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二十九章 闲话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她其实也不怪杨敬利用他。

    雍容华贵无忧无虑的少年突然遭遇变故没了家也没了国,逃亡在外十年,心早就磨砺的硬邦邦了,恨他们陈氏,认为陈氏是罪人,不奇怪。

    陈丹朱请他坐下说话:“我做的事对父亲来说很难接受,我也明白,我既然做了这件事,就想到了后果。”

    杨敬在她身边坐下,轻声道:“我知道,你是被朝廷的人威胁哄骗了。”

    估计很多人都这样以为吧,她是因为杀李梁,打草惊蛇,被朝廷的人发现抓住了,又哄又骗又吓——否则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想到做这件事。

    陈丹朱还不至于傻到否认,这样也好。

    她低下头委屈的说:“他们说这样就不会打仗了,就不会死人了,朝廷和吴国本就是一家人。”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杨敬想,平日陈二小姐骑马射箭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胆气,说是她杀了李梁,应该是她带去的护卫干的吧,她最多旁观。

    女儿家真的靠不住,陈丹妍找了这样一个女婿,陈二小姐又做了这种事,唉,杨敬心里更加难过,整个陈家也就太傅和丹阳兄可靠,可惜丹阳兄死了。

    “阿朱,但这样,大王就受辱了。”他叹气道,“老太傅恼了你,也是因为这个,你还不知道吧?”

    陈丹朱抬起头看他,眼神躲闪胆怯,问:“知道什么?”

    杨敬说:“大王昨晚被陛下赶出王宫了。”

    所以呢?陈丹朱心里冷笑,这就是她让大王受辱了?那么多权贵在场,那么多禁兵,那么多宫妃太监,都是因为她受辱了?

    杨敬这一世没有经历家破人亡啊?为什么也这样看待她?

    “怎么会这样?”她惊讶的问,站起来,“陛下怎么这样?”

    杨敬道:“陛下诬陷大王派刺客刺杀他,就是不容大王了,他是皇帝,想欺负大王就欺大王呗,唉——”

    陈丹朱道:“那大王呢?就没有人去质问陛下吗?”

    杨敬神情无奈:“阿朱,大王请陛下入吴,就是奉臣之道了,消息都散开了,大王现在不能忤逆天子,更不能赶他啊,陛下就等着大王这样做呢,然后给大王扣上一个罪名,就要害了大王了,你还小,你不懂——”

    是啊,她不懂,不就是不敢两字,能说出这么多道理啊,陈丹朱看着杨敬,这是他的想法,还是被别人授意?

    “那,怎么办?”她喃喃问。

    “解铃还须系铃人。”杨敬道,“你是替大王迎陛下的使者,现在你是最合适劝陛下离开王宫的人。”

    陈丹朱犹豫:“陛下肯听我的吗?”

    “阿朱,听说是你让陛下只带三百兵马入吴,还说如果陛下不同意就要先从你的尸首上踏过去。”杨敬伸手摇着陈丹朱的肩头,满眼赞叹,“阿朱,你和丹阳兄一样勇敢啊。”

    陈丹朱挺直了小小的身躯:“我哥哥是真的很勇敢。”

    杨敬点头,怅然:“是啊,丹阳兄死的真是太可惜了,阿朱,我知道你是为了丹阳兄,才无畏惧的去前线,丹阳兄不在了,陈家只有你了。”

    陈丹朱低下头:“不知道我做的事哥哥是不是在泉下也很生气。”

    “阿朱,这也不怪你,是朝廷太奸诈。”杨敬轻声道,“不过现在你让陛下离开王宫,就能弥补过错,泉下的丹阳兄能看到,太傅大人也能看到你的心意,就不会再怪你了,而且大王也不会再怪罪太傅大人,唉,大王把太傅关起来,其实也是误会了,并不是真的怪罪太傅大人。”

    父亲被关起来,不是因为要阻止皇帝入吴吗?怎么现在成了因为她把皇帝请进来?陈丹朱笑了,所以人要活着啊,要是死了,别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好。”她点点头,“我去见陛下。”

    杨敬笑了:“阿朱真是厉害。”

    以前她跟着他出去玩,骑马射箭或者做了什么事,他都会这样夸她,她听了很欢喜,感觉跟他在一起玩格外的有趣,现在想想,那些夸赞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哄小孩的。

    杨敬不是空手来的,送来了很多女孩子用的东西,衣服饰品,还有陈丹朱爱吃的点心果子,堆了满满一桌子,又将仆妇丫头们叮嘱照看好小姐,这才离开了。

    陈丹朱和阿甜站在半山目送。

    “敬公子真好,惦记着小姐。”阿甜满心欢喜的说,“怪不得小姐你喜欢敬公子。”

    以前大小姐就这样打趣过二小姐,二小姐坦然说她就是喜欢敬公子。

    但这一次陈丹朱摇头:“我才没有喜欢他。”

    她以前以为自己是喜欢杨敬,其实那只是当做玩伴,直到遇到了另一个人,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喜欢。

    陈丹朱忽的紧张起来,这一世她还会见到他吗?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