到宣德门外,顾晞正在看鳌山最后一遍吸水试水。

    文诚走近顾晞,低低说了他跟李桑柔简短几句对话。

    “……我记得你说过一回,李姑娘的功夫是杀手路数,难道她从前真是杀手?现在要重做旧行当?”

    顾晞拧着眉,片刻,落低声音吩咐文诚,“挑个妥当人,悄悄去看看那两具尸首。

    不是她要做杀手,只怕是她碰上杀手了。”

    文诚一呆,随即高高扬起了眉,他竟然没想到!

    “她要见你,而不是我,是因为你跟她不熟,她探话方便。

    你以后小心点儿,这位李姑娘,七窍玲珑心,九曲十八弯,狡诈得很。”

    顾晞看起来心情不错。

    文诚嗯了一声,出来几步,叫过小厮百城,吩咐他带两个人,去漏泽园看看早上收的那两具尸首。

    ……………………

    刚吃了中午饭,黑马就回到了炒米巷。

    “光顾着说话,没吃饱,给我拿把肉丸子。”黑马蹲到李桑柔旁边前,先跟金毛说了句。

    金毛跑进厨房,再跑出来的飞快,拿了只装满肉包子虾肉丸子馓子麻叶的竹筐子,塞到黑马手里。

    “牙行要出了十五才开门,我就去了小肖家,他家就在牙行边上。

    小肖听我问杀手,吓了一跳,我就说了早上的事儿,说我这个人,就爱打听事儿,要是不打听明白,能憋屈病了。

    小肖就说,这事儿他真不知道,不过猪头巷有个姓杜的帮闲,听说认识杀手。

    这老杜,我正好认识,有一回他找小肖借钱,正好让我碰到,给了他几个大钱。

    我就去找老杜了。”

    黑马往嘴里塞了只肉丸子,紧咬几口,伸脖子咽下。

    “老杜这个人,要啥没啥,当了一辈子帮闲,从来没上过台盘,现在老了,又瘸了一条腿,穷的吃不上饭。

    我就请他到猪头巷口那家小店,叫了一桌子肉菜,又买了几瓶酒。

    他就全说了,不过他知道的真不多。

    他说,拿钱杀人的杀手,真有!”

    黑马猛咬了一口羊肉包子。

    “他说他年青的时候,有个杀手病了,雇了他抓药买饭,照看了一两个月。

    他说他那时候年青,好稀奇,想方设法的想多打听几句。

    他说那杀手说,杀手接生意是有地方的,一排排标着价儿。

    说是起价就得一千两。

    还说,要是头一个接生意的杀手没杀了货,自己死了,这一单再要挂出来,这价码至少得翻个倍,再一回又是杀手死了,这价还得再翻个倍。

    老大,咱们这单生意,现在至少两千两了!”

    黑马冲李桑柔竖着两根指头,看起来十分兴奋相当得意。

    “昨天可是一回死俩,这算死一回还是死两回?”金毛跟黑马一样兴奋,竖着指头问黑马。

    “这我不知道,老杜就知道这些,别的,肯定就是他自己瞎想瞎扯的了。

    什么杀手要是死了直接化成一滩黄水啦,什么杀手都会御剑飞起来千里取人头啦,一听就是个没见识的。”

    黑马撇着嘴,一脸鄙夷。

    李桑柔嗯了一声,看着三人,总结道:“这件事查到现在,咱们知道的不算少了。

    第一,那两个人是杀手;

    第二,这些杀手不接官身人委托,不杀官身衙吏。

    所以这事儿,应该跟永平侯府没关系。

    第三,杀手有杀手接单碰头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要不引人注目,最好在城里,茶坊酒楼之类。

    茶坊最好,不拘时辰,进出一趟,也就是一杯茶的功夫。

    这间茶坊或是酒楼必定很不错,但又不是最好最招眼的那几家。

    这样才能既方便杀手进出,也方便那些有钱的委托人进出。

    咱们得把这个地方找出来。”

    李桑柔说完,往后靠在椅背上。

    这一天的功夫,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建乐城,能查出这些,她很满意。

    “那接下来呢?咱们怎么办?挨家找?这建乐城光正店就七十二家,茶坊还不知道有多少。”黑马挺发愁。

    这建乐城什么都好,就是太大了。

    “瞧你那傻样儿!还挨家找,那你还不如挨家敲门问呢:哎,你家是杀手店吧?”金毛撇着嘴鄙夷黑马。

    “我能像你这么笨?你连字都不识几个,你懂啥?

    老大,咱们怎么办?”黑马怼回金毛,看着李桑柔问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晚上哪家有空座?”李桑柔看着金毛问道。

    “遇仙店!一直往南。比乳酪张家近!”金毛愉快的答了句。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