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不干了 45、第 45 章

作者:不会下棋 类别:玄幻小说
    曼聚娱乐和戚音的发博时间是早上八点半, 一个微博慢慢开始热闹起来的时间。

    从上午八点半, 到下午两点, 接近六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

    比如让大部分昨晚早睡,记忆仍停留在#戚淙控制狂#这个话题上的网友,看到牢牢呆在热搜第一位的#戚淙维权#的话题, 以及热门榜单第一位的曼聚娱乐发的声明和律师函、热门第二位的戚音视频、热门第三位的曼聚娱乐发的监控和录音、热门第五和第六位的江兆强录音和韩岚发布的一段段监控, 和第八位的“噩梦卷土重来”视频。

    比如让网友们求证出那些检查报告的真假、江兆强录音的真假。

    比如让网友们挖出曼聚声明里提到的那家公关公司的底细,顺藤摸瓜发现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言煌事件反转的博主“娱乐新资讯”是这家公司养的营销号,他发的那条爆料微博下好几条爆料戚淙不管父母和欠信用卡的账号, 也都疑似是公司养的水军号。

    比如有网友根据戚音在视频里的指引,翻出了当年海城好几家报纸对戚淙跳楼事件的报道。发现在其他正规的报纸里,戚淙跳楼的理由都是“病人情绪激动,抗拒治疗”,而不是最初曝光的那个野鸡报道里写的“男子为爱疯狂”。

    比如越来越多的言煌员工受韩岚影响, 实名真身站出来支持戚淙, 表示平时在公司里江兆言对戚淙的态度确实很差,戚淙也从来没有控制过江兆言什么, 甚至可以说是对江兆言百依百顺。

    比如江兆言的邻居忍不住出来发了几段家门口的监控。监控因为角度的原因,可以看到一点江兆言门前两米距离左右的画面。在他的监控里,戚淙确实经常在很晚的时间来到江兆言的家门口, 并徘徊等候,但每一次漫长的等待后,戚淙最后都会被放进门, 然后提着垃圾、带着文件,或者其他东西离开,再或者空手离开后又买了什么东西回来,明显是被人喊来跑腿干活的。

    比如让大堆媒体像闻到肉腥味的苍蝇一样,蜂拥赶来鼎立,将酒店围得水泄不通。

    戚淙随赵振勋走出电梯,一眼就看到了被酒店保安拦在酒店大门外的大堆媒体和记者。那些媒体和记者也很快发现了他,立刻骚动起来,举起相机隔门对着他拍个不停。

    戚淙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皱眉。

    赵振勋示意戚淙停下,然后朝等在酒店大厅休息区的小韩和沈嘉的几个保镖招了招手。小韩和保镖立刻走过来,熟练地将两人围在中间。

    赵振勋朝戚淙说道:“一会出去后,媒体会围着你问问题。问题基本会围绕江兆言、言煌、你的病情、你和江兆言的关系这几个方面展开。你从事情曝光开始就一直沉默,处于一种完全失声的状态,这样很容易让大众随意根据自己的思维去猜测你的想法,现在你必须让媒体、让大众,听到你的声音,看清你的态度。我建议你选五个问题回答,回答多了会让大众缺少记忆点,少了记者会不甘心,可能会回去乱写,你也不需要答得太详细,只需要表达出一个态度,一个肯定有力的态度。问题的话,我建议你选……”

    赵振勋迅速列举了几个媒体可能询问的问题,以及怎么回应才最合适的例子,之后问道:“明白了吗?”

    戚淙点头。

    “那走吧。”赵振勋看看外面大堆的媒体,又看看戚淙沉静的侧脸,语气缓下来,“戚淙,这是你进圈的第一步……加油。”

    戚淙脚步一停,回看赵振勋,朝赵振勋笑了笑:“谢谢你,赵哥。”

    一行人朝着酒店门口走去,戚淙走在人群最中心——这以前是沈嘉的位置。

    这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但戚淙并不会因此怯场。他直视被门挡住的大堆媒体,想起戚音早上发的那个视频,抬手,握了握脖子上的王冠挂坠。

    都结束了。

    旋转门转开,那些本来被玻璃阻挡的闪光灯连成了片,无数□□短炮试图伸到面前来,又被保镖挡在安全距离之外。

    “戚淙!你和江兆言还有联系吗?”

    “戚淙,你母亲在视频里说要翻的旧账是什么?”

    “你真的有被江兆言精神虐待吗?”

    “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你真的失忆了吗?”

    问题叠着问题,大家互相抢话,反而弄得没一个人的问题能被听清。突然,一道略显尖锐的女声凭借其音色优势,强势压过所有声音,将问题传达到每一个人耳边:“戚淙!推母亲出面帮你洗白,你觉得这是为人子该做的吗!”

    记者们一静。

    赵振勋皱眉,扫一眼那个记者拿着的话筒上的标志,之后看向戚淙。

    戚淙在保镖的帮助下站定在所有镜头中心,看向那位问话的女记者,表情不怒不喜,语气毫不退让,回道:“如果你认为解释和澄清是洗白,那么我对你这个问题的回答只有无可奉告。以及,为了不辜负我母亲的付出和期望,我不会回应任何和江兆言有关的问题,我也回应不了,因为这个人对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关于他的一切,我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我以前确实是当事人,但我现在是旁观者。”

    话音落地,不管是被回答的记者,还是被回答的记者和其他记者看着突然出声的戚淙,有点反应不过来。

    等等,这新人……怎么是这个样子的?这种问题居然回了?回的态度还这么……果断和强硬,一点没有其他新人会有的那种紧张和不敢说的样子。

    赵振勋听完戚淙的回应皱着的眉头立刻舒展下来。他放心地收回视线,朝记者们说道:“戚淙还要去工作,不能耽误太久,五个问题,你们商量一下要问什么,咱们也不好一直堵着人家酒店的大门。”

    记者们回神。他们又看看戚淙,互相对视一下后,真的开始商量起来。

    都在娱乐圈里混饭吃,未来打交道的次数绝不会少,记者们对新人可以不客气,但赵振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很快,记者们商量出了结果,开始问问题,态度比之前那位女记者客气礼貌了许多。

    记者们问的问题和赵振勋之前猜测的差不多,戚淙一一回应,语言简练,态度不卑不亢。五个问题答完,保镖准备护着戚淙离开。

    记者们识趣让开。

    小韩快一步掏出钥匙将停在酒店门口不远处的保姆车解锁,刚要去拉车门,停在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开了门,顾浔跨步从车内出来,朝已经走出记者包围圈的戚淙笑笑:“淙淙,我来接你‘出关’了。”

    戚淙愣住,赵振勋狠狠皱眉,戚淙身后那些记者则在呆了一下后,齐齐朝着这边涌来。

    快门声和询问声再次铺天盖地。

    “顾浔!你是来找戚淙的吗?”

    “顾浔你和戚淙是什么关系?”

    “顾浔,你和戚淙是怎么认识的?”

    赵振勋的脸黑成了锅底,理都没理顾浔,扶住戚淙的后背说道:“举手,朝顾浔打个招呼,做得尽量像老朋友见面那样,然后进保姆车,其它的我来应付。”

    戚淙回神,看着笑得温柔的顾浔,迟疑一下,还是听话地举起了手,朝顾浔挥了挥,然后边往保姆车边走,边指着保姆车说道:“我先上车,我们一会微——”

    顾浔脸上笑容加深,突然上前几步,仗着身高手长,越过保镖和赵振勋封锁,精准抓住戚淙指保姆车的手,趁着戚淙没防备,将他拉到身边,然后转身用身体挡住戚淙,另一手扶住戚淙的肩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戚淙塞进自己的车,之后侧头朝赵振勋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最后看向已经围过来的记者们,回道:“我和戚淙是仰望和被仰望的关系。”说完上车,砰一声关上车门。

    驾驶位的凯文立刻发动汽车,倒车,转弯,上大路,遛得一气呵成,喷了赵振勋和记者一脸汽车尾气。

    赵振勋万万没想到顾浔居然能这么不要脸,跑来当众抢人。但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他深吸口气,摆手示意保镖去拦住记者,自己快步上了保姆车。

    记者们被挡住,保姆车立刻启动,朝着顾浔的黑色汽车追去。

    前方,黑色轿车内。

    戚淙直到汽车发动才从顾浔这一系列操作里回神,忙转身看看车后身影越来越小的记者们和追过来的保姆车,然后看向顾浔,说道:“你怎么——”

    一块巧克力被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着,贴到了唇边。

    顾浔凑近,用巧克力蹭蹭戚淙的嘴唇:“淙淙,张嘴。”

    这什么古怪的交流和行为。戚淙所有话都被噎回,瞄一眼前座开车的凯文,抬手去接顾浔手里的巧克力:“你别这样,刚刚赵——唔。”

    顾浔趁着戚淙说话的功夫把巧克力喂进戚淙嘴里,还用拇指蹭过了戚淙的嘴唇,微笑:“刚‘出狱’,得吃点甜的去去晦气。”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瘦了……啵啵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3-17 19:33::4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太惨了最近一定不写be、fin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心上秋、堇色安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2个;啦啦啦、流觞琰、似桃桃、无邪、楚路、咖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林 40瓶;北冥有泠 38瓶;大肥鹅嘎嘎嘎嘎 33瓶;总是零落、梦殇 30瓶;夏公子、楠上加男、cya 20瓶;23635698 17瓶;亦如初止、橘子汽水、澄铮、inferiority、哦豁 10瓶;穹荼、prisoner、冷冽之夏 6瓶;曦月瑜、是善逸的精精精鸭!、芣苢jun、好像一条狗 5瓶;萌萌、荷華、哦呼 4瓶;千道、南川柿子谷 2瓶;盟萌、云影、akimotokumiko、砚砚砚砚砚、桃子茶微醺、绝水焰、苏绣、muli落、白夜、燕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欢迎您阅读不会下棋所写的小说备胎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