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 第一百九十六章:我来晚了

作者:大花上校 类别:玄幻小说
    贺梁鑫和金涛松送走了温知瑗和莲止一行人之后,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

    “贺将军,现在该怎么办?刚才听太子妃的意思,她应该知道了不少事情。”

    “怕什么?不管他们知道了什么,最后都不可能活着离开逢安。”

    “你就这么肯定?”

    “太子的病,应该撑不了多久了。太子一死,太子妃能成什么事?”

    “但是今天太子的行为太过于异常了,自从他患病之后就不怎么在人前出现,没想到为了太子妃竟然出现了。”

    “看来我们的太子对太子妃很看重,有了软肋可不是什么好事。”

    金涛松问道:“你这次损失了一个副将,不收点利息回来?”

    贺梁鑫冷笑一声:“太子妃还是太天真了,至于太子嘛,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想干什么?”

    “就像你说的那样,收点利息回来。”

    贺梁鑫说完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金涛松笑的奸诈。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贺梁鑫和太子斗的越狠,对他而言就越有利,他早就不满贺梁鑫,趁此机会除掉贺梁鑫,他独揽逢安大权也是一桩好事。

    自从温知瑗上了马车之后,就一直避着莲止坐在另一边,莲止想离他近一点,温知瑗立刻就会旁边挪过去。

    “温知瑗,我就这么可怕吗?”莲止直接问道。

    温知瑗摇头:“不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现在患病……”

    “那又如何?”莲止问道,“如果我也得了病,你就要对我退避三舍吗?”

    “当然不会。”

    “那你为什么要避开我?如果一开始就决定要避开我,今天为什么还要来大牢?”

    温知瑗一愣:“我、我只是担心你,所以想亲自确认你的平安。可是我现在这幅样子,如何见你?”

    “不就是有些血痕吗,我什么没见过?”莲止想去揭开温知瑗的斗篷,但是被温知瑗一把拉进怀中抱住了,他在莲止的耳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原本准备挣脱温知瑗怀抱的莲止,听到这句话,停止了动作,只是静静地靠在温知瑗的怀中:“其实,你什么样子我都不怕,因为我也……”

    后面的话,莲止没有继续说下去,温知瑗追问道:“你怎么了?”

    莲止余光瞥到自己外衣下手臂上的伤口处,摇了摇头:“没什么。”

    “景慈他们呢?为什么你一个人来了,其他人却不见踪影?”

    “我是快马加鞭赶过来的,景慈应该这两天就能到了。”

    温知瑗松开莲止,他本来想要扶着莲止的肩膀,但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将手缩进了宽大的斗篷中:“不要再为了我冒这种险。”

    “你的手怎么了?”莲止本来就是心思敏锐之人,温知瑗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她的目光,她立刻就去拉温知瑗缩在斗篷里的手。

    温知瑗拗不过莲止,手还是被莲止拉了过去,莲止看着温知瑗手背上交错的青色血痕,突然就想到了小灿爹病发时紫红色的血痕变成了青色血痕的画面。

    莲止心中一惊,直接拉下了温知瑗斗篷。温知瑗本来想去挡,但是他的速度怎么可能有莲止快,最终还是在莲止面前露出了脸。

    温知瑗脸上的血痕已经蔓延到了脸颊,但是他的血痕是青色的,因为纵横交错,看上去反倒像是奇异的刺青图案。

    温知瑗本来就生的好看,这青痕在他脸上蔓延开来,看上去虽然恐怖,但是又带着一种诡异的美感。他的皮肤本就苍白,在青痕的衬托下宛如透明一般。

    莲止有些看呆了,本该是恐怖的东西,到了温知瑗的脸上,为什么会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温知瑗以为是自己的脸吓到了莲止,他想要重新披上斗篷:“我都说了不要看。”

    莲止握住了温知瑗的手腕:“确实是不能让别人看到。”

    莲止的目光太过直白,温知瑗立刻就懂了她的意思:“太子妃的品位,还真是独特。”

    莲止闻言松开了温知瑗,看着温知瑗再次用斗篷将自己包裹起来,在心中感叹,温知瑗不管是什么样子都好看的要人命啊!

    “父皇为什么会同意你来逢安?”

    “父皇不同意也要同意。”莲止将京城的事情说了一下,温知瑗立刻就知道是有人故意要害莲止:“是皇后和大皇子做的,本王一走,他们就不安生了。”

    “他们不安生也好,本来我是准备偷偷来找你的,这样一来,我反而可以正大光明地来逢安。”莲止话音一转,“不过为什么你身上是青痕,这是怎么回事?”

    温知瑗语塞了,莲止补充道:“不许骗我,必须实话实说。”

    温知瑗正准备开口,莲止又说道:“你要是骗我的话,我就去自己查。”

    这一次,温知瑗是真的无奈了:“好,我都告诉你。其实你应该能猜到,就算是我患病也不可能什么事都不管。”

    “我一开始是觉得你是为了抓住贺梁鑫和金涛松的把柄,现在看来,你还有其他原因。”

    温知瑗点了点头:“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青色的血痕。”

    一开始,患病的人身上蔓延开来的只有紫红色血痕,当血痕蔓延到眼角,进入到眼睛,这个人就会疼痛致死。

    可是有一天,有人的身上蔓延出了青色的血痕。其他人都没有在意,直到那个人临死之前突然爆发,变得力大无穷,他就像是没有了神志一样四处攻击别人。

    而温知瑗就是在阻止这些暴乱的时候,被病人抓伤,这才得了病。

    “所以这场病的传染方式,是伤口。”莲止立刻就明白了,“因为你是被身上蔓延青痕的人抓伤,所以你身上也是青色的血痕,对吗?”

    温知瑗点了点头:“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选择先瞒着其他人,暗中将那些身上蔓延青色血痕的人全部带走,集中到一起让军医观察。如果我一直在人前出现,那么研究青痕的事情就瞒不下去了,我不敢肯定以贺梁鑫和金涛松的心性,一旦知道了这件事会动什么样的心思,所以能瞒就瞒多久吧。”

    “你们是如何对付身上蔓延青痕的人?”

    “若是紫红色的血痕,病人虽然痛苦,但是去的也快。可若是青色的血痕,病人就会失去神志,武力大增,肆意残杀周围的人,而且他们不会死,除非有人杀了他们……”

    温知瑗只说到这里,莲止就明白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所以在没有找到治病的方法之前,能减少无辜者伤害的办法就是在身上蔓延青痕的病人病发之前先杀了他们,对不对?”

    温知瑗点头,莲止看着他这样子,问道:“你身上的青色血痕已经蔓延到脸上,你也打算在病发之前让别人杀了你吗?不对,没有人可以承担杀了太子的罪责,不管是出于什么缘由,所以你是打算自杀!”

    温知瑗心中苦涩:“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果然是你。”

    “所以呢?如果我没有来逢安,是不是京城一别,就是永远的离别了?”

    温知瑗无话可说:“对不起,可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温知瑗,你真够狠的。”莲止只说了这一句话,就转过身,不再搭理他。

    温知瑗见莲止一直无话,就知道她是生气了。最后,温知瑗叹了一口气,他从后面抱住了莲止:“我知道对不起你,可但凡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用这个方法。”

    “你没有对不起我,以你的性子,应该已经为我筹谋好了一切。”莲止转过身看着温知瑗,“说说吧,你想怎么安顿我?”

    温知瑗这才发现,莲止的眼眶已经红了:“对不起。”

    有些事情,他对莲止说不出口。

    “怎么,你现在心虚了,发现对我太残忍所以不敢当面对我说吗?”

    温知瑗没有回答,莲止却笑了,她捞开衣袖,将包扎手臂上伤口的布条解开,露出了伤口:“温知瑗,这辈子是生是死,你都摆脱不了我了。”

    在莲止手臂上的伤口处,已经隐隐蔓延出几条青色的血痕,明明还不甚明显,但是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却显得那么的乍眼……以及令人痛心!
欢迎您阅读大花上校所写的小说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