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4、重逢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周家别墅很大,园艺师的屋子就在车库旁边,上面垂着葡萄藤,还未来得及修理,此时被雨打得七零八落。虽然才下午,可别墅四处的灯都亮着。

    一条干净的石板路从别墅台阶前延伸,到了花园分了个岔,分别通往院门和一间小屋门口。

    小屋的红色的窄铁门一直开着,是让何叔和何姨以及司机偶尔能进去歇歇脚的。

    管家撑着把伞匆匆出来,就见少年单手拎着书包,立在窄铁门前。

    安静而冷淡。

    见他出来之后,少年视线移过来,微微垂眸看向他:“何叔,我晚上暂时可以睡在这里吗?”

    薛昔知道管家待会儿要走,急着回他自己家给他孩子补习功课。他得趁着管家走之前,将住的地方确定下来。

    暂时住在这里也好。就是两个月后,在她父母回来之前,要想办法和她商量换个房间,以免她和上一世那般挨骂。

    “这里?”管家愣了一下。

    忙了一整天晕头转向的,这少年不提醒,自己差点都忘了要安排他的住宿了。

    这少年的想法倒是和他不谋而合。按照小姐那脾气,恐怕是不会让素昧平生的穿着破旧鞋子的贫困少年去二楼住的,万一领进去,肯定要闹,今晚大家都别想睡觉了。而一楼又已经住了自己和何姨,这样一来,倒还不如让他先把行李在这房间放下。

    反正等到先生回来之后就会给他安排房间,小姐脾气大,自己还是不要擅作主张的好。

    管家打量了下薛昔身后的屋子,觉得也能住人,就对他道:“行,你今天晚上先住这里,明天我打电话给先生问问情况再说,今天事出突然,还没来得及给你准备一些生活用品,你看里面有什么,将就着用,我明天和小姐说一下,去给你买。”

    薛昔点点头,这才将书包拎进门内,放在桌子上。

    他抬眸对管家道:“谢谢何叔。”

    少年声带受损还未恢复,声音还有几分沙哑,但并不难听。

    他给人的感觉难以形容的英俊冷淡,而又克制有礼。

    去接薛昔之前,管家接到周先生电话,也大致了解了下这个即将受到周家资助的贫困生的情况。本来在管家的想象中,少年家境困窘,刚处理完丧事,应当浑身透着走投无路的疲态,衣服长裤应该破旧犹如皱巴巴的菜叶。

    但没想到,将车子开到医院门口,降下车窗看到少年的第一眼,管家就愣了一下。

    和想象中不一样。

    的确疲惫,却镇定可靠,眼神干净纯粹,漆黑明亮。

    像是即便三年来被生活的獠牙压得喘不过气,却也没能磨灭骨子里的坚韧不拔。

    医院门口喧闹嘈杂,与他年龄相仿的小孩不在少数,要么外套散开三三两两蹲在一块儿,要么皱着眉被家中大人搀扶着,歪着脚站立着。就只有他站在角落里,轮廓分明长相冷清,眸子淡漠澄澈,一米八五的身高十分挺拔,身上的校服有些旧了,但比所有人都要干净整洁,他没有左顾右盼,而是安静等待。

    简直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因而管家都不用找,便直觉他是周先生让自己接回家的人。

    管家知道他的身世,此时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了句,真是造孽,好端端的家破人亡。

    虽然被先生资助,但是按照小姐那脾气,他在这家中日子未必好过。

    管家叹了口气,道:“这个待会儿再说,先去吃饭吧。”

    薛昔将东西放下,准备将房间打扫收拾一番,整理出一张书桌,将课本摆上去。没想到听见管家这话,他微微一愣。

    吃饭?

    管家见他错愕,问:“难道你在医院已经吃过了吗?”

    薛昔摇摇头,但心中仍是有几分奇怪,上一世没有饭菜也没有房间,他在别墅一楼等了好久。难道这一世自己没有踏入玄关,没有踩脏她喜欢的地毯,便冥冥之中发生了一些变化么。

    他看向管家,喉间干涩,顿了顿,问:“……周忆之让我过去的么?”

    管家想起刚刚周忆之的话,道:“不是,是何妈刚好做了几道菜,我想你应该也没吃饭,别饿着肚子,一块儿去吃吧。”

    薛昔沉默片刻,“嗯”了一声,看向檐下噼里啪啦的大雨。

    “谢谢,我稍后就去。”

    别墅里的餐厅在一楼落地窗前,金属长台上铺着浅色的桌布。上面摆着几道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其中排骨蒸肉和另外几道甜食放在一边,两碟蔬菜放在另外一边。

    餐台旁边放着烛台,有燃烧过的痕迹,不过这会儿没有点燃。

    刚刚周忆之从厨房摸出打火机,趁着何妈上去整理收拾空房间时,将蜡烛点了两根,寻思着这样是不是温馨一点儿,但立刻觉得太过刻意,于是又匆匆吹灭了。

    不一会儿,陡然从落地窗外瞥见一道颀长的身影撑着伞从园艺师的屋子那边走过来,她赶紧手忙脚乱地在位置上坐好,将发丝拨到耳朵后面。

    她拿起筷子,夹起一根蔬菜塞进嘴里咀嚼,装作若无其事已经开吃了的样子。

    等听见玄关处的门被打开,少年站在玄关处换鞋子的时候。

    周忆之心里仿佛猫尾挠心,忍不住悄悄扭头朝那边看去。

    哥哥好像是洗过了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再来的。他穿着一件白色长袖体恤,脖领能看出来微微有所磨损,但是干净整洁。他黑发洗过已经擦干,发梢有一些水珠坠在白皙的脖颈上。

    这时的哥哥才十六岁,尽管面容冷漠,身材高大,有些过于早熟,但少年人的干净青葱气息仍是呼之欲出。

    薛昔见到玄关处居然有了自己尺码的棉拖,微微一怔。

    换好之后,他抬起头来。

    偷偷看他的周忆之差点就要撞上他一双阖黑的眼睛,吓了一跳,莫名为自己的偷看感到有几分脸热,急匆匆地扭过了头去。

    于是落在薛昔眼中,少女背影纤细,正优雅地坐在餐桌旁边,头也不回,冷淡地吃着饭。那动作似乎还有些不耐烦,手肘撞到了一旁的盘子,发出响声。

    现在自己还没走过去,她就已经如此不耐烦了么。

    她是非常憎恶和陌生人一块儿吃饭的,哪怕是上一世,也是几个月后他们才坐到了同一张餐桌上。

    因此薛昔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走过去。

    一切都重头再来,他不希望她因为排斥自己,而最后钻入死胡同。

    薛昔沉思了会儿,朝着厨房走去。

    按照管家刚才的意思,好像是何妈做了饭菜,让他和何妈一块儿吃。

    虽然处于同一屋檐下,但是如果没什么正面交流的话,忆之会没那么警惕、犹如一只惊慌失措担心父母被抢走的小野兽。

    ……

    而周忆之从哥哥进来开始,就心中重重一跳,感觉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背上时,她更是浑身僵硬,还忍不住微微抬起了脖子,露出线条好看的脖颈来。

    刚刚趁着何妈下菜的功夫,她还蹦q上楼去挑了一条性冷淡的银色项链,戴上会显得脖子更加修长优雅。

    然而万万没想到――

    她在这里如坐针毡,玄关处的他竟然径直脚步一转,走向了厨房!

    周忆之登时扭头去看他,但他已经走进厨房,去找何妈了。

    不找自己,找何妈?

    何妈有什么好找的?

    周忆之心里又惊又怒,怎么回事????

    难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这话果然不假吗?上一世喜欢的人重来一世,居然就吸引不到他注意了?!

    周忆之忍不住咳了咳,道:“何妈不在,她在楼上。”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