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十二章 极意剑意(已修改)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依山尽又进入到了先前类似的情况中。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

    但这一次,却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也没有看到吟飞剑的化身。

    依山尽清楚,他这是入定了。

    所谓入定,就是一种超脱自我的状态。

    在入定状态下,能够极快的加速修行。

    【屠三千所练的极意剑招,重剑意,轻剑招,招数不重要,重要的是剑意】

    依山尽有点懵逼。

    【我……我听不懂啊。】

    吟飞剑的声音,又传来了过来:

    【没事,我帮你悟】

    ——————

    依山尽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动也不动。

    白子柔也坐在不远处,闭着眼睛打坐。

    只有屠三千,抱着胳膊,在边上前前后后的走了好几遍。

    而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松鼠。

    屠三千走到树下,用手指头逗了逗松鼠,问了:

    “你说这依山尽,他这突然入定下去,不会真的把我极意剑招就这么参悟了吧?”

    那松鼠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啊……”

    他说的也没底。

    毕竟依山尽,第一次入定,就进了吟飞剑剑意。

    屠三千又开始自言自语:

    “没可能,没可能,我方才那极意剑招半数都是乱招,万万不能参悟到我的剑招,论我极意剑意,我自己都参悟数年,他能看一遍就悟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屠三千在那边自己说着话,就听到依山尽那边传来动静。

    依山尽睁开眼,眼前天色已近昏暗。

    他这次入定没有太长时间,也就半日。

    起码这半日下来,口不干,舌不燥,腰不酸,腿不疼。

    “小子,人家入定,都是静心又静心,准备良久才能入定,你怎么**挨着地就能入定啊?”

    依山尽就听身旁传来屠三千的声音,紧跟着看到人高马大的屠三千走了过来,肩膀上还站着一只松鼠。

    正是先前与依山尽,有过两面之缘的松兄。

    依山尽站起身之后,摇了摇头。

    他怎么知道啊?

    有些人睡一晚上都睡不安稳,有些人挨着枕头就睡。

    有些人怎么吃都不胖,有些人喝水都发胖。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屠三千见到依山尽摇头,摆了摆手:

    “罢了罢了,你能被白仙子挑中,自有你特殊之处,倒是我方的极意剑招,你领悟几成了?”

    依山尽听到屠三千问,老老实实回答:

    “一招都没记住。”

    屠三千一听,脸上一喜,嘴巴一龇。

    自己半真半假的剑招,他当然领悟不到啊!原本看他入定,还以为有奇迹出现。

    果然,就算他是吟飞剑之主,是白仙子首徒,是天纵之才,但那又如何?

    我剑仙屠三千的极意剑招,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参悟的!

    屠三千赶忙收起自己开心的表情,然后沉声说道:

    “这武道一途,丝毫不比你们修行来的容易,既然我答应白仙子,助你参悟天地灵气,我自会做到,极意剑,毕竟太难,我想教你,你学不会,看来只能换一个。”

    “我参悟了极意剑意。”

    “这一套剑法,乃我初学时候……”

    屠三千拿着树枝愣住了,直接快走了两步,弓着腰看着依山尽,就问:

    “你刚才说你参悟了什么?”

    依山尽,又重复了一次:

    “我参悟了,极意剑意。”

    屠三千张了张嘴,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依山尽。

    这才神情严肃,问道:

    “你可知何为极意剑意?”

    依山尽略微沉吟,只说三个字:

    “说不好。”

    紧跟着又说道:

    “好像……得打一架才知道。”

    屠三千拿出手中树枝,说道:

    “我不用内劲,不用神通,不用步法,你拿着树枝,与我过两招试试。”

    依山尽对着屠三千拱了拱手。

    面对屠三千这样的剑仙称号的人物。

    如果是平常的话,依山尽是万万不敢向他挑战。

    更别说和他打一架了。

    但如今却自己开口提出,反倒是不觉奇怪。

    依山尽知道,这边是极意剑意的影响。

    所谓剑意,便是一种境界。

    依山尽才刚刚抬起树枝,屠三千已将手中树枝对着依山尽刺来。

    那一刺,虽只是树枝,却势如万钧!

    但依山尽树枝翻转,将屠三千树枝挑开。

    紧跟着回旋一刺,那气势竟和屠三千先前一刺一模一样。

    “咦?”

    屠三千惊疑一声,脚下右脚一踩。

    才想起自己不能用步法,赶忙站住。

    眼前依山尽树枝已到身前。

    屠三千不躲不闪,抬起树枝向上一挑。

    将依山尽的树枝给架开。

    方才动作全是自然而然做出来的,他只是将心绪带入极意剑意之中。

    身体自然而然的就动了起来。

    方才屠三千所用剑招,竟然也都清晰起来,历历在目。

    依山尽手上的树枝,开始变得越来越凌厉了起来。

    伴随着每一次对屠三千的进攻,身边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开始逐渐清晰。

    他仿佛能够看到些许雾气缥缈在自己的周围。

    连带着自己每一次的进攻,都变得更加强劲。

    “好家伙,悟的不错啊!我这极意剑意,就是越战越酣!越战越强!你竟能参悟,真乃当时奇才!”

    屠三千大喝一声。

    屠三千还欲再战,白子柔已在一旁出声道:

    “今日天色已晚,我要带徒儿回去了。”

    那屠三千本来拿起树枝准备抽依山尽的,听到白子柔在旁边说话。

    也是有些悻悻然的收起了树枝。

    对着依山尽道:

    “明日我再来。”

    说罢,头也不回的扭头就下山去了。

    依山尽对着屠三千离开背影,拱了拱手,以作谢意。

    随后见到白子柔冲他招手。

    赶忙跟着过去,白子柔又拿出两张大饼,依山尽将大饼接住。

    跟在师父后面,回山顶去了。

    想了一下,还是说道:

    “师父,方才我是不是他失礼了一些?”

    白子柔柔声道:

    “若是他人,肯定是失礼了些,但你用极意剑意,就算不上了。”

    白子柔顿了顿,还是补充了一句:

    “这极意的剑意,本就该天不怕地不怕,你悟的不错,屠三千是有本事的人,你可以多学点。”

    依山尽听了暗暗点头。

    就听白子柔说了一句:

    “方才我见你出招,隐隐已带起灵气,你突破进入练气境,怕是不远,今夜……”

    白子柔神色认真道:

    “你来我房中。”

    (这是修改后的内容,增强了一下屠三千的逼格)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