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五章 反问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天光微亮,中军大帐里响起惊叫。

    “姐夫!姐夫,你怎么了!快来人啊!”

    门外的亲兵立刻冲进来,看到只穿薄衫散着头发的陈丹朱跌跪在桌案前,小脸发白的摇晃着李梁。

    李梁伏在桌案上一动不动,手臂下压着展开的舆图,文书。

    “我醒来看到姐夫这样睡着。”陈丹朱流泪喊道,“我想让他去床上睡,我唤他也不醒,我觉得不太对。”

    的确不太对,李梁一向警惕,女孩子的喊叫,兵卫们的脚步声这么嘈杂,就是再累也不会睡的这么沉。

    一众人上前将李梁小心翼翼的放平,亲兵探了探鼻息,鼻息还有,只是面色并不好,大夫立刻也被叫进来,第一眼就道大将军昏迷了。

    陈丹朱站在一旁,裹着衣衫紧张的问:“姐夫是累坏了吗?”又质问亲兵,“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照看的姐夫啊?”眼泪又扑扑落下来,“哥哥已经不在了,姐夫要是再出事。”

    亲兵们被小姑娘哭的心烦意乱:“二小姐,你先别哭,大将军身体一向还好啊。”

    陈家的护卫们此时也都来了,对李梁的亲兵们很不客气:“大将军身体一向好怎么会这样?现在什么时候?二小姐问都不能问?”

    李梁的亲兵们还不敢跟他们争执,只能低头道:“请大夫看看再说吧。”

    陈丹朱被护卫们簇拥着站在一旁,看着大夫给李梁诊治,望闻问切,拿出银针在李梁的手指上刺破,李梁一点反应也没有,大夫的眉头越来越皱。

    “大将军吃过什么东西吗?”他转身问。

    陈丹朱道:“姐夫给我做了肉粥,我吃了一碗,余下的姐夫用了。”

    亲兵也点头证实陈丹朱说的话,补充道:“二小姐睡得早,大将军怕惊扰她没有再要宵夜。”

    那就是只吃了和陈二小姐一样的东西,大夫看了眼,见陈二小姐跟昨日一样面色孱白身子虚弱,并没有其他症状。

    大夫嗅了嗅:“这药味——”

    “我在吃药啊。”陈丹朱道,“昨天晚上吃了药睡的,还拿了安神的药熏着。”

    这个大夫也知道,陈丹朱一来,他就被李梁叫来了,说二小姐身体不舒服,他仔细的查看了,二小姐的药也查看了,很普通的常用药。

    只是此时这淡淡的药味闻起来有些怪,或许是人多涌进来浑浊吧。

    最关键是一晚上跟李梁在一起的陈二小姐没有异常,大夫凝神思索,问:“这几天大将军都吃了什么?”

    军中的三个副将此时闻讯也都过来了,听到这里察觉不对,直接问大夫:“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将军到底怎么了?”

    大夫便也直接道:“大将军应该是中毒了。”

    帐内的人闻言皆大惊“这怎么可能?”“中毒?”乱嚷,也有人转身要往外走“我再去找其他大夫来。”但有一个女声尖锐压过嘈杂。

    “都站住!”陈丹朱喊道,“谁也不许乱走。”

    诸人安静,看这个小姑娘小脸发白,攥紧了手在身前:“你们都不许走,你这些人,都有害我姐夫的嫌疑!”

    此言一出帐内的人顿时更乱“二小姐!”“我们没有啊!”“我们是大将军的人,怎么可能害将军?”

    陈丹朱看着他们,细细的牙齿咬着下唇尖声喊:“怎么不可能?我哥哥就是在军中被害死的!害死了我哥哥,现在又要害我姐夫,说不定还要害我,怎么我一来我姐夫就出事了!”

    听她这样说,陈家的护卫五人将陈丹朱紧紧围住。

    帐内的副将们听到这里回过神了,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孩子是被吓糊涂了,不讲道理了,唉,本也不指望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讲道理。

    “二小姐。”一个四十多岁的副将道,“你认得我吧,我是太傅帐下参将李保,我这条命是太傅救下来的,如果要害太傅的人,我第一个该死。”

    “是啊,二小姐,你别害怕。”另一个副将安抚,“这里一多半都是太傅的部众。”

    他说到这里眼圈发红。

    “丹阳少爷的死,我们也很心痛,虽然——”

    虽然丹阳少爷的死不被大王认为是**,但他们都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们一定会为丹阳少爷报仇的。”

    陈丹朱知道这里一多半都是陈猎虎的部众,但还有一部分不是啊,父亲兵权旁落多年,吴地的兵马早已经四分五裂,而且,她眼尾微挑扫过室内诸人,就算这一半多的陈猎虎部众,里面也有一半变成了李梁的部众了。

    闹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再折腾反而会弄巧成拙,陈丹朱吸了吸鼻子,泪水在眼里打转:“那姐夫能治好吧?”

    唉,帐内的人心里都沉沉。

    “二小姐,你放心。”副将李保道,“我们这就去找最好的大夫来。”

    一众人要迈步,陈丹朱再次道声且慢。

    唉,孩子真是太难缠了,诸人有些无奈。

    “李副将,我觉得这件事不要声张。”陈丹朱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上泪珠颤颤,但小姑娘又努力的冷静不让它们掉下来,“既然姐夫是被人害的,奸人已经在我们军中了,一旦被人知道姐夫中毒了,奸计得逞,他们就要闹大乱了。”

    的确如此,帐内诸人神情一凛,陈丹朱视线掠过,不出意外果然见到几个神情异样的——军中的确有朝廷的细作,最大的细作就是李梁,这一点李梁的心腹必然知道。

    她垂下视线,抬手按了按鼻头,让鼻音浓浓。

    “在姐夫醒来,或者父亲那边知道消息之前,能瞒多久还是瞒多久吧。”

    李保等人对视一眼,低声交流几句,看陈丹朱的眼神更柔和:“好,二小姐,我们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

    陈丹朱看他们:“正好我生病了,请大夫吃药,都可以说是我,姐夫也可以因为照顾我不见其他人。”

    李保等人点头,再对帐中亲兵肃声道:“你们守好中军大帐,一切听从二小姐的吩咐。”

    亲兵们齐声应是,李保等人这才急匆匆的出去,帐外果然有不少人来探问,皆被他们打发走不提。

    陈丹朱坐在帐中,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李梁,将薄被给他盖好,抿了抿嘴,李梁醒是醒不过来了,最多五天后就彻底的死了。

    她俯身贴近李梁的耳边:“姐夫,你放心,那个女人和你的儿子,我会送他们一起去陪你。”

    李梁紧闭的双眼眼角有泪水滑落,陈丹朱抬手替他擦去。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