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三十五章 入庙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呼啦啦的一队兵冲过来,民众商贩纷纷四散,等皇帝下了车,陈丹朱就看到了那一世临死前见到的停云寺,空无一人,威严肃立。

    “老鱼,朕觉得不如西京的大佛寺啊。”皇帝抬眼细看寺庙,说道。

    陈丹朱在后竖着耳朵听到了,猜想铁面将军是姓鱼呢还是叫鱼,是吃的那个鱼字呢还是其他的于——父亲肯定知道铁面将军的姓名,唉,但她现在也不能去见父亲。

    她这边胡思乱想走神,那边铁面将军看了眼寺庙:“这些寺庙都差不多,相比起来老臣觉得大佛寺的位置更好,易守难攻。”

    皇帝失笑:“你这家伙就记得这些。”

    他们说话,慧智大师带着一众僧人迎了出来,僧人们虽然对于皇帝的到来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好奇,对于大夏的皇帝,大家只是熟悉名字,见到真人还是第一次。

    从未想过皇帝会来到吴地。

    “陛下。”慧智大师施礼,“小寺地处偏远,不能跟DìDū相比。”

    皇帝道:“那就让朕看看,小寺是否有高僧吧。”

    慧智大师含笑做请,皇帝阔步入内,铁面将军随后,陈丹朱再落后一步。

    慧智大师先领皇帝观看寺庙,铁面将军让几个护卫跟着。

    “老臣对佛法不感兴趣。”他道,“就不陪陛下了。”

    皇帝显然习惯了,示意他随意,才要迈步,陈丹朱忙道:“陛下我也对佛法不感兴趣——”

    皇帝看她一眼:“好,你也随意。”又看慧智大师,“其实朕也不感兴趣。”

    皇帝比吴王霸道多了,并不是传说中那么怯弱——不过想来先前的怯弱也是面对诸侯王强势无奈的伪装罢了,要不然也活不到现在,慧智大师道:“陛下不用感兴趣,就像风景世态那样,看一看就好。”再看其他的僧人们,“你们也都各自去做自己的功课吧。”

    僧人们齐声应是一礼后三三两两散去。

    皇帝一笑向前,慧智大师错后一步,护卫们在后跟随,迈进了大殿。

    陈丹朱没有跟随皇帝,看坐在石桌前的铁面将军,唤一个走得慢落后的僧人:“你们这里的素茶点心给将军送来些。”

    那僧人暗叫倒霉,再看其他师兄弟飞也似的跑了,只能自己转过身应声是。

    铁面将军却道:“不用,老夫不便用外食。”

    陈丹朱看了眼他罩住全脸的铁面,要吃东西是要摘下面具的,他这样的人还在意相貌吗?总不会是怕吓到别人吧?不过他不用就算了,她也就是随口一问,对那僧人示意不用了。

    僧人死里逃生般开心的跑了。

    僧人们散去,兵马守着没有民众能进来,殿前只剩下她、阿甜和铁面将军三人,铁面将军看起来没说话的意思,陈丹朱也没有跟他攀谈的念头,但两人沉默相对也很尴尬,陈丹朱便道:“将军在这里歇息,我去后边看看。”

    铁面将军看她一眼,问:“你不是对寺庙不感兴趣吗?”

    这人听不懂客气话吗?难道要她直白的说我不想看到你?陈丹朱瞪眼,算了,她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道:“后院,有个山楂树,我非常喜欢,去看看。”

    铁面将军哦了声:“老夫不喜欢山楂,酸。”

    我也没想问你喜不喜欢啊,陈丹朱心想,说了句“这棵树的山楂很甜的。”便不再多言喊声阿甜两人向后去了。

    绕过大殿阿甜才松口气,又叹口气。

    “叹什么气啊。”陈丹朱问。

    阿甜道:“小姐要应酬陛下和这个将军,真辛苦。”

    辛苦吗?陈丹朱想上一世,她关在桃花观,谁都不用应酬,好像也没有多轻松。

    “那要看为谁辛苦了,为父亲姐姐和家里人能度过鬼门关,就一点也不辛苦。”陈丹朱说,“等过了这个鬼门关,我们就可以清闲了。”

    应该很快了,慧智大师如前世一般厉害的话,这几日就差不多能落定了。

    陈丹朱走到山楂树下,仰头看满树的山楂花绽开,她真的一点也不觉得辛苦,能再活一次真开心,能再看到山楂花真开心,一阵风吹过,雪白花瓣跌落,在她身边飞舞,陈丹朱转了个圈,仰头伸手接花瓣。

    阿甜站在一旁看着,开心的笑起来

    吴王又惊又怒又慌,披头散发敞衣赤足站在室内,大声的喊着:“陛下不见了?他去哪里了?”

    文舍人家宅豪华,但这间最大的房屋还是比不上王宫的大殿宽敞,吴王住在这里怎么都觉得气闷,此时室内还坐满了官员权贵。

    吴王住进了文舍人家,其他的官员们也都挤进来,陪同大王一起受难。

    “从后宫门走的,然后出了城。”文舍人道,“我们一时没有察觉。”

    “那三百兵马极其的凶悍,不许人靠近,所过之处清路,我们的人都被赶走了,只能远远跟着,现在正等最新的消息。”另一个官员说道。

    有官员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离开了啊。

    “大王,既然陛下离开了,大王快些回宫吧。”他高兴的说道。

    那怎么可以,吴王怒目看此人:“要是皇帝再回来呢?”

    此人脑子有些懵,皇帝再回来,也不过是三百兵马,王宫城池厚重,大王有三千禁卫,国都外还有十万兵马,这——

    吴王好气啊,这些鼠目寸光的臣子。

    “那吴地外朝廷兵马还有五十万呢。”他喊道,举着大袖对此人甩去,“那要是杀进来,不对,没杀进来之前,皇帝和他的人就在本王附近,本王是最危险的!”

    那人被吓的忙俯身连声称臣有罪,心里却忍不住想,那要是这么说,皇帝其实更危险吧?

    但这话是打死也不敢说了。

    “皇帝到底去了哪里?”吴王一番折腾疲惫,枉费他安排的这么好,消息说陈太傅已经去王宫了,结果皇帝竟然跑了!

    “大王!”门外有人跌跌撞撞奔来,“大王,陛下他——”

    有消息了,殿内诸人齐立急问:“去哪里了?”

    那人伸手指着外边:“陛下来了!”

    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文舍人的家宅大门打开,仆从们四散躲避,皇帝一人大步走进来了。

    “快带朕去见王弟。”他高声道。

    禁卫太监们也不敢阻拦,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吴王所在,吴王被文舍人等人簇拥站在门口。

    “王弟!”皇帝几步上前,吴王身边的人你推我搡口中乱乱避让,皇帝不理会他们,长手一伸握住吴王的手,神情懊恼道,“朕喝多了,发了酒疯,吓到王弟你了,朕特来向你赔罪!”

    说罢果然就要施礼,吴王从惊慌中回过神:“陛下不用多礼啊。”

    皇帝搭着着他的手收势,拉着他往外走:“走,走,快随朕回宫去。”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吴王有些反应不过来,要退又要迈步,磕磕绊绊:“啊,啊?不急——”

    文舍人等人也反应过来,皇帝这是来接吴王回宫了。

    “朕太荒唐了。”皇帝摇头叹气又一手掩面,“王弟快快回宫去,否则朕无颜见人了。”

    吴王哈哈笑:“陛下无忧,些许小事——”

    被人赶出王宫哪里是些许小事!这话就算是老好人也实在听不下去了,有几人忍不住在吴王身后重重一咳嗽,打断了吴王的话。

    “大王。”他们高声道,“快快回宫去吧。”

    不管怎么样,吴王能回宫就解决了大家一个心头大事,诸人虽然还惊疑不定,神情缓和下来,但又有人一惊,想到一件事。

    “不好,陈太傅在宫门前!”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