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19、喜欢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丛游的事情告了一段落。

    可能那天周忆之用无比认真地口吻对他说, 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让他觉得继续追下去也没什么希望。

    而且周大小姐不缺钱, 丛游哪怕是包下游轮摩天轮风火轮制造浪漫给她看,对她而言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

    换句话说, 如果她根本不喜欢丛游, 丛游完全没辙。

    为了这件事, 丛游很是挫败了一阵子,他在学校里开始很识趣地绕着周忆之走,变成了和上一世差不多的情形。他大约是对他身边的那群狐朋狗友说过了, 他那些朋友也没有再出现在周忆之的眼前。

    除此之外,丛游还觉得周忆之变了很多, 他一直以为, 周忆之知道自己在论坛上的打赌之后, 即便没那么伤心, 但至少有自尊心被践踏的愤怒,说不定会冲到自己面前给自己一耳光。

    但没想到周忆之并没有。

    那天吃饭时,他所见到的周忆之,似乎比他追了一个多月的那个少女要成熟从容得多, 美丽不可方物的眼睛里也多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丛游还是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 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周忆之身上的变化,

    他只是后悔不迭,如果一开始没有拿周忆之打赌就好了,如果一开始是正儿八经地追她就好了,说不定会有另外一种结局。

    他刚打赌要追周忆之的时候, 对周忆之这个人根本不了解,只知道她平日里总是一副面若冰霜、高不可攀的模样,男生们纷纷打趣她是白天鹅、奢侈品,他一起劲儿,就放大话要让白天鹅折腰。

    可是后来逐渐接近了周忆之,乃至于去了几次她家之后,才发现,周家偌大的豪华的漂亮别墅,居然只住着周忆之与管家以及何姨,空荡荡的,令他想起华而不实的冰冷城堡。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情丛游下意识没有对自己那些狐朋狗友说。他调侃起来也是说“周妹妹家里漂亮得很”,有人问他追了周忆之那么久,有没有见过她父母,丛游也转移话题“周妹妹还没松口呢,不过凭小爷我的魅力,八/九不离十了。”

    或许他当时潜意识里便知道,说出这些,反而最伤害周忆之的自尊心。

    只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另一种结局了。

    丛游热烈的追逐犹如短暂的秋季一般很快翻篇。

    这天放学后,周忆之拉着薛昔又去了那家蛋糕店,她和薛昔身上穿的都是校服,在学校里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蓝白校服,但一旦两人单独出去,看起来就很像情侣装。

    周忆之暗搓搓地有些高兴,学着哥哥将自己的拉链拉到最上。

    同一家蛋糕店,这次周忆之熟练得多,完全没有让哥哥帮自己。

    就仅仅只是自己一个人从头到尾打蛋挤奶油。

    她手忙脚乱,脸上沾上了一些粉末子,袖子挽得老高,纤细十指上全都是面粉,但是做得却非常起劲。可能力道没把握好,面粉一下子往上飘,钻入她鼻尖,周忆之顿时被呛到,匆匆转过身去跑到角落里,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咳咳咳……咳咳。”

    薛昔赶紧洗干净手,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背,然后抽了张纸巾递给她,无奈地道:“你不擅长做这些,我帮你吧,送人的时候只说是你做的就行了。”

    他知道了周忆之不是送给丛游,但是知道周忆之最近正学着敞开心扉交新朋友,已经和班上几个女生打成一片,他以为周忆之做这些小蛋糕,是想带去学校分给女孩子们的。

    周忆之用纸巾擦掉咳出来的眼泪,对薛昔道:“别看我!咳咳……咳……你背过身去。”

    薛昔轻笑一下,背过身去,反手继续轻轻拍着她的背。

    周忆之这才对着墙壁,十分没形象地用鼻子出了几下气,努力把吸进去的面粉喷出来。

    太丢脸了,她面红耳赤地心想。等到呼吸终于顺畅之后,周忆之这才转过身来,她眼角挂着呛出来的泪水,脸上全是手指沾上去的湿漉漉的面粉,她对薛昔道:“哥,你做你自己的,别管我,你该干嘛干嘛,不要帮我。”

    她朝着工作台继续走过去,薛昔走到她身边,看了眼天色,道:“但是你自己做的话,恐怕做完天都黑了。”

    “黑就黑了吧,今天又没有什么事。”周忆之用肩膀挤开薛昔,又对他说了一遍:“我自己来,你别帮我。”

    薛昔不禁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有些奇怪她为什么非得执着于亲手做出一个完整的蛋糕来。不过见她这么专注于做这件事情,他也就往旁边挪了一步,把容易呛到她的干面粉移了个位置。

    薛昔说得没错,等周忆之完整地做完一个蛋糕,天真的已经黑了。

    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而且令周忆之惭愧的是,这个蛋糕做得还不怎么样,从烤箱里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歪歪扭扭的了,仿佛被人踹了一脚的比萨斜塔,等到她颤颤巍巍地将奶油挤上去之后,这个斜塔上又没精打采地软趴趴着几朵看不出来形状的花,大大小小根本分布均匀,看起来就像是什么大饼。

    周忆之自己都不忍直视,盯着自己做出来的蛋糕,有种重头再来的冲动。

    她忍不住朝着哥哥看了眼,他比她后开始动工,但是几乎也快完成了。

    他垂着漆黑的眸。

    修长的指骨攥着挤奶油的倒三角,沿着蛋糕的边缘,挤出一朵又一朵好看的花来。最外面一圈是夕阳般的橙黄色,到了里面,点缀上一些雕琢好的巧克力,看起来和蛋糕店货架上摆着的蛋糕没什么区别。

    做完之后,薛昔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然后侧过头去看周忆之。

    视线落到了她面前的蛋糕上。

    薛昔:……

    周忆之:……

    周忆之脸色登时就涨红了,双手往自己的蛋糕上一盖,凶巴巴地道:“不准看!”

    薛昔扭开头,但眼里一些忍俊不禁的笑意还是遮掩不住,他低低道:“不看。”

    周忆之一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一面又忍不住悄悄打量着哥哥做好的蛋糕,算上上一次,他也才第二次来,但怎么就做出了能上展架上的蛋糕呢?她问:“你以前做过蛋糕吗?”

    薛昔来到周家之后,无论是管家还是周忆之,都极少过问他的旧事。这还是周忆之第一次提起以前。

    薛昔走到水龙头旁,打开水龙头将手上沾到的奶油冲洗了一下,又挤出一点洗手液,继续洗手。

    周忆之的注意力就情不自禁落到他修长的手指上了。

    似乎是沉默了许久,薛昔才看了周忆之一眼,神色坦然道:“嗯,去年寒假的时候在蛋糕店打过工,寒假天气冷,这种蛋糕能放三四天,比较畅销,所以打工的时候,一天的单子量挺多的。”

    所以他才能这样熟练,短短时间内挤出完美的蛋糕花朵。

    周忆之抬头看他,高大的少年神色平静,但周忆之心里却没由来地一酸。上一世她根本没问,是因为不在乎,这一世刚刚和他重逢,直到现在才问,是因为她不太敢提及,怕伤害到他少年人的自尊心。

    现在想来,虽然他的语气轻描淡写,但这三年里,家破人亡之后,他一定吃了不少苦,只是他从来不说这些,看起来就像是那些根本微不足道,他一只手就能干翻,于是知道他家中变故的人,就算知道他艰难,却也不会对他产生怜悯或者同情。

    他可能也根本不想要从别人的脸上看到这些。

    上一世自己可能就是压在哥哥的命运上的最重的一根稻草。

    幸好现在自己回来了。

    周忆之按捺住鼻腔中的微酸,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薛昔:“你觉得我这个蛋糕能看吗,收到礼物的人会不会不高兴?”

    薛昔看向她面前的那个蛋糕,的确东倒西歪,不太好看,甚至从烤箱里拿出来后,破了一小块,但是她手指上还沾着面粉,纤细十指还被自来水冻得通红。

    他走过去把水龙头拧向右边,等水放热了之后,才握起周忆之的手,到水龙头下冲洗了一番,他抹了点洗手液在她手背上,示意她将手洗一洗。

    “不会的。”薛昔看着周忆之,开口道:“收到你蛋糕的朋友肯定会很开心。”

    他妒忌还来不及,那人又怎么敢嫌弃她做的蛋糕?

    周忆之听他这么说,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微微勾了勾唇,认真洗着手。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她拉着他来做蛋糕,难道他还不明白是做给他的吗?

    “收到蛋糕的朋友”,他居然这么称呼他自己,真是微妙地让人脸红。

    他还装作不知道,要帮自己做蛋糕。

    幸好自己坚持下来了,一整个蛋糕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周忆之喜滋滋地这么想着,洗完手后,让蛋糕店的小姐姐帮自己把蛋糕包装了起来。

    薛昔的那个做得很漂亮,她也包装了起来,一并带回家。

    两人拎着新鲜出炉的蛋糕,回到车上,周忆之坐上了车就开始不说话,神秘兮兮地发短信,她问何姨有没有准备好自己让她准备的,何姨打字慢,过了会儿才发来一条短信:已经好了,小姐。

    周忆之有些激动起来,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来,装作淡定地看着外面的夜景。

    但过了会儿,她又忍不住用余光朝着哥哥看了眼。

    她觉得自己发短信这么明显,哥哥应该猜到了自己在帮她准备生日惊喜,此时他应该在努力让表情平静、装作不知道才对。

    但万万没想到,身边的少年抱着书包,眼睛轻轻闭着,好像是因为有些累了,睡了过去。

    周忆之:……

    怎么回事?他不激动吗?这怎么还睡得着?!

    但周忆之也没忍心打扰他,而是笑眯眯地朝他看了会儿,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霓虹灯光闪耀在他英俊的脸上,在他挺拔的鼻梁和颜色偏浅的薄唇上落下一道道色彩来,偶尔还会飞过几道阴影,让他的俊脸半明半暗。

    周忆之忍不住抬起手,百无聊赖地在他脸上落下自己手的影子来。

    但很快,车子就在别墅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薛昔睁开了眼睛,朝周忆之看来。

    周忆之连忙做贼心虚地收回手。

    两人一道下车,薛昔拎着两人的书包和两人的蛋糕,走在周忆之身后,进了白色栅栏院门后,两人走在鹅卵石小路上。

    薛昔本来是微垂着头,但忽然感觉的地上的灯光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院子里暖黄色的路灯仍亮着,但是鹅卵石上却多了一道道椭圆形的、圆形的五光十色的犹如油彩般的光。

    他下意识抬起头来,脚步便登时一顿。

    别墅门口挂着许许多多的气球,从落地窗看去,别墅内似乎也飞着许多气球,看起来就像是——

    一场小型的生日庆祝。

    薛昔有些愕然,随即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蛋糕,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呼吸微微凝住,抬眸去看周忆之。

    走在他身前的周忆之还未踏上台阶,似乎是听到他脚步停住,于是她上了一步台阶,立在台阶上转身来看他。

    她眸子里带着笑意。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