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3、重逢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两个小时之前,薛昔陡然发现自己站在人来人往,混杂着消毒水气味、饭菜气味,汗水味的住院部五楼走廊上。周遭充斥着家属的疲惫埋怨的场景熟悉至极,像是放了慢动作。

    上一秒他还置身空难中。尖锐的呼号,人群惊恐的尖叫,所有的嘈杂急剧收缩,从他耳膜贯穿。

    下一秒他瞳孔猛缩,低下头,发现眼前竟然不再是一片黑暗。

    他的手中拎着一个旧保温桶。

    一转身,身后的病房里,外婆形容憔悴地侧躺着。

    十六岁那一年的秋天对薛昔而言极为煎熬。

    那个盛夏烈阳炙烤,他从早到晚都在外面打工,凌晨四点出去给餐馆搬运矿泉水,薪水日结,还算不错,白天他接了两份家教,拿出他的竞赛奖项,家教很好找到,学校老师帮他介绍,也十分靠谱,只是一上午加一下午的课,薪水不多。晚上他会去网吧修电脑兼看店,能解决晚饭。

    爷爷所在的城镇不大,无人知道他是海城畏罪自杀的书记的儿子,都把他当普通高中生对待。

    连轴转了两个月,虽然累得每天回到家倒头就睡,但好在除了给外婆买药之外,还能付清学费。

    暑假的尾声,十六岁的少年终于轻松许多。

    三年前他一夜失声,查不出来什么原因,后来索性不查,纸笔也能够交流,还能省下一笔医药费。

    但幸好这三年里头,即便没有治疗,他受损的声带还是在逐渐恢复,只是或许过久没说话,说起话来仍然生涩,因而他大多数时候都尽量用打字表达。

    他以为看见了一些生活的希望。

    为此他还让爷爷不要再一大把年纪还接一些补鞋子之类的计件活儿,眼睛都坏掉了。

    却没想到,几天之后,爷爷毫无征兆地发起了高烧。

    送进医院时已人事不省,随后很快便离开人世。

    生老病死,本就常态,何况少年已不是第一次亲手处理丧事。

    他沉默地撑着起来,去医院结清医疗费用,联系殡仪馆,购买墓地。

    暑假赚来的学费如此便空掉了。

    秋日寒潮一夜来临,小镇叶子落光,呈现出枯败之象。

    他身侧只剩下一个时而清醒,时而犯糊涂,两眼昏沉的年迈体弱的外婆。

    而后,便是周家听说此事,联系上了他。

    他还记得幼年,在机场分别,被两家人分别带走时,他死死攥着五岁小女孩的手,宛如攥着最想要的玻璃珠,掐得她小手发红,眼圈也发红,讨厌地看着他。

    可他任凭两家大人怎么劝也不松手。

    当日他父亲还没变成新闻上臭名昭著的贪官,还没人人喊打,还是个儒雅的中年男人,笑着对他说,懂不懂“来日方长”。

    你和之之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哪想到,‘总有一天’真的到来时,他浑身紧绷地站在她家别墅门口,身上穿着旧校服,鞋子磨损得厉害,却因为办完爷爷的丧事之后捉襟见肘,尽管知道要去见她,也没办法换一双。

    他心知自己狼狈,难堪,只能在踏进那道大门之前,弯腰将鞋底的泥点擦去,站在她面前时,能体面一点。

    可她居高临下地睨着他,却还是皱起了眉头。

    那一瞬喉中干涩,少年人一无所有,只有一点可怜的自尊心,他站在那里任凭打量,心中已然翻江倒海,面上却还要不动声色。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又被捏成一团。他无处可躲,只能挺直脊背,面无表情看着她。

    她仍高高在上。他却好像失去了攥住那颗美丽的玻璃珠的资格。

    薛昔没想到自己遭遇空难之后,会重生回到这个秋日。

    外婆剧烈的咳嗽声提醒了他,他拎着保温桶快步走进病房,将保温桶放在一边,抽出纸巾擦掉外婆咳嗽时带出嘴角的痰,随后将用完的纸巾扔进病房的垃圾桶。

    他打开保温桶,热饭热菜的香气很快弥漫整个病房。

    外婆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也还算清醒,见他来,咳嗽着说:“小昔来了,今天吃什么?又是虾……薛昔你听外婆的,医生说我身体很健朗,没必要住院!住院得好多费用呢,你带我回去,我也能接一些针织毛衣的活儿,这样你学费就有了……外婆才六十多,还没老!”

    她已经八十多了,前半句还算清醒,后半句又开始记忆混乱了。

    薛昔摇了摇头,趁着她唠叨的空档,娴熟地将病床上的小桌子架了起来,将保温桶里面的两道菜拿出来搁在上面,把烧好的虾,抽出虾线,去头去尾,用筷子夹着递到她嘴边。

    少年的一双手干净修长,三年前握过无数奖杯,三年来却多了一些不易察觉的细小伤痕。

    他记得外婆是一年半后的除夕去世的,周家已然安排外婆住进好的病房,请了好的护工,用了最好的药物,外婆去世时也很平静,和爷爷一样,并无什么病痛,只是年纪大了,落叶归根。

    重来一回,薛昔知道,恐怕还是无法改变外婆的去世,只能在她还活着的时候,让她舒坦一点。

    老人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但外孙夹到她嘴边的剥好的干净的虾仁,她却还是开心地一口咽下一个。

    薛昔见此,嘴角带了点笑容。

    “过会儿你爷爷的故人是不是要来接你?”外婆吃饱喝足,突然问起。

    她记忆混乱,有时候会突然记得当下的事情,这时候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但大多数时候连薛昔是谁都记不起来。

    薛昔看向外面噼里啪啦的大雨,正是再度见到她的那个秋日。

    他握着勺子的手一顿,点了点头。

    外婆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眼神暗淡地道:“受到资助,你身上的压力总算可以减轻一点,外婆常年喝药,这么拖累着你,外婆也于心不忍,要是外婆和你爷爷一样,早点死就好了,这样你也不用……”

    薛昔蹙眉,握住外婆的肩膀,将她扶着躺下去,顺势打断了她的这话。

    老人看着坐在床边,干净颀长、英俊沉默的少年。

    别人家这个年纪的孩子无忧无虑、张扬肆意,她家的孩子在这个年纪却心事重重,不得不过早承担起养家的重任。

    三年前那件事一夜之间改变了薛昔的命运,原本他出身优越,前途比任何人都要光明。

    她心中叹了口气,对薛昔叮嘱道:“虽然周爷爷是你爷爷的朋友,但那毕竟是我们老人这一辈的交情了……好孩子,你去了周家,受到周家资助,要记得感恩,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儿都要做一些,除了学费,能不花周家的钱就不花,即便花了,也要记下来,成年以后还掉。”

    薛昔薄唇微抿,点了点头。

    “外婆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些话不必对你多说,你都明白。”她握着薛昔的手,细声细气地叮嘱道:“外婆帮不上什么忙,你只能靠自己了……既然得到了周家的帮助,就尽心尽力,记住这份恩情,但不要再想别的,今时不同往日,你高攀不起。”

    外婆是见过他手机的照片的。

    还清醒的时候外婆便会连连叹气,不清醒的时候外婆又会说,原来这就是你周爷爷家的那个丫头呀,长得好俊。

    上一世他此时心性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即便再沉稳,再早熟,再能担事情,内核也压抑着无数的尖锐与锋芒。

    而那些无法表达的自尊心在三年来的家破人亡中,并未消失,只是逐渐被他捏成了一团,踩在脚下,变成了内敛与沉默。

    他当时听见外婆的话,沉默了许久,些许压抑地道:“我知道。”

    而今,仿佛命运重新狠狠朝他碾过来。外婆对他说的这些话,与上一世如出一辙。

    他看着外婆那张苍老疲惫的脸,视线望向窗外的秋雨,仍沉默了片刻,苦笑了下,哑声道:“我知道了。”

    一切都可以重来,一切都可以重新选择。

    然而两个小时后,少年单薄的身形还是站在了医院门口。

    他收拾好了东西,抬头看着雨幕,静静等待从周家过来的管家。

    有没有人会喜欢一朵娇艳却伤人的食人花?明知不会得到什么好下场,却还是义无反顾?

    明知今天从这里离开,他和她就会走向不同的命运。但他仍然重蹈覆辙地站在了这个檐角下。

    重蹈覆辙便重蹈覆辙。

    他至少得阻止她发生那场车祸。

    周家的管家在相同的时间点匆匆赶来,他今天是出去采办物资,中途接到周度电话,顺势将薛昔从医院接回别墅的。因而来得匆忙,连一把伞也没准备。

    上一世的少年薛昔淋了雨而后上车,薄唇紧抿,竭力不让自己的局促显露出来,也不让身上的雨水多沾湿一些真皮坐垫。听见管家问话,也不多答话。

    这一世的薛昔从容了许多,下车之前,用脚边的抹布将自己打湿的位置擦了干净。只是声音沙哑,没与管家多说话,只交换了电话号码。

    他踏进周家别墅大门之前,已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她会站在楼梯上冷冷看着他,眼里划过厌恶之情,似乎是烦躁他身上的雨水将地毯弄脏。

    接着她便上楼了,她没有吃晚饭的习惯。

    刚好到了一周一次何姨与管家回家的时候,傍晚时下人便回去了,没人安排他的房间,他和行李一道被丢在角落里许久。

    晚上管家才匆匆打来电话,说房间还没安排好,让他先去园艺师平时住的那间房休息一晚。

    他心中做好了准备。踏进大门之前,便将鞋上的泥水擦去,比上一世擦得更加干净。随即将打湿的校服揉成一团塞进书包,一并扔在别墅门口,如此一来雨水便不会带进去。

    心中琢磨着待会儿还是要去园艺师的平层屋子里住的,他便没有多问管家房间的事。

    他踏进别墅大门,只是想见上还只有十五岁的周忆之一面。

    ……

    四目相对,一切重现。

    周遭一切仿佛都褪了色,薛昔的视线只能落在她身上。

    她居高临下地立在那里,十五岁的她,精致美好,像是骄阳之下,对周遭一切都十分不屑的带刺的玫瑰。与上一世没什么两样。

    ……

    薛昔喉结动了动,竭力按捺眸中一切翻涌的情绪。

    来日方长。

    薛昔心想,这一世他还能长久地看着她的背影。

    见过她,他心中定下来,凝望她许久之后,打算转身去将行李放在园艺师的屋子里。

    可谁知就听到她对他道:“哥哥,欢迎回家。”

    薛昔一瞬间有些错愕,怀疑自己听错了,但他朝她面容看去,却见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没了上一世的针锋相对,而是平和许多,甚至眼里有些不易察觉的欣喜。

    ……

    但很快自己看过去,她不自在地扯了扯针织裙,又恢复了如常的表情。

    ……

    薛昔心中随即苦笑,恐怕是自己看错了。

    这一世与上一世略有不同倒也正常,自己上车的时间点,上车之后所作所为都有所改变。

    因为没和自己说话,周家司机开车的速度快了很多,因此也就提前大约十分钟来到了周家别墅。

    或许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影响了周忆之的心情,也说不定。

    ……

    上一世还是少年的他虽然从未说出口,但爱意却表达得太过明显,恐怕成为了她的负担,因而后来她才不惜以出国的方式来逃离自己。出国之前,她还大哭一场,与家人彻底决裂。

    周家本来就是她的家,没有道理让她因为他一个外人而远赴国外。

    这一世薛昔尽管心中风起云涌,但也知道,不可再重蹈当年的覆辙。

    他决心稍稍退一步,这一世不让她为难。

    若是她仍对他十分排斥,他便去住校。

    虽然如此一来见到她的机会极少,但只要她安全无恙,他倒没什么关系。

    这样想着,薛昔抬起眸来,对周忆之点了点头。

    周忆之心中一喜,果然,哥哥还是对自己一如既往,只要自己稍稍软化,就可以缓和两人的关系了。第一次见面,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她高兴地望着薛昔,等着哥哥说点什么――

    她记得他这个时候虽然声带还没完全恢复,但已经能哑着嗓子说话了。

    可下一秒,就见少年见过了她,仿佛完成了什么任务一般,转身朝门外走去。

    周忆之:……?

    这一次他只在别墅门口立了片刻,连玄关都没踏入,没有将名贵的地毯弄脏。

    他拎起门外放着的书包,像是打算直接朝着园艺师的屋子走去。

    颀长单薄的身影背对着她,衣摆被风微微卷起,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门口。

    站在楼梯上的周忆之张了张嘴巴,一下子愣住。

    ……怎么回事???哥哥不喜欢自己了吗?

    难道自己今天长得不好看?还是哪里变丑了?可是,今天自己的穿着和打扮发型明明和上一世一模一样啊。

    ……

    周忆之被泼了盆冷水,匆匆下楼,对管家喊道:“何叔!”

    管家急忙放下手中的食材,跑过来:“小姐,怎么了?”

    周忆之气势汹汹道:“把薛昔叫过来吃饭――”

    她知道他饿了一整天肚子的,又从医院来这边,胃里肯定很难受。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不能再张牙舞爪的了,整天凶巴巴的谁会喜欢。

    “等等。”周忆之倏然换了张柔和的表情,双手合十对管家小声道:“就说你让的,别说是我叫他来的。”

    不管怎样,面子不能丢。

    见惯了小姐骄纵目中无人一面,突然见到她耳根微红,绕着弯子叫人吃饭,管家一时之间有点风中凌乱:……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