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无限] 49、第 49 章

作者:微风几许 类别:玄幻小说
    季雨时的反应很淡,这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几乎没有什么犹豫, 好像他已经在心里想过千千万万次一样, 一点负担也没有。

    这太反常了。

    这简直就不像是平时的季雨时。

    宋晴岚升起一丝焦躁:“你怎么会没有?你有父母、有同事、有朋友, 你还有哥哥——我们不是在楼道口碰到他了?”

    两人对峙间, 季雨时如同被什么困住了一般,全身上下每一处都紧绷着,连呼吸都细不可闻。

    听到问话,他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表情却还没怎么变。

    显然有点动摇了。

    见他有了反应,宋晴岚又说:“再不然,你还有交往对象, 如果你不见了,他们会怎么样?”

    三个变一个什么的, 实在是不堪入直男耳。

    宋晴岚说到这里觉得不妥,这个例子举得不好。

    他顿了顿, 很快略过它尽量往正题上靠:“每个人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现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你想一想,难道你在真正的现实里就没有一件最想完成的事?比如你没来得及实现的梦想、毕生的追求,如果你现在就放弃了, 那么那些为之努力的岁月算什么——”

    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宋晴岚怔在当场, 因为季雨时的睫毛再次轻轻颤动,一滴眼泪以极快的速度从眼眶滑落。

    宋晴岚从没见过有人的眼泪能掉得这么快,这么干脆。

    震惊之余心脏蓦地紧缩, 竟狠狠地疼了一把。

    宋晴岚现在才回味过来,什么叫没有那样的现实?

    难道季雨时的生活并不如同想象中那样幸福?

    这种极度悲观的话语从季雨时口中说出,说明它并不只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明明被莫名扔下,该恼怒委屈的人是他才对,可是宋晴岚得知了这样的事,却觉得手足无措,甚至生平第一次组织不好语言,竟有些慌了。

    他抬起手,又放下。

    宋晴岚暗恼,他妈的,怎么就没人教过他如何安慰人?!

    季雨时其实没有在哭。

    那眼泪是生理性的,像松叶尖被风抖落的一捧雪,落入雪地就消失不见,仅仅掉落了一滴,就没有了。

    比起哭泣,更像是一种本能。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挨得这样近,宋晴岚却发现自己无法就这样去触碰季雨时的脸,无法替季雨时擦去眼泪。

    好像,只要他碰季雨时一下,就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彻底打碎。

    季雨时在光线下显得透亮的眸子就那么看着他。

    那眼眶濡湿,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显得冷淡,季雨时重复道:“我在这里,就能拥有我想要的一切。”

    这是魔怔了。

    “季雨时。”

    宋晴岚到底没忍住,他用大拇指给对方拭去不甚明显的泪痕,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片滚烫,连手指都有点发颤。

    恍若明白了什么,宋晴岚却现在却不是思考的时候,只沉声道,“就算你没有那样的现实,你还有我们。我、纯儿、段文……七队还有六个人都在等着你,你不能被一通电话就扰乱了心神,这他妈都是假的——”

    一通电话。

    这几个字落入季雨时耳中。

    刹那间,他瞳孔微张,然后渐渐地,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

    “假的。”脑中紧绷的弦断掉了,季雨时神智逐渐回笼,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头栽倒在了宋晴岚的肩膀上,“宋队,是那个电话……”

    冷不防被当做依靠,宋晴岚僵住了。

    对方几乎是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鼻腔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来自季雨时的发丝。

    季雨时似乎没有察觉到不妥,他小口喘着气,清醒过来后身上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后怕。

    若是宋晴岚不追上他,他恐怕会真的陷入那种致命的吸引里。

    季雨时在宋晴岚肩膀上埋着头,又快又简略地说:“那个电话有问题,它抓住了我心里最想要的东西,我挂断以后,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别的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去得到它。”

    危机解除,果然是那通电话。

    宋晴岚松了一口气:“操。”

    这个姿势让他的下巴抵着季雨时的头顶,叫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季雨时不动,他就只好勉强抬起手在对方后背上拍了拍:“你清醒过来就好。我们得马上告诉老段他们,让他们提高警惕。”

    季雨时“嗯”了一声,还是没动。

    宋晴岚要放下的手迟疑了。

    几秒后,改为环抱的姿势,队友心情不好,他就心安理得地尽队长的义务。

    将人松松地护着,宋晴岚没好气地问:“上一刻还在讨论什么双缝实验,下一刻就转身走人,比李纯还渣。季顾问,电话里有什么东西那么吸引你?”

    其实宋晴岚很想知道,季雨时都经历过什么,又过着怎样的生活,为什么悲观到连“我没有那样的现实”这样悲观的话都说出来了。

    可是,他们好像又还没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

    季雨时闷声回答:“是我毕生的追求。”

    对方说话时的热气就喷洒在自己的脖颈处,酥酥痒痒的。

    人一醒,把犯糊涂时候听到的话还记着,宋晴岚心中如一把轻飘飘的羽毛扫过,有点好笑:“那是什么?”

    话音刚落,宋晴岚就被季雨时推开了。

    “谢谢。”缓过来以后的季雨时翻脸无情,已经恢复了平日的冷静,“可能是三个男朋友什么的吧。我不回去的话,他们不是会伤心死?”

    刚才宋晴岚所说的“你还有交往对象,如果你不见了,他们会怎么样?”,这个“们”字,用得就很讲究。

    季雨时听着都觉得辣耳朵,他没想到宋晴岚对这个误会这么执着。

    感情观受到侮辱,季雨时爱记仇又懒得和直男较劲,就故意用这话堵他。

    宋晴岚蹙起眉头:“你……”

    “我很爱惜自己。”季雨时冷漠吐槽完就拉回了正题,“那个电话里林部长亲口告诉我,我们的任务评级下来了,分数很高。”

    骤然怀中空落落,心中也有点不爽快。

    宋晴岚干脆把手交叉曡在胸口,倨傲道:“假的,任务评级不可能会这么快。”

    季雨时:“我也知道不会这么快。”

    两人朝里面走去,这下他们得重新买票了。

    周围旅客行色匆匆,偶尔有陌生面孔抬头看着他们。

    一场闹剧后,宋晴岚不动声色地把身边刚抓回来的人盯紧了点,现在他们已经知道,这个现实绝对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复杂。

    搞不好一不留神,对方就又被什么吸引走。

    宋晴岚:“你被蛊惑的原因是因为任务评级?”

    “是。”季雨时边走边解释,似乎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任务评级后积分叠加,我可以得到应有的奖励了。”

    是什么奖励这么诱人,诱人到季雨时都意志不坚定,连真假都不管,魔怔了一样扔下队友就跑。

    天穹有积分机制。

    在天穹,积分的叠加不仅意味着更高的评级、更高的荣耀,也意味着能以积分换取更高级的任务,接触到天穹的核心,对于未来的职业发展、人生规划都极为重要。

    一个个人评级达到超一星的守护者,可晋升为稽查者,手握检阅任意时空的权力。

    而一个个人评级达到超一星的记录者……天穹历史上还没出现过。

    记录者的工作虽然相对安全,但非常乏味,也缺少机动性。面对历史苦难的重复过程却只能无动于衷,做一个真正的旁观者,这尤其考验一个人的承受力与耐力,因此连晋升到一星的人都不算多。

    出任务前,宋晴岚就知道季雨时马上就要由二星晋升为一星了,虽然还不是超一星,但也是会有奖励的。宋晴岚不知道记录者的奖励会是什么,但是良好的修养让他没有直接开口询问。

    季雨时与七队里每个队员都不一样,他不是一个轻易就愿意吐露心声的人,就连分析、整理,也是完全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做。

    当初在衔尾蛇任务里当着众人的面说话,对季雨时来说也是一件经过克服才能完成的事。

    两人朝售票机走去。

    季雨时把身份卡递给宋晴岚购买下一趟列车的车票,忽然瞥见了对方右手手背、掌心那道肿得凸起的青紫痕迹。

    宋晴岚若无所觉,修长的手指迅速点按了透明面板,看得出手的行动不太方便。

    疼吗?

    肯定是疼的。

    季雨时忽地想到,从他离开车厢,到被宋晴岚找到,对方竟一句也没责怪过他。

    他们现在的境地,完全和自己有关。

    且不论这个现实到底怎么样,至少对宋晴岚来说,从卡俄斯任务中被拦截回来以后,这里就是宋晴岚的现实。

    首先提出怀疑的人是他,对方辛苦搜集资料,再赶来宁城与他商量对策——这还是完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对方就这么做了。再然后,宋晴岚被迫想起了叠加的记忆,将原本属于自己的现实推翻,要和他一起去寻找解决的办法,却被他半途抛下。

    宋晴岚直到此时,也没透露出一点慌张与退缩。

    可是他真的一点都不慌张?

    世界上没有人比季雨时更清楚记忆混乱、分不清现实的感觉,而宋晴岚心性再坚定,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宋晴岚买完票,问道:“如果你需要这个奖励,那么当初做一个守护者参加高级任务能积分更快,为什么会选择做记录者?”

    “因为做记录者,完成100个记录者任务,是我得到这项奖励的考验,所以我只能是个记录者。”

    话一出口,季雨时才发现他竟然回答了宋晴岚的问题。

    信任是相互的。

    打开心扉或许没那么难。

    一辆悬浮列车经过这个小站。

    喧嚣声中,宋晴岚回过头来。

    “我是被收养的。”季雨时垂下眼皮,睫毛投出一片阴影,“我想回到十几年前,去看看关于我父亲的凶杀案现场。”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晚了,不好意思。给大家发100个红包吧!!

    感情戏不会拖,一直在推,但不可以快,否则不好看,信我!!

    感谢在2020-04-04 17:04::36: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绯、哎哟喂 2个;你ma糊了肖战也不会糊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江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绯、秭希、今天也想上了林辰。 2个;40653003、carlina、31996780、onika、博君一肖是你爹、大考官的小耳钉w、雨时今天被宋队表白了、江月溪溪溪溪溪、归壹、一枚银尘同学、扶摇山上有鸣潜、离情、黎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停. 310瓶;白露凛沫 180瓶;一根趴下的呆毛 100瓶;完、冷冷 60瓶;蹭文小能手、喵 50瓶;琉衾吖、新堂识檐、永远. 40瓶;一枚银尘同学 38瓶;何妨纵声色、灵儿是江停老婆 30瓶;甜甜圈外小弟夏微凉 23瓶;吖吖不爱吃青椒、膌uo濉⒐距噜唷⒋坷赌lackcode、祁莞、画堂春暖、白煋、小系儿、周故、罐装。、月球合法居民 20瓶;墨坔、72 16瓶;棠梨 15瓶;扶摇山上有鸣潜、余林林的祝萌、短一截、三月ares、抱住怀中的大西瓜、花甲暮年、今天也想上了林辰。、lo、明修、youis、29621623、林砚子、自习女孩在线鸡叫、deepmike、源之、阿晋今天脖子以下了吗、carlina、苦艾kylin、庸、鸣鸟不飞、旎醒、42462744、暮卿笺 10瓶;44113145、冬潼、江潮. 7瓶;onika、召尔、牟牟牟奚_、jj家的小狸猫 6瓶;乔玖歌今天也超帅、璃歌、秭希、freya、千澜、西夏郁、32722610、季顾问家的猫、玞珉爱停停、无壹无靠,四处飘零、采菊东篱下、将晨、叶栖子、晏浔、tot、小丸子爱碎懒觉、秋木苏、要糊就糊清一色 5瓶;你再说一遍、豆奶书虫、june 3瓶;兔咩咩、木氿氿氿、哆啦醉篱l、qingshan、陌上、渚石、zj彦、竹子、阿山 2瓶;ztt、六六六**、晋江幼儿园、周六、社会主1接班人、雨时今天被宋队表白了、小小雅雅、卡团必须火听觉szd!、杜怂怂教我种红薯、望眼潇潇雨歇、给停停一颗奶糖、爱吃肉的miku、土豆烧肉、苦樱桃、木火如歌、九岛安十、高考ing、孑宁宁qwq、欧崽、千抹娇彤、慌慌大仙、太苦、壮壮志、dddsh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欢迎您阅读微风几许所写的小说薄雾[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