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30、矛盾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薛昔足足有五分钟没说话, 他捏紧了周忆之的手。

    周忆之仰着头,观察着他的表情。

    因为路灯昏暗, 他又逆着光,周忆之又朝他靠近一点儿, 两个人快要贴到一起去。

    周忆之这才看清他脸上的震惊与错愕。

    无论这个人因为遭遇原因, 有多成熟, 但这一瞬就只是宛如打开了礼盒看到巨大惊喜的少年。他在上一世有多无望,此时此刻就有多不敢置信。

    雪花飘落在他肩膀上,他一动也不动, 除了心脏声跳动得周忆之都能听到之外,就只有, 半晌后, 他睫毛颤掉了一片雪花。

    万籁俱寂。

    汽笛鸣叫, 地铁口人来人往, 嘈杂如流水一般涌来,但却绕过了两个人。

    周忆之本来很紧张,但是听见近在咫尺,这个人不畅的呼吸, 她忽然又稍稍镇定了起来。

    表白这种事么, 最难开口的莫过于第一句话, 等第一句话说了出来,接下来的全都好办了。

    她觉得丢脸,但哥哥这副呆若木鸡的样子难道就好到哪里去了吗。

    总归是两个人一起丢脸,那就丢脸不到哪里去。

    “等我一下。”她举起竹签。

    但还没等她走开, 薛昔就把她手中的竹签接了过去,走开扔掉了。

    他走回来,站定在她面前,仿佛还深呼吸了两下。

    周忆之笑了一下,踮起脚用指尖拨了拨落在哥哥肩膀上的雪花。

    冰凉的手指触碰到冰凉的鼻梁,竟然变成了奇异的滚烫。

    她问:“我刚刚可是表白了,你听见了吗,你不说点什么吗?”

    薛昔看着周忆之,好半晌,方才找回了一点儿理智。

    他哑声问:“不是林嘉宇吗?”

    周忆之脸颊发烫,有点不自在,笑道:“不是啊,你怎么会那么以为?就因为我让他来咱们家补过几次课?”

    “你夸赞过他。”薛昔低声道:“你说他很优秀,你和他一起看电影,你和他一起大笑,你还恋恋不舍将他送到门口……”

    话没说完,薛昔骤然意识到自己情绪泄露太多,简直带上了几分抱怨的语气,他及时刹住了车,看向周忆之,但周忆之笑得更甜了。

    怎么办,哥哥好爱吃醋。

    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薛昔:“可是,我有没有说过,在我心里,你更优秀,你全天下第一好。我和你看过更多电影,见到你的时候,我心里笑的时候更多,跟你道别的时候,我更加恋恋不舍?”

    周忆之每笑着多说一句话,薛昔的呼吸就重一点,他完全分辨不清周忆之说的话是真是假,是开玩笑还是逗他玩,他只能浑身僵硬地移开了视线。

    周忆之将手从哥哥的羽绒服口袋里抽出来,双手从他羽绒服里伸进去。

    薛昔下意识张开手臂。

    少女便钻进了他怀里。

    周忆之环抱住他,微微叹了口气。

    她将脑袋靠在他胸膛上,这样紧紧抱着,揪着他的毛衣,感受着他的体温,有种踏实的温暖感。

    上辈子的苦吃够了,这辈子她只想和眼前的人好好的拥抱、相伴、团圆。

    任何误会的事情都不要发生了。

    于是她将脸埋在他怀里,认真解释道:“那是为了测试你的反应,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怎么敢贸然表白?”

    “是么?”薛昔没忍住问:“在门口你们说了什么,你脸很红。”

    “哥哥你记得真清楚。”周忆之笑意快要溢出来,美滋滋地道:“他对我说你在厨房,一直朝着门口看,肯定是很喜欢我。”

    “看来他说对了。”周忆之抬起脸,朝薛昔眨眨眼。

    薛昔心中的那根刺便被她这样轻描淡写地拔掉了,他们之间无论发生何事,只要没有外人参与,他的心脏便悄然落下。

    他心跳很快。

    但是事到如今,也不怕被她听见了。

    可是周忆之她,究竟分辨得清楚吗?她对他到底是喜欢,还是愧疚,还是因为愧疚而想要做出补偿?

    他不想要补偿,他想要她快乐平安,并得偿所愿。

    他应该告诉她,不要束缚着那一块巨石去生活,不要因为上一世的事情就对他含有歉意。她并不欠他什么的。最后结局不好,也只是命运而已。

    他应该明明白白地同她说这些的。

    可此时此刻,她在怀里,对他撒娇,静静地在风雪闹市中拥抱。这些全都是他从未奢想过的,

    上一世要冰雪消融走到这一步,好好地共处一室,多么困难。

    这一世好不容易她眼里装进了他,好不容易对他笑了,甚至说喜欢他,他几乎受宠若惊,连呼吸也放轻了。

    他无比想要将这一切紧紧抓在手里。哪怕她只是因为愧疚才如此的呢。

    因此,这一瞬间,他望着她扑在自己怀里,嘴角带着笑容,他想要说的话,忽然就因为私心,而说不出来了。

    “我刚才要说的就是这个。”周忆之看着他,期待地问:“那你呢,刚刚说想和我谈谈,是想和我谈什么?”

    薛昔嗓音有点哑,道:“……其实没什么。”

    “到底要说什么?!不说不准回家!”周忆之虽然猜到以哥哥的性格,要主动对自己说的话不会是表白,但以他刚刚慎重的语气来看,也绝对是什么大事。

    她心里好奇,忍不住又催促了一遍,然后将抱住哥哥的腰的双手移到了他脖子上,就这么吊着,眸光璀璨地看着他。

    周围有来往的跳广场舞的人忍不住朝他们看了眼,但面色如常,只以为是什么小情侣。

    周忆之舔了舔唇,感到有几分不好意思,又重新将脑袋埋回薛昔怀里。

    她瓮声瓮气地道:“快说,不然我就当哥哥你默认当我男朋友了。”

    薛昔问:“男朋友?”

    周忆之点点头,笑着道:“我已经表白了啊,你情我愿,接下来不应该谈恋爱吗?虽然我不知道谈恋爱该怎么谈,但……”

    周忆之仔细想了想上一世眼前这个人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便对他道:“但我会收敛我的坏脾气,偶尔削几个你喜欢吃的水果摆在盘子上,晚上悄悄给你盖盖被子什么的,我会去学一学怎么对人好,总受到哥哥你单方面的照顾也不是一回事,对不对。”

    周忆之感觉自己这话说得还挺贴心,但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不吭声,他看着她,表情里找不出一丝开心的意味。

    周忆之忍不住问:“怎,怎么了,不是这样的吗?”

    “你……不需要去做这些。”薛昔对她道。

    这些听起来更像是出于歉疚,而非喜欢。

    这样变得都不像你了。

    “忆之。”薛昔还是开了口。

    周忆之仰头看他,他仿佛在极力克制和挣扎什么,片刻后。

    他镇定了下,用手指轻轻推开周忆之的额头,凝视着她的眼睛对她道:“七天,你再好好思考一下。”

    “思考什么?”周忆之不解。

    薛昔沉默了下,道:“我也记得上一世的事情。”

    周忆之心头一跳,刚要说话,薛昔又斟酌着道:“如果是因为上一世的事情,想要补偿我,其实没必要这样的。”

    “你看,现在你好好活着,我也好好活着,你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你没有必要因为负疚感而觉得‘不喜欢我就是对不起我’。”

    “世界上从来没有付出感情就必须得到回报的道理,如果要求每一份付出的感情都得到回答,那么恐怕就会偏激成杀人犯和偏执狂了。更何况。”

    薛昔顿了顿,轻声道:“周家资助过我,五岁那年你也帮助过我,就当是互相抵消了,我是这样想的。”

    他到底是没自私到,用愧疚绑架她。

    “我没——!”周忆之下意识就要反驳。

    但薛昔却很平静,又揉了揉她脑袋,缓缓道:“如果是担心这辈子我有记忆的话,就不会再陪在你身边,也不用担心,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