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44、番外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加令人眼眶通红, 接下来整整两个小时,周忆之都在盯着薛昔看。

    这时候十六岁的薛昔哪怕再早熟, 也只是个纯正的少年,压根禁不起她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看。这时候的她长得那么好看, 像是一朵还未成熟但已青涩欲要绽放的花骨朵, 娇弱、锋利、美丽, 医院的人都忍不住盯着她看。

    他从小惦记她,又怎么会例外。

    从医院出来,他整张脸都已经红欲滴血。

    外面已经开始下雨, 管家将加长轿车开过来,打着一把伞来接周忆之。周忆之却接过那把伞, 遮到了薛昔的头顶。

    这时候的薛昔已经很高, 比周忆之几乎快高出一个头, 周忆之需要微微踮起脚, 才能对上他低垂的视线。

    两人挨得那么近,薛昔的脸又红了。

    他心里感到愕然,忍不住悄悄地拿眼睛去瞅周忆之——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周叔叔打电话给他时, 说现在的忆之有些骄横跋扈, 让他多担待。但现在看来, 完全没有呢。

    她对他很好。

    “我来吧。”薛昔接过伞,撑在周忆之头顶。

    周忆之不知为什么笑了,又将脑袋往他怀里埋了一下,还使劲儿蹭了蹭。

    薛昔动也不敢动, 拿着伞的手的指尖都在发红。

    一边的管家满脸的震惊,但是碍于周忆之一向在家里任性妄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当这两孩子从小感情好。

    蹭够了,周忆之才拉着薛昔上车。

    车上,周忆之支颐着下巴,认认真真地注视着薛昔。

    薛昔沉默地看着自己发白的球鞋,甚至不敢抬头看周忆之一眼,但他被周忆之盯得脸色发红,终于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

    周忆之现在的心情,就是怀揣着巨大的喜悦与宝藏,却无人分享,她想把现在还只是个少年的薛昔一把揉进被子里,藏起来,但又怕吓到他。

    她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将手伸过去,握住薛昔撑在真皮后座上的手。

    周忆之的手指冰凉。

    薛昔的手反而很暖。

    他指骨修长,十五岁的周忆之的手纤细白净,覆盖不住他的手。

    周忆之说:“我记得你,我记得小时候的事。”

    薛昔看向她,笑起来,刚要说话。

    周忆之就凑过去,看着薛昔,小声地继续说道:“但没想到哥哥你长大了居然这么帅,我想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可以和我早恋吗。”

    薛昔:……

    薛昔怀疑自己的耳朵。

    一上来就撩人,周忆之自己都一阵鸡皮疙瘩。

    但很明显还是个少年的薛昔听着她这话,心脏狂跳,瞳孔地震,呆若木鸡。

    周忆之看着他这样子,促狭地想笑。

    但笑着笑着,眼里忽然又有了泪意。

    “我期待你来,好久了。”周忆之又强横地说:“你要来我们家住,你就必须也得喜欢我。”

    少年薛昔用完全惊愕的视线看着她。

    他在心里想象过一百种时隔多年,再见到她的那一幕,但竟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状况!他想过他会寄人篱下、想过她可能完全忘了小时候的事情、想过她会漠然、想过她会抗拒他被她们家资助——但绝对绝对,没想过,她直截了当地说记得他,对他一见钟情!

    什么情况?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年少时期有多么清俊的薛昔愕然万分。

    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周忆之有点轻佻。

    但他仍呆呆地,耳根刹那间就红了。

    薛昔盯着自己被周忆之小手握住的手,很艰难地问:“你是和我开玩笑吗?我们过了这么多年才第一次见面。”

    “算了,没趣。”周忆之佯装悻悻道,缩回了手。

    薛昔手指几不可察地握紧了一下。

    他忽然有些后悔说刚刚那句话了。难道这是城里人的新鲜的打招呼方式?他待在乡下三年,已经很久没接触到原先的有钱人的圈子了。

    正在薛昔不知所措地看向周忆之的时候,周忆之又转过脸,猝不及防地忽然凑过来。

    薛昔猛然睁大眼。

    周忆之已经抱住他脖子,“piaji”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薛昔眼睛睁得更大了,心脏失跳。

    “可我仍然很喜欢你。”周忆之在他耳边道:“欢迎回家。”

    对于十六岁这一年的薛昔而言,周忆之是高高在上的,是他年少一场绮丽的梦,美好而粗触不可及。

    他家境已然败落了,他父亲那一辈再无翻身的可能。且不去想他以后前途会如何,现下他高中没毕业,外婆那边有一大笔医药费要支付,他来到薛家的世交周家,受到周家资助,的确是寄人篱下的。

    他在踏进别墅时,盯着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就犹豫了下。

    他想尽可能在她面前体面一点,但今天下了大雨,他鞋子上全是泥水。

    薛昔想了想,在门口将鞋子脱下来。

    他穿着袜子,正要踩在冰凉的地面上。

    眼前便多出了一双毛茸茸的四十二码的蓝色棉拖鞋。

    周忆之蹲在一边,示意他穿上,并给他看她脚上的,笑着道:“我的粉红色,你我的是一对。”

    薛昔喉结动了动,耳根不可避免地又红了。

    他穿上拖鞋,走了进去。

    周忆之这才发现原来真正少年时期的薛昔这么爱耳朵红,她简直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调戏他,但又生怕他觉得她太可怕,于是这才拼命忍住。

    周忆之带着薛昔介绍了几个房间。

    他的房间早在周忆之去医院前就已经布置好了。

    一切都轻而易举地安定了下来。

    吃完晚饭,薛昔帮着何姨收拾碗筷,跟着就要进厨房帮忙洗碗。

    他现在的个子已经很高了,系上围裙的样子好笑又清俊,周忆之尽管很喜欢他们俩以前结婚后他为她做饭的样子,但这时候的少年薛昔刚回到家,周忆之不想让他干活儿。

    她进去把薛昔往外拉,对何姨道:“何姨,麻烦您洗一下碗,以后别让他碰碗。”

    何姨本来就是拿工资的,自然也没有话说,笑了笑:“很少见到小姐对谁这么好呢。”

    薛昔听着这话,有些不自在,去看周忆之。

    周忆之视线落过来,他顿时局促地移开了视线。

    周忆之给他把围裙解开,随手放在冰箱一边。

    “走吧,你的任务就是去陪我看电影。”周忆之将薛昔往外推。

    两人坐在沙发上。

    周忆之看着电影,看到恐怖的地方,忍不住就抱紧了薛昔的胳膊,并用膝盖夹着薯片。薛昔的胳膊被她抓得有些疼,但薛昔心里却感到愕然并且受宠若惊。

    电影的光明明灭灭照在他脸上,他悄悄侧眸去瞅周忆之,见周忆之全神贯注沉浸在电影里,他才敢稍微大胆地多看一会儿。

    薛昔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做梦。

    否则为什么,像是吃了一口棉花糖一样,心底能这么甜。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