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59章 九品芝麻官(二合一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听到白子柔这么说,依山尽忍不住看向了边上的小白狐。

    而那只小白狐依然在露出“微笑”一样的表情。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给你加餐吃鸡腿。”

    依山尽又把一个鸡腿放到了小白狐的面前,不过小白狐早就已经吃饱了,对于依山尽的鸡腿没什么兴趣。

    “徒儿,这灵植种子你且收好,等以后寻到合适的地方,我们再将其种下。”

    白子柔笑了笑,提起了包裹说道:

    “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是。”

    两人带上东西,主要是玄女宫赠送的,补充精元的天材地宝。

    玄女宫门口,花想容等人早已经等候在那边,一众人等,目送白子柔带着依山尽,登上画舫,朝着远处而去。

    依山尽看着逐渐消失在迷雾中的玄女宫,默默地吐了一口气。

    精元回复,教导仙术的师父花想容也已经到位。

    这大千世界,我依山尽,来了!

    ————————————

    长安。

    一个女子小心翼翼的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此时虽是天色大亮,街道上,也是行人纷纷。

    但这女子,却好像在刻意躲着什么一般,脚步匆忙,遮遮掩掩。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坊门,她才赶忙闪身走了进去。

    一路来到一处大院,这女子从侧门进入院内,这女子才放下心来。

    这院子里显得冷冷清清的。

    “青蛇妖,你怎的这么慢啊。”

    那女子听到声音,就见到从屋内,走出了一个穿着灰色圆领袍的男人,一脸不悦:

    “就出去打探下消息,就用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说,那白子柔真的来了长安城了?”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式从汉中城唯一一个跑出来的青蛇妖,雪菊楼的老鸨!

    至于这男子,虽然是化为人形,但他须发皆张,根根毛发坚硬无比,身上妖气甚重。

    随便来个懂神通的人,都能认出来。

    他一看就不是人。

    这灰袍男子,自然就是跟青蛇要一同来长安城的灰狼妖了。

    “白子柔真的来长安城了啊!我们怎的这么倒霉,前脚刚到长安,她后脚就带着徒弟来了,果然是追着我们来的啊!完蛋了!完蛋了!”

    青蛇妖慌得那是脸都快变形了,说话声音都带着颤。

    “慌、慌什么!”

    那灰狼也是一脸惊骇,然后大喝了一声之后,手扶着边上的门框,稍微有点抖。

    “没可能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若真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们早就被白子柔杀了,这一路上,能安安稳稳的到长安城?”

    “狼哥,那现在怎么办?”

    “别慌,我这就去联系主人!”

    灰狼说着,就朝着外面走去,而青蛇妖则是一脸惶恐的表情,留在了原地。

    看着灰狼妖离开之后,青蛇妖哆嗦了一下,默念了几句:

    “可千万别是冲着我们来的……”

    然后回屋去了。

    ————————

    长安,修远居士宅邸。

    一辆马车慢悠悠的停稳在了宅邸的跟前。

    修远居士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他乃是当代大儒,但这儒生和道家不同,即便是大儒身份,拥有着相当于修士们化神一般的境界。

    但也依然没办法如同修士那般,永葆青春。

    道家修长生,儒生则是要治世,要大同。

    两者的追求抱负都是不一样的。

    修远居士已经是年近半百,但在才气加持之下,还是精神奕奕。

    更何况君子六艺,也有武艺。

    这修远居士不仅才气了得,腰间配这一把宝剑,这武学剑法的造诣,在武道之中,也是排得上名号的。

    这年头,还是文武不分家。

    大多数儒生,都比较能打。

    “主公。”

    修远居士才刚下马车,就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脸上表情有点微妙,跟在修远居士身后,一边走一边说道:

    “有两件事情,想要跟主公说一下。”

    “且说。”

    修远居士显然是有心事,低头沉思,头也不回的说道。

    “先前有人来拜访过,还留了一封书信,书信乃是主公的门徒,汉中府主簿赵广荣所写。”

    听到管家说到这,将赵广荣所写书信递了上去。

    修远居士结果书信,拆开来看了起来。

    但才刚刚看到开头,脚步就停了下来。

    “来寻我的人,居然是天下第一仙子白子柔?!这吟飞剑还易主,被白子柔徒弟所得?他们人呢?有没有好生安置?”

    他扭过头,看向了边上的管家。

    管家苦着脸,说道:

    “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二件事,门房眼拙,没认出带着信件来的,就是白仙子,也没认出来什么吟飞剑,只说他们去了同福客栈,让主公回来之后,与主公禀报一声。”

    这管家说完之后,修远居士颇为懊恼,拿着信件,脚都还没跨进里屋,就扭头又朝着外面走。

    “备马!去同福客栈!”

    修远居士走到门口,这才看到门口的马车还没有停回去呢。

    当即就上了马车。

    然后又朝着同福客栈跑了过去。

    ——————————

    当修远居士急火急燎的前往同福客栈的时候,依山尽还在自己的屋子里,跟师父白子柔一起修炼造化会元功呢。

    在白子柔和玄女宫的帮助之下,依山尽这一个多月来,造化会元功已经大有精进。

    白子柔所写的造化会元功的功法里面,所提到的几个瓶颈之处,依山尽也遇到了。

    但他毫不费力,便靠着打坐运行功法,就破除了瓶颈。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造化会元功,已经开始继续快速运转起来。

    让依山尽忍不住有点咂舌,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

    “就这?”

    这么长时间了,依山尽也对于自己有了一个非常准确的定位。

    身为穿越者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气运加身,在修行和剑道方面,似乎都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但即便如此,不代表依山尽就能一帆风顺,顺风顺水了。

    主要是因为,师父仇家太多,而且还没有了修为。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目标就是抱上朝廷大腿,吃朝廷的饭,得朝廷的庇佑。

    而这,都要靠修远居士。

    下面传来马车的声响,依山尽有些好奇,不知道是哪位达官显贵来了东市。

    这长安城里驾马车,可不是你有钱就行,还得有官职在身。

    “徒儿,应当是修远居士来了。”

    坐在依山尽对面,正打坐休息的白子柔,额头上汗水微微渗出,有些虚弱的这般说道。

    依山尽很快就叫白子柔扶了起来,坐在外面客厅的椅子上,随后又给白子柔倒了茶水。

    一切准备就绪,就听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跟着隔着门,听到一声彬彬有礼的喊声:

    “齐修远,求见白仙子。”

    白子柔点了点头,依山尽这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就见到门外站着一个年近半百,头发花白的男子。

    而男子身后,还跟了两个带刀侍从。

    依山尽对着面前男子作揖行礼道:

    “修远居士客气了,师父请您入堂内坐。”

    修远居士看了一眼依山尽,略略点头,然后坐了下去。

    依山尽很快又为修远居士奉了一杯茶水,然后站到了白子柔身侧。

    白子柔正端着茶杯,悠悠的喝着茶水。

    修远居士率先说到:

    “先前我不在府中,劳烦白仙子跑一趟,我已看到了劣徒赵广荣书信,知晓仙子所来为何事了,仙子能想明白,让令徒入职钦天监,让吟飞剑,得以以此方式,与我大气国运产生联系,实乃天下之幸。”

    白子柔表情毫无变化,说道:

    “这天下我不懂,只是我这徒儿心性善良,又和居士的徒儿赵主簿,相谈甚欢。推不过赵主簿的盛情相邀,才答应下来,入职钦天监,为朝廷效力。此事皆我徒儿所想,决定下来的事情,若要谢,便谢谢我徒儿吧。”

    修远居士望向了依山尽,依山尽当然很上到啊。

    对方是当代大儒,在朝廷里,可是很有分量的。

    大家以后,还有很多打交道的机会。

    依山尽赶忙拱手说道:

    “修远居士,我感怀赵主簿胸怀天下之心,也想入世为这天下民生做些事情,我能力卑微,劳您安排我去钦天监入职,实乃惶恐,蒙修远居士不弃,该是我谢过修远居士才是。”

    “郎君言重了。”

    修远居士倒也是赶忙站起来,对着依山尽回礼,并未因为依山尽是小辈,就摆起长辈的架子,而是很快说道:

    “郎君乃是吟飞剑之主,如何能说能力卑微?即便是现在,因为修行时日尚短,只是练气境,但郎君日后,前途不可限量,钦天监,若能得郎君相助,定当是如虎添翼啊!”

    好家伙,反正说话不要钱,互吹就完事了。

    修远居士过来,也就是想要确定一下此事。

    在确定了依山尽真的是吟飞剑之主,而且真的在赵广荣的推荐之下,决定入职钦天监以后。

    二话不说的,立马告辞。

    先去官署衙门,走关系,办手续。

    钦天监乃是掌管神通,预测天象的部门,自然不是在寻常六部之中。

    倒也不需要走科举,走正式的吏部审批,丞相批准,再经由皇帝盖章签字了。

    直接去钦天监说一声就好。

    只是修远居士在离开之前,也跟依山尽说明白了。

    这钦天监再怎么边缘化,也好歹是一个政府职能部门。

    推荐进去没问题,但想着一步登天,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是又大儒修远居士的推荐,但一上来的话,就想当个中层校领导,也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但考虑到依山尽的身份,又是白子柔徒弟,又是吟飞剑之主,整个四海八荒,可以说是名气满天下。

    也不可能给安排个临时工的。

    所以上来就是正式官。

    什么职位?

    钦天监博士。

    正九品。

    行吧,虽然是个九品芝麻官,但好歹也是官啊!

    又不要考试,又不要测验,直接进去就是官。

    多少秀才儒生,眼巴巴的瞅着,都没有品级呢!

    没什么好挑的了。

    依山尽美滋滋的就等着官署发公文了。

    只是他很快,就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马上入官场咯~~~~)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