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31、矛盾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周忆之好半晌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听到他这话,眼圈突兀地一下子就红了。

    她其实有过一些关于哥哥是否也重生了的猜测, 但是因为始终没找出什么蛛丝马迹印证自己的想法,于是也就没有再多想这件事。

    毕竟对于她而言, 她是逃避去想这件事情的。她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如果是上一世的哥哥, 她该怎么去面对。

    或者也可以说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 万一哥哥也重生了,那么他会不会因为上一世的事情而对自己存有芥蒂,远离自己。

    但就在刚刚她得到了他的承诺。

    他仿佛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自己一样, 知道她所有的恐惧、顾虑与弱点。

    周忆之哑然好半晌,才消化了彼此都是重生的这件事。

    天光渐渐昏暗, 外面的人也散了一些, 两人身边没什么人路过。薛昔一只手攥着周忆之的手, 给她热了热手, 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道:“我刚进家门那天,你坐在餐桌旁,是不是其实就是在等我吃晚饭, 只是不好意思主动说?管家其实是你让他来的?”

    周忆之点点头, 随即有点无地自容:“因为上一世你进家门时, 没有给你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那天我还特地叮嘱何姨做了一些你喜欢吃的东西。打算给你一个惊喜……”

    薛昔揉了下她额头,笑道:“好像只有惊没有喜。”

    “我看出来了,你好像以为我给你下泻药似的。”周忆之无语凝噎道。

    不过她心中暗道, 哥哥会这么谨慎也实在是事出有因,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上辈子的她会做得出来的。

    她做贼心虚地抬头看了眼身前的人,抱怨道:“结果没来得及和你说两句话,你转身就出去了。”

    薛昔点点头:“那时我不知道你也重生了,只是担心第一次见面你会讨厌我。”

    周忆之鼻腔一酸,抱住他,软软地道:“才不讨厌啊……我喜欢你,可你说的互相抵消是什么意思,给我七天时间考虑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辈子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周忆之仰头看着薛昔,等着他的回答。

    薛昔看着她,眼睛里装着她整个人,没有犹豫,道:“喜欢的。”

    老实说刚刚周忆之心口提着一口气,生怕听到自己不想听见的答案,虽然心里非常笃定,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眼前这个人更喜欢自己的人。

    但大约有些感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就已经悄悄地变质了,从在意变成了占有欲,以至于她也比她自己想象中的更想要得到这个答案。

    幸好这个人足够坦然。

    周忆之有点高兴,有点得意,但竭力按捺着,道:“那还要我先表白?”

    “我喜欢你,你知道的。”薛昔轻轻地道。

    他想了想,又斟酌着对周忆之道:“但我希望你能分辨清楚喜欢和愧疚的区别。”

    周忆之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心里难免有些细微的疼。

    换做别人,或许会觉得自己所付出的这一场感情纯粹是出自于愧疚,会觉得这份迟到的感情并不纯粹,因而同她产生误会。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眼前这个人,他们之间就永远不存在那些误会。

    他心里想的不是“她做错了事情来弥补”而是“她如果愧疚的话,是不是会喘不过气来”。

    他总是在替她着想。

    周忆之想立刻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果断地告诉他,不是因为愧疚,而是真的喜欢他。可是现在说这样的话,太没有说服力了,他也未必会信。

    更何况,她没有喜欢过人,没有感受过那些飞蛾扑火的情绪。这是两辈子第一次开窍。还没有确定的东西,她不想草率地拿出来去交换他的热忱与深情。

    她也想对他付出等分量的东西。

    于是周忆之张了张嘴,只是“嗯”了一声,问:“你是觉得我是出于报答上一世的恩情,才对你说喜欢你吗?”

    薛昔没说话。

    周忆之看着他,竭力坦诚地,将自己所有的想法说给他听:“其实我不知道,我目前还不知道我到底是出于什么。可是看到你和别的女生说话,我会很气,看到你不吃醋,我也会很慌……”

    “……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一直黏在一起,想接吻,还想尝试做别的事情。但我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喜欢。听起来更像是占有欲。”

    周忆之一边思考一边说着这些话,说得很慢。

    由于附近很嘈杂,所以她说的话只有薛昔能听得见。

    小雪纷纷扬扬卷起在路灯下。

    薛昔听着她说这些话,轻轻“嗯”了一声,忽然笑了。

    他眼中不同于平时的温柔平和的笑意,而是带着有些心满意足的鲜明的色彩,闪耀着细细的光,像是燃起了一些希望似的,深深地看着周忆之。

    “笑什么?”周忆之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羞人的话。

    她脸色登时微红。

    将脸一下子扎进他怀里。

    不过周忆之心想,傻哥哥,太容易满足了吧。

    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见雪有愈下愈大的趋势,两个人朝回走。

    解开了一个心结,周忆之心里放松很多,她磨磨蹭蹭地缠着薛昔的腰,不肯放开,看起来像是被薛昔拖着走。情侣谈起恋爱来都这样不分场合,也没有什么人将视线过多投在他们身上,除了忍不住多落在他们脸上之外。

    “所以给你七天,你好好思考一下。”薛昔继续刚才的话,道。

    周忆之笑问:“七天之后我还是说喜欢你,怎么办?”

    薛昔将她抬起的脑袋按进怀里,嘴角也带了一点笑容,在她耳边说:“那么,我就不许你反悔了。”

    周忆之闻言兴奋地抬起头:“是吗?你要对我做什么?!”

    “可以爬床吗?”周忆之按捺不住地摩拳擦掌:“虽然身体还没成年,但是心理已经成年了,一起睡觉没关系的吧,不过有个问题——”她瞥向薛昔:“你吻技太差,我觉着得多练习几次。”

    薛昔:……

    周忆之说着就要踮脚。

    薛昔虽然说是等七天之后,如果她不反悔的话,那么便没有反悔的机会了,这个时候应该将她凑过来的额头推开。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她凑上来的泛着微微水光的唇,鬼使神差的,低下了头,在她的唇角轻轻印了一下。

    周忆之猝不及防,脚差点崴了一下。

    薛昔一把将她捞起来。

    周忆之耍流氓耍到最后总是自己脸色烫得不行。

    “赶紧回家吧。”她舔了舔被吻过的地方,道。

    两人互相坦诚其实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司机还在停车场等着,周忆之冲过去,在车门外跺了跺脚,把身上的雪抖掉。

    薛昔走过来给她开了车门。

    两人一上车,周家的司机下意识扭头看了过来,刚要张嘴问还要不要去哪里,结果就见周忆之动作不太自然地靠窗坐下来,看向窗外,手握成拳,无意识咬着拇指,大冷天的,她脸颊红得不行。

    薛昔给她脱了外套,在车外抖了一下,才进来。

    司机:……

    是吵架了吗?司机情不自禁地开始思考,不然小姐为什么这么激动。

    作者有话要说:  满血复活回来更新!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