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6章 华而不实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风卷残云般的队伍过去,李桑柔坐回车上,四下打量着,听着金毛和黑马一替一句的你损我,我贬你的废话,过了瓮城门,再进了城门。

    “哦哟!这街真宽!瞧这气派!不愧是皇城!瞧瞧这气派!”

    出了城门,黑马瞪着宽直的能并排走上几十辆大车的宽阔街道,激动的连抖了几个鞭花。

    “你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这有什么稀奇的?

    老大,这城真大,真热闹!这路怎么这么宽!这太宽了!”

    金毛习惯性先贬了黑马两句,几步过去,凑到李桑柔旁边,兴奋不已的打量着四周。

    “找个干净地方落脚,天快黑了。”李桑柔将瓜子装进袋子里,吩咐了句。

    金毛连声答应,几步窜到黑马旁边,和黑马一起,开始挑剔各家客栈。

    “真热闹。”大常也坐了起来,瓮声道。

    “嗯,北齐这个都城,名不虚传,要是没什么意外,咱们就在这里安身吧。”李桑柔打量着四周,声调愉快。

    这条宽阔大街两边的店铺,家家富丽堂皇。

    黑马和金毛对每一家富丽堂皇的客栈,都批一句华而不实,挑剔了七八家,两人拉着大青骡,进了条小街。

    这条小街上的店铺,看起来就实惠无比,没走多远,两人就挑中了间店面干净、伙计利落的邸店,

    邸店门脸不大,进去却十分宽敞。

    店里生意很不错,余下的空房间不多,空院子只有一处,挨着马厩。

    黑马先嫌弃马厩臭不可闻,再说他们至少要住一个月,和掌柜讨价还价。

    金毛腿脚极快,不等黑马谈好价,已经把整间邸店转过一圈了。

    李桑柔依旧坐在车上,一声不响,慢慢转头打量着四周。

    黑马谈好价,几个伙计上前,帮着安顿骡子大车和人。

    李桑柔看着大常躺下,吩咐金毛去买了两只母鸡,加红参炖了一大锅鸡汤,再到旁边酒肆里要了六七个菜,一摞饼,几个人吃好就歇下了。

    ……………………

    顾晞从晨晖门出来,文顺之已经带着诸小厮侍卫,等在晨晖门外了,见顾晞出来,忙迎上去。

    顾晞上了马,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直奔睿亲王府。

    睿亲王府门口,顾晞同父异母的两个弟弟顾昀和顾暟,早就等在府门里了。

    见顾晞等人风卷而至,顾昀和顾暟迈出门槛,急步迎出来。

    “大哥!”

    两人见了礼,跟在一步没停的顾晞两边,一边快步往里走,一边说着话。

    “听说大哥在南梁遇险,阿爹和阿娘担心极了。”

    顾昀连走带跑,才能跟上脚步极快的顾晞。

    “喔。”听到阿爹和阿娘担心极了,顾晞淡而无味的喔了一声,“父亲呢?”

    “领了查看京畿农事的差使,昨天一早就出门了,说要七八天才能回来。”顾昀答的十分详尽。

    “嗯,你们母亲呢?”顾晞又问了句。

    他父亲睿亲王顾悦昨天一早出城这事儿,他昨天就知道了。

    “在妹妹院子里,妹妹前天夜里受了凉。”顾昀笑答道。

    连走带跑跟的简直有点喘不过气的顾暟,听到你们母亲四个字,心跳了跳,忍不住看了眼顾晞。

    在母亲前头冠上你们两个字,他是头一回听到。

    “嗯,我伤得重,先回去歇着了,得空再去正院请安。”

    到了二门前,顾晞脚步微顿,淡淡交待了句,径直往通往他那座占了小半座府邸的院子过去。

    顾昀和顾暟站住,看着顾晞和跟在他后面的文顺之等人都走远了,才相互看了眼,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二哥,你刚才听到了吗?大哥说:你们母亲!”顾暟压着声音道。

    顾昀嗯了一声,他当然听到了。

    “头一回!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顾暟的声调里透着几分不安。

    六天之前,都说他大哥已经死了……

    “不是第一回,是第二回。上一回你还小,我也才七八岁,大哥跟我说:你的母亲。”

    顾昀的话顿了顿,声音压的更低。

    “好象就是从那时候起,大哥再没吃过咱们这边的东西,一口东西不吃,一口水不喝。”

    “外头有流言,说阿娘想让大哥死……”

    “都是流言!”

    顾昀打断了顾暟的话,声调微微往上。

    “阿娘说过,她归她,咱们归咱们,不管她跟大哥怎么样,咱们跟大哥都是嫡亲兄弟。”

    顾暟看了眼顾昀,没接话。

    ……………………

    顾晞径直进了书房院子。

    文诚迎在台阶下,转身和顾晞一起往里走。

    顾晞放慢脚步,和文诚并肩进了院门。

    “使团大后天下午到京城,潘定邦打发了个小厮过来,说是他得先过来找你,和你一起觐见缴旨,说他是副使,你是正使,没你不行。还说,他有话跟你说。”

    文诚边走边说,顾晞哼了一声。

    文诚接着笑道:“我照咱们议定的,说您已经递折子弹劾他了。”

    “嗯,李姑娘进城了?”

    “是,投宿在紧挨着陈州门的王员外邸店。一间专供贩夫走卒歇脚暂住的小店,是家老字号。进了店到刚刚,就金毛出去过一趟,从隔壁小饭铺要了不少饭菜,又买了两只老母鸡。”

    文诚答的极其详细。

    他对那位李姑娘,以及她那三个手下,十分的好奇。

    “嗯,别盯太紧,那位姑娘机敏得很。”

    “是。”

    ……………………

    早朝后,华景殿偏殿内,副使潘定邦跪在中间。

    潘副相看着小儿子潘定邦那浑身的委屈,又是郁闷又是生气。

    这一趟出使南梁,一来贺南梁皇上六十寿,二是和南梁约为兄弟之邦,永不再动刀兵,原本是一趟花团锦簇的差使。

    他替这个没出息的小儿子求了副使,原本想着,这么一趟出使,正使又是顾世子,这是稳稳当当拿到手的一份功劳,谁知道竟然出了顾世子几乎命丧南梁这件大事。

    顾世子遇刺这事儿,水深且黑,原本是一件能避多远就避多远的事儿,可这会儿,除非他狠心把这个混账蠢小子折进去,否则,只怕他是避不开了。

    “说说,晞哥儿没回去,你怎么就离开江都城回来了?”皇上缓声问潘定邦。

    “有个小厮,拿了世子的印信,说是世子的话,让我带着使团启程,他在江宁城等我,我就启程了。”潘定邦直身答话。

    “小厮呢?”皇上接着问道。

    “还没到江宁城就跑了。跳到江里,一眨眼就看不见了。”潘定邦苦着脸答道。

    “那印信呢?”皇上皱起了眉。

    “那个小厮拿走了。那小厮给我看印信的时候,我是想拿过来的,可那小厮说,他们世子的规矩重,他们世子的印信,不能交到外人手里,我一想也是,就没强要,谁知道……”

    潘定邦说着,看向顾晞,“世子,我真没害你,我哪敢!”

    顾晞抬眼往上看,没理他。

    “潘副使所言,过于儿戏了。”坐在轮椅上的顾谨,看着皇上道。

    皇上沉着脸嗯了一声。

    潘定邦脸都白了,“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是这样!我怎么可能害世子?我害了世子,我有什么好处?我……”

    “闭嘴!”潘副相实在忍不住,瞪着潘定邦,压着声音训斥道。

    潘定邦缩起脖子,不敢出声了。

    “皇上,世子在江都城遇刺这件事,骇人听闻,臣以为,南梁嫌疑最大。”潘副相转向皇上,欠身道。

    “嗯。”

    皇上揉着太阳穴,看起来极是烦躁。

    “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只是事涉两国,不宜声张。

    南梁谍报那边,由你主理,务必彻查清楚,要记着,以国事为重,不可任性。”

    皇上看向顾晞吩咐道。

    顾晞欠身应是。

    “北洞县这边,你看呢?”皇上看向顾谨问道。

    “查北洞县劫杀,离不开江都城遇刺的事,这件事也不宜声张,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臣以为,不如让潘相统总。”顾谨看着皇上,恭敬答道。

    潘副相听到北洞县劫杀这几个字,脸都青了。

    北洞县还有场劫杀?

    劫杀!

    再听到让他统总,恍过神,刚要找借口推出去,皇上已经点了头,“嗯,潘相一向稳妥,就由潘相统总吧。”

    接着转向顾晞吩咐道:“你跟潘相说说经过,把你找到的那些东西,也交给潘相吧。”

    “是。”顾晞欠身答应,斜了眼潘定邦,“臣在江都城被人设套陷害,这事和潘副使必定脱不开干系,臣以为,应将潘副使收监待审。”

    潘定邦脸都白了,看着他爹,急的差点叫出来。

    皇上看着急白了脸的潘定邦,沉默片刻,点了头。

    潘定邦萎顿在地,撇着嘴,想哭却不敢哭出来。

    真不是他!

    他哪敢害这位满京城没人敢惹的世子爷!他巴结他还来不及呢!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