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38章 第十个死者(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驿站外,天色已黑,早就过了宵禁时分。

    依山尽找了驿站管事,点了些吃的东西。

    他们有官署公文,吃喝住都是免费。

    若是乐意,甚至还能从驿站领两匹马来。

    当然,这马不是送他的,到了下一个驿站,要还的。

    汉中府尹给开的这个公文,一路到长安。

    等同于这一路上,但凡有驿站的地方,衣食住行皆是免费。

    大齐朝廷的公粮,就是这么好吃啊!

    只是这公粮,现在全都喂到小白狐肚子里去了。

    依山尽撕了一块烤羊肉,趁着四下无人,往自己领口一放。

    那白狐头一伸,准确无误的就接住了羊肉,很快又叼着羊肉,缩了回去。

    小嘴在那边撕咬着,发出细微的声响。

    细长的胡须触碰在依山尽的内衬上,挠的依山尽,稍稍有些心痒痒。

    这大齐就和其他的中原王朝一样,是不允许吃牛的,肉食主要就是吃羊肉。

    羊肉腥膻,但不要小瞧了古人的烹饪技术。

    抹油之后,洒满香料,架火上一顿烤!

    摇摇欲坠的羊油,金灿灿的通体透亮,红白的羊肉,烤过之后,又焦又脆。

    尤其是那肥中带瘦,瘦中带肥的部分,一口下去,那喷香的羊油,就着浓烈的孜然香料,在唇齿之间化开。微辣中带着鲜香,不腻不膻,外皮焦酥,肉质鲜嫩,直叫人回味无穷。

    除了羊肉之外,大齐百姓平日里的主食,还是以米饭和面食为主。

    除了汤泡的馎饦,也就是小面疙瘩之外,最常吃的就是大饼了。

    炊饼、蒸饼、胡饼、酥饼、煎饼……

    难怪师父以前在青山的时候,一天到晚就塞饼给我吃。

    不是敷衍,而是大家真的就这么吃的。

    小白狐吃了两次灵伤药,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之后,到的此时才精神不少。

    这一精神,胃口就好了。

    一斤的羊肉,大半都被她吃了。

    依山尽见她吃的七七八八,就对着小白狐说了:

    “小白狐啊,我从大灰狼手里保了你,为你疗伤,供你吃喝,还用我贞洁肉体为你保暖,你以后可一定要听话啊,记得早点变啊。”

    依山尽半开着玩笑,白狐倒是一脸懵懂模样,他起了身,带着白狐正欲回屋。

    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呼喊:

    “依道友!依道友!”

    是赵主簿。

    依山尽见到赵主簿火急火燎的,就知道定然是有情况发生。

    他上前迎了两步,问道:

    “有线索了?”

    依山尽之所以关心这桩连环杀人案。

    主要还是他大学法医学下来,心里有了一颗扬善惩恶的种子。

    当然,扬善惩恶不等于作死,他没打算去跟妖怪硬碰硬,只是帮忙稍稍调查一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没问题的。

    赵主簿快步走了上来,语速极快的说道:

    “依道友,又是同样死法,被杀了一人了,你快去请白仙子,出山吧。”

    出什么山?巫山啊?

    出不来了,都被我折腾的,累睡着了。

    依山尽摆了摆手,说道:

    “家师正在修行关键节点,此时万万不能被打扰,若是妖怪还没发现,赵主簿带我前去现场看看就是。”

    赵主簿也很快点头,拱手道:

    “既如此,还请依道友,随我来。”

    外面天色渐黑,以至宵禁。

    坊间关门的钟鼓之声,早已敲过。

    依山尽随着赵主簿一路前行,出了驿馆所在坊门。

    大街上除了偶尔有些灯笼之外,空无一人,寂静一片。

    不过两条街后,前方豁然见到一群穿着箭袖窄领缘开胯的圆领袍,脚穿着登云马靴的男子。

    这些人头戴着巾子,腰间佩刀,还挂着一圈蹀躞带,带上另挂着两把小刀。

    从这一身装扮来看,很容易就能认出来他们的身份。

    不良人。

    大齐专职侦缉逮捕的官差。

    就如同现代的刑警一般。

    当然,不良人除了刑警职能之外,还司职特务,对外渗透,对内监察。

    按理说,以赵主簿这样的官职,这些不良人完全没必要鸟他。

    但当赵主簿带着依山尽过来。

    眼前不良人中,立马就有一人出列,对着赵主簿拱了拱手:

    “赵主簿,怎的没见到白仙子?”

    赵主簿一边走,一边道:

    “白仙子此时正在闭关,不过我请来了白仙子高徒。”

    赵主簿望着依山尽,对着他们介绍道:

    “这位,便是我先前与你们说过,白日里,只是看了一眼尸体,就破了谋杀亲夫案,又能喊出城隍的依道长。”

    先前说话的不良人,对着依山尽拱手道:

    “原来是依道长,依道长如此年轻,就能断案缉凶,更有拘神遣将之能,实乃天下英豪啊。在下乃是这汉中不良帅,李国栋。”

    依山尽也是拱拱手:

    “李帅过奖了,论到断案缉凶,在下不及李帅分毫啊,更需向李帅学习才是。”

    “不敢不敢。”

    “该的该的。”

    双方都是技术娴熟的,对着彼此**一阵拍。

    拍完之后,开始干事。

    不良人们还是非常专业的。

    现场早早保护起来。

    一个肌肉干瘪,眼眶深陷,脸颊瘦弱内凹的男人,被吊在房檐上。

    阳气榨干,大概也就这副模样了。

    不仅如此,在现场四周,还有一股,让依山尽,觉得颇为古怪,难受的气息。

    这是妖邪崇魅之气。

    “有妖气?”

    依山尽皱着眉头看向四周。

    赵主簿见到依山尽警惕模样,苦笑着说道:

    “还是与先前一般,此地光有妖气,却根本没见到妖怪,屋顶上也都布了不良人,却根本毫无发现。”

    依山尽抬起头,果然见到四周房顶上,都隐约见到有人站着。

    依山尽怀里的小白狐,似乎也闻到了这股妖气,抬起头嗅了嗅鼻子。

    厌恶的发出“嘤嘤嘤”的声音,又缩了回去。

    依山尽正奇怪着他们为何不将这尸体放下来,就见到不远处,有一小队人赶了过来。

    领头的乃是汉中府尹。

    看他打扮,显然是刚刚被从睡梦中喊醒的。

    众人见到汉中府尹到场,纷纷拱手行礼。

    汉中府尹也是回礼后,仔细的看了看面前吊着的尸体,随后对着李国栋说道:

    “这尸体无甚妖邪怪异,放下来吧。”

    汉中府尹说完,李国栋这才招呼左右,要将那尸体放下来。

    却听依山尽阻拦说道:

    “且慢。”

    众人正奇怪的望着他,却见到依山尽扬了扬自己的衣摆,认真道:

    “还请李帅,命人碰触尸体绳索时,用布匹,将手裹住,以免破坏了线索,让这被害男子,无法开口伸冤。”

    李国栋听了一个激灵:

    “开口伸冤?”

    汉中府尹在旁边也是眉头一皱:

    “依道友,这人已死,他如何开口啊?”

    旁边的不良人们,也都是一脸疑惑。

    只见到火把的火光之下,半边脸映的发红,半边脸却隐于黑暗之中的依山尽,嘴角微抬,语调低沉的带笑说道:

    “就是死人,开口说的话,才最值得信啊。”

    他话音说完,一阵阴风呼呼吹过。

    众人都是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周围空气,仿佛都冷了三分。

    这位依道长,莫非真能令死人开口?

    (累计5K推荐票,我就加更一章,想要加更的,就投票)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