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15章 马爷的自信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建乐城。

    送走李桑柔和金毛,黑马蹲在台阶上,无聊的看着站在院子里一下一下举石锁的大常。

    “大常,老大让我打听打听姓阴的,你说,老大是不是打算做凶宅生意了?

    你再说说,这凶宅生意,怎么赚钱?这凶宅生意,能比夜香行还好?

    夜香行多挣钱呢,两头赚!”

    “咱们截了姓阴的财路,做不做生意都得多打听打听。”

    大常闷声答了句。

    “这话也是,可这姓阴的,从哪儿打听呢?我连他家住哪儿都不知道。

    他家住哪儿倒是好打听,牙行肯定知道。

    找到他家,蹲他家门口看着?

    我这鼻子好使,这眼,老大说我这眼看不到东西。蹲门口肯定也看不到啥,还是算了。

    要不,我先去牙行打听打听?

    做宅院生意,不管是凶宅还是吉宅,肯定离不了牙行是不是。

    哎!大常,你说咱们做牙行生意怎么样?

    牙行那可是无本买卖,来钱快得很!要是这建乐城的牙行全是咱们家的,那得多少钱?”

    黑马自说自话,说的两眼放光。

    大常没理他,放下石锁,退后两步,蹲下摸了摸已经被他踩的断裂下陷的青砖。

    老大说得对,这地是不行,太松太软,明天得找人把院子里的地重新夯一遍,再浇几遍江米汁儿。

    第二天一早,大常和黑马一起出门,各去各的牙行。

    黑马晃着肩膀,进了买宅子的那间牙行。

    一大清早,牙行门板还没卸完,几个小学徒还在洒扫,在屏风后换衣服的一个牙人急忙扣着纽子迎出来,“这位……是马爷,您今儿真早。”

    “是挺早,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随便看看,没事没事,你忙你的。”

    黑马热情客气的冲牙人摆着手,一个斜步,往旁边柜台后看过去。

    牙人急忙跟上,把黑马往外拦。

    “马爷,那里头乱,您这边坐,勤伢儿,给马爷沏碗茶。”

    “没事没事,这哪儿乱了?一点儿也不乱,你放心,我就看看,不乱翻。”

    黑马说着不乱翻,顺手掀开本厚册子。

    “这里头记得乱七八糟,马爷您这边请。”

    牙人急忙上前按住厚册子,挤着一脸笑往外让黑马。

    “咱都不是外人,这里头写的啥?不能看?”

    黑马伸手再去翻另一本。

    “茶来了,马爷您喝茶!”

    牙人张开胳膊往外让黑马。

    “行行行,能有什么好看的,这都是什么?都不让看?”

    黑马被牙人推着,一边往外趔趄,一边伸长脖子看着柜台里一摞摞的厚册子。

    “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马爷您这一大清早,这是要买宅子?看中哪座宅子了?”

    牙人张着胳膊,把黑马怼进一把椅子坐下。

    “刚买了座大宅子,还是你们经的手,哪能再买宅子?哪有那么多闲钱。”

    黑马坐下,拎着长衫前襟抖了抖,盖到二郎腿上,气派十足的答了句。

    “马爷您这一大清早就来了,小的还以为您要买宅子。”

    牙人不动声色的刺了句。

    “你们这牙行,招不招人哪?”

    黑马上身前倾,认真严肃的问了句。

    牙人被黑马这一句问傻了。

    他们牙行招什么人哪!

    “马爷这话……”

    “你看我到你们牙行行不行?”

    黑马指着自己,极不客气的自荐道。

    牙人呛着了。

    “马爷真会玩笑。小的这房牙虽然不值一提,可也是从小学起,做上十年八年学徒才能穿上这身牙人衣裳。”

    “我这人聪明,学什么都快得很。

    你说说,做你这房牙,都得懂啥?没事没事,你尽管说!”

    黑马一向自视很高。

    牙人牙痛无比的咧着嘴,连干笑都笑不出来了。“马爷真会玩笑,您是做大生意的……”

    “大海不择细流~~终成大海!这是我们老大的话。你说说,说说!”黑马打断牙人的话,认真催促。

    牙人气乐了,话里有话的道:“头一样,得学会儿接人待物,这脾气一定得好……”

    “这我行啊!我这人特别有眼色,脾气特别好。你接着说。”黑马拍着胸口表示他确实特别的有眼色!

    牙人咽了口口水,“做我们这一行,得懂风水……”

    “这个我懂,我特别懂!你接着说!”黑马再次把胸口拍的啪啪响。

    牙人无语之极的看着黑马,吸了口气,“马爷,您真要进我们牙行,那得找我们管事儿的,我一个小牙人,这样的大事上头,可说不上话。”

    “嗯!这话实在!那你们管事儿的呢?姓什么?在不在?”

    黑马连连点头,可不是,这事儿确实得老大当家拍板儿,他真是糊涂了,白跟个喽罗耽误了这半天事儿。

    “您等着,我去看看我们管事儿在不在。”

    牙人交待了句,刚要抬脚,一眼瞄到柜台,忙先扬声叫了两个学徒过来'侍候'着黑马,这才急步往后面进去。

    黑马这一等,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

    后头,牙头儿老黄时不时过来瞄一眼黑马,两根眉毛越拧越紧,拧成了一团儿。

    唉,看样子,这个夯货真要等下去了,不能老让他在这儿坐着啊,耽误生意。

    老黄硬着头皮踱出来,离黑马两三步,拱着手,打着呵呵道:“一直忙着点儿要紧的事儿,让马爷久等了。”

    “不客气不客气。”黑马忙站起来对着拱手。

    “听说,马爷很看得起我们这些小营生?”老黄让着黑马坐下,客套无比的直入正题。

    他打算干脆的、尽快的把他打发走。

    “对!你看看我,天生就是干你们这一行的好材料!”黑马点着自己的鼻子,十分自信。

    老黄差点笑出声,猛咳了几声,正要三五句话把他打发出去,一个牙人从后面疾冲出来,一头冲到老黄面前,“黄师父!你得赶紧来一趟,急事儿!要紧事儿!”

    老黄见那牙人脸色都变了,急忙站起来,冲黑马拱了拱手,“见谅见谅。”

    一边说着,一边跟着急的火烧眉毛一般的牙人往后面冲进去。

    这一回,老黄进去出来的极快,离黑马七八步,就一脸热情笑容,连连拱手。

    “让马爷久等了!马爷刚才说,想做我们这一行?可不是,马爷做我们这一行,那是再合适不过,马爷打算从哪儿入手?”

    老黄热情的不能再热情了。

    “我就说,你是个识货的!像我这么合适的,到哪儿找去?你说是吧?”

    黑马愉快的拍着茶几。

    “对对对,可不是!马爷肯屈就小号,那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老黄看起来比黑马还愉快。

    “马爷您看,你想从哪儿入手?什么时候过来?”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至于从哪儿入手,哪儿都行,我这个人,别的长处没有,就是学东西快,一看就会,你看着安排吧!”

    黑马自信非常,爽气非常。

    “那是那是!搁马爷您手里,我们这房牙,哪有什么东西?可不就是一看就会。

    要不,马爷您先跟着小宋看看房子?听说马爷精通风水。”

    老黄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小宋脾气最好,最会揣摸客人的心思,一会儿他再交待几句,总之,得把这位马爷侍候高兴了。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