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22章 看一看小娘子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大常他们三个,杀猪宰羊,收拾鸡鸭鱼,也就两三天,就挂了满院子的鲜肉腊肉、咸鸡风鸭。

    祭灶隔天,李桑柔起来时,院子里已经忙的热火朝天。

    大常袖子高高捋起,从一只大铜盆里,将长长的、油浸浸的面条盘进另一只大铜盆里。

    大常旁边,简易大灶已经架好烧了起来。

    金毛坐在小杌子上烧火,黑马正往大铁锅里倒豆油,烧没了豆腥味儿,还要再加一桶香油,最后再加几块猪油。

    这是老大的教导,单一样油吃起来不香。

    李桑柔自己去厨房拿了两只肉包子,倒了杯茶,站在廊下,吃着喝着,饶有兴致的看着忙的欢天喜地的三个人。

    就是过年这几天,确切的说,从祭了灶到年三十,大常忙得顾不上给她做饭,黑马和金毛忙得顾不上理她。

    李桑柔对过年这事儿全无兴趣,可眼前这三个,办年过年的这股子兴奋劲儿,仿佛他们活着,就是为了过年!

    李桑柔慢悠悠吃好喝好,进屋拿了件靛青细布面狢子皮披风,穿上出来,和三人交待道:“我去开宝寺上柱香,中午不回来。晚饭我不吃这些油货,烧一锅羊肉白菜吧。”

    “开宝寺远,老大你叫辆车。”金毛烧着火,伸头叫了句。

    “老大还能不知道叫车?还用你说?老大,您慢点儿!”黑马坐在高凳上,拨着油锅里的头一把馓子,忙得光说话顾不上转头。

    李桑柔摆了摆手,出了巷子,走出半条街,才叫到辆车。

    这种连叫辆车都难的不方便,和这满街仓仓皇皇的忙乱,也是她不喜欢过年的原因之一。

    一到过年,怎么就都这么不淡定了呢?

    车夫也充满了要过年的慌乱,急急慌慌将李桑柔送到夷山脚下,急急慌慌往回赶。

    这会儿的夷山,倒比平时安静很多,开宝寺在山下的头道山门前,几乎没什么人。

    李桑柔没走正山门前那条宽广石阶,围着山脚转了半圈,跟在几个挑夫后面,从一条小路拾级而上。

    开宝寺在半山处,飞起的明黄檐角,笼罩在袅袅飘动的青烟之中,清越的钟磬声穿破厚重的诵经声,悠悠远扬。

    李桑柔站住,仔细听了一会儿,继续往上,沿着开宝寺围墙,往后门过去。

    听说永平侯府正在这里给那位沈赟沈二爷作法事,看样子是真的。

    开宝寺进出杂物秽物的那扇后门应手而开。

    李桑柔探头进去,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抬脚进了开宝寺。

    寺院的布局大同小异,李桑柔经过厨房后墙时,站住,侧耳听了听。

    厨房里正一片忙碌。

    开宝寺僧人众多,今天客人也不会少了,至少下人不少,这厨房确实得从早忙到晚。

    过了藏经楼,李桑柔贴着墙角站住,打量了一圈四周,往药王殿侧后的那一排出檐很宽的厢房后面过去。

    这一排厢房前花草葱笼,几盆盛开的红梅绿梅更是清雅别致,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

    这样,必定是沈家人歇息的地方了。

    厢房后墙没有窗户,左右各有两个高高的圆窗。

    李桑柔仰头看着圆窗,她只是随便看看,犯不着跳上去那么高。

    转了一圈,李桑柔正要放弃,厢房前面,一阵急促却不乱的脚步声,一个婆子的声音传过来:“大娘子!公主来了,已经进来了!”

    李桑柔几步窜到厢房侧边,贴着墙,透过放在廊角,用作遮挡的一大盆枫树的叶子,看向厢房前。

    厢房里,先冲出来的是一位个子高佻的少女,穿着齐衰孝服。

    这肯定是永平侯的掌上珠,沈家大娘子沈明青了。

    紧跟在沈明青后面的两个小姑娘,大的刚开始长个儿,腿长胳膊长,牵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两个人都是斩衰孝服。

    这肯定是沈赟的两个女儿,二娘子沈明蕊,和三娘子沈明樱。

    三个人急匆匆迎出去,没多大会儿,三个人陪着位一身素白的少女,慢慢走着,说着话儿进来。

    李桑柔挨个打量了四个人。

    走在最右的沈明青眉眼飞扬,颇有几分磊落之意,正微微侧头,专注的听旁边的少女说话。

    中间的少女中等个儿,穿着件长到脚面的素白绸面白狐里斗蓬,杏眼亮闪,满脸娇憨。

    李桑柔多看了她几眼。

    宫里只有一位公主,那位先章皇后的女儿,大皇子嫡亲的妹妹,宁和公主。

    先章皇后大约不是她这样的神情长相,这样娇憨天真的面相,可做不出坐着步辇圈半座睿亲王府这样的事儿。

    宁和公主手里牵着沈明樱,七岁的沈明樱形容幼小,还看不出什么,沈明樱旁边的沈明蕊微垂着头,透着丝丝缕缕的阴郁。

    沈明青突然看向李桑柔藏身之处,李桑柔闪身到墙后,沿着墙飞快的退了出去。

    怪不得永平侯最疼爱这位沈大娘子,确实敏锐出色。

    ……………………

    “怎么啦?”沈明青突然看向廊角,宁和公主微微踮脚,跟着看过去。

    “好像有人在看咱们。你们去瞧瞧。”沈明青笑应了句,转头吩咐跟在身后的婆子。

    “这儿哪能有人?肯定早清干净了。”宁和公主失笑。

    “嗯,我最近是有点儿心神不宁。”沈明青叹了口气。

    “我也是。”宁和公主一脸苦恼,“表哥遇险的事儿,大哥先头没告诉我,等表哥回来了,我才知道的。

    表哥后背这么长一条伤口,说是深得很,表哥不让我看,说怕吓着我。”

    宁和公主只顾看着沈明青说话。

    走在另一边的沈明蕊生硬的拧开了头,用力拉了拉沈明樱,沈明樱看了眼姐姐,垂着头,一点点,将手从宁和公主手里抽出来。

    “明蕊带着妹妹先去听经,我一会儿就过去。”沈明青眼角余光从沈明樱抽出的手上掠过,看着沈明蕊道。

    沈明蕊嗯了一声,拉着妹妹,冲宁和公主曲膝告退,转身往大殿过去。

    “明青表姐,我已经快三个月没见过文先生了,我觉得他又在躲着我了,他一直躲着我。”

    看着沈明蕊牵着沈明樱走出十来步,宁和公主迫不及待的和沈明青诉起了苦。

    “最近事儿多,你表哥遇险的事儿,不都是文先生在查吗,他肯定忙得很。”沈明青委婉安慰。

    “那现在不是水落石出了?

    唉,你看看我,总是这么不懂事儿,我应该先去大殿给沈家舅舅上柱香,大哥还交待我替他也上柱香呢。

    对了,大哥说他就不过来了,让我跟你说一句,还说让你多陪一陪二娘子和三娘子,说她们幼小可怜。”

    “嗯,请王爷放心。”沈明青微微欠身,郑重应是,让着宁和公主,说着话儿,往大殿过去。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