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58章 捡到宝了(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公主殿下,非我不愿,实在不能啊。”

    依山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望着面前的舞阳公主,道:

    “我先前也与你说过,这修仙的,那都是打光棍的,如何能够娶亲呢?”

    “你骗人!”

    依山尽话音才刚落,就听舞阳公主撅着嘴巴,大声道:

    “昨日我问师姐们了,根本就没有这一说,你骗人。”

    没想到这舞阳公主,连这事情都问啊?

    “舞阳!你又来打扰客人了!”

    远远的听到一声惊呼,舞阳小丫头脸色一变,把食盒往地上一放,赶忙乖巧的站起身来,看着身后走来的师父。

    还是昨日领走舞阳的那个玄女宫女子。

    “师父,我未打扰客人。”

    舞阳对着那女子,指了指面前地上的食盒,道:

    “我给客人送食盒来的。”

    “这些自有其他弟子会来做,你凑什么热闹?快些回去!”

    那女子又对着依山尽行礼鞠躬道:

    “打扰道友清净,实在抱歉。”

    她说完之后,就打算带着舞阳公主离开,只是依山尽看着面前小屋,忍不住问道:

    “前辈无妨,只是晚辈有一事不明,这屋子,它是玄女宫禁地吗?”

    毕竟之前小白狐对着这屋子一阵嘤嘤嘤的叫,依山尽觉得这屋子里定然有问题。

    虽然想要去探查一下,但玄女宫的人都在这条路上往来,以依山尽的修为,没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与其遮遮掩掩,到时候惹人误会,索性直接挑明,询问清楚就是。

    那玄女宫的前辈,见到依山尽询问这屋子,扭头看了一眼,随后说道:

    “这屋子,并非是我们玄女宫的禁地,只是掌门宫主,以前刚入宫那会,曾在此地居住过,所以便留了下来,也没有安排过其他弟子,住在这里了,怎么了嘛?”

    依山尽恍然大悟,原来是花想容很多年前住过的啊。

    “谢前辈解惑,只是看这个屋子,似乎很久没人住过,所以心生奇怪罢了。”

    说罢,与前辈拱手行礼,互相告辞了。

    舞阳公主又被眼巴巴的给领走了。

    依山尽看着舞阳公主一步三回头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有点哑然。

    自己和小姑娘,怎么好像一直都很有缘分啊?

    大概是错觉。

    依山尽待到舞阳和前辈走远了,提着食盒,正准备领着白狐回去呢。

    却见到白狐狸一下子就骑在了依山尽的脖子上,然后用小爪子挠着依山尽,并且发出疯狂的嘤嘤嘤的声音。

    看上去就好像急切的,要求依山尽去那屋子里看看一样。

    难道屋子真的有什么好东西?

    “反正也不是禁地,就过去看看。”

    依山尽放下食盒,抱着白狐朝着那屋子走了过去。

    这屋子并未设有禁制,依山尽走到旁边,从关着的窗户,借着阳光可以隐约看见屋内陈设。

    简简单单,没什么复杂东西。

    这能有什么好东西啊?

    依山尽正奇怪着呢,却见到肩膀上的白狐呲溜一下就滑了下来。

    依山尽拦都没拦住,就见到那白狐一下子贴到了窗户上。

    随后就见到白狐将窗户微微推开,发出吱呀声响。

    然后闪身进入屋内。

    依山尽被白狐的动作吓了一跳,赶忙四周看看,确认有没有人过来。

    万一要是被瞧见了,可就尴尬了。

    虽说不是禁地,但未经允许擅闯进去,显然也不合适啊。

    好在白狐也并未花费多少时间,就敏捷的从窗户缝里又钻了出来。

    紧跟着往依山尽肩膀上一坐,老神在在的,一点也不像是刚刚私闯民宅的样子。

    依山尽见到白狐模样,两手空空的,也不好在这里问白狐到底进去干什么。

    先离开再说了。

    依山尽提着食盒往回去的路上走,那白狐这才张大了嘴巴,随后从嘴巴里,吐出来了一颗圆圆的小球。

    那小球晶莹剔透,如同玻璃珠一样。

    紧跟着白狐就跟献宝一样,将那玻璃珠子递到了依山尽面前,随后又发出了声音:

    “嘤嘤嘤!”

    “你说这是宝贝?”

    “嘤嘤嘤!”

    也不知道为何,依山尽看着白狐的模样和叫声,隐约感觉,她似乎就是这么个意思。

    依山尽将那玻璃珠子拿了过来。

    他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白狐又不会口吐人言,看来只能回去问问白子柔了。

    先前那股尴尬的意思,早已烟消云散。

    依山尽回了屋子,白子柔正在默默收拾行李。

    桌上的食物吃了一些,但未动太多,大部分都为依山尽留着。

    “徒儿,你回来了?”

    白子柔抬头见到依山尽提着食盒回来,正打算问食盒的问题,却突然见到依山尽转身关好了门窗,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她不解问道:

    “发生了何事?这食盒是谁送来的?”

    “师父,这食盒是舞阳公主送来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依山尽将手上抓着的珠子给伸了出来,然后说道:

    “师父你看这是何物?这小白狐方才跑到了一个屋子里面,然后取出来的。”

    白子柔看到依山尽手里珠子,将那珠子给拿了过来,越看神情越亮,然后低头问道:

    “此物,是这小白狐找到的?”

    依山尽点了点头,然后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小白狐显然听得懂人话,在边上听到依山尽在说她,咧着嘴巴在笑着。

    似乎心情不错。

    白子柔听完之后,也是面带着笑容,说道:

    “徒儿,这珠子暂且不提,你这白狐灵兽的能力,我倒是能够猜到一二了,她应当,能够寻宝,这珠子,就算是我瞧见了,若是不仔细看,恐怕也会错过。”

    “这么厉害的的?”

    依山尽听到白子柔这么说,有些惊讶。

    白子柔点了点头,说道:

    “此珠乃是灵植的种子,至于是何种灵植,只有等到种出来才能知晓了,灵植种子,乃是天地灵物,只有可能出现在灵气旺盛之地,而出现概率极低,也不易被人发现,往往等到灵植自己长出来了,才有可能被发现。”

    “倒是你的小白狐,在它还是种子的时候,就能发现它,你这白狐,比这灵植,还要珍贵。”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