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31章 开始练习报恩了(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躺在地上的小狐狸,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借着月光,还有帐篷里的微弱烛光,依山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只,白狐。

    但这没道理啊!

    白狐是什么?白狐是北极狐啊!

    生活在北冰洋沿岸和苔原地区。

    这巴蜀地带的,都是赤狐。

    怎么可能会有白狐出现在这里呢?

    这怕不是白色的中华田园犬吧?

    但看着也不像,确实是狐狸没错啊。

    依山尽正想着这小家伙的来历。

    那狐狸睁着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紧盯着依山尽和白子柔,嘴巴里一直不停的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毛茸茸身体,也随着每一次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不知道为什么,依山尽觉得这条小白狗,在向自己求救。

    这么通人性?

    但方才师父白子柔喊了一声“有妖气”。

    若是这妖气是这白狐的,依山尽可不敢随便靠近。

    只是白子柔并未看这狐狸,依然紧皱眉头,说道:

    “徒儿,那妖气还在账外!”

    妖气不是狐狸发出的?

    “快!醒醒!有妖怪袭营!”

    帐篷外面,很快传出了士卒的大喊的声音。

    紧跟着就是一阵嘈杂的声响,那些士卒们纷纷起身,整理装备。

    大部分的士兵,都是用个睡袋就席地而睡的。

    毕竟只是停留一晚,还建起帐篷,也实在是小题大做了一些。

    依山尽和白子柔的待遇,那已经是官员待遇了。

    帐篷里面视野受阻,显然不适合迎敌。

    依山尽直接拉起了白子柔,两人径直走向了帐篷的外面。

    就见到帐篷外面,火光闪耀。

    士卒们将火炬一个个的点起。

    有将官手按着宝剑,指挥着兵卒们。

    那位赵主簿,也是一脸睡眼惺忪的表情,手中握着那只毛笔,警惕的看向四周。

    显然是他们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就是不清楚是不是妖怪了。

    毕竟按照白子柔所说,这个世界,植虫鸟兽鱼,都可通灵开窍。

    灵气大的,亲近人的是为灵兽。

    比如白子柔的雪蛤,屠三千的松鼠,都是灵兽。

    妖气大的,疏远人的是为妖怪。

    比如依山尽先前所斩杀的,祸害乡里的猪妖。

    但妖怪按理来说,除了原本就吃肉的动物昆虫,可能会拿人打打牙祭。

    但大部分都是不会轻易接触人。

    先前猪妖袭村,就已经让人觉得奇怪了,为何现在,又有妖怪袭营了呢?

    依山尽和白子柔互望一眼,都觉得这事情略有蹊跷。

    不过眼下,还是要专心对付妖怪的事情为好。

    “徒儿,那妖怪就在树林之中,若我感觉没错,应该也是采气境的妖怪。”

    白子柔被依山尽拉着手,护在身后,心中并没有任何的气恼,又指了指一个方向:

    “在那边。”

    依山尽望向白子柔所指方向,果然见到黑暗中,隐约有什么东西在动。

    对方是采气境,自己是练气境。

    大家都是同境界,但依山尽也不敢托大,对着不远处赵主簿喊道:

    “赵主簿,那妖怪在这!”

    赵主簿看见依山尽所指方向,就见他朗声念道:

    “风起苍空岚涌动,林荡山倾水卷涛——!”

    他笔上灵气凝聚,竟形成一股飓风,朝着依山尽所指的地方席卷了过去。

    依山尽还是第一次见到儒生使用神通。

    他们不用印诀,更不用符咒。

    握着笔,念了一句诗,竟就能造成这等效果。

    这些儒生,难道真的有文曲星庇佑?

    那飓风席卷过去,就见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猛地跳起,往一旁躲闪得同时,朝着一个拿着长枪的士卒猛扑了过去。

    那士卒惊呼一声,已被扑倒在了地上。

    而火光照耀之下,众人也终是见到那暗处妖怪,所为何物。

    那是一只灰狼。

    足足有四五米长的身躯,后腿微屈,前腿压着地上动弹不得的士卒。

    两只眼中散发出幽幽的凶光。

    这巨狼龇了龇锋利的尖牙,从利齿喉间,像是挤出来的声音说道:

    “尔等凡人与此休憩,那么多走兽不抓,掳我猎物是何故?”

    按理说狼的生理结构,应该不会口吐人言。

    但这神通一事,以科学态度去对待,怕是要疯。

    这巨狼显然不是冲着依山尽和白子柔来的,依山尽也就没有多理,一副戒备姿态。

    赵主簿皱了皱眉头,对着巨狼拱了拱手:

    “我乃是汉中主簿,赵广荣!尔这魑魅魍魉之辈,也敢阻我大齐官军?不怕我上报朝廷,诛了你这妖怪?”

    原来当今天下,国号大齐啊!

    依山尽在边上默默记下。

    没办法啊,他修行中人,不管凡尘。

    师父也没提过。

    不过既然打算投靠朝廷,抱上朝廷大腿,抵御师父众多仇家,那就今时不同往日了。

    那灰狼只是压着士卒,并未伤到士卒性命。

    显然是不打算和大齐官兵撕破脸皮。

    就听灰狼继续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有一猎物,乃是一只白狐,我追它多日,本已将它抓住,却被你们给救了,若是今日不将白狐交出来,官兵,今日也杀得!”

    那灰狼说的狠戾,赵主簿倒是眉头一皱,边上有一个士卒对着赵主簿说道:

    “方才确实是我们的人,碰见一只挂在树上的白狐,只是以为那白狐已经死了,却没想到还活着,抓下来之后,一溜烟就跑了。但我们抓白狐的时候,边上也未见到有狼妖。”

    那士卒说完之后,赵主簿点了点头,又对那灰狼喊道:

    “你都听见了,姑且不论那猎物是不是你抓的,那白狐已经自行离去了,我这有一只猪妖,你可分去一腿,也算补偿。”

    赵主簿说完,指了指身后那只已经死掉的猪妖。

    他此时说话,已经客气了些许。

    不过灰狼听到他这话,浑身毛发都呲了起来,犬牙交错,嘶吼一声:

    “我把你头咬了,再给你换个乌**,你可乐意!?”

    说罢,爪子往下一按,生生将爪下那士卒的一条胳膊,就给捏断了!

    “啊——!”

    那士卒疼痛难忍,大声哀嚎了一声。

    赵主簿眉头一凝,大喝一声:

    “大胆妖畜!安敢伤人!”

    只是他人还没上呢,已经见到一把仙剑,朝着那灰狼,直飞而去!

    (求推荐票呀~)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