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十章 请求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他答应了,陈丹朱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事到如今,她总要把自己想要的握在手里。

    她道:“我有一个条件。”

    铁面将军呵呵笑:“这是理所应当,李梁跟我们谈了可不止一个条件,丹朱小姐可以多说几个。”

    是啊,一个太亏了,陈丹朱想了想,点点头:“好,那我有几个条件。”

    铁面将军心里想,这姑娘真的什么都没想吧。

    “第一个,在我没有做完事情之前,你们不许攻城。”陈丹朱道。

    铁面将军摇头:“不可能,最多给你限定个时间。”他想了想,伸手,“五天。”

    陈丹朱也没想真能让几十万朝廷兵马因为她一句话就等着,但五天太少了:“我路上就要走五天,怎么也要给我十天的时间。”

    铁面将军的笑从面具后传来:“对啊,我说的就是丹朱小姐回到吴地国都后,我给五天的时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陈丹朱不在意对方的调戏,接下来要说的是最难的一条,放在膝头的手攥了起来:“如果我失败了,将军可以渡河,可以攻城掠地,但请将军——不要挖开河堤。”

    她说完这句话没有抬头看对方,双方论战,兵戎相见,三十六计无不可用,每一个将官的目标就是用最少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这时候对对方讲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不费一兵一卒还是用兵士的血肉攻破吴地,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将官都选择前者。

    她的要求,无力又可笑。

    “将军,虽然这里是吴王的封地,但都是大夏国土,都是皇帝的子民啊,他们也没有想做谋反罪王之民,是高祖把他们划封给吴王的啊,他们何其无辜。”

    她没有抬头,没有听到铁面将军的调笑,也没有看到铁面将军面具露出的一双眼中浮现的恍然,视线再落在低着头的陈丹朱身上——

    他沉默一刻,道:“我们对吴王用兵,是因为他与周齐两王结兵谋逆,这是吴王之罪,不是吴地民众的罪——”没有应是,而是问:“还有别的条件吗?”

    陈丹朱抬起头看他一眼:“我要带走李梁的两个贴身亲随。”

    铁面将军道:“可以,但跟随你回去的护卫,都必须是我的人。”

    陈丹朱对铁面将军一笑:“这个不用将军说啊,我当然要带将军的人回去,将军多给我些人手,免得我出师未捷身先死。”

    铁面将军看旁边站的男人:“王先生,你带着人亲自护送丹朱小姐回吴都。”

    被称为王先生的那个大夫俯身应声是。

    铁面将军再问:“丹朱小姐还有条件吗?”

    陈丹朱心里有些茫然,唉,她还真不知道该要什么条件,因为她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我现在还想不起来。”她问,“剩下的条件,我能以后再说吗?”

    铁面将军伸手按了按铁面具罩住的额头:“丹朱小姐你是陈猎虎生的,就算你不可爱他也视你为珍宝,但老夫不行,真不行,你快走吧,否则老夫这辈子都不想生养个女儿了。”

    陈丹朱叹息一声:“祝将军将来有个比我可爱的女儿,这一次,就算我是我父亲生的,他也不会再珍爱我了。”

    虽然大家都是大夏的子民,但对父亲来说,吴王为先,他尊崇皇帝,但更尊崇高祖分封诸侯的旨意,在他看来,现在皇帝要收回封地,才是违背圣旨,是不义,是被身边的奸臣蛊惑,他誓死也要守护吴国守护吴王。

    就算吴王不分青红皂白斩杀了父亲,父亲那一刻也必然没有怨言。

    而她却背弃了吴王,父亲不会原谅她的。

    她说罢起身走了出去。

    铁面将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也叹息一声,对王先生道:“小姑娘真可怜。”

    王先生苦笑:“将军不要说笑了,哪里可怜,明明是很可怕。”从这姑娘进来他的心就忽上忽下的不停,每一句话都出人意料,他是怎么想也想不到,“大人,你说是陈猎虎疯了,还是这陈二小姐疯了?”

    陈猎虎会归顺朝廷?打死他也不信,诸侯王存世太久,诸侯王的臣子们眼中早已经没有了皇帝和朝廷,在他们眼里,现在朝廷是不义,尤其是陈猎虎这样的人。

    但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唉,他都有点认为是自己疯了。

    铁面将军默然一刻,想到一个可能:“也许,我们想多了,陈猎虎并不知道这件事。”

    王先生神情更惊讶:“大人,你是说,现在这些事都是这个陈二小姐自作主张?”

    到这里来,杀李梁,又投靠铁面将军?都是陈二小姐一个人的事?陈猎虎根本不知道,还有,兵符——

    “怎么不可能?”铁面将军敲了敲桌案,他的手指细长,有些发黄,就像染了色的树枝,看不出本来的样子,“想想李梁本来是怎么说的?他跟我们说是会说服他妻子偷来兵符给他的,兵符,是偷的。”

    王先生略一思索也渐渐回过神了:“所以大人的意思是,陈大小姐的确偷到兵符了,但却被陈二小姐发现,陈二小姐从姐姐那里偷过来,或者陈大小姐自己不便来,将这件事交给了陈二小姐——不对,如果是陈大小姐托付,陈二小姐为什么要杀了李梁?如果不是陈大小姐托付,陈二小姐就是来杀李梁的,为什么又投靠将军,还要去助我们攻下吴都?”

    道理怎么想都不对啊,是有诈?

    陈二小姐的作为的确难以理顺,铁面将军手指落在舆图上一地:“你安排人去问周奇,李梁对他有什么安排?”

    周奇是就是驻守在渡口大营的督军,但他是李梁的人,并不是他们的人。

    王先生道:“李梁仗着另有靠山,不听我们号令,也不告诉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我看这个姓周的也不会说。”

    铁面将军冷冷道:“那就用刑。”

    用刑?王先生愣了下,可是李梁的靠山——

    “李梁死了。”铁面将军向后靠去,如山倒下,“靠山又能怎样?”

    也对,王先生笑了笑,李梁都死了,事情跟原来不一样了,他应声是又问:“那我就带着人护送丹朱小姐?”

    铁面将军道:“带着骁卫去吧。”

    这是最机密又最能以一当十的人马,是皇帝钦赐给将军的,还从没离开过铁面将军身边,王先生微微愣了下,用来护送这位陈二小姐?

    “此事事关重大,交给别人我不放心。”铁面将军道。

    也是,这是拿下吴都,是决定此战乃至陛下铲除诸侯国胜败的大事,王先生俯身应声是,转身要走,又被唤住。

    铁面将军慢慢道:“如果有人要杀丹朱小姐,你们要护住她的性命,如果丹朱小姐自己寻死,你们就不要拦她了。”

    自寻死路这句话王先生领会了,比如陈小姐反悔做出一些不合适的事,那就不要怪他们无情了,他应声是等了一刻铁面将军没有别的吩咐,施礼大步而去。

    营帐里陷入安静,铁面将军想,不再成为父亲的珍宝,这种痛苦的确很可怕啊,不知道这位陈二小姐能不能捱过去.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