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7、消融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何妈已经做好了早餐,周忆之拉着薛昔坐下来吃早餐,一大清早她被丛游闹得有点烦,好心情都没了,而且也忘了昨晚计划下的给哥哥温热牛奶的事情了。

    她右手拿起叉子叉起煎蛋咬了一口,见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少年默然不说话,也没吃东西,她刚要问……

    突然就发现――自己还没松开他的手!!!

    哥哥穿着一身黑色卫衣,衬得皮肤白皙,身姿挺拔,从外面晨跑回来后吹了冷风,指尖清凉,而自己刚从被窝爬起来,指尖是温热的。

    两人的手方才握住,周忆之因为耿耿于怀丛游的事情,还没注意到,这下子倏然察觉,便顿时觉得两人指尖触觉十分明显。

    她心里宛如老婆婆走路,颤悠悠的,陡然悸动了一下。

    她赶紧松开哥哥的手,心里慌得一批,面上还要装作不动声色若无其事,继续叉煎蛋吃。

    ……

    ……果然,丛游不在,她就立马将他手甩开了。

    否则实在无法解释方才被她护着的事情。

    像是得到了某个解释一般,薛昔心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倒也不至于失望……反而产生了,果然如此,这样才正常的想法。

    他手指无意识虚空攥了攥,垂下眸来,没有作声,片刻之后,才面无表情地开始吃饭。

    吃完饭之后,周忆之抽出餐巾纸抹了抹嘴,手指无意识抠着餐盘,竭力装作漫不经心地再度提起:“按照昨晚说好的,待会儿是一起上学吧?”

    这话刚说完,就见哥哥捏着刀叉的修长手指一顿,阖黑的眼眸抬起来,清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那目光……应当不是周忆之的错觉,似乎带着淡淡的探究与不解。

    周忆之登时有点脸热。

    完了啊!他这眼神的意思是不是,‘非亲非故的你干什么非要一直缠着我一块儿上学,该不会馋我的脸或者身子吧?’即便哥哥记得五岁时候发生的事情,两家是世交,两人也不算是第一次见面,但她似乎的确表现得太自来熟了一点……

    等下要被看出来自己内心疯狂想抱抱他了……

    “那个、是因为……”周忆之努力解释:“我爸爸再三叮嘱过我,要帮助你尽快融入校园生活,毕竟已经高二了,学习也很紧张。他还答应我,如果我做得好,年底会和我妈妈一道回来,给我的零花钱翻倍!”

    遇事不决,周度力学。

    薛昔垂下眼眸,没什么表情,言简意赅道:“好。”

    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涩然。

    看来,果然是因为蝴蝶翅膀煽动在了周叔叔身上。

    周忆之的学校入校门槛很高,要么是给学校捐了钱的,要么便是成绩非常优异的。她上一世直到二十岁之前,都为了让父母多回来几次而殚精竭虑,钢琴弹到指腹起茧,练舞练到脚尖流血。因而各种能拿的奖杯拿到手软,就更别说校内成绩了,一向都是年级前十。

    其实怪不得同学暗地里说她孤傲。

    她的性格的确较为孤僻,除了少数两个朋友,便不喜欢与人来往,更不敢像别的有钱人家的小孩一样举办生日宴会什么的,因为她的父母不会来参加。

    除此之外,她为了拿到那些奖,也忙碌至极,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人际关系。她并不像哥哥那样有天分,她的钢琴奖杯、舞蹈奖杯,全是日复一日的苦练堆积起来的。

    但直到二十岁那年眼睛失明,周忆之才明白,世界上有些父母对子女的感情就是比较淡漠的,他们给了你钱、优越的环境,你还要肖想什么关心和爱护呢?

    前二十年,得不到的亲情一直都是周忆之的执念,让她活得偏执而痛苦,失明过那一阵子之后,她反而想开了,没有就没有吧,你还可以有别的东西,于是她去了国外,宛如新生。

    重新回到这一世,她在电话里听到父亲用冷淡的嗓音说,年底有个会议,可能不会回来了,让她有事找管家。她心底反而没什么波澜了,不似上辈子那样委屈哭闹,而是笑着让父亲放心。

    她现在唯独想要抓住的,只有身边的少年一人。

    下了昨夜那场大雨之后,学校里落叶铺满了林荫道。

    周忆之带着薛昔在学校里转了一圈,介绍了下各幢教学楼。

    有了刚才在餐桌上发生的一幕,周忆之时刻谨记自己语气不要太欢快了,要冷静一点,矜持一点――不要吓到哥哥,这一世刚见面不久,要给他留个好印象。

    接着管家拿着资料,与哥哥一道去办理转学手续。周忆之先行回到教室。

    学校上课的铃声在周忆之耳畔响起,宛如记忆的洪流,再一次让她感受到她的确已经回到了年少时期。她倒是还记得自己高中时跳了一级,现在读的是高二十五班。但是数着牌子朝十五班门口走去,她却有点忘了自己座位在哪儿了。

    刚刚打铃,老师还没来,教室里乱糟糟的,大多数人都不在自己位置上。

    周忆之出现在门口,有个齐头发帘的女孩子对她打招呼:“之之,发生了什么,你居然会迟到?是不是丛游又跑你家别墅堵你去了?”

    周忆之勉强记起这女孩叫袁枚,她对袁枚道:“没有的事,话说,前几天考的试卷成绩发了吗?”

    袁枚看了她一眼,有些讶然。

    周忆之很高傲,平时对班上同学不怎么理睬,除了上课之外,就是匆匆离开学校去上各种辅导班和兴趣班。

    但她是颜狗,喜欢周忆之这种精致冷淡的长相,觉得多看一眼都心情舒爽,所以她是班上最喜欢和周忆之说话的。她经常对周忆之打招呼,但以前周忆之不怎么理的,今天怎么还回应了她的调侃――?

    袁枚愕然地指了指第三排的一个位置,对周忆之道:“已经发了,放你座位上了。”

    “谢谢。”周忆之终于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冲她微微一笑,这才快步走过去。

    “……”袁枚半天没回过神来。

    周忆之在座位上坐下来,将书包里的文具一件一件往外掏。想到待会儿会发生的事情,她忍不住好心情地翘起唇角。

    上一世哥哥转学过来之后,原本周度要将他安排进全年级最好的高二十五班,和周忆之互相有个照应,但是在周忆之的拒死抵触之下,这事儿黄了,哥哥在十五班待了不到一下午,就转到了另一个班级去。

    都不在同一个班了,按照周忆之的这个狗脾气,上一世在学校里哥哥和她还能有什么交集?

    但这一世,她坚决不可能让薛昔去另一个班。

    就给她好好在同一个班待着,度过春夏秋冬,以后去同一所大学。

    第一节课是数学。

    高二十五班是全年级第一的重点班,老师讲课进度飞快,唾沫横飞几分钟一道题就讲过去了。

    周忆之大学学的是商科,高三之后有好几年就没怎么碰过数学,再加上她是勤奋型选手,而并非天赋型,本以为自己回到高二,高中的知识对自己而言是小菜一碟,但万万没想到,她看着黑板上的这些公式推导,一脸凌乱――

    这都什么和什么?她当年学过这些复杂的东西还拿过理科全省奖?!她当年是有多努力?!

    即便这一世不再抱着奢求父母关怀的想法,但以周忆之的骄傲,也不可能允许自己下一次考试垫底,于是她顾不上去胡思乱想和哥哥有关的事情了,赶紧掏出笔记本疯狂抄起笔记来。

    下了第一节课,忽然听到教室后门处出现些许骚动,一群女生来回跑于走廊和座位,其中夹杂着“好帅”、“转学”等字眼。

    周忆之一听就知道是哥哥来了。

    她瞅了眼包括袁枚在内,都趴到窗户上去看的女生们,心中有几分得意,帅又怎么样,反正是我的。

    可以给你们看看,但你们休想得到。

    同学们纷纷倾巢出动,周忆之坐在座位上,佯装根本不在意,淡定自若地翻看笔记。

    周忆之素来高傲,不参与学校花花草草竞选,如果一不小心被人偷拍了照片放在论坛,还会让管家找学校方撤下来,顺带将论坛给封了。

    于是长此以往,全校都知道高二十五班的周忆之漂亮优雅,像朵骄傲的玫瑰花,但却是带刺的那种,也的确没人敢随便往论坛贴她照片。

    于是十五班班花并不是她,而是一个叫岑雨羽的女生。

    周忆之这边淡定地看笔记,等着哥哥进班级门,但突然脑中电光火石想起一件事――她们班上的岑雨羽上一世似乎给哥哥递过情书。

    只是从来没见到哥哥对岑雨羽多说一句话就是了。

    想到这里周忆之稍稍安下了心,可是她随即又想,那是上辈子啊,这辈子这时候的哥哥又没喜欢上自己,万一他这辈子还没喜欢上自己之前,就被岑雨羽撬走了呢?

    就在这时,周忆之又听见岑雨羽“他是来我们班的吧?好帅!”的惊呼。

    她顿时坐不住了,脸上带着些许怒意,回过头去。

    ……

    薛昔穿校服与别的男生穿校服气质截然不同,他身形颀长,面容冷淡,站在人群里仿佛‘鹤立鸡群’的那只鹤。他正抱着新发的书,从后门处进来,进来时,周遭许多围观的学生,但他没注意,他视线径直落到第三排的周忆之身上去。

    却没料正好遇到少女捏着书页,猛然回头,脸色愠怒地朝自己看来。

    薛昔猛然想起上一世,她十分抗拒与自己在一个班。

    当时她说,在家里要面对他这张冰块脸也就罢了,在学校里还要继续面对,不如死了算了,如果他不换一个班,她就不上学了!

    周度对周忆之的态度一向是较为冷硬,不会纵容。

    因而是后来薛昔自己拨通了周度的电话,请求周度为自己转班。

    所以现在她这是――

    薛昔觉得从昨晚到现在,忆之对自己这个外人的态度都好得不真实。如果蝴蝶翅膀煽动在了周度那里的话,她为了让她父母年底回来一趟,对自己假意嘘寒问暖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即便如此,她可能还是像上一世一样,不想和自己一个班。

    ……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从她指缝里漏出来的那点关心,他居然心中产生了一些希冀――万一,这一世的情况能有所改变呢?在一个班总比在不同班、在学校两年都没有交集的好。

    薛昔决定先不去主动提及换班的事情。

    他垂下漆黑眼睫,不言不语,径直朝着教室后空着的位置走去。

    他抽出纸巾开始擦桌子,旁边已经挤过来了一些同学开始热情地向他介绍自己。

    其中有一个叫岑雨羽的,主动找来抹布,笑着对他道:“转学生,我帮你擦吧!纸巾擦不干净,这里有抹布!”

    另一人道:“你从哪里转学过来的?我们高二十五班进度很快,现在已经上到高三的课程了,你要是跟不上,可以找我们课代表。”

    “对,也可以找岑雨羽帮忙补习,她成绩也不错。”

    十五班的学生都挺热情的,但是薛昔想起上一世,关于他是省委书记的儿子的流言传出来之后,这些人如同躲避瘟疫般避开他。

    他很难提起兴致与这些人说话。

    他神色波澜不惊道:“十五班成绩最好的不是周忆之吗?”

    岑雨羽瞅了眼坐在第三排人群之外的,背影冷淡的周忆之,语气略带不屑地道:“是倒是,但她脾气不好,很难相处。”

    薛昔掀起眼帘,淡淡看了她一眼:“我也是。”

    正笑眯眯要继续搭讪的岑雨羽:……

    ……

    这边的周忆之根本听不到薛昔被那一群女生围在那里到底在说什么,她只觉得叽叽喳喳自己头都要炸了!

    怎么回事?难道上一世也是这样的吗,哥哥也在和女生说话?他整天校服拉链一丝不苟,一张冰山脸,原来只是在自己面前禁欲吗?!和别人聊得这么嗨?

    她从人群中听到什么“抹布”不“抹布”的,心态都炸了。

    哥哥你有手有脚,让别人给你擦桌子你就不是男人!

    她忍不住扭头朝后面看了眼,但是完全看不清一堆人中间发生了什么――

    而当听见岑雨羽的声音时,周忆之彻底忍不住了,她倏然站了起来,脑袋上散发着森森的黑气,面无表情地挤进去。

    很厉害吗?她也有抹布。

    她挤进去,看了岑雨羽一眼。

    岑雨羽被她的煞气杀得一愣。

    而周忆之猝不及防从她手中把那块抹布抢过来。

    她视线落向薛昔,冷冷道:“我帮你擦。”

    “还有,十五班成绩最好的的确是我,找菜鸡补习干什么,菜鸡互啄吗?”

    全班:……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