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7章 有车有房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李桑柔在邸店的小院里足不出户,歇到第三天,大常的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用脱的力气也歇回来了。

    第四天开始,留大常继续歇着,李桑柔带着金毛和黑马,出了王员外老店,满城闲逛。

    建乐城比江都城大的太多了,

    这一整天,三个人逛了七八条街,逛进了东城瓦子,黑马和金毛连听了两出戏,李桑柔坐在茶坊里听了一下午的闲话,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

    第二天,三个人接着往外逛。

    一连逛了十来天,李桑柔带着黑马、金毛,将建乐城大街小巷逛了个遍。

    “老大您看好了?咱们做哪行?这建乐城夜香行分了六家,家家还都那么阔气,老大,咱们要是都收到咱们手里……”

    “老大还没说话呢,你瞧你废话多的!”

    黑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毛照头一巴掌打断了。

    “先买座宅子,住店太贵了。”

    李桑柔接过大常递过来的牛皮袋子,捻出两张银票子,递给黑马。

    “就是上个月差点灭了门的那家宅子?”黑马捏着两张银票子,一脸兴奋。

    他兴奋,不是因为买宅子这事儿,而是因为那座宅子要卖了,这个信儿,是他告诉他家老大的!

    昨天他们路过老君观时,正好一群道士打扮好了出来,是他上去多问了两句,不但问到他们是去那座宅子做法事,还知道了请老君观做法事的,是隔了一条街的牙行。

    老大果然看中了那座宅子!

    “嗯。你跟金毛去买宅子,我跟大常去城外码头瞧瞧。”

    李桑柔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将牛皮袋子交给大常收好,四个人一起出门,出了巷子口,各奔东西。

    李桑柔带着大常,过了桥,搭上艘航船,大常坐在船头,李桑柔坐在棚下,看着航船时不时停下上人下人、装货卸货。

    出了南水门,航船扯起帆,顺风顺水,很快就到了建乐城南边最大的码头:通远码头。

    两人下了船,直奔几十级台阶之上的那条牙行街。

    李桑柔脚步迅捷,大常一步两个台阶,慢悠悠跟在李桑柔身后,上到牙行街入口,大常往后看了眼,李桑柔没回头,却仿佛看到了大常回头看的那一眼。

    “不用理会,让他们跟着。”

    大常嗯了一声,跟上李桑柔,走到街中间,进了一间牙行。

    “这位兄弟真是好身膀!”坐在门槛上,端着壶喝茶的一个船老大看着大常,忍不住惊叹了句。

    “过奖。何老大在不在?”李桑柔应了句,顺口问道。

    “早上刚到,老何!有人找!”一路小跑迎出来的牙人答了句,扬声叫道。

    “来了来了!”

    院子里应了一声,片刻,一个敦实的中年人,连走带跑的进来,看到李桑柔和大常,哎了一声,笑起来。

    “刚卸下货,正说要进城,您就到了。这里……”

    “就在这里说话。”李桑柔打断何老大的话,示意旁边一张空桌子。

    “行。”何老大让过李桑柔,跟过去,和大常一左一右坐到李桑柔两边。

    “六条船都到了,我是最后一条。

    照老大的吩咐,都跟平时一样,找了合适的货,连我这条船在内,从上货那会儿到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这会儿,船都在这码头上,都没接货,等老大吩咐。”

    “一,跟大家伙儿说,我打算搬到这里来了,愿意跟过来的,一人五两银子安家费,自己想办法接家人,或是不接,随各人意。不愿意跟过来的,一人二十两,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回江都城。”

    “是。”

    “二,不接到南梁境内的货。”

    “是,到江宁城的呢?”何老大问了句。

    “可以。别的规矩都跟从前一样。”

    李桑柔一边说话,一边站起来往外走。

    何老大送到牙行门口,看着李桑柔走远了,转身进去。

    李桑柔带着大常,径直往码头去,经过家包子铺时,买了三十多个大肉包子当午饭,上了艘航船,往建乐城回去。

    两人回到邸店时,金毛和黑马已经回去了,正一左一右蹲在邸店门口,嚼着肉干闲嗑牙。

    看到李桑柔转进巷子口,黑马一窜而起,冲迎上去。

    金毛晚了一瞬,紧跟在黑马后面冲上去。

    “老大您回来了,宅子买下来了,老大您猜猜,才花了多少?

    八十两!一共!连牙行的钱,官府的钱,都在内!牙行就没跟咱们提钱这个字!”

    “老大!”金毛总算找到了话缝,“那宅子,还有人要买,不过他们去晚了,听说我跟黑马已经买下了,那眼神,可不怎么对……”

    “眼神怎么啦?咱们兄弟怕过谁?你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黑马嘴角扯得不能再往下了。

    “谁要买?”李桑柔看着金毛问道。

    “黑马去官府税契的时候,我没去,留在牙行打听了这事儿。

    说是姓阴,是个专做凶宅买卖的,还说,咱们这宅子,那位阴大爷早就盯上了,可惜晚了一步。

    那个牙郎还说,咱们往官府税契,是明白人,还说,为了省那几个税钱,吃了大亏的,他见过好几个了。

    老大,我觉得这话有意思,您说,是不是说那姓阴的?他那凶宅买卖做的不地道?”

    金毛一边说,一边兴奋的搓着手指。

    他家老大最喜欢黑吃黑。

    “老大,咱们要做凶宅买卖?这凶宅买卖怎么……”

    黑马的话没问完,被大常从后面揪着衣领拖后几步。

    已经到邸店门口了,别拦了老大的道儿。

    “今天有人盯着你们没有?”进了他们那个小院,李桑柔问道。

    “有!跟这些天一样,一出巷子口就看到了,后头我在牙行,黑马去府衙,我这头,他那头,都有人盯着。”金毛压低声音。

    “是两拨人,味儿不一样。”黑马伸头过来,抽了抽鼻子,接了句。

    “老大,这得盯到什么时候?”金毛这一句里,一多半是牢骚。

    “一头,盯到他们放心为止,另一头,到那位世子遇刺的事儿有了说法,应该差不多了。”

    李桑柔进屋坐下,倒茶喝茶。

    “老大,得防着他们栽赃。”大常瓮声瓮气道。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正想说!”黑马急忙接话道。

    “要是咱们被人栽了赃,不管大小,这建乐城就不是能落脚的地方,咱们立刻就得走。

    这事儿不用防,警醒点儿就行了。”

    李桑柔看着大常道。

    大常嗯了一声,黑马一脸莫名其妙,“老大这话……”

    “咱们要是被人栽上赃,要么是那位世子爷想害咱们,要么就是那位世子爷斗不过那什么侯府,这都不懂?你瞧你笨的!”

    金毛伸手往黑马头上拍了一把。

    “……那咱们还买宅子?”黑马明白了。

    “宅子又不值钱!”金毛鄙夷了黑马一眼。

    “买宅子是因为我喜欢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李桑柔极难得的正面答了黑马一句。

    “咱们明天就搬过去,你们两个,明天一早,去置办该置办的东西,大常去牙行找几个人,把宅子打扫干净。”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