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丹朱 第一章 回家

作者:希行 类别:玄幻小说
    下午停的雨,晚上又下了起来,噼里啪啦的砸在桃花观的屋檐上,室内的灯火跳跃,紧闭的屋门被打开,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冲出来,奔向大雨中——

    “二小姐!”

    屋子里一个女孩子大叫追出来,门打开室内的灯光倾泻,照出雨水如千丝万线,先前奔出的女孩子如同站在一张大网中。

    雨下的很大,她身上只穿着青色小襦裙,没有小衫也没有外袍,很快就打湿贴在身上,身姿窈窕。

    屋子里的女孩子举着斗篷冲出来追上,将她裹住抱住,焦急的大喊:“二小姐,你要干什么啊,你的病还没好呢!”

    陈丹朱转过头,明眸如乱星,脸上满是雨水,她看着抱着的女孩子:“静心。”

    女孩子更加惊慌了:“小姐,我是阿甜啊,静心是什么?”

    小姐梦魇了?怎么睡着突然起来,然后大喊大叫,衣衫不整就向外跑,现在还叫她奇怪的名字。

    陈丹朱用力的甩了甩头,乌黑的长发在雨中荡起水雾,她喊道:“现在是哪一年?现在是哪一年?”

    丫鬟阿甜吓坏了,紧紧抱住她答道:“是建成三年,建成三年。”

    建成三年,是建成三年,陈丹朱大口的吸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反抱住丫鬟阿甜:“阿甜,你别怕,我没事,我只是,现在,要回家去。”

    阿甜道:“小姐,现在下大雨,天又黑了,我们明天再回去好不好?”

    不行,明天回去,姐姐就走了,陈丹朱竖眉喊:“你听不懂我的说的话吗?我说现在我要回家,备马!”

    现在的陈丹朱虽然只有十五岁,却是天天骑马拉弓射箭,有的是力气,她肩头一甩,阿甜跌跌撞撞退开了。

    陈二小姐脾气多倔强,丫鬟阿甜是最清楚的,她不敢再阻拦:“请小姐稍等,穿好蓑衣,我去把人唤起来,准备马匹。”

    桃花观位于山上不能骑马,道观也没有马匹,陈家的男仆护卫车马都在山下。

    陈丹朱也没有再穿着里衣往大雨里跑,示意阿甜速去,自己则回到室内,将湿透的衣服脱下,扯过干布胡乱的擦,阿甜跑回来时,见陈丹朱**着身子在乱翻箱柜——

    她记不清十年前自己的衣服放在哪里了。

    阿甜又是急又是慌又是好笑,用被子把陈丹朱裹起来:“再这样,你会真生病了。”

    陈丹朱想起自己这次为什么跑来桃花观,并不是世人说的养病,而是是因为闹着要像哥哥姐夫那样去军中,被父亲陈猎虎骂了一顿,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来桃花观。

    桃花山是陈氏的私产,桃花观是家庙,桃花山是入京的必经之路,有山有水人来人往,她喜欢热闹常来这里玩耍。

    只是这一次一来,再回去就是一家人的尸体。

    陈丹朱深吸一口气,阿甜给她穿好了衣服,门外脚步乱乱,其他的丫鬟仆妇涌来了,提着灯拿着蓑衣斗笠,脸上睡意都还没散。

    不知道为什么陈二小姐闹着半夜,还是下大雨的时候回家,可能是太想家了?

    陈二小姐太骄纵了,在家说一不二。

    陈夫人生二小姐时难产死了,陈太傅悲痛不再续弦,陈老夫人体弱多病早就不管家,陈太傅的两个兄弟不好插手长房,陈太傅又疼惜这个小女儿,虽然有大小姐照看,二小姐还是被养的肆意妄为。

    她们围上来给陈丹朱披上蓑衣穿上木屐,冒着大雨下山。

    已经有仆妇先下山通知了,等陈丹朱一行人来到山下,烈油火把马匹护卫都整装待发。

    “二小姐,雨太大。”一个护卫喊道,“您坐车吧。”

    陈丹朱已经抓住一匹马:“坐车太慢了,我骑马,其他人留在这里。”

    阿甜也忙抓过一匹马,作为陈丹朱的丫鬟,骑马是必备技能,她可以跟着回去。

    护卫们不再说什么,簇拥着陈丹朱向城池的方向奔去,将其他人和桃花观渐渐抛在身后。

    雨太大了,陈丹朱感受到雨穿透蓑衣灌进来,脸上也被雨水打的生疼,一切都在提醒她,这不是梦。

    陈丹朱也不管这是不是梦了,就算是梦,她也要努力去做。

    疾驰的前方隐隐可见盘踞的巨大城池,在大雨中如同琉璃花灯。

    吴都是个不夜城。

    虽然这几十年,先是五国乱战,现在又三王清君侧,朝廷又问罪三王谋反,没有一日安宁,但对于吴国来说,安稳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

    那些乱战跟他们没什么关系啊,吴国有天堑长江,江口一驻守,插着翅膀也飞不过了嘛,零零星星过来一些,很快都被打跑了——虽然陈太傅的儿子战死了,但打仗死人也没什么嘛,只能怪陈太傅儿子运气不好。

    因为朝廷的大军逼近,就在前几天,在父亲强烈请求下吴王才下令推行了宵禁,为此惹来很多抱怨。

    民间抱怨生活不便,官员们抱怨会引发混乱恐慌,吴王听到抱怨有些后悔了,也许这几天就会重开夜市,让大家恢复一如既往的生活——

    朝廷的兵马有什么可害怕的?皇帝手里十几个郡,养的兵马还不如一个诸侯国多呢,更何况还有周国齐国也在迎战朝廷。

    总之没有人会想到朝廷这次真能打过来,更没有想到这一切就发生在十几天后,先是猝不及防的洪水泛滥,吴地瞬时陷入混乱,几十万兵马在洪水面前不堪一击,接着国都被攻破,吴王被杀。

    陈丹朱深吸一口气,风带着雨水灌进来让她连声咳嗽。

    “小姐!”阿甜大声喊,“马上就到了。”

    陈丹朱看向前方,琉璃世界到了眼前,城门紧闭也好,宵禁也好,对陈家的护卫来说都无所谓。

    他们上前叫门,听到是太傅家的人,守卫连查问都不问,就让过去了。

    陈丹朱愤怒,想要喝骂守卫,你们就是这样守城门的?但又悲哀,她的喝骂又有什么用,吴国因为位置优越,几十年风调雨顺,易守难攻,国富兵多,上下都懈怠习惯了。

    她握紧缰绳顶着风雨向家中疾驰,家就在宫城附近——嗯,就是那一世李梁住的将军府。

    陈家所有人被杀,宅子也被烧了,皇帝迁都后将这里推倒重建,赐给了李梁做府邸。

    当陈丹朱一行人接近的时候,陈家的大宅已经有护卫出来查看了,发现是陈二小姐回来了,都吓了一跳。

    “半夜想家了?”

    “二小姐这次才出去三天,就想家还真是第一次。”

    护卫们的低语,陈家的门房下人惊讶,看着跳下马浑身湿透的陈丹朱。

    陈丹朱看着眼前的宅院,她哪里是去了三天回来了,她是去了十年回来了。

    “老大人才睡下——”管家迎来,“去叫醒吗?”

    虽然打扰老大人对身体不太好,但如果是女儿思念父亲连夜赶回,老大人心情肯定很高兴。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见父亲,陈丹朱大步向内,问:“姐姐呢?”

    陈太傅有两女一儿,长女陈丹妍出嫁,与李梁另有府邸过的和和美美,同在国都中,可以随时回娘家,也常接陈丹朱过去,但作为外嫁女,她很少回来住。

    二小姐竟然知道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今天下午回来的呢,管家很惊讶,忙道:“听说二小姐你去桃花观了,大小姐不放心就回来看看。”

    陈丹朱心里叹口气,姐姐不是担心父亲,而是来偷父亲的印信了。

    “我去见姐姐。”她疾步向内冲去。

    大雨中灯火摇曳,有一群人迎来了。

    “阿朱!”一个女声穿透风雨,“你怎么回来了?”

    陈丹朱看向前方,树影风雨昏灯中有一个高挑的白衣丽人摇曳而来。

    陈丹朱怔怔看了一刻,大步向她跑去。

    “姐姐!”

    她扑过去,身上的雨水,脸上的泪水全部洒在白衣丽人的怀里,感受着姐姐温暖柔软的怀抱。

    她了心愿赴黄泉跟家人团聚,没有想到能回到阳间跟活着的家人团聚。
欢迎您阅读希行所写的小说问丹朱