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第三十四章 请客

作者:寂寞的清泉 类别:玄幻小说
    许兰因几人回到村里,好巧不巧又遇到了古婆子。她穿了一身墨绿色绸子衣裙,头上还戴了两根银簪子。这套行头应该早准备好了,专门等到儿子中举后穿。

    许兰因的心颤了颤,买行头的钱肯定也是原主孝敬的。

    古婆子看了许兰因几人一眼,头一昂,错身走了过去。嘴里还说着,“死抠的丫头片子,一点子猪肝都舍不得给长辈吃。现如今我家的肉吃都吃不完,等我儿回来,也别二两、三两的拿肉来讨我儿欢心,我们不稀罕。”

    许兰因冷哼道,“古大娘,我知道你家有钱,不稀罕那点子肉。唉,家里的地是我爹留给弟弟的,可惜败在了我手里,我对不起他。”

    古婆子忙道,“我说了多少遍,我儿从来没拿过你家卖地的银子。再胡说,就让我儿去县衙告你们,打你们的板子。”

    她现在的腰杆硬多了,觉着说儿去县衙也不是大话。昨天县太爷的师爷专门来她家替县太爷送了礼,还说等儿子回来请他去县衙做客呢。

    她又跟路上的行人说道,“我可怜啊,好不容易把儿子拉巴出来,这个儿媳妇还没过门就不敬我。哎哟,定了这么个不懂孝道的儿媳妇,将来的日子咋过啊。”

    又开始演戏了,话也说得更直白。

    许兰舟气得要命,想要反唇相讥,被许兰因拉了一下。她说道,“何必跟这种人生气,就是让她说,都当别人是傻子。”

    几人向家走去,后面传来附合古婆子的声音。古望辰中了举,许多人都开始说违心话巴结古家。特别是几家田地多的,他们都希望能把田地挂在古望辰的名下避税。

    都说乡人大多纯朴良善,但关系到钱财和眼前利益,好恶体现得尤其明显。

    几人回到家,许老太也在。觉得他们应该晌午就回来的,几人正急得不行。

    许老太着急地问,“怎么样,那棋县太爷家的小姐稀罕吗?”

    许兰舟笑道,“稀罕得紧。”又把给了多少钱,让他们保密的话都说了。

    老太太笑得一脸深皱子,一叠声地说,“哎哟哟,给了那么些银子啊,你们这个家总算有盼了。”又道,“别说给了这么些银子,就是人家一文不给,不让咱说,咱敢说吗?”

    秦氏更是激动的不行,没想到一副棋又让家里活了起来。她顿觉身子都轻松了许多,双手合什道,“岩哥,家里有救了。你说的对,咱们的因儿是聪明孩子……”

    许老太见了,又说道,“我儿死了那么多年,也该给他立个衣冠冢,把牌位请进祠堂,你们也能时时烧香祭奠。”

    秦氏含泪说道,“再等几年吧。没有准信儿,我心里还有点子念想。”

    许兰因和许兰舟又赶紧去厨房做饭。

    许老太拉住许兰舟说道,“你是男人,不要进厨房,过会子让你大嫂帮忙。”

    她把许兰舟堆出去,自己帮着烧火。秦氏哪里敢让婆婆烧火,要进厨房,许老太又挥手说道,“你快些把身子将养好,我那两个孙子也能少遭些罪。”

    没多久许老头和大房一家就来了,只有在县城当伙计的许二石没来。李氏把手里的许满交给顾氏,挽着袖子进厨房把许老太解放出来。

    老爷子被原主气得现在走路还不太利索,由许大石扶着。

    许兰舟迎出门,亲手扶着老爷子进了正房。

    晚上做了四荤两素,蒸了一锅玉米面和白面混合的杂面馒头。

    老两口领着许明庆、许大石、许兰舟坐八仙桌,其他几人坐小桌子,许满由李氏抱着吃。许老头又让许大石给许兰舟倒了小半盅的酒,让小小男子汉又是激动又是得意。

    秦氏身体已经好多了,加再上今天高兴,身体也就更轻松。她上了桌,还笑着给小许愿夹菜。

    顾氏夸着秦氏好福气,夸着二房的几个孩子聪明懂事,把秦氏说得喜上眉梢。

    “有福之人不用忙,看看,这就有钱了。弟妹要想开些,有福气的人穷不了。哎哟哟,一盆花挣了那么多钱,还跟县太爷的管家拉上了关系,这种好事我们咋遇不到呢。”

    秦氏笑道,“承大嫂吉言,还要谢谢大石和大石媳妇帮着引见。”

    顾氏的话很中听。但许兰因知道,顾氏说这话是有用意的。

    当时原主偷偷卖了六亩地,秦氏病重,许兰舟辍学,二房一下陷入困境。之前许庆岩每次回家都会孝敬老两口不少银子,但老两口舍不得用,攒着帮大房买了地,他们手头也没有多余的钱。

    许老头和许老太的意思是,大房的六亩地是许庆岩给的钱置的,如今二房遇到困难了,大房就必须帮忙。让大房拿十两银子出来帮二房渡过暂时的难关,别让许兰舟辍学,秦氏母子也有治病的钱,等到古望辰考中举人二房的日子好过了,再把钱还他们。

    顾氏精明,早就看出古望辰不会娶许兰因,曾几次劝原主长点心,别再把钱丢进凉水缸,到时人财两空。只是原主不听,还不高兴她。后来公婆让大房给二房十两银子她就不干了,古望辰中举了肯定会想办法跟因丫头掰扯开,那钱拿出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她大哭大闹了一场,许明庆惧内,便没敢给。

    还是许大石过意不去,偷偷送来一两银子的私房钱。

    秦氏虽然有些寒心,却也没太怪顾氏。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绝大多数人都是顾氏这种,不是大奸大恶,但有私心,希望自家在亲戚中日子最好过。给了人家就是人家的,人家不给也不能强按着给,像自己丈夫那样顾念兄弟的人又有几个呢。

    顾氏真的很会说话,也会来事,因为银子的事把两位老人气得够呛,但没过多久又把老两口哄了过来。

    在许兰因看来,这个大家庭还是比较和乐有爱,不像前世看到的某些种田文,极品亲戚一大堆,为了点钱出卖亲人和良心。
欢迎您阅读寂寞的清泉所写的小说穿成短命女配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