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39章 死者“开口”伸冤(5K推荐票加更)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那被吊起的尸首,很快就被放了下来。

    几个不良人手上都裹着布。

    他们也算是身经百战,但一想到,身后那位依道长,竟要让死者开口说话,心里还是有点发毛。

    脖颈发凉,手脚发麻啊。

    何等神通,能让死人说话啊?

    依山尽也是不说,手上抓了一块布,就走到了尸体旁边,开始仔细查看起来。

    边上还有一人,乃是汉中官署的仵作。

    他也像其他人一样,手上裹着布,先是看了看死者的面部,又看了看脖子和身上,最后还把裤子也脱了,检查一遍。

    发出“啧啧”的声音,摇了摇头。

    紧跟着起身对着边上汉中府尹说道:

    “府尹大人,卑职已查验过死者,乃和前面九人一样,都是极尽风流之后,皮都破了,被吸干阳气后,浑身干枯,脖颈索痕明显,舌头微微伸出齿外,应该是被活活吊死在这里的。”

    汉中府尹皱了皱眉头,问道:

    “可曾看出,死了有多少时间了?”

    “尸体僵硬,冰冷,身死应该有六到十个时辰了,只可惜他死后,体内精血已经被抽干,尸斑太少,并不明显,不然还能更准确一些。”

    边上有一个看上去年轻些的不良人,瞪着眼对着旁边问了:

    “前辈,我方才看他身上没有伤口啊,他如何被抽干精血的?”

    被叫做前辈的不良人,指了指死者两胯之间,小声回道:

    “你傻啊,他下面皮都破成这样,你还不懂吗?”

    “啊,这,竟如此让人羡……愤恨不已,凶手太过惨无人道!”

    不良人们小声议论着。

    不良帅李国栋皱了皱眉说道:

    “白天死的?死后,悬尸于此?”

    边上有另外一个不良人说道:

    “这不太可能,我们片刻之前,才刚刚巡过此处,未见有可疑人等,妖怪且不论,若是普通人,想要躲过我们眼线,把尸体搬过来,再悬尸于此,太难了。”

    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

    有一不良人就疑惑道:

    “莫非,是妖怪施了妖法,将这死者隐藏此处,当街活活吊死不成?”

    这话一说,周围气氛一滞。

    何等妖怪,竟如此猖狂!?

    汉中府尹叹了一口气:

    “若真是如此,此时恐怕早就跑远了。”

    赵主簿一听,略微思量,还是说了一句:

    “府尹大人,城隍先前说过,数月来,都未曾有妖怪来过。”

    “莫非,是神通者所为?但为何,此地妖气甚重?”

    “先前死的九人也是,妖气都很重。”

    众人议论纷纷,李国栋皱着眉头,说道:

    “这等妖怪,定然修为境界高深,连府尹大人都不曾察觉,恐怕,得等到钦天监那边派人来了。”

    汉中府尹也是点了点头,道:

    “既如此,先将死者收敛,继续加强夜巡,盘查可疑人等。”

    “诺。”

    李国栋拱了拱手,正要下去办事,却突然听到一声:

    “且慢。”

    方才他们说话时候,依山尽一直在查看尸体,皱眉沉思。

    如今依山尽出言说话,大家才忽然想起,这里还有一位白子柔高徒呢。

    这位高徒,方才还说,死者开口伸冤,这等怪诞之言。

    依山尽眉头舒展,蹲在地上,指着死者说道:

    “他不是吊死的,而是被勒死,不久之前,悬尸于此的,至于死亡时间,也没有那么久,我估计,也就一个时辰之内。”

    赵主簿见到依山尽说的肯定,拱手疑惑问道:

    “依道友,为何会有此一说,难道依道友,真的能令死者开口伸冤?”

    大家表情都有点古怪,真要是让死者开口伸冤,大家都听到也就罢了。

    关键是,现在没人听到死者开口啊。

    仅凭依山尽一人之言,很难让人信服。

    但依山尽已经继续说道:

    “方才仵作,判断死者被吊死,应当是根据舌头伸出齿外,颈间有明显勒痕判断的吧?”

    仵作点了点头:

    “确实,舌尖位于齿列外,颈间索痕明显,这就是缢死之兆。”

    学法医的依山尽,很清楚,仅凭这两点,很容易将缢死和勒死弄混。

    电视剧里吊死鬼舌头长长的,毕竟是假的。

    “诸位请看,这舌尖位于齿列外,仅是舌骨被压迫所致,并非只有缢死才有这样的症状,而索痕来看,缢死者,索痕在受力点较深,两侧较浅,两端不相交,颈后有空白。”

    依山尽毫不畏惧这死尸,将尸体头部微侧,展现出索痕,继续说道:

    “你们看,死者脖颈索沟是环形水平,索沟深度均匀,最主要的,索沟呈闭锁状态,没有提空现象,哦,也就会两端不想交,劲后空白。”

    众人看向了仵作。

    仵作张了张嘴——

    我不知道啊!

    依山尽站了起来,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裤带子。

    众人看了看因为查验尸体,光着身子的死者,又看了看解裤腰带的依山尽。

    好在依山尽,只是拿着裤腰带,走到了赵主簿的身后。

    然后一边将裤腰带,缠到赵主簿的脖子上,一边说道:

    “赵主簿,若是用类似绳索的东西,将你吊起,你会如何挣扎?”

    赵主簿,有点懵逼,但他还是说道:

    “我想,我会抓住绳索吧。”

    “那这样呢?”

    依山尽将裤腰带勒紧。

    赵主簿猛地被勒住脖子,一下子就往后伸手,本能的去抓依山尽的胳膊和手。

    不过依山尽很快就松开了裤腰带,赵主簿猛地干咳了两声。

    就听依山尽,一边展示着自己手背上,方才被赵主簿抓出来的抓痕,一边继续说道:

    “缢死和勒死,还有一种不同,就是死者在死前的挣扎反应。缢死只能抓绳子,而勒死,抓的可就不只是绳子了。”

    依山尽抓起了死者的手,指着手指甲说道:

    “我方才观察过了,死者指缝之中,除了布帛衣物的痕迹之外,还有些许皮屑,和明显的血迹。而且挣扎时候,脖子勒痕也会有擦破状,这与尸体脖颈,完全吻合。”

    若是放到现代,这些血迹,那绝对是破案的关键。

    可惜,古代没这么多高科技。

    仵作上前来仔细看了看死者指甲,又看了看脖子的勒痕。

    好半天才抬起头,点了点头道:

    “确、确实是如此。”

    不过仵作很奇怪问道:

    “但为何,道长你说,这死者可能是刚死不久呢?他分明身体冰凉,浑身僵硬啊,这是死了,少说六个时辰以上的征兆啊。”

    “冰块。凶手加了冰块。”

    “冰块?冰块降温,让尸体短时间内僵硬?道长如何知道?”

    依山尽指了指死者说道,在漆黑的夜里,说道:

    “死者告诉我的,他身上,有冻伤。”

    (这是加更章节,承诺过,每累计5000推荐票,就加一更,想要我加更,就投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