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第三十六章 棋

作者:寂寞的清泉 类别:玄幻小说
    许兰舟摇头道,“我读也读不出来,还不如在家里做事,等小弟病好了让他读。他比我聪明,供他考举人进士。”

    村里人对古望辰的态度刺激了许兰舟,他迫切地希望自家也出个举人。但他知道,自己读书天赋有限,再用功也考不上。

    许兰因便没有再劝。今天挣的这点银子再加上卖嫁妆的钱只够买四亩地,家里还要养两个病人,等钱多些再说吧。

    几人挤在秦氏的炕上说笑。

    许兰因又侧面问了这个时代都有没什么棋牌。她肯定前世的飞行棋和跳棋、军棋是从国外传进中国的,时间也比较晚,都是近代以后。围棋这个时代肯定有,他们家就有一副,却不知道象棋、麻将这个时代有没有。

    秦氏特别见多识广,大概讲了一下。这时已经有马吊了,跟前世的麻将比较像。居然还有相棋,规则跟前世的象棋基本一致。

    失望之余许兰因又想到了国际象棋,这个时代总不会有吧。国际象棋许兰因下得不好,只知道一些基本规则。

    跳棋下法简单,适合孩子玩,就是那么多的棋子不好做。前世棋子是玻璃弹珠,这世没有玻璃,至少原主没见过玻璃。把木头打磨成小珠子或是“小人儿”有些费时,还需要专用工具,等许大石或者许兰舟去木匠铺帮忙的时候再让他们帮着做。

    军棋下法比跳棋和飞行棋复杂一些,但相较于围棋和象棋来说算是简单的。许兰因可以自己悄悄做出来。做棋盘的木板已经有了,再让许兰舟锯一些棋子即可。

    而国际象棋的下法就复杂和多变了,在前世跟围棋和相棋一样属于“体育竞技”项目,要举办国际大赛的。棋盘好做,棋子还是要让木工做出来。

    做任何一种棋都简单,再一知道了下棋的规则,“发明”棋的人真的赚不了多少钱,那么最好赚名和利。以后怎么让那三样棋现世,要找合适的机会。

    不过,从秦氏对这些的描述来看,许兰因对她又有了一种新的认知——秦氏的出身绝对不低,不知她为何嫁给了从事特殊职业的许庆岩。

    直到秦氏困倦了,三姐弟才各自去歇息。

    败的六亩地挣回来一大半,又成功跟县太爷家“搭”上了线,许兰因穿越过来后第一次睡了个踏实觉。

    第二天下起了小雨。许兰舟没下地,拿了几块木头在房檐下摆弄。

    许兰亭又求哥哥姐姐给他做副飞鸟棋,他在家里偷偷玩。

    许兰舟没做,还教训了他一顿,说人无信不立,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何况那是县太爷家的公子小姐,自家惹不起。

    小正太翘着嘴坐去一边。除了小得多的许愿,他没有一个玩得好的小伙伴。

    许兰因悄声安慰道,“小弟不气,姐今天给你做样好吃的点心,你从来没吃过哦。”

    她先画了前世的卡通小猪,大头小身子,看着可爱,做起来简单,跟这个时代的玩偶大不一样。她让秦氏帮她裁出来,自己做,以后送闽大小姐玩。

    秦氏看了图,呵呵笑出了声,没想到猪还能这样可爱。她说道,“娘的身体好多了,这两样东西简单,娘倚在床头慢慢缝。”

    这样当然更好,秦氏的手艺甩了自己几条街。许兰因又给她讲了几点注意事项,让她不要累着,就去做点心了。

    想要铺子生意好,就得有新品。

    这个时代的传统点心花样繁多,她即使做出来几样不同的,也只是在原有基础上的一种改变,人家看一看尝一尝就会了。

    工艺不一样的西点,别人不容易做出来。但面包需要的是高筋面粉,这个时代的面粉都是普通面粉,做出来的面包不蓬松,口感不会好。目前只能做蛋糕系列,其它的等找到原料再说。

    村西头有人家的牛下了崽,许兰因打着伞去买了一大碗牛奶。又去大房买了十个蛋,顾氏假意不要钱,她还是以亲兄弟明算帐硬给了。又用薄竹条做了个自制简易打蛋器。

    柠檬汁用几滴醋代替,香精没有办法解决,但绿色食物自带香浓。

    下晌就烤出来一个戚风大蛋糕。她说的不是蛋糕,而是大糟子糕。若别人问起,只说像做槽子糕那么做,只不过装点心的模具大了些。

    许兰因把蛋糕一拿出来,许兰亭就使劲吸着鼻子,嚷着,“太香了。”

    自从蛋糕放进烤炉,小正太就一直在炉边等着了。

    许兰因拿刀每人切了一块,连秦氏和许兰舟都吃得直点头,说比县城卖的槽子糕好吃软糯,颜色也要好看些。

    秦氏又切了几块,让许兰舟拿去大房。

    之后的几天,除了做点心和做饭洗衣裳,就是在秦氏的指导下缝衣裳。

    秦氏身体不济,就把顾氏请来帮着二房几人各裁了一身衣裳,一件棉坎肩,让许兰因学着缝。虽然原主针线也不太好,针脚粗浅不一,但总能缝。

    衣裳和坎肩一做,那匹布也用完了。

    二房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做新衣了,特别是小正太许兰亭,除了一两岁时穿过新衣,自记事起就没穿过。

    秦氏不想给自己做,许兰因还是坚持做了。

    她最先给许兰亭做,做好就给他穿上。穷人家孩子的衣裳都做得肥大,里面加了棉袄还能穿。

    许兰亭穿着美了一会儿又脱下来,“等过年的时候再穿。”

    许兰因笑道,“做好了就穿着呗,等过年的时候姐再给你做绸子衣裳。”

    许兰亭明显不信,还是坚持把新衣裳脱下来。

    秦氏、许兰舟也没舍得穿,要等着年节或是串门子的时候再穿。只有许兰因穿在了身上,想着只要不干粗活,就穿这套新衣。这几年她在长身体,穿的都是秦氏衣裳改的旧衣,秦氏比较娇小,比现在的许兰因矮了小半个头,衣裳捆在身上很不舒服。

    许兰舟的衣裳是许庆岩的衣裳改的,而许兰亭的衣裳又是许兰舟的衣裳改的。他们两个的衣裳都偏大,只有许兰因的衣裳又瘦又短,还接了边儿。
欢迎您阅读寂寞的清泉所写的小说穿成短命女配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