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不干了 18、第 18 章

作者:不会下棋 类别:玄幻小说
    不满意的价钱?什么意思?难道吴恒开价开高点,你就满意了?就不出来对质了?

    这话说得着实微妙,听着又像嘲讽,又像是在暗示着什么,让人摸不清立场。

    弹幕区被问号和询问刷了屏,突然,几条带着怒气的长弹幕出现在弹幕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大家别被带了节奏!这盗号狗故意丢出这么一张还不确定真假的截图,就是为了让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两百万上,给我们一种水无痕确实花钱找淙淙水声买过和解的暗示,这样我们就会理所当然地以为这盗号狗就是淙淙水声,大家别被骗了!

    ――理智吃瓜!理智吃瓜!这种截图我一分钟可以p十张,不作数不作数!

    ――艹!气死我了!我现在也觉得这就是个盗号狗了。水大确实有个叫衡武的小号,但在江天网开新站之后,他的大小两个账号就都数据迁移去了新站,旧站的账号早就废弃了!前两天江天网旧站重开之后,出现了很多老账号被工作室盗号的情况,水大的旧账号也被盗了!这事读者群里的大粉都知道!

    ――对!这次江天网旧站开放是因为江天网开了一个周年回馈活动,允许曾经在旧站上发表过作品的未签约作者,在作品收藏达到一定数量的前提下,可以免除一系列审核手续,直接签约新江天网,还有奖励可以拿!有很多工作室看中了这个商机,盗了好多已发表作品的老账号,想卖给那些一直签约不上新江天网的人!

    ――我现在非常怀疑淙淙水声和水无痕在旧站的小号全都被工作室盗了,这次的对质其实是工作室在发现淙淙水声发表的作品和水无痕有所相似后,自导自演弄出的一出戏,目的就是想靠这种方法敲诈水无痕。

    ――大家别被转移了注意力!请博主自证你就是淙淙水声,在自证身份之前,你说的话一律按带节奏处理!别再拿那些随随便便可以伪造一万张的截图糊弄我们,要实锤!

    这几条弹幕一出来,直播间发问号的人立刻没了,好多人被这些说法说服,重新开始要求博主自证身份。

    ……

    戚淙关闭了麦克风。

    被嘱咐要保持安静的沈嘉见状立刻放下手机凑过去,有点兴奋,有点担忧,有点惊叹:“水军居然真的开始按照你让我说‘自导自演’言论去引导直播间风向了,他们也果然有办法去洗那些求和解站短,淙哥你好聪明。但是,这样带节奏真的可以把吴恒勾出来吗?他要是一直不出来怎么办?”

    “他会出来的。”戚淙喝了口水,视线落在不停滚动的弹幕区,眼神幽沉,“从我当年用的社交账号注销到水无痕发文,这中间隔了接近一年的时间。你不认识水无痕,所以不知道水无痕的性情,他其实是个有些胆小的人。”

    “胆小?”沈嘉皱眉,“他都敢照搬你的大纲了,这还胆小?”

    赵振勋把注意力从直播间上挪开,侧头看向戚淙。

    戚淙点头:“他很胆小,这一点在他的选材和剧情构筑上格外明显。他不敢尝试新题材,不敢用太过新颖有争议的人设和剧情,不敢尝试悲剧结局……这样一个人,在决定用我的大纲之前,肯定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挣扎。”

    沈嘉不懂,忍不住催戚淙:“淙哥你说明白点。”

    戚淙放下水杯,进一步解释:“这样一个胆小、犹豫的人,最后却还是决定要照搬我的大纲,甚至连书名和主角名都一起用了。他突然这么胆大,我想了又想,觉得应该是因为两点。一,江天网旧站关闭,我发表的《侠骨》消失在了大众视线里。二,他应该是从某个渠道确定,淙淙水声再也不可能出现。简单点说,就是他多半以为我已经死了。”

    沈嘉呆滞,然后连忙侧头呸呸两声:“什么死不死的,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赵振勋眼神奇异地上下打量一下戚淙,插入话题:“所以你刚刚让嘉嘉那么去说,是想给吴恒一种你不是淙淙水声本人的假象?”

    戚淙看向赵振勋,点头:“对。只有以为我不是淙淙水声本人,他才会出来。”

    赵振勋追问道:“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出来?你大可以把证据直接一丢,那样他照样会身败名裂。”

    “不一样。”戚淙收回视线,重新看向电脑屏幕,“虽然造成的结果会相同,但那样做,我将永远都不可能再听到他真实的想法。”

    ……

    直播间的观众很快发现淙淙水声风月骨又消失了。他们刷了好久弹幕都得不到回应,心中烦躁的情绪逐渐累积,在水军的疯狂带节奏下,好多人都忍不住爆了粗。

    ――盗号狗滚出来滚出来滚出来!

    ――是不是现场p证据去了?md,咱们都被这盗号狗耍了!难怪吴恒不来,估计是他知道这博主是个冒牌货!

    ――人呢人呢人呢?别躲着不出声,滚出来!

    “我还在。”

    独特的变声器男声再次响起,同时屏幕上的鼠标挪动,打开直播间设置改了一下哪里,然后直播间画面变成了只截取那个站短截图,不再是电脑屏幕。

    之后打字的声音、微博私聊发送的声音陆续响起,同时男声继续说道:“再说一次,我是淙淙水声,不是盗号的。至于证据……水无痕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给剩下的证据。”

    有了回应,弹幕刷得越发密集。

    ――你一个盗号狗还敢要求水大过来陪你浪费时间,快点自证身份!快点给证据!

    ――你刚刚背着大家在干嘛?你做了什么?

    ――让吴恒过来干什么,方便你敲诈他吗!滚滚滚!

    ――我看你tm手里就没证据!大家散了吧,别给这个工作室热度,工作室今晚***!

    弹幕越来越脏,男声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又把直播画面改回了抓取电脑屏幕,继续用那平淡气人的语调说道:“我也不是工作室。一会我会把站短截图上传微博,是不是p图,你们自己判定。你们也别一口咬定水无痕的账号是被盗了,他那边只是一面之词,我这边既登录了江天网,又给出了截图,你们却信他、质疑我,什么道理?”

    ――那是因为你给出的证据都没法证明你不是盗号的!!

    ――啊啊啊,我好急!我好气!

    观众被淙淙水声风月骨这仿佛无赖一般的辩解弄得肝火直冒,爆粗的人越来越多。

    突然,一道手机铃声从直播间里传了出来。

    同一时间,直播间上空出现了一座彩虹桥,七彩的糖果缤纷落下――那是微博直播间的礼物特效,而且是最贵的那个礼物的特效。

    系统提示紧跟着出现在直播间上方:【回顾花丛送给主播一道彩虹桥,大家快来一起收集彩虹糖吧!】

    激动刷屏的弹幕瞬间凝滞,所有人都懵了。

    谁?谁送了博主一座彩虹桥?

    刚又开了个话头的男声也跟着消失了。

    直播间仿佛被按了暂停键。

    只剩手机铃声一直响着的直播间里,一条新弹幕出现在了停滞的弹幕区。

    回顾花丛:刚刚都是哪些人在吐脏?还有,吴恒还没来吗?

    没有回应。

    回顾花丛:做水军也要讲究素质,你们可以帮吴恒洗白,可以带节奏带风向,但不要人身攻击一个可怜的维权新人。

    回顾花丛:时间还早,我陪大家一起等吴恒过来。

    戚淙回神,几乎是手忙脚乱地关闭了麦克风,之前的平静淡定全部不见。他皱着眉,盯着直播间里还在撒糖果的彩虹桥,好一会没说话。

    赵振勋过去拿起戚淙一直在震的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朝戚淙说道:“陌生号码,应该是吴恒打过来的,速度倒是挺快,你刚给他发了微博私信,他就来了。你接?还是我接?”

    戚淙回神,仰头看向赵振勋,想了想,回道:“麻烦赵经纪帮我接一下,我不想被吴恒听到我真正的声音。”

    赵振勋点头,拿着手机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接了电话,并按了免提。

    沈嘉立刻凑到戚淙身边,瞄瞄屏幕上的彩虹桥,又瞄瞄戚淙,表情奇怪地扭了扭,之后把视线挪到了赵振勋身上。

    电话接通后,一道明显不属于吴恒的粗哑男声传出,只说了三个字:“五百万。”

    赵振勋用他平时用来吓唬沈嘉的后爸语气说道:“如果这次吴恒洗白,那么我这次的直播就相当于是白送了吴恒一波热度,你们和东影可以趁机给《侠骨》第二部做前期宣传。”

    对面不说话了。

    “利用我来洗白,你们还不用得罪顾浔。”

    “六百万,不再能多了。”

    赵振勋继续分析:“而如果我不帮吴恒洗白,并咬死吴恒就是抄袭,再丢出几个旁人辨不出真假的证据,你觉得《侠骨》第二部还会有人看?还有那些发言支持你们的编剧、演员、导演……如果吴恒一直不洗白,你觉得他还能在业内混下去?”

    一阵漫长的安静后,对面略带点咬牙切齿地说道:“八百万,吴恒只是一个网络作家和新人编剧,你不要太过分。”

    赵振勋松口:“让吴恒去直播间。”

    “为什么要让吴恒去直播间,你――”

    赵振勋打断他的话:“顾浔在直播间里,这是吴恒和顾浔化干戈为玉帛的最好机会。”

    “……等着!”

    “对话我录音了,万一你们骗我,让我白干活……”

    “收款账号给我!”

    赵振勋又摆出了大度的样子:“算了,完事之后再说这些,直播间里的观众已经没耐心了,让吴恒来吧,我会配合他的说辞。”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嘉啪啪鼓掌:“赵哥你好狠!”

    戚淙接过赵振勋递过来的手机,诚心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赵振勋坐到戚淙身边,用下巴示意一下直播屏幕,“时间很晚了,快点弄吧。”

    ……

    顾浔来了之后,直播间的氛围立刻和谐了起来。没人再喷脏,大家都变成了讲礼貌的乖宝宝。

    弹幕区里,顾浔粉丝一个接一个地表白,顾浔时不时回应着,每回应粉丝两句,就会发弹幕问一句“吴恒还没来吗?”。

    水军再不敢冒头,之前水军带出的盗号狗节奏轻易消散不见。大家回归初心,耐心等吴恒过来,等待两方对质。

    大概是顾浔呼唤得太密集,终于,吴恒的身影出现在了弹幕区。

    水无痕:我开了一个yy房间,博主你看到了的话请直接过来,并私聊账号名给我,我给你说话权限,我们来对质。顾先生也可以来。

    男声立刻出现:“我来了。”

    顾浔也跟着发弹幕回应。

    回顾花丛:我来了。

    尖叫瞬间刷满屏幕。

    ――啊啊啊啊,终于等到了,快快快!来干货!!

    ――md!别刷屏,我看不到yy房间号了,哪个好心人给我贴一下房间号。

    ――啊啊啊啊,我等了一晚上,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大家冲鸭!

    戚淙关闭麦克风,搜索网页下载好yy,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水,边喝边盯着屏幕发起了呆,身上一点没有终于等到吴恒的兴奋。

    沈嘉担忧唤道:“淙哥?”

    戚淙回神,勉强扯起嘴角朝沈嘉笑了笑,放下水杯,收敛好表情,将下载好的yy安装好,随便申请了一个账号,进入水无痕私信发来的yy房间,然后将自己的账号名发了过去。

    他很快被抱上了麦。

    吴恒的声音响起:“大家别急,他来了。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解释清楚的,都是误――”

    戚淙听着吴恒温吞的声音,伸手打开自己的麦克风,喉结动了动,问道:“水无痕,你为什么要照搬我的剧情框架?为什么要魔改柳风月的结局?为什么要捡起我废除的剧情支线,续写出剩下的那几部四不像出来?”

    吴恒陡然消音。

    戚淙握紧麦克风,继续说道:“2016年6月24日,我发表《侠骨》,当天下午,我发帖求指点。你是第三个回我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在帖子里对我这个新人表露善意的人。”

    “第一天加好友,我们并没有深聊剧情。你教了我很多江天网论坛上的规矩。”

    “第三天开始,我们有了关于剧情的讨论。你给我发了你两部作品的大纲和人设,并询问我有没有给《侠骨》做大纲。”

    “认识半个月时,我给了你柳风月完整的人设资料。”

    “认识一个月时,我第一次透露自己的现实信息,告诉你我住在海城。”

    yy房间里死一般安静,那些进来后迫不及待告诉水无痕不要搭理淙淙水声风月骨,说这人是个冒牌货的人全部哑了火。

    直播间的弹幕区也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所有人都傻了。而且所有人都能听出来,淙淙水声风月骨说话的语调变了,不再那么平,语气里满满都是认真……和郑重压抑

    戚淙没有看评论区。他挪动鼠标,点开了大文件夹里的第三个小文件夹。

    唰,一大排带着创建日期的文档资料跳了出来。

    “水无痕,我和你联系用的企鹅号确实注销了,但这不代表我这里没有和你交流的记录。”戚淙点开最上面、也最早的一份文档,将它打开,“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有定期做总结和整理思路的习惯。出于感激,每一点你提出的比较重要的建议,我都会把它截图下来,然后根据你的建议写下我自己的理解,并将它建成文档。”

    一份文档出现在屏幕上,文档最上方,一张明显截图于企鹅聊天框的聊天记录静静躺着,将旧时光无情地带到了现在。

    截图里,被备注为“水无痕老师”的人说:柳风月这个人设会不会太过偏激了一些?是隐侠,但杀人如麻,甚至背负着弑父的罪行,读者可能会不能接受。

    id为淙淙流水的人回:你说的有道理,但如果好好铺垫细节的话,这个人设也说不定会很出彩。

    在截图下面,一排字这样写着。

    【水无痕老师建议,第一次写小说时,可以将主角人设做得大众讨喜一些。我觉得这点建议很实用,但遗憾用不到柳风月身上。我会在下一本试一试水无痕老师的建议。】

    戚淙看着那个明明显示是自由麦,却始终没有声音发出的紫马,手指不自觉蜷起,问道:“水无痕,吴恒,我需要一个解释。”

    弹幕区安静了很久,然后陡然炸开。

    ――卧槽!猝不及防的锤!啊啊啊啊!惊呆我全家,所以这个博主真的是淙淙水声???
欢迎您阅读不会下棋所写的小说备胎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