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在此 第六百三十九章 干一票大的

作者:乱世狂刀 类别:玄幻小说
    不过,让七皇子庆幸的是,收了钱的林大少,办事还是非常之靠谱的。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以楚痕为首的十武道宗师,就出现在了七皇子面前。

    七皇子可以说是喜出望外。

    他认得楚痕,知道这是林北辰一系中的核心成员。

    林北辰竟然舍得派出楚痕这样战力堪比大宗师的心腹,那这九十万金币,花的不算是太冤枉。

    “楚大哥,你们一路上小心,护送七皇子到了帝都,可以好好逛一逛,多买点土特产,不用着急回来。”

    林北辰安排道。

    楚痕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北辰,颇为无语。

    帝都只有特产,哪里有什么土特产。

    那你以为是在云梦城吗?

    你这臭小子,还说的这么隐晦干嘛,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不懂吗?

    “好。”

    楚大主任自觉捕捉到了林北辰的心思,找到了默契点,内心里窃喜,于是假装风轻云淡,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不会出错的。”

    说着,给了一个‘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呃?

    林北辰有点懵。

    楚痕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怎么GAY里GAY气的,没事干给我抛媚眼干嘛?

    很快,楚痕等十大宗师,已经出去收拾行装。

    半个时辰之后,迫不及待的七皇子,歪着脖子,就在楚痕几人的护卫之下,辞行出发,离开了云梦城。

    以【北辰之锤】倩倩大人如今在西城门上的威名,就算是没有萧野,随便放出去个把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这事儿,就不需要林北辰操心了。

    眼看着已经又快到了入夜时分,林大少将光酱,潘巍闵,刘启海,崔颢、催明轨,庄不周,吴凤谷,廖永忠,唐天,岳红香,王馨予等‘心腹’召集到了一起,商议明日之事。

    明日,就要对付梁远道这个‘生猪’了。

    这是一件大事。

    林北辰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安危。

    但必须做出一些措施,防止这头‘生猪’狗急跳墙,对云梦营地做出些什么。

    一念及此,林北辰难得地正经了起来。

    清澈爽朗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林大少还真的有些感慨。

    一转眼,自己在这陌生的异世界,竟然是有些一些班底。

    竟然稀里糊涂就在异世界走出了一条创业之路,眼前这些人都是元老,也不知道有朝一日,能不能上市成功,大家一起飞升神界?

    收束心神。

    林北辰正在琢磨,要如何与众人说,自己决定要和梁远道这个风语行省首席大BOSS决裂,明日要干他娘的一炮这件事情。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梁远道好歹是这么多年风语行省的掌控者,要造他的反,就怕有些人接受不了——毕竟这和公开背叛帝国差不多了。

    就在林北辰思忖之际,突然,外面传来了杀猪一般的嗷嚎声。

    “大少,为我做主啊……”

    “死的好惨啊,好惨啊,大少……”

    钱智,钱三省父子两个的哀嚎声,就冲破了大帐的隔音阵法,从外面传了进来,如同死了爹娘一样,哭的要多伤心有多伤心,直有一种要是林北辰再不出去,就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哭碎了吐出来的架势……

    林北辰当时就懵了。

    大少死的好惨?

    钱氏父子当真是好大的狗胆啊。

    竟敢在自己的大帐门口哭坟?

    这是在咒自己死吗?

    他当场变脸,厉声道:“来人啊,将这两个狗东西,给我抓进来……”

    片刻后。

    “大少,为我们做主啊,我钱氏一门,三百零一口,都被杀了啊,血流成河啊……”

    钱智梆梆梆地磕头,额头都磕破

    了,咳出血了。

    大帐中,众人都面面相觑。

    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

    林北辰一听他说的这么惨,于是也不计较自己被‘咒’的事情,连忙过去扶住他,道:“钱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话慢慢说,别激动……快,别磕头了,我的帐篷地面都快被你磕破了,很贵的,我怕你赔不起。”

    “大少,灰鹰卫把我钱家抄家了啊……”

    一边的钱三省大声地嚎哭道:“是因为我父亲向您举报了极乐庄园扣留云梦人,粗怒了省主大人……大少,如今灰鹰卫的人,就堵在云梦初级学院和营地的大门口,要去捉拿我父子,还有那几个妹妹……”

    什么?

    林北辰一听,顿时怒了:“灰鹰卫哪里来的狗胆,竟敢做出这种事情?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他们不知道,如今你们都是我的林北辰的……人吗?”

    大帐中的其他云梦大佬们,闻言也都纷纷变色。

    太过分了。

    早就听说省主梁远道生性残暴,背地里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连钱家这样的权贵之家,也遭难了。

    这样的人当省主,怪不得风语行省在海族面前,一触即溃。

    钱智哭的稀里哗啦。

    自己新娶的那几房小妾,如花似玉水灵灵啊。

    还有一个最漂亮的,都没有来得及洞房,就被杀了。

    “大人,我钱家真的好惨啊……”

    钱三省本事富家纨绔公子哥,这些日子才勉强算是触摸到了‘人生的真谛’,正憋着劲要一飞冲天,还未真正品尝到功成名就的美味和人生的美好,却一下子猝不及防地先品尝了尘世的残酷和人生的冰冷,已经有点儿神志恍惚了,一个劲儿地哀嚎。

    父子两人,也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找林北辰。

    毕竟这座朝晖城中,能够与省主梁远道掰手腕的人屈指可数。

    林北辰是其中之一。

    听完钱氏父子的哭诉,林北辰又惊又怒。

    梁远道这个疯子!

    竟然对钱家动手。

    钱家好歹也是朝晖城中的贵族,也算是你省主的臣子……

    这头肥猪,是冲着我来的。

    林北辰立刻就反应过来。

    这个梁远道,真的是一个反复无常,毫无底线的小人。

    “你们放心,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林北辰一抬手,将钱氏父子扶起来,道:“不管是谁,动了我的人,就得给我死,你们不用着急,明天我就和梁远道这头肥猪,好好算算账,至于那些堵在营地和学校外的灰鹰卫……来人。”

    “少爷,您有何吩咐?”

    龚工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出现。

    “放倩倩。”

    林北辰道:“让她带人,把第二城区的灰鹰卫,全部都给我清理了。”

    “好的,少爷。”

    龚工又悄无声息地出去。

    一边的钱氏父子,听到林大少这样的命令,连嗷嚎哭丧都忘记了。

    他们来找林北辰,其实没有想到林大少真的会为他们报仇,和一方诸侯的梁远道翻脸,只是希望林大少能够念在他们父子为其效力,并且也揭发极乐庄园有功的份上,可以庇护他们父子和几个妹妹一条命而已……

    没想到,林大少竟然这么讲义气。

    直接要和梁远道撕破脸了。

    两人呆呆地看着林大少,只觉得帐篷中,昏黄的灯光之下,那张本就英俊无双的少年面庞,此时竟是泛出一种神性的光辉,仿佛是左手正义右手报应的神邸一般。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人?

    钱智也算是得道多年的老狐狸了,厚黑学十级大师,但也从未遇到过林北辰这样的‘义薄云天’的人——就算是高胜寒这样的天人,如果是他的心腹被梁远道害了,估计为了大局,也会隐忍吧?

    林大少竟然直接要正面肛了?

    他被感

    动了。

    被深深地感动了。

    “大少,我钱智在此,愿意对天发誓,从此之后,永远效忠大少,绝无二心,哪怕是刀山火海,也愿意为大少去闯……若违此誓,叫我乱刃加身,粉身碎骨,断子绝孙,死无葬身之地。”

    他直接泣血起誓道。

    旁边的钱三省神志恍惚,但听到‘断子绝孙’这几个字,隐约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

    就听钱智又慷慨悲壮地道:“大少,直接与梁远道那疯狗正面对抗,殊为不智,我钱智也知人微功浅,不值得大少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庇护我,我愿意走出营地,任由灰鹰卫处置,只求大人能够庇护我这不成器的儿子,还有我那几个在云梦初级学院上学的女儿……”

    “父亲,不。”

    钱三省对于父亲刮目相看。

    他以前总觉得父亲是一个老官僚,欺软怕硬,贪生怕死,贪财好色……总之,虽然他自己是个纨绔,但总觉得父亲这个老纨绔比自己不要脸多了,一旦遇到生死存亡之事,父亲未必会真的不惜一切地保护自己。

    但是没有想到……

    一下子,在钱三省的眼中,老父亲的身形,骤然变得无比伟岸。

    像是一座巍巍大山,高大雄伟。

    “吾儿……”

    “父亲!”

    “儿啊。”

    “爹!”

    钱氏父子两人,都是热泪盈眶,在帐篷里深情拥抱。

    林北辰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俩货。

    戏太多了吧?

    我杀灰鹰卫,是因为早就和梁远道这头肥猪势不两立,忍不了而已。

    哪里是为你们报仇?

    如果我真的奈何不了梁远道,早就把你们卖了。

    不过,这样的话,林大少当然不会说不出。

    他一看钱氏父子深情入戏,也不由得戏瘾大发,起了飙演技的冲动。

    尤其是,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自己正愁找不到肛梁远道的理由,眼下不就来了吗?

    钱氏父子,当真是我的贵人啊。

    林北辰往前一步,挽住钱智、钱三省父子的手,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地道:“老钱,你们父子不用如此,我林北辰是和等人?这风语行省谁不知道我林北辰义薄云天,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英明神武,岂能看着自己人去送死?别说你们已经是我云梦营地的人了,就算是我云梦营地的一条狗,也不能被人欺负,区区几个灰鹰卫算什么,算是天塌地陷,日月倒悬,神魔追杀,我也会护着你们,今天,我朝晖城第一美男子林北辰,倒是要看看,有我在,谁敢动你们一根毫毛。”

    钱氏父子,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帐中的云梦大佬们,也被林大少这一席话,震得热血沸腾。

    看看。

    这样的人,才值得跟随和效力。

    梁远道这个所谓的省主,和林大少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要是没有林大少,第二城区数百万流民,只怕是在这个寒冬之中,要冻死饿死一大半,易子而食,妻离子散,卖妻售子之类的人间惨事,绝对会成为常态。

    林北辰暗中扫了一眼,见众人神色都激愤了起来,知道有了效果。

    他趁热打铁,继续义愤填膺地道:“今天,他几个小小的灰鹰卫,就敢堵我云梦营地门口,那是不是以后,我云梦营地中的臣民,还有大家一起积累的财富,灰鹰卫想夺就夺?所以,我宰掉他们,只是礼尚往来而已,等到明日,他梁远道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向你们钱家下跪赔礼,我连他这个省主,也宰掉算逑。”

    钱氏父子听得呆了。

    这……气性也太大了。

    直接就要干省主?

    其他云梦大佬们,也都震惊地看着林北辰。

    这一次,要玩的这么大吗?

    这绝对是要惊动天下的大事吧?

    不过,听到大少这样的表态,心里竟然隐隐有些兴奋是怎么回事?
欢迎您阅读乱世狂刀所写的小说剑仙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