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四章 下手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中军大帐里摆放了火盆,点亮了灯,暖意浓浓。

    跟姐姐陈丹妍一样细心,李梁已经备好了姜汤,还有两个婢女一个仆妇——从城镇上富贵人家借来的。

    陈丹朱在婢女仆妇的服侍下泡了澡换了干净的新衣,衣裳也是从富贵人家拿来的。

    头发就不是李梁帮她烘干了,虽然小时候李梁也做过,李梁和陈丹妍成亲时十八岁,那时候陈丹朱八岁,在家习惯了跟着姐姐睡,陈丹妍成亲后她也闹着住过来,一年后才习惯不再跟着姐姐。

    李梁常常笑谈提前体验当爹。

    “我们阿朱长大了啊。”李梁坐在一旁,看着婢女仆妇给陈丹朱烘头发,“竟然能一个人跑这么远。”

    陈丹朱捧着碗将姜汤喝完,对婢女道:“我抓的药熬一下。”

    适才军中的大夫也看过了,陈丹朱病倒是现在还没病,只是在风雨中赶路导致非常虚弱,药可吃可不吃,关键还是休养。

    陈丹朱一向不喜欢吃药,这次自己主动看病吃药,可见身体是真的不舒服,李梁对婢女点点头。

    婢女拿起陈丹朱放在一旁的药包——陈丹朱在走出药店前已经趁着大夫分神分心把所有的药混杂一起。

    “这药你分开。”陈丹朱唤住婢女,“这个药熬一半,余下的熏香,可以安神。”

    小姑娘很有自己的主张,李梁一笑对婢女仆妇点点头,两个婢女将烘头发的铜熏炉打开,倒出一半药材撒进去,炭火上发出滋滋声,烟气从中袅袅而起,药香散开,但并不刺鼻。

    “小姐,你看放这么多可以吗?”她们问。

    陈丹朱嗯了声,婢女仆妇先将床铺整理好,李梁惯用的床铺已经挪走了,现在这里摆着的罗汉床,美人屏风,都是富豪家一并送来的,怎么招待女眷她们很熟练。

    小床,屏风,香薰炉,坐在地毯上头发长长铺展身后的女孩子,原本肃杀生冷的军帐变的像春天一样。

    婢女仆妇拿着药退下去熬,帐内只剩下两人。

    “大夫说你要饮食清淡些。”李梁指着桌案上摆着的粥,“我知道你喜欢吃肉,所以我让加了一点点肉。”

    陈丹朱嗯了声,拿着小勺子慢慢的吃。

    “阿朱。”李梁默然一刻,柔声道,“丹阳的事大家都很难过,父亲更痛,你,体谅一下父亲,不要跟他发脾气。”

    陈丹朱看他一眼:“姐姐给写信说了?”

    李梁道:“是我担心你主动问你姐姐,我知道你想为你哥哥报仇,我也相信,阿朱虽然是个女子,也能上阵杀敌,只是现在家里也离不开人,你能照顾好父亲,不亚于杀敌数百。”

    陈丹朱看着他,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姐姐像母亲,李梁一直以来也都像父亲,而且是个慈父,她小时候觉得李梁是家里最懂她的人,比姐姐还要好,姐姐只会唠叨她。

    谁能想到李梁心这么狠毒辣,你要另投主人也罢,但你怎能踩着他们一家的性命啊,尤其是姐姐——

    她笑了笑垂下头,不想再听这些没有意义的话,喊声姐夫:“姐姐有身孕了。”

    李梁一怔,站起来,不可置信:“真的?”

    陈丹朱对他点点头:“真的,已经三个月了,姐夫你走之前就怀上了。”

    李梁啊呀一声大笑,在帐内来回踱步,欢喜的语无伦次,只连声道太好了,真是没想到。

    陈丹朱视线追随着他,看着他外表惊喜,眼中却很平静,并没有久盼终于得子的激动。

    她低下头看着熏炉里药香气袅袅。

    李梁停下脚看陈丹朱:“所以你姐姐让你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陈丹朱要说什么,帐外婢女道药熬好了,李梁让她进来,话就被打断了。

    陈丹朱捧着一口口喝完药,打个哈欠:“姐夫,我累极了。”

    李梁便道:“好,你快睡吧,好好睡一觉。”他转身要走,却被陈丹朱唤住。

    “姐夫。”陈丹朱道,看了看四周,“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睡害怕,你在这里看着我睡吧。”

    李梁失笑,陈丹朱说是胆子大,但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离开家啊。

    “好。”他道,“正好有军务,我在这里处置这些事,陪着你。”

    陈丹朱这才点点头露出笑。

    婢女服侍陈丹朱躺下退了下去,李梁对亲兵们吩咐让四周安静,不要惊扰二小姐,再转头看屏风格挡后小床上的女孩子一动不动,已经有轻微的鼾声传来——真是把这小姑娘累极了,他笑了笑,示意亲兵退下,帐内安静下来。

    李梁将这边的灯挑灭,走回桌案前坐下来,他翻看舆图公文,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陈丹朱为什么来了?是陈丹妍让她来的?

    如果真有孕的话,陈丹妍太想要孩子了,肯定不会奔波前来,但也说不定——

    李梁觉得,在孩子和自己之间,陈丹妍应该更在意自己。

    不过也有可能陈丹妍说服了陈丹朱。

    为了给兄长报仇她正闹着要来这里,把这件事交给她做,也不是不可能。

    陈丹朱很好说服,偷父亲印信这种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比大人更容易,毕竟,越年纪小,越不知道轻重。

    但她怎么不说呢?是真的累极了,还是有别的打算?东西在哪里?——李梁看向屏风,要不要搜她的身?

    算了,会惊醒她。

    也不急,等她睡醒再说吧。

    李梁深吸一口气以平稳心绪,但胸口一痛差点吐出来,他不由按住心口,怎么回事?他再慢慢的深吸一口气,又一切如常。

    李梁自嘲的一笑,唉,他也很累的,他低下头看舆图,雨已经接连下了几天了,周督军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就算没有兵符,也可以开始行动了——李梁的心再次火热,整个吴国将成为他飞黄腾达的垫脚石。

    室内静谧,只有香炉偶尔轻轻爆裂声,药香气袅袅。

    李梁看的很认真,但随着时间的滑过,他的头开始慢慢的向下垂,猛地一点又抬起来,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茫然,用力的甩甩头,神情清醒一刻,但不多久又开始垂下去,几次三番后,头再一次下垂,这次没有再抬起来,越来越低,最终砰的一声,伏在桌案上不动了。

    小床上安睡的陈丹朱睁开眼,透过美人屏风看伏案的李梁,脸上浮现笑,她用手捂住嘴,将一声咳闷在口中,再将手拿下来,手心有一汪血。

    那两味药混合燃烧毒性这么强,她喝了熬的解药,也还是被呛出了血。

    但这是值得的,陈丹朱擦嘴边的血,李梁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上一世,她等了十年才杀了李梁,这一次,她要他立刻马上死。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