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二十五章 玛德挂逼(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青山之巅。

    一道神光冲天而起。

    一柄光剑,如谪仙落尘,坠落而下,掀起滔天巨浪。

    那灵气冲击而起,将青山之巅的松木,卷飞吹开。

    山下百姓们,见到如此神景,惊惧不已,口中直呼是山上神仙发怒了。

    周围围观的修士们,眼见着这镇山河之威,也是丝毫不敢怠慢,纷纷运起灵气护体。

    饶是如此,金丹修为之下的修士,也是不能半点近身。

    而这光柱之中。

    依山尽咬着牙齿,他一身白衣狐裘,翻飞不已。

    脚踏之地,如蛛网一般崩裂,石子泥土,铮然起伏。

    他就觉得周身灵气,几乎是瞬间就被抽干。

    那种明明一滴也没有了,却依然被手中吟飞剑扒着吸的感觉,让他浑身剧痛,如同拿着刀片一刀刀的割着肉。

    灵气抽干了,紧跟着就是精元。

    真乃是一个修士的本源之力,若是损耗,未来修行将会大大不利。

    就算是再有天资之人,若是损耗了精元,也等于是废了一半。

    依山尽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强敌当前,十死无生。

    若是不以性命相搏,凭什么寻那一丝生机?

    但再这么吸下去,依山尽估摸着,自己也差不多要死了……

    眼见着精元瞬间便被吸了一半,依山尽都开始默哀等死了。

    这才刚刚过去两秒而已啊。

    面前所见,都是灵光一片。

    虽然见不到血煞老魔的人影,但镇山河早已将血煞老魔的气机给锁定。

    只是依山尽担心着,自己的所剩精元,下一秒就要坚持不住。

    这镇山河才施展了一半,半招,怕是对付不了血煞老魔啊。

    饶是我付了命,也救不了师父吗?

    依山尽正心中惆怅,认命的打算被吟飞剑**而亡的时候。

    却感觉到背后有一只大手抵在了自己的后背。

    就感觉身后,一股磅礴灵气,直冲而入。

    依山尽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屠三千的声音:

    “莫要分神!”

    依山尽赶忙凝聚心神,借着体内屠三千的灵气,吟飞剑终于不再吞噬依山尽的精元了。

    面前神光持续五秒之后,才渐渐平息下来。

    直到最后一缕神光,化为天地之间一丝一线,泯然消失不见。

    而血煞老魔所站位置,早已化为了一道半径三米远的剑坑。

    剑坑之中,有电弧闪耀。

    依山尽此时连吟飞剑都快拿不稳了,吟飞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踉跄一步,朝后一倒。

    剑仙屠三千伸出一手,将依山尽扶住。

    就见到剑仙屠三千,也是一脸苍白神色,虚浮不已,但还是对着依山尽说道:

    “你小子命都不要了?你竟把修为硬是拔到金丹境,来用镇山河这等剑招?若非有我,你此时已经神魂俱灭了!”

    依山尽也是一阵后怕,他不是不怕死,只是方才一时情急。

    眼见师父要死,除了以白子柔的金丹,催动镇山河之外。

    再无其他可用之招了。

    听到剑仙屠三千说道神魂俱灭几个字,依山尽也是抖了抖。

    现在想想,挺怕。

    那边白子柔毫发无伤,见到依山尽被屠三千扶住,提着剑跑了过来。

    “谢过剑仙,出手相助。”

    白子柔对着屠三千谢道。

    同时从屠三千手中,接过浑身柔软无骨似的依山尽。

    白子柔抱住依山尽,半蹲下身子,让依山尽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

    依山尽只觉得面前一软,两眼一黑。

    到底是吃了半发洗面奶。

    白子柔倒是没有注意到这等窘迫,她正扭头看向那处剑坑。

    屠三千提着自己手中极意轻剑,脚步虚浮的走向剑坑。

    但他还未走到。

    就见到一道血雾,冲天而起,直朝天边飞去。

    竟是连肉身都没见到。

    也不知道这血煞老魔,是如何没了肉身之后,还能存活。

    依山尽就自己嘟囔了一句:

    “玛德挂逼。”

    屠三千望向天边飞远的血雾。

    看得出来他想追,但此时心有余力不足了。

    而外面的那些无量仙宫的弟子们,见到师兄身死,师父被打残。

    哪里还有半点胆子,继续留在这边。

    纷纷御剑飞行,逃遁离去了。

    屠三千拱手看向四方,大声道:

    “诸位仙门修士,热闹看了这么多,诸位也不帮忙,也该散了吧,莫要惹了白仙子不快,尔等仙门可是担当不起!”

    屠三千声音洪亮,四方修士如何能听不见呢?

    正如屠三千所说,此时还在边上看热闹,难免有打算趁人之危的嫌疑。

    至于下来帮忙……方才没有雪中送炭,现在也算不上锦上添花了。

    众人也没有多留,趁着自家身份没有暴露,也跟着纷纷御剑离开了。

    大部分人都要将这一消息,尽快传回宗门去。

    白子柔首徒,首战力克无量仙宫一干人等。

    他不过拜师白子柔半月而已啊!

    即便有白子柔这等天下第一的仙子,为他短时间拔高了境界。

    但能以吟飞剑招镇山河,克敌制胜,对手还是血煞老魔。

    这天底下,就没有第二人能做得到。

    这一战,吟飞剑之主依山尽,这位少年英雄的威名,怕是要名扬天下了。

    四海八荒才俊榜上的名次,怕是要变了!

    待到众多修士们都离开了。

    屠三千才从怀中,掏出一瓶玉瓶来,递给了白子柔,道:

    “快给你徒儿服下,他方才强行催动镇山河,体内精元已耗损过半,先服下此药,修补精元遗漏,免得你徒儿,就此成了废人。”

    屠三千说完,白子柔眼中神色闪烁,很快打开了玉瓶,也不需要挑了,里面就一粒药丸。

    将那一粒药丸塞进依山尽嘴中。

    依山尽只觉得那药丸入口即化,浑身上下的剧痛感觉都大为缓解。

    再内视丹田气海,虽然干涸一片,但也开始缓慢滋润了起来。

    尤其是损耗的精元,虽然没有补上,但也没有让精元继续白白流失了。

    “多谢剑仙老前辈相助。”

    依山尽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屠三千摆了摆手:

    “谢就不用了,我也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再见识下吟飞剑意,不想你死的那么早而已。”

    他又看向了白子柔,拱手道:

    “白仙子,我先前中了血煞老魔的计,中了毒,这毒性甚是诡异,我得找地方养伤了,就不久留了。”

    屠三千虽然说得轻松,但依山尽看他脸色,还是能看出来。

    他中的毒,恐怕有点不妙。

    白子柔点了点头,道:

    “屠剑仙自来去便是。”

    屠三千点了点头,极意轻剑一抛,头也不回的御剑而去了。

    只剩下白子柔搂着依山尽,坐在竹屋旁边。

    此时随便来个人,怕是都能捅死他们两个了。

    雪蛤撑着唐刀,挣扎的站到了边上。

    秋风萧瑟。

    依山尽垂首哀叹。

    修仙,好难啊。

    (求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