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她戏多嘴甜 第3章 恰巧

作者:玖拾陆 类别:玄幻小说
    人来了,没有晾着的道理。

    桂老夫人如此面善的人,也做不出和伯夫人不愉快就为难人家儿媳妇儿的举动,丢人又跌份,自是让曹氏赶紧去迎。

    而后,她看向了魂不守舍的温慧。

    “你们姐几个去碧纱橱里避一避吧,”桂老夫人叹道,“慧姐儿,祖母为了你,前回丢了脸,你亲耳听听,别当是祖母没有尽心。”

    温慧的脸刷的就白了,咬着唇点了点头。

    温宴见状,虽不清楚温慧与顺平伯府之间有什么故事,但也依言和姐妹们一块进去了。

    碧纱橱里摆了一张小榻,温宴坐了一边,温婧坐了另一边,中间空着,原意是给温慧留着。

    温慧心里存着事儿,就站在隔断边,不再往里一步。

    温宴侧着身子,轻声与温婧道:“听说你们昨儿过来了一趟,我刚巧歇着,并非故意不见。”

    温婧想答,见温慧不耐烦地瞅她们两人,她不敢多言,只冲温宴善意地笑了笑。

    既如此,温宴亦不多出声,靠着引枕闭目养神。

    很快,曹氏引着小伯爷夫人到了桂老夫人跟前。

    那厢没有特特压住声音,只碧纱橱的隔断,里头人能听见外头说话。

    只听一串寒暄之后,桂老夫人先拨开了云雾,问道:“老婆子和你婆母也是多年的交情了,你今儿这么早过来,可是府里有什么为难之事?你尽管开口,老婆子能出一份力的,断断不会推托。”

    “还是因着上回的事儿……”

    “哦?”桂老夫人道,“事情有了转机?”

    上回何事,温宴不知道,但听得出来,小伯爷夫人的语气很是尴尬,满是无可奈何。

    反倒是半个身子都靠在隔断上偷听的温慧,眼睛瞪大了,在祖母的问题中又是惊又是喜。

    小伯爷夫人几乎是尬笑:“婆母说,我们两家往来许久,往上数几代,还做过姻亲,您上回的提议是亲上加亲的好事,是她一时没想转,才拒了。

    昨儿想转过来了,婆母知道上回是她不对,不止拒了好事,还伤了和气,说什么也要我赶紧来给您请罪……”

    “请罪谈不上,”桂老夫人笑了起来,“听这意思,是不拒了?”

    “是,”小伯爷夫人道,“两个孩子也都到年纪了,您若还有与我们结亲的意思,我回禀了婆母,之后选个好日子请媒人登门。”

    不止桂老夫人笑了,曹氏都是喜笑颜开,道:“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家,结亲再是放心不过,我们慧姐儿与府上几个姑娘也相熟……”

    “不……”小伯爷夫人的声音里全是不自在,“不是慧姐儿,是贵府的三姑娘。”

    “宴姐儿?”

    桂老夫人和曹氏目瞪口呆。

    站在隔断旁的温慧更是情绪大起大落,笑容全然凝在了脸上,狠狠瞪着温宴。

    温宴睁开了眼睛,讶异地往外头方向看了一眼。

    怎么说到她头上来了?

    不过,她也总算听明白来龙去脉。

    前回是桂老夫人想让温慧嫁去顺平伯府,但人家不乐意,拒绝的话说得还很不好听,让老夫人丢了脸。

    没想到峰回路转,伯府今日寻上门来要结亲,只是人选从温慧换成了她温宴。

    外间,桂老夫人先平复了神色,道:“刚也说了,知根知底,老婆子也不与你们说虚话。

    宴姐儿的模样、性情、仪态,都无可挑剔,她做了公主五年伴读,论自身修养,别说是旧都临安,加上京师都没有几个姑娘能越过她。

    可她父母、外祖家的状况,想来你应当有所耳闻。

    她虽非戴罪之身,朝廷宽厚,我们府也没有被牵连在内,她两个叔父该当官还是当官,但毕竟父母、外祖都倒了,娶她进门,你家哥儿的前程你得掂量好,以后拿这事儿来说我们宴姐儿,老婆子不依的!”

    “您说真心话,我又何尝会不与您交底呢?”小伯爷夫人道,“我们究哥儿不是个走官场的料子,得祖上蒙荫,将来也就挂个虚职,我们做长辈的,就盼着他小日子安定、稳当。”

    “长辈嘛,都是一个心意。”老夫人眯着眼笑。

    两方几句话,算得上是交谈甚欢,若不是要走章程,恨不能当场就把婚事敲定了。

    曹氏看着欢喜的桂老夫人,不由自主地偷偷往碧纱橱瞄。

    她的慧姐儿定是伤心坏了……

    直到老夫人让她送小伯爷夫人出去,曹氏才回过神来,依言办了。

    客人前脚一走,后脚,温慧就从碧纱橱里冲了出来,站到了桂老夫人面前:“祖母……”

    桂老夫人越过温慧,看向了后头的温宴,心里疑惑,那顺平伯府怎么就突然就想起了温宴了?

    在老夫人眼中,顺平伯夫人可不是个好相与。

    两家嘴上说着是数代往来,但他们定安候府传到这儿就只剩块匾额了,等她再闭了眼,更是连匾额都没有了。

    顺平伯夫人眼高于顶,早就看不上侯府了。

    原还因夏太傅在天下学子中的好名声给些表面和气,自打夏太傅倒了,这一年里,伯夫人就不给桂老夫人面子了。

    桂老夫人知自家状况,为了给温慧寻个体面婆家,前些日子拿着热脸去贴冷**,被嘲了一通,险些气病了。

    本以为攀不上这门亲了,没想到顺平伯府自己转了个弯,还转到了温宴这里。

    莫不是伯府灵通,得了京里什么消息?

    夏家要平反了?

    桂老夫人一面思量,一面朝温宴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身边坐下:“宴姐儿知道顺平伯府吧?”

    温宴点头:“昨儿回城时,恰巧遇上了小伯爷夫人。”

    “恰巧遇上?”温慧愕然,“真有这样的巧事儿?”

    “不然呢?”温宴抬起眼皮子看着温慧,不疾不徐道,“恰巧二叔母昨日去庄子上接我,恰巧小伯爷夫人昨日出城,恰巧在半道上遇见了,二叔母和和气气与小伯爷夫人寒暄,让同在车上的我给小伯爷夫人见礼,我难道要不巧了耍脾气、不与她问安吗?”

    “你!”温慧被噎了个正着。

    温宴又转头问桂老夫人:“祖母,我与小伯爷夫人问安,问错了?”
欢迎您阅读玖拾陆所写的小说姑娘她戏多嘴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