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十二章 告知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前方涌来的兵马挡住了去路,陈丹朱并没有觉得意外,唉,父亲一定气坏了。

    “二小姐。”陈家的管家骑马从中奔来,神情复杂看着陈丹朱,“老爷传令家法,请下马吧。”

    他身后跟着两个护卫,手里拿着绳子,这是要把她绑起来,然后直接送进军牢吗?就像当初姐姐那样,虽然她很想对父亲认错,但现在不是时候,陈丹朱喊道:“快让开——姐夫死了,我要见父亲。”

    喊出这句话在场的人都愣了下,姐夫,是说李梁?管家面色震惊:“二小姐,你说什么?”

    因为拉着尸首行路慢,陈丹朱让长山长林在后,她则快马加鞭不停先一步回来,是以国都这边不知道后边随行的还有棺椁。

    陈丹朱纵马奔过来,管家有些慌乱的回过神,不再拦绑陈丹朱,只喊道:“兵马不得进城。”

    陈丹朱看身后,穿着吴兵甲的王先生也在看她,神情并没有什么畏惧,虽然只要陈丹朱一声大喊,面前的吴兵能将他们撕碎。

    “这是姐夫的兵。”陈丹朱喊道,“他们知道真相。”

    王先生引着十几人跟上,高喊道:“我们跟二小姐回去,其他人在这里候命。”

    管家看着陈丹朱带着人冲过来,再看余下的兵马没有再动,迟疑一下,陈丹朱等人风一般越过他向城池奔去。

    “七爷。”陈立在其中喊道,“快回去,有很多事呢!”

    李梁死了这件事就已经吓死人了,还有什么事啊?管家一甩马鞭转身催马,到底怎么回事啊。

    穿过城门,街上依旧繁华热闹人来人往,只是晚上宵禁,白天可没有禁止大家行走,看着一个女孩子纵马疾驰而来,半点不减速度,街上人们躲避乱成一片,到处都是喊声惊叫声还有骂声。

    “撞到人了!”“这谁!”“啊呀是个小姑娘!”“是陈太傅家的小姐!”“有兵有马了不起啊!”“当然了不起啊,谁敢惹他?连张监军都被陈太傅打的不敢出家门呢,啧啧——”

    这些声音陈丹朱一概不理会,到了家门前跳下马就冲进去,一眼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满头白发的男人站在院中,他披上铠甲手中握刀,苍老的面容威严肃穆。

    陈丹朱的眼泪顿时涌出来,大喊一声“父亲——”一头扑进他的怀里。

    陈猎虎猝不及防,腿脚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个女儿从没对他这样撒娇过,因为老来得女,妻子又送了性命,对这个小女儿他虽然娇宠,但相处并不是很亲密,小女儿被养的娇滴滴,脾气也很倔强,这还是第一次抱他——

    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跪下请罪?莫非是要靠撒娇讨饶?

    陈猎虎狠着心将小姑娘从怀里抓出来:“丹朱,你可知罪!”

    陈丹朱仰头看着父亲,她也跟父亲团聚了,希望这个团聚能久一点,她深吸一口气,将久别重逢的悲喜苦痛压下,只剩下如雨的眼泪:“父亲,姐夫死了。”

    陈猎虎还没反应,从后边跟来的陈丹妍一声尖叫,一口气没上来向后倒去,幸亏婢女小蝶死死扶住。

    陈猎虎大喊“快叫大夫!”暂时顾不得惩罚陈丹朱,一通忙乱将陈丹妍安置在房中,三个大夫并一个稳婆都在旁守着。

    自从得知陈丹妍有孕,陈猎虎一口气又请了两个大夫,稳婆也现在就找了,都在家里养着一直到陈丹妍生下孩子。

    “你姐姐有身孕了。”陈猎虎看着陈丹朱神情复杂道,“你说话——”

    唉,要让她说话小心点?但如果李梁真死了,说话小心有什么用?

    陈丹朱看着室内的大夫们:“给姐姐用安神的药,让她暂时别醒过来了。”

    否则身体当真受不了。

    陈丹朱看着陈丹妍,心情也有些复杂,这个孩子留着好还是不留更好呢?唉,等姐姐自己决定吧。

    安置好了陈丹妍,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也回来了,还带回来长山,确认了李梁的尸首就在路上。

    儿子死了,女婿也死了,陈猎虎站在厅内,身形摇摇欲坠,将长刀横在身前撑住。

    “陈丹朱。”他喝道,“你可知罪?”

    就算他的子女只剩下这一个,私盗兵符是大罪,他绝不能徇私。

    “父亲。”陈丹朱依旧没有下跪,轻声道,“先把长山拿下吧。”

    陈猎虎一怔,跪在地上的长山则面色大变,就要跳起来——

    “李梁背弃吴王,归顺朝廷了。”陈丹朱已经说道。

    先前陈丹朱发话时,一旁的管家已经有了准备,待听到这句话,抬脚就将跳起来的长山踹倒,人如山压上去,长山发出一声痛呼,半点动弹不得。

    陈猎虎将手中的刀握的咯吱响:“到底怎么回事?”

    陈丹朱上前伸手:“父亲,你先坐下,再听我说。”她怕父亲承受不了接连的刺激摔倒——

    陈猎虎将长刀一顿,地面被砸抖了抖:“说!”

    陈丹朱就说了:“我把李梁杀了。”

    陈猎虎噗通一声跌坐在椅子上,而管家也失控咔的一声将压住的长山掐晕了,他抬起头张大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站着的小姑娘,他家的二小姐?刚满十五岁的二小姐——

    陈猎虎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他闭上眼,只吐出一个字“说!”

    在路上的时候,陈丹朱已经想好了,李梁的事要实话实话,李梁做了这等恶事,必须让父亲和姐姐知道,只需要为自己怎么得知真相编个故事就好。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那一天下着大雨,桃花观突然来了一个姐夫的兵。”陈丹朱慢慢道,“他是从前线逃回来的,身后有姐夫的追兵,而我们家中又可能有姐夫的眼线,所以他带着伤跑到桃花山来找我,他告诉我,李梁背弃大王了——”

    然后陈丹朱怎么震惊不信,决定亲自去一探究竟,回家用迷香让姐姐昏睡,果然发现姐姐偷了兵符,她就拿着去找李梁,再到了前线发现各种证据,质问,李梁阴谋破败,要杀她,幸好她有准备,用毒药迷晕杀了李梁,逃回来——

    “父亲可以问陈立,陈立在左翼军亲眼见到各种异常,如果不是兵符护身,只怕回不来。”陈丹朱最后说,“而陈强,我瞒着没敢说,其实他们几个生死不明了。”

    陈猎虎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但女儿总不至于骗他吧?

    “给你报信的那个亲兵呢?”他问。

    “跟我说完就死了。”陈丹朱幽幽,是啊,她上一世的确是死了,“我把他偷偷埋在山上了,也没敢做标记。”

    陈猎虎道:“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陈丹朱垂目:“我原本是不信的,那亲兵也死了,告诉父亲和姐姐,总要查证,如果是真的会耽搁时间,如果是假的,则会搅乱军心,所以我才决定拿着姐夫要的兵符去试探,没想到是真的。”

    陈猎虎的身子微微发抖,他还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啊,李梁会叛变?那是他选的女婿,手把手全心全意教授扶持起来的女婿啊!

    “老爷。”管家在一旁提醒,“真的假的,问一问长山就知道了。”

    陈猎虎回过神,是啊,长山是李梁的亲随,李梁叛变要做很多事,瞒不过身边的人,也需要身边的人替他做事——

    “拖下去!”他伸手一指,“用刑!”

    管家拖着长山下去了,厅内恢复了安静,陈猎虎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女儿,忽的站起来,拉住她:“你适才说为了给李梁下毒,你自己也中毒了,快去让大夫看看。”

    陈丹朱的眼泪跌落,挣开陈猎虎的手,在他面前跪下来:“父亲,女儿错了。”

    陈猎虎叹气伸手拉她:“查清楚了再说吧,先起来。”

    陈丹朱没有起身,反而叩头,泪水打湿了衣袖,她不是在为先前的事,她是在为接下来要做的事认错认罪啊。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