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839章 黑泽出走,老祖冒头

作者:旅心僧 类别:玄幻小说
    第839章黑泽出走,老祖冒头

    ‘嗡——!’

    从天际远方,一股奇绝磅礴气势冲天,有浑厚光幕猛的出现,从第十二道牌楼处,绽放出大量奇光,护宗大阵被迫激发,将冲击波尽数挡住。

    在大阵开启的刹那,山上出现几道遁光,似乎修士在执行任务,却齐齐惊呼一声,自云霄笔直坠下。

    陆寒吐出两个字后,伸手就拿出一个玉瓶,瓶塞弹开后,有药香顿时刺鼻,五颗极品玄尘丹,在二人火热目光中,一连串尽数入肚。

    但他倏然转身,目光越过空间,向某处天际看去,眼中弯月闪现,一丝疑惑萦绕。

    “陆道友请!”

    还是中年男子,脸色挤出些笑容,吐出几个字便带路先行,似乎在规避方才的尴尬。

    旁边少年却默默流露出赞许,他原来根本不信,此时也向几个老祖的猜测倾斜,秘传来访的青年来自上界,越发细思极恐。

    ‘那两个家伙还略有不服,结果一人被打脸,另一个再被打脸,给天武圣山丢人!’

    护宗大阵前,第十二道关卡却被封住,一层十丈高,延绵无穷的高墙,通体为不明材料,根本不在五行之内,向两侧延伸开去。

    陆寒才接近,目中顿时一亮,几声悠扬乐曲响起,一道光霞从无尽云端探出,向这里急速卷来,形成三里宽的云路,宛若青丝织就。

    几名灵女孩童从云中现身,各持乐器弹奏争鸣,飞禽鸣啼小兽欢叫,不知不觉中,陆寒已经进了大阵。

    前方景色骤变,仿佛神奇画卷般徐徐展开,云气来回奔涌,灵团成雾,时聚时散,山清水秀陪伴,大河洪川滚滚。

    修士遁光骤然密集,无数法宝呼啸,千百身影拨云开日,始终围绕的那座巨峰,如仙山般永恒平和。

    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还有八千里路!

    “青色铺就的万里云路,我们也很久没见过了,好多弟子前来围观,都想沾沾陆道友的喜气。”

    面对玄界第一奇景,仍未看到陆寒惊奇,两人被他的淡淡一瞥引发不小失望,心思更加凝重。

    少年和青年并肩,远远看去贴切也融洽,途中寻找话题打破寂静,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后生,从远处向这里汇聚。

    “紫色最为尊贵,蓝色次之,看来陆某还不足以被人称赞,听闻天武圣山王者众多,你是白幽王?那位就是红火王了?”

    “哎呀!竟然忘记做个介绍,还被你直接猜中了,所谓称呼都是众人捧场,无法登堂入室。”

    “我有两件天宝和一本古书,缴获之后没啥用处,正好和你的神通相似,拿去物尽其用吧。”

    见着少年气质,总给人莫名的喜感,陆寒袖袍鼓动,就飞过去三样东西,天宝自带威压,引起附近虚空波动。

    “嘶!当真?你还能看清我的底蕴?”

    甩手就是天宝,白幽王吓了一跳,但礼物已到眼前,不容他不露出惊喜,仍然怀疑突来的机缘,同时心神大凛。

    云路两旁,人影荟萃,被这一幕也惊呆了,他们看见一件是个黝黑小锤,一件为半尺长黑色尖锥,那古书倒是没见着,因为藏匿于兽皮圆筒中。

    带路的中年男子,也霍然转身,带着赠宝无比火热,暗暗被陆寒大手比惊到,却也狐疑这年轻人的大话。

    修仙者最讲究底蕴,此乃一人修行之本,属性之精和神通之根,从来都是深深藏匿,他人再强大,也只知深厚层度和模糊轮廓,任何方法都不能窥探全貌。

    否则就等同把玩泥人般,已经无险可守,任人揉捏摆弄,被提前预支克制之道,交手必死!

    “你修炼幽冥诡术没错,但归根太看重外物了,将那三颗白晶打造的再纯粹,若遭到天劫击伤,本体未破也会身死。”

    “啊——?!”

    少年一个哆嗦,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脸庞瞬间难看无比,像极了走错路的孩子,但随即眼光狂闪,一把捞住三样宝贝,他感觉卷筒里的古书,必有补救之法。

    “多谢甘霖般的赠礼!当初为了保命,才被迫走上怪异法门之路,再想回去已经无力回天,幸好幸好!”

    陆寒点头,随即看向惊色未去的红火王,对方立即躲开目光,生怕自己的那点东西,也遭到此人洞穿,太可怕了!

    “你问题不大,能有四成把握当上老祖。”

    “哈哈!能得到陆道友认可,本王就已满足。”

    “可惜一旦渡劫后,问题便尖锐暴露,甚至会把境界掉下来!”

    ‘嗝——!’

    红火王心情一松,刚摆出满脸喜色,就差点被噎死,不亚于晴天霹雳。

    能当上老祖,难度不亚于登天,坐看现在玄界,修士百万却老祖寥寥,就知其凶险程度。

    侥幸成功后再掉下来,还不如现在杀死他,求生渴望中,目光顿时充满期盼。

    “精修‘小红莲火’也就算了,但灵婴体内还有一丝赤芒,相比当初面对诱惑,道心不稳未能刹车吧?”

    “陆道友正是神人啊,在下五体投地,本以为同为火属性,两者间可能会慢慢融合,哪知三千年已过,双方反而愈发抵制,求指点迷津!”

    “何解?何解啊?”

    远处观望的弟子,已经用来上千,站立云路两边翘首以盼,却看见一对王者,往日堂堂偶像,在对陆寒前倨后恭。

    聪慧者自知必有天大隐情,好奇心无比强烈,愚钝的弟子则摇头叹息,感觉脸上无光,甚至发现天武圣山都搓了半截。

    ‘他们竟然如此,那陆寒岂非要和渡劫老祖平起了,难道此次西来,想当咱们的王中王?’

    ‘做梦吧!此人敌对者众,分明怕各大宗门倾巢绞杀,来此规避祸端,依仗圣山威严讨个活路。’

    ‘不要脸!送东西给好处,现在便拉拢人脉,其心不良罪可当诛。’

    ‘咱们现在就去圣宫,联手抵制陆寒小贼,不让其阴谋得逞,三日后就让他滚。’

    呼啦啦……!

    好奇之心顿时被憎恶代替,好多弟子闻风跟随,余下的修士也遭到误导,纷纷开始面带不善,有几人怒意滚滚,有种大敌当前的凌然杀机。

    “我教你一种方法,将来渡劫后,立即将其小心分离,然后送给猛阳王那家伙,敲他一大笔竹杠。”

    闻听此言,岂止红火王愣住,少年也呐呐半晌,两人随即哭笑不得,但陆寒已经嘴唇蠕动,一段密语送了过去。

    天武圣山的核心,独立于茫茫建筑群外,是一片不大的高耸宫殿,都称之为‘圣宫’,非大乘期以上不可入!

    此时,一间偏殿内,是个身影端坐高台,静静看着一块大幕,被云雾围绕着,幕布上恍若实景,正是陆寒踩踏的万里云路。

    “紫冰老贼,你怎么看?”

    忽然说话的是个儒生,额头一截翠绿断木,如竹节般微闪发光,衣衫都被山林奇景填满,木精之气内敛。

    “方正我冻不死他,就这样看着喽。”

    左侧有些冷,原来是半百老者,手里把玩两颗紫色冰球,其相貌更是冷傲无情,话语里带着寒气。

    “黑泽匹夫还未出关,不知这些年巨变,按照他那德行,是否会上去揍这姓陆的?”

    几如兵铁交鸣的话音接着响起,字里行间充满锐气,来自身穿玄甲的高个子,其脸庞上都纹有神兵利器,体内铮铮有声,似乎击杀从未停止。

    “太高看他了,若黑贼当年在百宝城,一巴掌呼死陆寒,哪有处处惊慌的局面,成事不足!”

    最后一人,黄衣黄冠,灰尘环绕,但那灰尘都是晶莹的微小颗粒,形成土星环状态,围着身躯徐徐转动。

    此刻,陆寒被两人陪伴,距离圣山靠近三千里,左前方出现几座大型浮岛,上面叫好声不断,打斗的波动愈演愈烈。

    最大的浮岛平台上,一名女童在对战一个山野村夫,两人都是化神境巅峰修为,战况有模有样。

    ‘碰巧了,这几天的化神弟子,在争夺进阶上玄境的扶持资格,此次仅有百人得到圣宫垂青,平增三成进阶几率。’

    白幽王立即释疑,陆寒仅仅扫了一眼,他被女童多去些许注意力,因为怪异的是,此女娃也有一轮紫色圆月虚影,浮现在自己脑后。

    空间波动一阵阵愈发强烈,圆月慢悠悠转动,但很快向前瞬移,到达那村夫近前,就幻化出一个硕大无比的紫光漩涡。

    猝不及防下,极其强横的吸力爆发,对面村夫未料突变的罕见,身躯猛的向前踉跄几步,拼命抵抗强大吸力。

    但他还未想到,连身为主持的高层也震惊的是,旋涡里猛然喷出一股强大气息,闪电般探出只粗壮怪手,一把捞住村夫脖颈,如同铁钳掐住蚯蚓,瞬间拉扯到旋涡边缘。

    “输了,我认输啦!快放手!”

    村夫差点被吓死,亡魂皆冒立即大叫,声音却细若游丝,女童这才掐了个法诀,那只巨爪狠狠一甩,便如抛掷石块,将村夫直接扔下浮岛。

    她头顶同时出现一只怪异兽影,正开始虚化消失,但围观的人都纷纷大凛,看见十丈高巨兽,山羊般头颅搭配袋鼠状的身躯,背后却生有两扇铁翅。

    两个前爪粗壮有力,方才正是左爪探出,表面紫色电弧弹跳,右爪更拎着一把特大号死神镰刀,若村夫还不妥协,后果想想就森然。

    ‘这里弟子众多,陆道友可否给指点下,能成大事者占据几成?’

    “千不足一,除却那几个,其他的就省了吧。”

    陆寒不假思索,伸手点指了四人,其中就有女童的份额,但红火王和白幽王,不约而同面露惊讶。

    因为后面三人,全为资质仅为中上等,容貌更不出奇的家伙,那些平日都看好的门徒,尽数不在此列。

    一个面相老成,肤色微黑的三十岁男子,一名远远眺望,随即怅然离去的女修,和一个躬身行走的落魄文士。

    一人上玄初期,后两位也在化神后期徘徊,皆为极易被忽略的存在,难道还比那些奇才耀眼?

    “都喜欢天才啊?很正常,因为他们就像烟花,好看又经常出彩,屡屡博人眼球。

    但一到渡劫,天道却不看他们平日资质和表现,反而命数更为重要,其中奥理非三言两语能说清。

    成功到达仙土的无数诸界飞升者,天才堪堪三四成,况且决定成功与否,复杂的综合因素太多,修行不是比赛。”

    听到这番话,两人身为神照境,道心差点坏掉,宛如喝了几吨苦水,有些面色发干。

    “给这四个人足够百年的修炼资源,让他们去外海吧,豢养的再好也多半为废柴,那里锻炼强者。”

    “啥?”

    大劫发动之地,玄界最危险的地方,要成为可成大器的弟子,被委婉驱逐的地方?

    开啥玩笑?!

    面前就是巨峰之巅,白幽王和红火王,却被陆寒的话一次次惊呆,云端圣宫内,监视周天万象的四个强者,也跟着波澜起伏,似乎陆寒每走一步都有问题。

    云气扑面而来,天路已到尽头,这里至少已是一万五千丈,一排排建筑扎根在其上,面对陡峭山涧,堪比空中廊阁。

    “不行,我要去见陆寒,这厮敢来此地,说啥也要把他一层皮。”

    “噗哈哈!宽木王你疯了吗?还向对他下手,老祖似乎都在研究是否出面召见,死了这条心吧。”

    “蠢货,就知道打架厮杀,那小子的玄尘丹才是好东西,不留下几瓶休想走。”

    “我也去,十瓶即可!”

    “啥?老夫胃口小,十五瓶便已满足,哈哈哈哈!”

    剩余三人如触电般,再也无暇观看外景,一个个如游鱼般消失了,仅有声音在这里回荡。

    仅仅一座主殿,便占据百里沃土,三十六根擎天之柱,金光耀耀夺人眼球,广场上有数百弟子,似乎在举行某种仪式,欢声笑语不断。

    几人路过时,这些弟子也仅仅躬身施礼,气势不亢不卑,一切从容有序,从不像某些宗门,清场护驾森严戒备,气节和自信丢的一干二净。

    “陆寒,黑泽自认底气不足,他已经留下三寸华发,背负愧疚而走,百年内不愿回门,老夫替他出头一次,可否?”
欢迎您阅读旅心僧所写的小说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