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九章 替代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陈丹朱没有被将军和将军的话吓到。

    她喃喃:“那有什么好的,活着岂不是更好”

    听这孩子气的话,铁面将军失笑,好吧,他应该知道,陈二小姐连亲姐夫都敢杀,他的样子也好,可怕的话也好,都不能吓到她。

    “是啊,不死当然好。”他淡淡道,“本来不用死这么多人,都是大夏子民,可你把李梁杀了,不用死人的计划被破坏了,陈二小姐,你记住,我朝廷的将士是因你死的,吴地的兵民也是因为你。”

    陈丹朱唉了声:“将军不用说这种话来吓唬我,听起来我成了大夏的罪人,不管怎么样,李梁这么做,任何一个吴兵将都是要杀了他的。”

    身份立场不同,说话就没有什么意义,原本也不会见她的,如果不是因为误会,铁面将军没兴趣了:“陈二小姐已经杀了李梁,是如愿无憾了,我对二小姐有一件事可以保证。”

    陈丹朱看着他。

    铁面将军的铁面下沙哑的声音如刀磨石:“二小姐的尸首会非常完好的送回吴地,让二小姐体面的入土为安。”

    听起来还是吓唬威胁的话,但陈丹朱突然想到先前自己与李梁同归于尽,不知道尸首会怎么样?她先是杀了李梁,李梁又原本要利用她来刺杀六皇子,这死了可以说是罪不可恕,想要跟姐姐父亲家人们葬在一起是不可能了,说不定要悬尸首城门——

    想到这里,她再看铁面将军的冰冷的铁面就觉得有些温暖:“谢谢你啊。”

    她这谢意并不是嘲讽,竟然还是真心实意,铁面将军默然一刻,这陈二小姐莫非不是胆子大,是脑子有问题?古古怪怪的。

    而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陈二小姐还不拂袖站起来让自己把她拖出去?看她在案前坐的很安稳,还在走神——脑子真的有问题吧?

    铁面将军看旁边站着的男人一眼,想到一件事:“李梁不在了,但二小姐拿的兵符还在,用兵符送二小姐的尸体回吴都,岂不是一样可用?”

    李梁要兵符就是为了带兵越过防线出其不意杀入国都,现在以李梁和陈二小姐被害的名义送回去,也一样能,男人抚掌:“将军说的对。”

    他便也看陈丹朱,笑着打趣。

    “二小姐没有白送来兵符。”

    陈丹朱摇头:“不可能,兵符只有我和李梁拿着才有用,别说是我的尸体,就是你们押着我本人,也休想越过吴地防线。”

    父亲发现姐姐盗兵符后怒而绑缚要斩杀,对她也是一样的,这不是父亲不疼爱她们姐妹,这是父亲身为吴国太傅的职责。

    那时候也就是因为事先不知道李梁的意图,直到他逼近了才发现,如果早一点,就算李梁拿着兵符也不会这么容易越过防线。

    这次算着时间,父亲应该已经发现兵符不见了吧?

    这小姑娘是在认真的跟他们讨论吗?他们当然知道事情没这么容易,陈猎虎把女儿派来,就已经是决定牺牲女儿了,此时的吴都肯定已经做好了备战。

    铁面将军再次忍不住笑,问:“那陈二小姐觉得应该怎么做才好?”

    陈丹朱看着铁面将军桌案上堆乱的军报,地图,唉,朝廷的大将军坐在吴地的军营里排兵布阵,这个仗还有什么可打的。

    她是把李梁杀了,但能改变吴国的命运吗?要是把这个铁面将军杀了倒是有可能,这样想着,她看了眼铁面将军,大概也不行吧,她没什么本事,只会用点毒,而铁面将军身边这个男人,是个用毒高手。

    “我——”陈丹朱喃喃,也不知道怎么冒出一句话,“我可以做李梁能做的事。”

    铁面将军愣了下,刚才那小姑娘看他的眼神分明满是杀意,她想杀了他呢,但没想到张口说出这样的话,他一时倒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陈丹朱也愣了下,她没有想到自己说出这句话,但下一刻她的眼睛亮起来,她改不了吴国灭亡的命运,或许能改吴国很多人死去的命运。

    铁面将军用李梁是要攻入吴国都,她可以代替李梁做这件事,当然也就可以阻止挖开堤坝,攻城屠杀这种事发生。

    “将军!”她大喊一声,向前挪了一下,眼神灼灼的看着铁面将军,“你们要李梁做的事,让我来做!”

    铁面将军被吓了一跳,一旁站着的男人也如同见了鬼,什么?是他们听错了,还是这小姑娘发疯说胡话了?

    “陈二小姐?”铁面将军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丹朱点头:“我当然知道,将军——将军您贵姓?”

    铁面将军愣了下,已经很久没有人敢问他姓名了,淡淡道:“大夏诸侯王之乱一日不平,老夫一日无名无姓。”

    陈丹朱也只是随口一问,上一世不知道,这一世既然见到了就随口问一下,他不答就算了,道:“将军,我是说我拿着兵符带你们入吴都。”

    铁面将军哈哈大笑,对眼前的小姑娘意味深长的摇摇头。

    “陈丹朱,你如果是个吴地普通民众,你说的话我没有丝毫怀疑。”他一字一字的念出她的名字,“但是你姓陈,你爹是陈猎虎,你哥哥陈丹阳已经为吴王捐躯,虽然有个李梁,但他姓李不姓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我在背叛吴王。”陈丹朱幽幽道,“我在做我杀掉的李梁这样的人。”

    铁面将军看着她,面具后的视线深邃不可窥探。

    陈丹朱挺直身子:“正如将军所说,我是吴国人,但这是大夏的天下,我更是大夏的子民,因为我姓陈,我敢做这件事,将军反而不敢用姓陈的人吗?”

    “不是老夫不敢。”铁面将军道,“陈二小姐,这件事不合情理。”

    陈丹朱怅然:“是啊,其实我来见将军之前也没想过自己会要说出这话,只是一见将军——”

    她看着铁面将军冰冷的面具。

    “丹朱,看到了大势不可阻挡。”

    铁面将军的铁面具下发出一声闷咳,这小姑娘是在吹捧他吗?看她孱白的小脸,莹莹亮的双眼,忧伤又坦然——哎呦,如果是演戏,这么小就这么厉害,如果不是演戏,眨眼就背弃吴王——

    不管哪个,这小姑娘再长大些可不得了,更何况还有这眉若远山肌肤胜雪的美人相貌。

    有意思,铁面将军又有些想笑,倒要看看这陈二小姐是什么意思。

    “好。”他道,“既然陈二小姐愿遵从天子之命,那老夫就笑纳了。”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