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二章 小母牛坐飞机(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

    站在青山的半山腰上,望着山下的河水,曲折萦回,犹如一条长长的青罗带。

    青山上更是灵气环绕,有一层结界挡在身前,阳光下,光韵流转,如人间绝景。

    依山尽从人群缝里,看着眼前景色。

    恍惚间仿佛梦回二十一世纪某某景区一般。

    不是景区,能这么多人啊?

    这些人都是凡人,那些仙家修士们,可没有下来和凡人们掺和。

    他们一个个都站在飞剑上,浮于天空之中。

    依山尽抬头瞅了一圈,密密麻麻的都是修士,遮天蔽日。

    这数量,千人朝上啊!

    这年头安全措施就做的很好,女仙子们都穿着长长的罗裙,又站在飞剑上,不存在走光的问题。

    下面有人,正朝着他们叩拜,口中高呼不已。

    都是求仙的。

    但天上的修士们不为所动。

    求仙一道,哪有你跪下磕几个头,喊两嗓子就能得来的?

    就在依山尽站在人群里,从人缝里东张西望的时候,就听见前面一片惊呼之声。

    “有人来了!”

    “我看不到啊!”

    “是女神仙吗?是女神仙吗?”

    “不是,是一个木头人!”

    依山尽听着周围呼喊的声音,有点着急,这特么的什么也看不到啊!

    他挤出了人群,在后面找了一棵大树,然后爬了上去。

    身为爬树小能手,就没有我依山尽爬不上的树!

    寻了一处树杈,依山尽抱着树干坐了上去。

    还行,十五岁的体重,坐这种树杈完全没有问题。

    坐树杈上,依山尽才看到了大家口中的木头人。

    那确实是木头做的,前面还刻出了眼睛鼻子。

    正从山上台阶上走下来,身上贴满了符纸。

    “这简直就是小母牛坐飞机啊……”

    就跟下面的求仙百姓们反应一样,初到这个世界的依山尽,被这会走路的木头人给惊住了。

    这就是仙家手段吗?不过还是御剑飞行比较帅。

    依山近尽刹那间,仿佛都看到了自己在山巅御剑飞翔,一身白衣,戴着冠束,身边一个个飘飘然的仙子,滑铲挺腹来送。

    而自己则是连连摆手:

    “啊,不行了不行了,别再送了,真的一滴也没有了。”

    “小母牛坐飞机是什么意思?”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依山尽一跳,他循着声音,朝头顶望去,就见到头顶上,一只松鼠用尾巴缠着树枝,倒垂着望着他。

    依山尽张了张嘴,就听那松鼠继续问道:

    “小母牛坐飞机是什么意思啊?”

    “啊,这……”

    依山尽没想到松鼠也会说话,但世界观反正都碎了,不介意多碎一点。

    会说话的动物,还是在这青山上的,那肯定了不得,依山尽还是很快恭敬回答:

    “就是很厉害的意思。”

    “嗨,这有什么厉害的,机关木人,贴了御木符,还有……”

    那松鼠松开尾巴,落到了依山尽的边上,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个木人:

    “还有远目符而已。”

    看着面前松鼠满脸写着“有手就行”一般的表情,依山尽一时之间有点懵逼,半天也只能接了一句:

    “这、这样啊。”

    我还能说什么?我总不能怼一句“你行你上”吧?

    觉得气氛有些微妙尴尬的依山尽,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抱拳作揖,对着松鼠问了一句:

    “没问阁下尊姓大名。”

    “姓松,单名一个鼠。”

    那松鼠扭过头,神情异常认真。

    “啊,这……”

    依山尽本以为这天要聊死了,没想到松鼠又问了句:

    “你似乎不怕我?寻常人看到我说话,都以为是妖怪,你却还跟我搭话,你也是天上飞的那群人里的?看你穿着不像,身上也没有什么灵气啊。”

    如果是二十一世界,看到松鼠说话,依山尽估计能吓死。

    但自己都穿越来了,又是御剑飞行的修士,又是自己行走的木头人。

    再看到会说话的松鼠,真就没那么震惊了。

    但如果提到妖怪……

    这松鼠应该不会这么多修士的情况下害我吧?

    正常妖怪,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修士在场的情况下,出来作妖吧?

    话虽如此,但依山尽对这个世界的设定,还没什么了解。

    修士和妖怪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自己熟知的那样你死我活,依山尽也不清楚。

    这时候也只能给松鼠发张卡了:

    “我看你像是好人。”

    依山尽说完,那松鼠先是一愣,随后就听依山尽又问道:

    “松兄一看就不是凡鼠,松兄可知道白仙子收徒一事啊?”

    那松鼠原地转了一圈,虽然脸上还是面无一脸认真的表情,但依山尽还是觉得,他现在应该很高兴。

    就听松鼠说道:

    “白仙子要收亲传弟子,自是马虎不得的。别看头顶上飞的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有修为,稍后能入围的不到一成,至于凡人,那更是不用多提。”

    那松鼠说完,从依山尽的肩膀上爬过去,敏捷的爬到了树干上。

    抓着树干的松鼠,一路往上爬,留了一句:

    “你挺有意思。”

    依山尽看着松鼠消失在了茂密树丛之中,也只能拱手谢了一句:

    “多谢松兄。”

    依山尽说完,也没有得到回应。

    倒是见到面前的木头人,拿出了一卷纸来,将卷纸举高,随后纸张向下落下,摊开。

    上书一行字:

    【行至山顶者,可入围】

    那木头人将纸张摊开后,就站在那边一动也不动了。

    寻常百姓们一看到出题了,不少人连字都不认识。

    但他们突然发现结界变淡,能通过了。

    一群人赶紧就往里冲。

    那群人才冲入结界,紧跟着就消失不见。

    依山尽一惊,明明能看到结界后面的花草树木,还有走下来的木头人,却见不到结界后面的人。

    还真是仙家手法!

    但诡异的是,那些走进去的人,没多久,竟然又折返回来。

    而且一个个的一脸茫然。

    一旦折返回来,再想进去结界,就进不去了。

    年轻些的修士在结界旁落下,朝着身后年长些的长辈们拱手。

    随后纷纷往里走。

    进去的,都是想拜师的。

    其他仙门的长辈,只是带着小辈过来,他们又不拜师,自然是不会上去,惹白仙子不悦。

    这些走入结界中的修士,同样消失不见。

    只是没过多久,竟有一些修士,跟那些凡人们一样,退了出来。

    同时一脸猪肝色,窘迫不已,很是尴尬。

    看来这结界里面,有内容啊。

    依山尽看了一阵,还是爬下树来。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啊!

    他挤过人群,很快也进入到了结界之中。

    依山尽身体才刚刚整个踏入结界之中。

    眼前景象突然变幻起来。

    朦胧间能看见身边拥挤人群,眼前清清楚楚的出现了一行字:

    【所给的四个选项中,选择最合适的一个填入空白处,使之呈现一定的规律性】

    紧跟着就给出了五张图片,第六个地方,则是空白。

    这五张图片一眼看去,毫无规律可言。

    下方还有四个选项。

    甲乙丙丁。

    也都是图片,同样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

    但依山尽只是第一眼,觉得没有规律,第二眼就看出来了。

    每张图,都有对称轴。

    给出题目中,奇数项图形中,对称轴与图形线条均不重合,偶数项图形中,有一条对称轴与图形线条重合。

    依山尽很快找出了正确答案,丙!

    唯一的,对称轴与图形线条重合的答案!

    依山尽脑海里刚刚这样选择,面前景象消失不见,依山尽就见到自己居然已经前进一百多米,身旁人不是很多。

    前面还有人,但人数就更少了。

    依山尽迈开腿,继续朝山上走。

    只是心里越发古怪。

    刚才那题目,考的是图形推理啊!

    对于上学时经常接触几何图形很常见的现代人来说,不算很难。

    但对于古人来说,首次接触,不亚于天书啊!

    这题目,是那位白仙子出的?

    依山尽没走多久,就又见到眼前出现一题。

    【南之于西北,正如西之于(空白)】

    依山尽一愣,这是逻辑题啊!

    答案很简单,东北!

    西北是南顺时针转3个方位,西顺时针转3个方位,是东北。

    依山尽看着简单,但对于古人来说,这题目就有点脑筋急转弯的意味了。

    这题又答了出来,依山尽眼前再次一晃,他又往前走了上百米,身旁上山的人就更少了。

    就这么连着做了几题。

    依山尽的身前身旁,已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推荐票,每累计5000张,中午十二点,加更一章。我是正经人,不会踩刹车。)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