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无限] 17、第 17 章

作者:微风几许 类别:玄幻小说
    两人被押上车,第一件事就是先搜身。

    手腕上的通讯器被摘下扔出车子,黑脸男又指使人把宋晴岚身上的军刀、拳钩等物都搜了出来。

    宋晴岚活了26年,第一次这么没有尊严地被人反绑双手控制在角落里,用枪指着头,要多窝囊有多窝囊,关键还是买一送一,自找的。

    旁边,季雨时也在被搜身。

    他轻轻皱着眉毛,抬起双臂,被一个男人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收掉了他的钻石鸟、药盒等,还搜出了一个半只手掌大的黑白屏机器。

    黑脸男狐疑:“这是什么?”

    季雨时:“游戏机。”

    “啪”一声,这堆东西都被扔开。

    季雨时看过去,小小的游戏机已经被摔坏了,四分五裂,电池都滚了出来。他收回目光,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没什么情绪,不知怎地黑脸男却感到了一丝不舒服,这眼神怪}人的。

    宋晴岚都有点同情黑脸男了。

    “看什么看?!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追踪器?”黑脸男的脸彻底黑了,将季雨时一推,“这一个也绑起来!扔到他男人旁边!”

    这下季雨时也被绑住手腕塞进了角落里。

    两人落入这种境地,宋晴岚侧低着头,在他耳旁放低了声音:“季顾问,好玩?”

    男声低沉入耳,呼吸喷洒在耳廓。

    季雨时猛地轻轻颤动了一下,转过头来,隔开点距离低声道:“我一会儿会给你解释。”

    宋晴岚分明是咬着牙在说话:“我问的是这个?”

    季雨时:“那是什么?”

    宋晴岚:“……”

    季雨时形状美好的唇轻轻动了动:“宋队,恐同即深柜,我在帮你认识自己。”

    这些人估计文化水平也不高,半天没搞懂空间车的高速模式怎么设置,车子跑得不算快。

    黑脸男的防备心很重,到了一处他突然喊了停车:“那群人肯定会来追,先把这里路封一下,然后走另外一条!”

    三个人打开后车门跳了下去。

    丧尸追了上来,只见他们两人放哨,一人行动,按下路旁的道路封闭按钮,有什么路障从地基中伸出,把路面彻底封死了。

    那是一面铁丝网墙。

    就像他们上次开着车从书店逃出来时,撞上的那一面。

    宋晴岚回头,谁知季雨时也正好在看他。

    时间巨轮一遍遍碾过,死亡的记忆太深刻,车辆倾覆时的巨响、玻璃碎片上的鲜血,连带着周明轩耷拉着脑袋的一幕都仿佛还在眼前。

    这是意外的收获。

    “嘭!”

    车门被重新关上,什么也看不见了。

    车里本来就还有一些小队的装备器械,加上收缴的钻石鸟和神眠,收获很是可观。

    这群人看起来不是同路人,正在为这一次的战利品归属做划分。

    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没有份,也没有地位,大概只是棋子。

    车上闷热不堪,她把小女孩放在一旁,然后脱下长袍,露出来的皮肤十分苍白,忽然听到季雨时问:“你有多久没晒太阳了?”

    女人看了看那群男的,迟疑着要不要和季雨时说话。

    季雨时又说:“应该是从灾变前开始吧?”

    宋晴岚不明白季雨时为什么这么问,但他知道一定有他的原因。

    女人终于点了点头。

    季雨时很自然地问:“从金乌二号上线开始吗?”

    “是。”女人小声又急切地说,“你们是不是从pu-30来的警察?我听说那里没有变异,你们可不可以带我和我女儿走?”

    “不可以。”

    季雨时被绑着双手,却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判决者。

    “我会想办法帮你们的!”女人立刻有些崩溃了,“求求你们了,就带我女儿一个人走行不行?金乌二号一上线我女儿就没晒过太阳,她不会变异的!”

    宋晴岚道:“你不走,黑墙也会吞没你。”

    女人一怔:“什么黑墙?”

    “砰!”

    车子里一声枪响,有人被爆了头,鲜血喷洒在车壁上。

    面对装备、空间车这么好的资源,男人们分赃不匀竟下了杀手,骂骂咧咧吵得翻天。

    女人回头一看吓得尖叫起来。

    小女孩玩着洋娃娃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恍若未闻。

    季雨时对这一幕毫不意外,而是低声道:“快了。”

    他如同置身事外,只对着情形静观其变。

    开枪的那人被夺了枪,车里尸体双目圆睁,这些人却视若无睹。

    争吵升级,他们开始动起了手,在车里互殴。紧接着,空间车猛地一个转弯,再归于平稳。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杀光他们,抢走空间车!”

    所有人安静一秒,同时扑向了车厢里的那一堆装备!

    枪声响起。

    车辆猛地倾斜,混战中竟被子弹击中了控制面板!

    “啊!!!”女人在尖叫。

    失控的空间车载着一班亡命之徒极速前进,宋晴岚就势向前一滚,额头已经抵上了冰凉的的枪口。

    他抬头,黑脸男手凶相毕露地拿着他的神眠,对他扣动了扳机。

    宋晴岚勾了勾唇:“要指纹的,傻逼。”

    话音刚落,他反绑在身后的双手骤然挣脱,方才往前一滚时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捡到了自己的军刀,他的动作快得季雨时几乎看不清,只见他就地倾斜,长腿横扫,黑脸男刹那间被撂翻在地。

    宋晴岚扣身而上,抓住黑脸男的头对着地面就是一撞!黑脸男惨叫一声,鼻梁硬生生被撞断,鲜血喷了一脸!

    与此同时,宋晴岚黑色短靴一踢,军刀打着旋儿,向反方向的季雨时滑去。

    “妈的杀了他!”

    “快停车!!”

    “砰砰!”

    子-弹击中金属车壁,火花四溅。

    昏暗光线里宋晴岚像个鬼魅般踩着车壁借力,甫一落地,宋晴岚“咔嚓”一声扭断一人脖子!

    “车子失控了!!”

    季雨时大喊,只见摇晃中宋晴岚抬起神眠干掉眼前两个幸存者,听到喊声立刻去扳手动操控杆,身后却扑来一人狠狠扼住他的喉咙。

    “嘭!!”

    车辆发出巨响,天旋地转间所有人在车厢里被剧烈甩动。

    车外壳一路擦着墙壁前进,轰隆隆撞破了几道墙才堪堪停下。

    “咳咳咳!!”季雨时被摔得喉头一甜,咳嗽不止。

    车窗破损,灰尘溢满车厢,车子钢板往内凸起一个巨大的弧度,一切都安静了。

    女人头部中弹,鲜血洒了一地,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小女孩面朝下,身下洇出血迹。

    有人抓住他的脚踝。

    季雨时低头一看,黑脸男满脸血,竟然还没死,另一只手里抓着他的钻石鸟缓缓抬起。

    季雨时手里还握着军刀。

    “嗬嗬。”

    有死人站了起来。

    再一声响,小女孩也抱着洋娃娃站了起来。

    季雨时漂亮的眼睛看着黑脸男,从他虚弱的手中拿走了自己的枪。

    然后——

    狠狠地用军刀把他的手扎在了地板上!

    “啊!!!”杀猪般的惨叫响起。

    “快走!”宋晴岚推开压在身上的墙砖,身上墙灰、血污狼狈不堪,“季雨时!”

    两人跳下空间车。

    四面八方的丧尸都正朝发出巨响的空间车冲来!

    两人像是尸潮中的一叶扁舟,狂涌的浪潮中难以自保。枪声不停,震得虎口发麻,宋晴岚的神眠狂扫也抵不住更多的丧尸追逐。

    “嗬!”

    “嗬——”

    腐肉、热浪,难以形容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通讯器被扔掉,皮下通讯器里的频道还在公共状态。

    大约队友追到了通信范围,两人耳旁都传来队友断断续续的声音:“宋队?!喂?……宋队?是不是你们?!我在附近听到巨响!”

    是汤其。

    “是我们!”宋晴岚一边开枪一边回答,“我们被尸潮包围了!”

    汤其:“……正在定位!……马上就到!!”

    通讯中断了。

    不远处的路边,有个绿色的迷你小亭子吸引了宋晴岚的注意:“去那里撑一下!!”

    两人边开枪边向前冲。

    “嘭!”

    宋晴岚一脚踹开了门,身后丧尸被季雨时击毙,两人迅速钻了进去。

    亭子里一片漆黑,竟然只有一平米大小,小得可怜。

    宋晴岚背抵着铁门大口喘气,几秒后,居然笑了声:“季顾问,下次能换个方式论证?”

    季雨时与他面对面,黑暗中彼此都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论证什么?”

    丧尸的嘶吼声让人头皮发麻,抓挠声隔着四面钢板,密密麻麻地敲打着,清晰可闻,不难想象一旦被丧尸找到机会,就会马上肠破肚流的场面。

    总不能是论证恐同吧。

    宋晴岚:“论证你接下来想告诉我们的理论。”

    上一次循环里,他们路过这个区域。

    那被阻挡的道路、破损的空间车,转入一旁小巷遇到的小丧尸,竟奇妙地与现在的情况完美重合了。

    宋晴岚本来不理解季雨时要做什么。

    直到季雨时不着痕迹地提起《活死人黎明》这部电影,他才回忆起他们之前在车上讨论这部电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普通人很难做到把一切都精准对比。

    季雨时脑中的记忆太严丝合缝,就连那个行驶中一瞥而过的小丧尸,连同小丧尸手中穿红裙子的洋娃娃,都被他牢牢地记在了脑子里。

    季雨时清冷的嗓音道:“事实上——”

    轰然巨响。

    小亭子竟然被尸群推倒了!

    两人猛地摔倒在地,季雨时一声闷哼,被宋晴岚压了个严严实实,嗓子里卡出下半句话:“咳咳——没有办法换个方式论证。”

    蓦地。

    亭子里亮起了白色的微光。

    两人上方有一个屏幕闪过动画和文字,但宋晴岚人在上面,那屏幕正好被他的背挡住了。

    “嗬——”

    丧尸还在推挤这个长条形铁罐。

    叠在一起的两人被震动,皮肉紧贴,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

    微光里,宋晴岚把季雨时看得很清楚。

    眼睛沉静而漂亮,白皙的脸颊上染了灰尘,睫毛又长又密。

    明明也是男人,可季雨时,连嘴唇的颜色都和他们这群粗人不一样。

    这沉默大约持续了四五秒,季雨时睫毛翕动,微微侧过头,眼神看向了别处:“宋队,你真的是直男吗?”

    宋晴岚手肘撑在下方,勉力回答:“季顾问,你又想怎么诬赖我?”

    像是笃定宋晴岚无法辩解。

    季雨时说:“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好像酒吧里面盯着我看的变态。”

    宋晴岚简直想笑,冷哼道:“这么近,就我们两个人,我不看你难道单方面闭着眼睛?”

    季雨时:“好吧,你说得有道理。”

    宋晴岚扳回一成还想占点上风:“就你这样的还去酒吧?”

    季雨时又转头回来,眼睛里写着理所当然:“gay吧啊。”

    宋晴岚:“……”

    打扰了。

    “嗬。”

    “嗬!”

    丧尸依旧在推挤这个可怜的小亭子,震动间两人都默契地选择了闭嘴,这种情况下要是被挤得发出点什么声音就太尴尬了。

    忽然,一阵短促轻快的音乐声从背后的屏幕里响起。

    紧接着甜美的女声提示道:“谢谢选择本次产品,祝您玩得愉快哦~”

    哗啦啦,有屏幕下方落下一物,砸在两人身侧。

    闪亮的包装上印着通用中文:[pu-31超逼真*极致爽感,代替您的另一半。]
欢迎您阅读微风几许所写的小说薄雾[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