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二章 盗走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陈丹妍被突然回来的妹妹吓了一跳,有很多话要问,但扑入怀里的小姑娘像刚从水里拎出来。

    “这么大的雨——你真是!”陈丹妍顾不得说别的,将她拉着疾步向内,“准备热水,熬姜汤来,再拿驱寒的药。”

    跟随来的仆妇婢女们忙碌起来,陈丹朱也没有再说话,被陈丹妍牵着向内而去,在回廊上留下雨水的痕迹。

    陈家大门关上,夜雨依旧,灯火摇曳仆从忙碌,有别样的安宁。

    陈丹朱泡过热热的澡,两个婢女裹着送出来,陈丹妍给她烘头发,盯着她喝姜汤喝药。

    陈丹朱出生的时候,陈丹妍十岁了,陈夫人生了孩子就亡故,陈丹妍又当姐姐又当娘看着陈丹朱长大。

    “你就是想回来也要看时候啊。”陈丹妍嗔怪,“等雨停了赶路又能怎样啊?”

    陈丹朱捧着碗一口一口喝药,感受着口舌间的苦涩没有说话。

    “阿朱,你已经十五岁了,不是小孩子。”陈丹妍想到最近的变故,尤其是弟弟亡故,对父亲和陈家来说真是沉重的打击,不能再由着小妹玩闹了,“父亲年纪大身体不好,丹阳又出了事,阿朱,你不要让父亲担心。”

    陈丹朱抬起头看她:“姐,你明天去哪里?”

    她突然问这个,陈丹妍走神,答道:“去见你姐夫——”话出口忙停下,见妹妹黑黝黝的眼看着自己,“我回家去,你姐夫不在家,家里也有很多事,我不能在这里久住。”

    李家能有什么事,李梁的父母都在老家,这时候说不定已经被李梁保护起来了。

    李梁在国都的宅子空荡荡,姐姐和他连个孩子都没有,成亲五年,姐姐小产一次,一直在养身子。

    家里倒是有两个侍妾,但李梁这些年在军中很勤奋,两个侍妾也没有生养孩子。

    姐姐对李梁有愧意,喝各种汤药,大小寺庙都拜,李梁一直对姐姐说不在意,也不急着要。

    陈丹朱的嘴角浮现自嘲的笑,他只是不急着要跟姐姐的孩子,其实此时他已经有儿子了,那个女人——

    陈丹朱深深吸口气,视线落在姐姐的小腹上,陈丹妍细腰窈窕,但其实此时此刻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

    这次她去见李梁,为了不被父亲发现,来回只用了八天,累的晕倒了,请了大夫看发现有孕了,但还没感受欢喜,就面临死亡。

    “阿梁,我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陈丹妍被悬挂在城门前,高声对他哭喊。

    城门下的李梁大笑:“这样你死了也不孤单了,有孩子陪着你呢。”

    李梁拉弓射箭,一箭命中姐姐——

    “吴王,我助你杀罪臣之女。”

    这才是事实,而不是世间后来流传的李梁冲冠一怒为红颜,出事的时候她不是在桃花观,也不是被下人掩藏,她那时候跑到城门了,她亲眼看到这一幕。

    所以,虽然没有人告诉她哥哥陈丹阳死的真相,她也猜得到,必然跟李梁也脱不了关系。

    哥哥死了,李梁才能真正掌控住北线守军,才能肆意妄为。

    “阿朱?”陈丹妍伸手在陈丹朱眼前晃,不安的唤,“怎么了?”

    陈丹朱回过神:“姐姐,你明天不要回去,在家里多住两天吧。”她伸手抱住陈丹妍,贴在她的身前,感受姐姐的心跳,还小心的避开她的腹部,“我想你了。”

    陈丹妍心软软的化了,又很难过,弟弟陈丹阳的死,对陈丹朱来说第一次直面亲人的死亡,当初母亲死的时候,她只是个才出生的婴儿。

    陈丹妍将小姑娘抱在怀里拍抚:“阿朱,不怕,不怕——”

    有人掀开帘子看进来,轻声唤:“大小姐。”要说什么看到陈丹朱在,便停下了。

    陈丹朱也看到了她,是姐姐的婢女小蝶。

    陈丹妍问:“怎么了?”

    小蝶知道不该说,但又难掩激动紧张,便问:“明日回去还用收拾东西吗?”

    陈丹妍明白了她的意思,神情也闪过一丝激动,道:“不用收拾了,我们过两天还回来。”她对着陈丹朱一笑,“阿朱,别怕,姐姐过两天还来陪你。”

    陈丹朱看着退出去的小蝶,她也明白,这个小蝶偷到父亲的兵符了。

    这是姐姐这次回来的目的。

    她垂下视线:“好。”

    陈丹妍将她的头发轻轻拢在身后,柔声道:“姐姐今晚陪你睡。”

    陈丹朱点点头,顺从的站起来,和她牵着手进室内,室内婢女们已经点了安神香气,铺好了软软的被褥。

    “你先躺下。”陈丹妍道,“我去跟丫头们安排一下。”

    陈丹朱坐在床上抱膝对她点头,陈丹妍便出去了,陈丹朱立刻从床上下来,坐在案前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药名,唤来一个婢女:“你去药房给我拿这几味药,我刚学了一个新的方子,包起来枕着睡可以安神。”

    因为陈猎虎的腿伤,以及多年征战留下的各种伤,陈府一直有药房有家养的大夫,婢女应声是拿着纸去了,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这些都是最常见的药材,婢女还特意拿了一个新帕子裹上。

    陈丹妍此时也回来了,换了一身宽大的衣服,看到药包不解,问:“做什么呢?”

    陈丹朱让婢女下去,捧着药包给她闻:“姐姐,香不香?是我新找的方子,可以安神。”

    小姑娘都喜欢做香包,陈丹妍小时候也常这样,笑着闻了闻:“挺好的。来,睡吧,太晚了。”

    陈丹朱嗯了声,从妆台前起来,将一根细长的银簪掩在袖子里。

    姐妹两人上床,婢女们熄灭灯退了出去,因为心里都有事,两人没有再说话,半真半假的装睡,很快在枕边药的香气中陈丹妍睡着了,陈丹朱则睁开眼坐起来,将憋着的呼吸恢复顺畅。

    她拿起银簪在陈丹妍的脖颈后快速的扎下去,睡梦中的陈丹妍眉头一皱,下一刻头一歪,舒展面容不动了。

    陈丹朱解开她宽大的衣衫,看到其内换了紧身行装,一个小绣包紧紧的绑缚在腰里,她在其中一摸,果然拿出了一物,对着室内昏昏夜灯,正是兵符。

    陈丹朱轻叹一口气,越过陈丹妍下了床,将药包里的药放进熏香炉里,回头看了眼床上的昏睡的陈丹妍,拿起外袍走出去。

    大雨还在哗啦啦的下,刚躺下的管家又被叫了起来。

    “二小姐?”他惊讶的看着再次出现在眼前的小姑娘,小姑娘又穿上了蓑衣带着斗笠,“你该不会,现在又要回桃花观了吧?”

    陈丹朱点头:“是,请管家给我安排十个护卫。”

    管家头疼欲裂:“二小姐,你这是——我去唤老大人起来。”

    陈丹朱哼声道:“我不是来见父亲的,我是听到姐姐回来了,我就来看看姐姐,现在看完了,我回山上去。”

    这顽皮的孩子啊,管家无奈,想着少爷是个男孩子,从小到大也没这样,想到少爷,管家又心痛如绞——

    “姐姐说,姐夫会给哥哥报仇的。”陈丹朱此时又道。

    管家叹口气,二小姐的心也是为少爷绞痛才如此的癫狂啊,他不再多问,柔声道:“好,我这就让人护送小姐回山上,要不这次我们坐车吧?雨太大了。”

    陈丹朱嗯了声没有再拒绝,管家很快就安排好了,陈宅里不是所有人都睡了,护卫们都有轮值。

    “只是,阿甜已经休息了。”管家道,“唤她起来吗?”

    陈丹朱摇头,不高兴的说:“不用了,我不喜阿甜了,让她不要再跟着我,也不用再给我找新婢女,山上还有人呢够用了,人太多,我嫌吵。”

    阿甜这个丫头竟然惹恼二小姐了,管家心里称奇,小姑娘的脾气大概就是这样,他也不敢多问,忙应声好,陈丹朱走上车,又回头:“你明天让大夫给姐姐看看,我觉得她今晚精神不好,一直咳嗽呢。”

    管家应声是:“小姐放心,我记下了。”

    唉家里少爷已经出事了,大小姐不能再出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二小姐,你到山上也要多喝些姜汤。”管家又叮嘱。

    陈丹朱嗯了声不再说话上了车,披着蓑衣带着斗笠的护卫们簇拥马车向城门疾驰而去。

    陈丹朱坐在马车里,看着渐渐抛在身后的家宅,婢女阿甜安排好了,不会再追去山上发现她不在,针刺以及那几味药能够让姐姐昏睡两天,她也不会发现兵符不见了,而大夫给她诊脉,也会发现她有了身孕。

    当陈丹妍醒来发现兵符不见,会以为是父亲发现了,拿走了,或许会再想办法偷兵符,也或许会说出真相求父亲,但父亲绝对不会给兵符,而且知道她有了身孕,父亲也绝不会让她出门的。

    总之等他们发现事情不对,已经足够陈丹朱做事了。

    是的,陈丹朱从一开始就没有想阻止姐姐,或者告诉父亲,解决兵符并不能解决即将到来的噩梦。

    要想解决噩梦,就要解决关键的人。

    从城门穿过,灯火在身后,前方是浓浓的黑夜,陈丹朱拉起车帘,喊声来人。

    护卫们转头看来。

    陈丹朱举起兵符:“太傅密令,即刻去棠邑。”

    这一次,她代替姐姐去见李梁。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