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40、圆满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现在城市里禁止燃鞭, 但跨年时候的烟花倒是不禁止,除夕前后几天天气都不太好, 唯独到了晚上小雪就停了。

    琉璃色彩的烟花在城市夜空炸开,宛如四散的流星银河。

    因为流行感冒肆虐的缘故, 这一年除夕市中心比往年冷清许多, 可依然有很多年轻人在市中心led屏下相会拥抱。

    不过周忆之和薛昔都不是喜欢凑热的人, 于是只一天晚上爬到山顶看了烟花,其他时间大多都待在别墅里。

    没有别人来打扰,就他们两个人, 再好不过了,随便干点什么都很有意思。

    周忆之本来想和薛昔一道去逛逛超市, 买买年货什么的。

    别人家每年都会这么做, 唯独她家总是很冷清。

    但管家和何姨走之前把所有需要用的食材都准备好了, 完全没有什么缺的需要买的, 再加上这年冬天流感有点严重,周忆之便只好作罢。

    逛不成超市,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周忆之光是看哥哥系上围裙,在厨房做饭, 都能看得目不转睛。

    薛昔边做, 她边迫不及待地尝, 对每一道都赞不绝口。

    薛昔觉得她这是捧场,垂眸拿笑眼看着她,不把她的夸赞放在心上。只怕她烫到了,一直让她慢点吃。

    周忆之拿着筷子, 嘴里含混不清:“我真不是捧杀,真的太好吃了。”

    薛昔淡淡地说“也就一般吧”,但嘴角已经扬起来了。

    周忆之坚定地夸了几句,吃着辣气腾腾的食物,额头冒汗。

    别墅暖气开得太足,薛昔背对着她切菜,他穿了一件白t恤,肩胛骨处有着属于少年人的肌肉线条,周忆之高高兴兴吃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没由来地,细细地抽疼了一下。

    如果没发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话,其实本来这个时候的哥哥应该和她一样生活优渥的。他是被迫学会了这些。

    但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连他自己也没那么在意,她又有什么好提的。

    周忆之将手中的餐碟轻轻放在一边,凑过去,从后抱着哥哥的腰,脸贴上他的背:“就三个菜吧,别做多啦,反正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胃口小,吃不完的。”

    薛昔动作停了一下,笑着回头问:“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吵着可以吃下两百斤吗?”

    “我心疼你你看不出来啊?”周忆之很矫情地长长的叹了口气:“做那么多,多累啊。”

    薛昔嘴角笑意遮也遮不住。

    “嗯。”他心里满满当当的。

    周忆之在网上下单了游戏手柄,收到货之后就开始拉着薛昔打游戏。

    二楼有一个小的影幕投屏厅。两人把别墅大门一锁,风雪都被关在外面,然后燃了影幕厅的壁炉。

    周忆之取来几个抱枕,薛昔抱来两条厚厚的羊毛毯,两人披着羊毛毯坐在地毯上抱着抱枕开始打游戏。

    壁炉里火光跃动,发出吱呀的燃烧的响声,像是安静宁和的白噪音,将一天时光拉得绵长而温柔。

    薛昔没怎么管周忆之打游戏,反正在学校的这段时间算是老天多赏赐给他们的一段时间,对于两个重生回来的人而言,能够轻而易举通过高考,那么这段时间当然是周忆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过早上他会拉周忆之起来锻炼,以保持身体的健康。

    天气还没彻底冷之前周忆之锻炼还能保持,隔三差五会晨跑。但天气转入寒冬之后,周忆之就回归赖床的习惯了。

    她一点也不想早起,每天早上闭着眼睛,头发乱糟糟盖在脸上,完全清醒不过来。

    “哥,我真不想锻炼,我好困,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周忆之身体一下没被扶着,立刻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薛昔又把她拎起来,抖了抖,哄道:“你差不多已经四天没出门运动了,再在懒人沙发上躺下去,腰椎都要变形了。你昨晚怎么说的,让我今早一定拉你起来……”

    他用哄孩子一样的语气道:“忆之,快起来,给你做好吃的。”

    周忆之哼哼唧唧,简直恨不得对薛昔说分手,她闭着眼睛哭道:“要不分手算了。”

    这段时间她每天赖床到下午,薛昔担心她不吃饭会胃疼,把她从床上拎起来的时候,这话已经听她念叨了不下五次,薛昔已经习惯如常了,斩钉截铁道:“不行。”

    “凶什么嘛,不行就不行。”周忆之非常的委屈,恶人先告状。

    语气非常轻柔的薛昔:“……”

    周忆之趁着他哭笑不得的功夫,转而对他上下其手,猝不及防地伸手摸进他衣服里,一路顺着往下。

    她的手刚从被窝里拿出来,带着灼热的温度。

    而且她还故意在腹肌上停顿了好久,用指尖轻轻地划。

    薛昔被撩得不行,很难不起反应,他耳根发红,匆匆后退一步。

    周忆之目的达到,往被子里一钻,正要继续大战周公。

    被子连同她一起,忽然被薛昔凌空抱了起来。

    他抱着她和被子就往浴室走。

    身体陡然悬空,这下周忆之彻底清醒了,这人软硬不吃,她快哭了,恨恨地咬了他脖子一口:“好哥哥,你有点讨厌。”

    薛昔忍着疼和痒,妥协道:“实在不想锻炼,就算了吧,但是得吃饭,不然饿着肚子睡会饿出胃病,吃完再睡?”

    他这么让步,周忆之反而泄气了,将脑袋埋在他肩上,闭着眼挣扎着抓紧最后几十秒的睡眠:“算了,起都起来了,吃完还是去锻炼吧。”

    这个寒假过得很快,中途周度和姜懿容都打了一通电话回来,不是除夕当天晚上打的,不过对于他们而言也很是难得了。

    周忆之接了电话,互相说了几句祝福,三人的家庭关系关系比上一世冷淡许多。

    周度和姜懿容对待周忆之的态度倒是没怎么变,这变化主要发生在周忆之身上。

    不过周度和姜懿容都没有多想,只是很正常地以为,可能是给周忆之找了个玩伴,周忆之对他们没那么依赖了。

    这样也好,周度答应周爷爷把故人之子薛昔接进家里来,肯定是事先查过他这些年的经历和人品的。他的人品完全没问题,周忆之和他关系亲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们的猜测某种程度上和事实异曲同工了。

    周忆之也不在乎他们怎么想的,挂了电话就兴匆匆地同薛昔一道看电影去了。

    转眼就要开学了,管家和何姨从老家回来,着手把别墅里里外外洒扫一遍。

    开学之前发生了件事。

    上一世这个学期有个从薛昔原先城市同一所学校转过来的学生,知晓薛昔的旧事,就是他几个月后将薛昔的身世背景在学校散布开来,给薛昔添了许多麻烦。

    周忆之其实一开始以为哥哥很介意别人提及他的背景,因为那无异于揭人旧伤疤。

    可这一世相处短短几个月后,周忆之发现自己错了。

    这个人的承担能力和内在心理远远要比自己所以为的强大得多。无论是少年时期,还是后来。

    上辈子真正少年时期的他就不是很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口舌能伤人,但是从他不在乎的人口中说出来的流言,他其实是根本不屑理会的。

    不过既然是麻烦,还是解决掉的好。

    薛昔出了趟门,这事情就解决掉了。

    和上辈子的解决手段差不多,不过也不完全一样。

    上一世是抓到那人在超市偷东西的证据,直接发到了学校组委会,那混混嘴碎,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就被开除了。

    这一世事情还未发生,他也没做多的,就只将视频发到了那人邮箱,让其换所学校转。

    开学之后,周忆之还特地问了问班主任这学期整个年级有没有新的转学生。

    班主任说没听说。

    开学了一个月,那人也没出现。

    这事儿就算利落地解决了。

    周忆之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这口气还没出完。但是上辈子的气哥哥他自己已经出掉了,这辈子那件事又没发生,能因为没发生的事去整别人吗?似乎有点不太讲道理。

    因此周忆之也就朝薛昔抱怨了几句,但并没有插手这件事。

    天气转眼变暖,身上的羽绒服,卫衣,一件件减少,到了女孩子们穿裙子的季节。

    就在快要高考之前的一个月,周度和姜懿容一块儿回来了。

    周忆之刚放学,薛昔拎起她书包,两人正并肩朝校外走去,从操场上弹来了一个篮球,薛昔抬了下手,将快砸上来的篮球打开了。

    周忆之,下意识往他身后躲了一下,就接到了管家的电话。

    这么多年来周度和姜懿容还是第一次一起出现在周家别墅。

    这可真是稀奇了。

    说了几句,电话里姜懿容轻柔的声音传来:“说起来我还没见过薛家那位呢,他在你身边吗?”

    周忆之忍不住抬眸看了薛昔一眼,她觉得是不是……早恋的事情被发现了……?

    但是以自己父母淡漠的态度,居然还会管自己早恋吗?

    见周忆之皱着眉,薛昔抬手揉了下她头发,拿过她手中的手机,径直对电话那头主动道:“伯母,我在。”

    他定定看着周忆之,用口型对周忆之道:没关系,不会有事。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