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32、化解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晚上回去后, 两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周忆之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却实际上根本没有办法睡着。

    白天的时候震惊于哥哥也是重生的, 又紧张于表白的事情,注意力也全都放在了哥哥所说的“给她七天思考时间”的事情上, 以至于到了晚上, 脑袋放空, 才开始想起之前的一些细节,并感觉万分羞耻起来。

    如果哥哥也是重生的话,那么他应该是知道自己千杯不醉的, 那么之前借着喝醉了的借口装疯卖傻,缠着他的腰又是亲又是抱的, 他会怎么想?!

    周忆之将枕头从脑袋底下抽出来, 埋在自己脸上, 羞愤欲绝到恨不得捂死自己。

    这些羞耻的翻车事情倒是其次。

    顶多尴尬到脚趾头想要蜷缩起来而已。

    周忆之明白她和薛昔之间虽然已经说开了, 但其实仍然隔着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

    和那些互相吸引、最终拥有圆满结局的恋人不一样的是,他们之间存在着一个并不那么美好的上一世。

    关于上一世的记忆,全都是一些糟糕的画面。

    所以这一世,即便她对他说了喜欢, 可这份喜欢的可信度仍然并不高。

    哥哥觉得她是出于愧疚。

    而她自己, 其实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 自己对他的那一份感情究竟是什么。

    但是无论是什么,唯独有一点周忆之再笃定不过,这辈子她不可以失去他。

    周忆之没能睡着,其实薛昔也没合上过眼睛。

    他脑袋枕在手臂上, 安安静静躺着,目光落在天花板上。窗帘处透进来些许的月光,落在他脸上,轮廓分明。

    他眼眸里有着细碎的光,闪耀着神采奕奕。

    傍晚时她说的“喜欢”二字,至今仍萦绕耳旁,让他觉得不真实。

    现在两人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他从未想象过的事情了。他所奢望的,竟然一点点朝他走来。因而别说是等七天,再等一年,两年,他也是可以等的。

    他愿意等到她慢慢辨别清楚她真正的心意。

    表白的下场就是这样,直到凌晨四点也没能睡着,心跳仍然很快,深夜反而更容易想起白天的一些细节,回想起薛昔英俊的脸上的一些神情。

    周忆之两辈子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

    明明自己是占优势的一方,为什么也会这么翻来覆去睡不着?

    两道墙之隔的哥哥呢,该不会自己辗转反侧,小鹿乱撞,他却沉沉睡着了吧?!

    周忆之捶了下枕头,一脸砸了进去。

    又过了半小时。

    她身体无比的疲惫,可精神却仍处于亢奋,睡不着。

    看着床头边的香薰灯,又看了眼外面看起来像是快要亮起来的天,周忆之怨念地掀开被子,口干舌燥地下楼去倒水喝。

    ……

    刚轻手轻脚下完楼梯,就看到洗手台那边也立着一个高大的少年身影。

    薛昔靠在流水台上,正拧开矿泉水瓶,仰头喝水,只有落地窗那边投过来微弱的月光,他喉结的线条很是好看。

    “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周忆之走过去,立刻反应过来——

    他也睡不着!

    周忆之顿时爽了,看来深夜睡不着口干舌燥的不是她一个人。

    薛昔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立刻去玄关处拿起一双棉拖,走到她面前,放在她脚下,“怎么不穿拖鞋就下来了?”

    周忆之这才注意到自己赤着脚就下来了。

    “热。”她扶着薛昔的胳膊,踩进拖鞋里。

    薛昔这才压低声音问:“怎么了,没睡着吗?”

    周忆之不想承认自己因为表白的事情没睡着,赶紧揉揉眼睛,笑道:“睡着了啊,刚刚忽然口渴,就醒了。”

    薛昔揉了下她脑袋:“我给你拿瓶水来。”

    他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来,周忆之已经口干舌燥地走到流水台边,拿起一瓶水狂饮两口。

    她好像没意识到这瓶刚刚薛昔喝过,薛昔怔了一下。

    喝完水,两人一道上楼,站在周忆之的房门口,薛昔对她说:“晚安。”

    周忆之扒拉着门把手,却不那么想进去,她抬眼看了眼走廊上的挂钟,时针已经转到凌晨五点了,今天班上组织了冬游,现在雪已经停了,应该是不会推迟的,那么八点就要起床收拾书包吃早饭。

    只有三个小时可以睡了。

    可她却根本睡不着。

    这样一来白天爬山根本没精力,说不定会半路睡过去。

    她赖在门口不动。

    薛昔似有所觉,问:“怎么了?”

    周忆之脑袋垂下去,老实承认:“其实我睡不着。”

    薛昔道:“请假吧,今天干脆不去学校了,我替你打电话给你的班主任。”

    周忆之看着他,有些心痒,小声说:“不是请不请假的问题,关键是,睡不着,即便白天请一天假,在床上躺一整天,我恐怕也睡不着。”

    薛昔微微俯身,单手撑着膝盖,另一只手抬起,温热的指腹覆上她的眼睛,在她眼窝处轻轻揉了揉,轻声问:“为什么睡不着,是不是睡前喝过咖啡?”

    周忆之破天荒地被他温柔的担忧语气给挠得有些脸红,她破罐子破摔道:“我为什么睡不着,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刚表白完,怎么睡得着?哥哥你不是也根本睡不着?”

    薛昔怔然,他的确根本没想到周忆之会为了这个原因睡不着。

    换言之,他一直觉得周忆之挺轻松的,就好像拿他开玩笑取闹一样,狡黠得不像话,而他却弥足深陷。

    可她说她也没办法入睡,她也心神全被搅乱了。

    周忆之见薛昔半天没说话,便抬起头,却不知道为何,见薛昔眼中含笑。

    他垂眸看着自己,眼梢柔和,眼角笑意是因为得到了从未想过能拥有的珍贵的东西,而心生欢愉,满满当当的快要溢出来。

    周忆之极为罕见地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

    只是这样,只是自己因为他心神乱了,他就很开心吗?

    有些话本来要七天之后再说,因为这七天要确认自己对哥哥到底是什么感情,可周忆之却迫不及待地想早点先说了。

    她忽然脸色发红着道:“我是第一次谈恋爱。”

    薛昔道:“我也是。”

    周忆之道:“虽然说是七天之后再正式给你答复,但是这七天里我有一个要求。”

    薛昔“嗯”了声。

    周忆之道:“你先答应我,无条件答应我的要求,我再说。”

    薛昔笑了下,道:“好,你说。”

    周忆之背着手,抬头看着他,道:“不准多看别的女孩子一眼,尤其是冬游那种活动,估计除了班上,还有外班的女生围过来,你多看别人一眼就自戳双目吧。还有,不准不喜欢我,不准觉得我上一个要求无理取闹。”

    “这好像是三个要求。”薛昔说,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答应道:“好。”

    周忆之满意了,心情雀跃,本来睡不着,可这会儿大约是因为放下了一桩心事,反而有了几分睡意。

    她看着面前穿着睡衣的少年,或许是走廊月光微弱的原因,他眉眼温柔。

    周忆之说:“我还是睡不着,不如……”

    薛昔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周忆之蹦到他身上去,双手搂住他脖子,双腿一缠,薛昔猝不及防,下意识接住。

    周忆之肆无忌惮,舔了舔唇道:“不如一起睡吧,抱着你睡我应该睡得着。”

    薛昔:……

    上次醉酒她爬到他床上,像是毫无意识,他浑身紧绷,也就那么过了一整晚,可现在两人都清醒着,一起睡的话,无论如何都——薛昔不想在她还没弄清楚她心里的想法之前,趁人之危。

    他道:“这样,你回房间。”

    周忆之:“那你呢?”

    薛昔道:“我也不走,我在旁边坐着,行不行。”

    “不行。”周忆之道:“上次抱着你睡,我就睡得很香。”她抬起头,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哥,你忍心我白天起来去不了冬游吗,或者去了冬游,但没精打采。”

    薛昔还想说什么,周忆之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堵住了他的话。

    薛昔耳根发红,双臂用力地托住她。

    周忆之道:“一起睡,这是第四个要求。”

    薛昔:“……刚才不是说一个要求吗?一个怎么变成了四个?”

    周忆之泫然欲泣:“你不是说无条件答应吗?才四个,你就做不到了吗?”

    话还没说完,薛昔抱着她,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轻轻将她放在了床上。他双手撑在她耳朵两旁,叹了口气,道:“我只是——”

    “我知道,你是觉得,我分辨不清愧疚和喜欢,担心我现在对你这样亲近,以后会后悔。”周忆之黑发散开,眸子里带着水光,缱绻地看着他:“可我不会后悔啊。”

    “喜欢和愧疚我暂时不能分辨清楚,没办法立刻给你一个答案,但是我很清楚一件事。”

    薛昔哑声问:“什么?”

    “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周忆之抬起双手抱住他的腰:“我想,我离不开你了。”

    因为天底下再没有第二个人会无条件答应她的要求。

    “所以,无论我是出于什么情感,对你的愧疚也好,对你的占有欲也好,演变而来的任何情感都好,哥哥你都不要放开我。”

    这个要求其实很自私,可周忆之却听见薛昔对她说:“好。”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